首页原创文学辛辣杂文
文章内容页

季风过境 或许安好

  • 作者: 老羊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20-10-10
  • 被阅读
  •   偶尔,觉得这风是动情的,吹去浮尘,吹裂手背,我看过夕阳的柔美,也在深夜等待黎明降临,一切都是故事,在迷离的过去沉沦,或者某一刻的突显。

      我也记得那眼睛,深藏着渴望,和这城市的霓虹。我站在拥挤公交的后门,外面是这个季节阴冷的雨,和那噪杂的人群,来过,离开,我曾对爱许下承诺,你来我便欢迎,你去,我或许不会挽留。像那首陈旧的《离歌》,和这终聚终散的云。

      你说,不是一切都会有它特定的答案。像是春风不一定携带着温暖。

      是的,北方的春,不会像这冬一样来的早一些,虽是三月,寒风依旧凛冽刺骨。那一次,我与你在田埂上小恬,看着午后的斑斓,和这一直在手指间燃烧的香烟。

      你拿着,看在眼里,细问我抽了多少年。我答,五年。

      也许在记忆中,我们都曾抵触过很多东西,比如白酒和咖啡。但是,我们又不得不去习惯,甚至去爱上那种曾经抵触的味道。这是时间所决定的东西,偶尔摸着刺手的胡须,和这逐渐干裂的脸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开场白都变成了那时候……

      那时候共同喜欢一个女孩,当你牵着她的手在我面前炫耀时,我却强忍着悲伤,欢笑着祝你幸福。没有公平竞争,因为,你并不知道我与你同时爱上了同一个女孩。

      后来,你们分手,我以为我会为此开心,但是,我错了,看着你醉酒后的样子,只有忍不住的心疼,我不爱吗?不是。一切或许就像你说的那样,任何事,都没有特定的答案。

      我记得,我也曾告诉过你,我与你同一时间喜欢上了那个女孩。你瞪着眼睛,似乎在翻找着那些凌乱的回忆,然后突然说,她现在在哪里?我摇摇头。

      一切像是还不曾写满字迹就翻过的白纸,疼痛不知,才成为提不起的过往。

      我看着风,席卷着麦浪迎面而来,在荒芜的世界里,并不知道那些源自何处的安宁。

      后来,我们各自去了很多地方,你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爱情,有些我知道,有些我不知道。但是你的脸是空白的,空白的像是这透明色的风,没有归处,流浪着自己的孤独。

      我还记得,那次夏日,你我走在河边,然后你突然提起我们曾在这里一起游泳的事情,我本来以为你只是讲讲,但是你却说,有几年没游过了。

      那一次,我们再次脱光衣服跳进水里。用狗刨比赛,看着谁憋气憋的最长,然后在岸边掏螃蟹。

      我们回味着,回味着来不及留恋的曾经,然后,又让沉浮的心,在某一刻归于平静。我对你说,我厌恶了那些虚伪的嘴脸。你却告诉我,这就是生活。

      生活就像这不知何时吹起又停止的风,纯净,或者波澜。每一场剧目,都会遇到不同的角色,别人都在拼演技,自己又因何不拼?遇事多了,就会变得圆滑,听的话多了,就知道该如何去迎合。

      然后我说,最无奈的却是明明自己很抵触,却又不得不去参与。突然有一天,自己就会发现,纯真也是一种错误。

      你我相笑无语。

      或许一切真的就像这遇事不惊的风,始终都保持着自己的姿态。它曾吹佛记忆,吹拂悲伤,让青春成为桥下干枯的河床,又生满各种各样的杂草。

      而它的温情或许是秋时的一片落叶,冬风里飘落的那片雪,我们都在成为事态发展的副产品,但每一刻,又何尝不在追求那片宁静。

      然而,在那处事繁华的心里,只愿每一个时节的风,都能问候各自的安好。

      本文标题:季风过境 或许安好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zawen/250781.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杨舜尧 老羊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9篇
    • 获得积分:4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