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辛辣杂文
文章内容页

“七万卷”与“ 半部书”

  • 作者: 梁守泰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20-03-21
  • 被阅读
  •  “七万卷”与“ 半部书” 

      有一个叫亚克敦的英国人,嗜书如命。据说他书房里有七万卷书,每一卷都留有他的手迹。他活了66岁,始终乐此不疲。可计其一生,竟没给后世留下什么东西,就像戈壁沙漠,吸收了江河流水,却不能将一泓清泉喷到地上来。后来,他被人称为“两脚书橱”。

      和亚克敦相反,我国宋朝宰相赵普号称“半部《论语》治天下”。这说明读书少,也有读书少的好处。西方人喜欢这样一句话:谨防专攻一书的人。意思是说这种人往往有独到精深之处,若与他们论短长,稍有不慎就会被他们抓住弱点。难怪当有人请教文学名家苏东坡作文之法时,他答道:“但熟读《礼记•檀弓》当得之。”

      如此说来,不是提倡少读书吗?否。“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这一古语还是有道理的。问题不在于书读的多少,关键是读一书要有一书的收获。破万卷只能在坚持不懈攻一书的基础上。

      我国语言学家陆宗达先生是专攻《说文解字》一书的,他治此书六七十年,毕生常读不辍,但陆先生并没忘记在经史子集的书海中泛游。我国著名气象学家竺可桢在进行专业研究时,注意广泛阅读古典文学作品,并且能以古诗句为证,解决物候学中的问题。

      读书不以“破万卷”或“攻一书”论短长。攻一书而有收获,有创造,则不能视其为短;破万卷而无所得,也不能视其为长。

      古今中外成功者的实践告诉我们,攻读一书,要有万卷作“后盾”,而万卷积累,又要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对一书的专攻精读。唯其精,才能将芜杂的材料挑选整理,做到博而不乱;唯其博,才能吸收更多的营养而达到精深的程度。只有专攻与博览相结合,才是正确的读书之道。

      本文标题:“七万卷”与“ 半部书”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zawen/249731.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