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青春校园
文章内容页

时光碎片[下]

  • 作者: 北仙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19-11-25
  • 被阅读
  •   (二十六)2006,乍暖-一个人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最难将息。”
      夏漓肠炎犯了,需要回家休息一些天。
      我说好我等你回来。
      那阵子的天气寒气逼人,有带着水分的寒气和凉透的风。桌子上安静的躺着之前夏漓我收好并叠放整齐的衣服。我在小床上缩成一个小团不敢动。不知道夏漓什么时候回来,会给我讲发生的什么事。
      忽然之间,好想听到小石子砸我窗户的声音,我会在那个紧张心情荡起心头喜悦的第一刻跑到门口左顾右盼……可是我深深的知道,那个声音不再有。齐临枫转学了,在我康复的第二个月。
      什么时候起,我什么都没有了?他们是什么时候匆匆的离开,又会在什么时候悄悄的回来吗?我什么时候做错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什么时候可以悔改和缝合?我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流着泪,睡着了。醒来时我的脑细胞开始微微的发痛。
      
      (二十七)2006,夏初-原罪
      
      快要高考了。
      “迷雾散尽,一切终于变清晰,爱与痛都成回忆。”
      体育课结束的时候我回班级,楼门前我被人挡住,我仰起头看见陆海萧。
      “状态不错哦。”他说。
      “谢谢。”
      “精神也很好。”
      “谢谢。”我和他总是不知道说什么。
      “我总遇见你。”
      “谢……哦,不,哦,对。”我疯了。
      他笑了,一如既往。
      “我再遇见你,就在一起吧。”他忽然不笑了。
      我愣在原地。他走了,荡起了清风的味道。我看着他,他回头看我,那背影是我的迷城。我转过头,看见齐瑾正站在我的对面不远不近的位置。今天她没有穿艳色的衣服,她穿了白色的棉T恤,上面画着一只可爱的小羊。她试图对我微笑,又试图放弃了。
      “我能和你谈谈吗?别误会,可能是最后一面了——瑾。”
      我看到字条,我是不去还是不去?最后我还是去了。人们通常习惯对自己亲近的人太苛刻,对无关的人太迁就。于是自己苦不堪言,我就是其中一个。
      我去了齐瑾的住处,我瞒着夏漓,那不是她的家,那是她租的一个小屋,很温馨的。她的小屋很香,桌子上摆着一束满天星,看样子是两天之内的。她的桌子上有一个桃木的相框,里面是她和陆海萧的合影。她说给我倒水,她的茶几都是两个。
      她不是故意留这些破绽给我的,这些细节只是安静的陈列一些事实。
      不管怎样, 我也是有备而来,最坏的场景就是陆海萧从大衣柜里出来嘛。看你还有什么招数。
      “想好报哪了吗?”
      “还没决定呢。”反正坚决远离你的城市。
      “哦,你喜欢什么地方啊?”
      “都好啊,只要有夏漓的地方。”我也是很厉害的。
      她笑笑。“很好啊,她其实很在乎你,不然也不会来抽我。”
      “对呀,无坚不摧。”
      “落落,我真的很羡慕你。从小到大。”
      “你也很好啊,说不定以后当明星了呢。”我呵呵后。
      “我……我可能今年不能考学了。”
      我差异的看着她。
      “你到底喜欢我哥还是陆海萧啊?”
      “你哥去哪了?”
      她转身拿给我一个便条,上面是一个电话号码。这是我哥电话。
      我接过来看了一下。我说:“不知道为你哥总是和我吵架。”我随手把号码扔进垃圾桶了。其实我已经记住了。
      “那我祝福你和海萧。”
      “随缘吧。”我偏不让步。
      “我很爱他。”
      “我知道。”我不想让她描述。
      “你知道什么?我们一起经历过什么你不知道,我们一起见证过什么你也不知道,你只是每次一出现就抢走了一切!每次我都骄傲的介绍你是我从小到大的姐妹, 可是你总是让我卑微的失去一切。”她开始抽泣了。
      “……”
      “我和你说几件事吧。第一,那天我并没有想毁掉你的草稿,我看过以后觉得自己有些思路。但当时陆海萧突然来找我,我慌张中团进了纸篓,我真的是自己写的,你写的是哥哥,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哥哥;”
      我刚想打断她说你听我说完。
      “第二,更名投稿的人是夏漓,但她不是故意的,她找遍了所有的垃圾箱,才找到初稿,时间太紧急了,她想帮你写完,但最后她大概慌乱中习惯性的写了自己的名字……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吧;”
      “那又怎么样。”
      “你别多想,我不是说夏漓,我只想说原谅我哥吧,他知道这件事,他以为夏漓是故意的,那天他很气愤……”
      “为什么要告诉我。”
      “落落,我……怀孕了。”
      “……”我的头开始发痛,清晰的。原来,那个年代,我是怯弱的。她哭了,我也,哭了。
      请让我,终于相信,若能理解和宽容,这个世界上没有坏人。
      
      (二十八)2006,秋末-静观
      
      我填了志愿,有些事我没有告诉夏漓,正如我没有告诉她我和她志愿填了同一个地方。
      我离开了,我想至少某一刻,齐瑾也试过要把我当成很好的姐妹。
      我在找那个童话里的陆海萧,那个一如既往的微笑。我总是有种错觉,就是现在这个其实不是他,他依旧活在那个最初的年代,湛蓝纯白。
      我离开的是这个地方,告别的却是我和齐临枫一起经历的年代。他已不在。
      我的脑海里清晰的记得那串电话号码,像一个电脑程序的编码,比π还顺口。可是那一年我拨了无数次,依旧是忙音。
      忽然记起了那一年哪首歌的下半句“有些人说不清哪里好但就是谁都代替不了。”
      我乘坐公交,穿越大小的街道和斑马线,我好像穿越时光机来找夏漓。
      我打电话给夏漓,她和我说她在学校附近的餐馆兼职。她和我骂她的老板。我问她饭店的名字。
      我怕打扰她所以一直在门口等她不敢进去,她出来的时候大摇大摆居然没看见我。我说夏黎你个瞎货。
      她回头看着我。目不转睛。五秒钟以后她张牙舞爪的跑过来,热泪盈眶。
      我们开始讲这段时间发生的有趣的事情,我们笑得心血来潮。
      后来她突然问我,齐临枫在哪啊?
      “你不怪他吗?”
      “他在乎你,我也在乎你,我为什么要怪他。”
      那天我试图拨通了那个我曾经念念不忘的电话号码,只响了一声就有人接了起来,我的心开始砰砰作响。我咬着手指,那是我惯有的姿势。
      “喂?您好。”虽然成熟了,可是我第一时间就能辨别。
      “啊……”
      “谁呀?”
      “我……”
      “……蓝棋落。”他这样也能猜到是我。
      “恩。”
      “还好吗?”
      “还好呀,你呢?”
      “恩,活着呢呵呵。”
      “哦哦。”
      “你结婚没呀?”
      “没有,搞笑上学结什么婚。”
      “在等我呀?”
      “当然不是。”
      “哦哦。”
      “你呢?”
      “我提前工作了,大概明年订婚吧,明年法定。”
      “嘿嘿,不错哦。”
      “小丫头,请你好好照顾自己,听见没?”他默默的。
      “知道了。”不用说太多,我都懂。
      我挂了电话笑了,然后我拿起电话听着忙音,哭了。
      后来我在他的QQ上看到他更新了心情,我确定那是指我。
      “现实让我们有了永远了的距离。我们心甘情愿的错过了前半生却又无能为力的错过后半生。原谅我一生都不能对你说一句我爱你。”
      怎么办,我的小盒我的百叶窗我的小石子我的灵药我的小纸条我的雪人我的时光碎片,通通通通,我找不到了……
      
      (二十九)2010,四季-时光
      
      我在一家外企做翻译,夏漓在一家公司做主管。
      听说,陆海萧也在J城。听说他看见过我。在他的描述中貌似我雷厉风行。
      可惜,我们不能续写童话却也无法回到过去了。
      我的头开始不痛了。
      恍然中,我偶尔会怀念那些依稀温暖却不再明晰的泪光和笑影。
      因为不成熟所以偏执,却因为单纯所以美好。
      原谅我,在我最爱的时光,无法让自己成熟而从容。
      “如果生命,没有遗憾、没有波澜,你会不会至今没有,说再见的一天。”
      “我羡慕那些时光流逝,却没能改变他们的人。”

      本文标题:时光碎片[下]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uyuan/24925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北仙 北仙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3篇
    • 获得积分: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