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青春校园
文章内容页

时光碎片[上]

  • 作者: 北仙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19-11-25
  • 被阅读
  • 时光碎片[上]
      (一)2011,暮雪-背影
      
      那些流动的空气,在我生命的每一季,温暖和缓却略带流离。
      我回到了那条清风古道,静静迎着片片尘雪散落在肩下,好像时光的薄片在某一个梦回也这样散落下来。我穿着半长的格子毛呢大衣和古棕色的长靴走在被路灯映得发光的暮雪上。那一刻,在我近旁错过的身影荡起的清风的气息让我感到无比熟悉。我抬手捋我落雪的长发顺势回头看他,突然之间,好怀念,曾经一转身的温暖。
      我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那个别致的身影是我曾经的失落城……
      
      (二)2004,浅夏-最初
      那一年,我的高中班。我习惯靠着窗的护栏看小白鸽自由飞起的样子和无限伸展的天蓝。我钟爱那个年代,有我最爱的浅蓝和纯白。
      那一天,我和一大群朋友一起去广场。广场上循环放着《七里香》。“窗外的麻雀在电线杆上多嘴,你说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觉。”
      广场的灯光很昏黄,昏黄的却很温暖,人群自然很喧闹,那种喧闹却让我觉得很安静。灯光流转的时候大家都在不经意的看喷泉,而我却在不经意的看人群。透过人群的缝隙,我看到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那一刻,有生之年,我的目光终于有了焦距,我侧着头,在不远不近的位置凝视,他穿白蓝色的T恤,白色是背景蓝色是点缀,和那个清澈的笑容一样,洁如海中之泡沫。
      “那温暖的阳光,像刚摘的鲜艳草莓……你出现在我诗的每一页……”
      请问,我在前世见过你吗?
      
      (三)2004,旭日-两个梦
      
      我没有再见过那个笑影,和我的梦想相比,那个笑影大概转瞬即逝吧。
      我的梦想是考外国语学院,夏漓说我不爱国,我说我这叫“师夷长技以制夷”。夏漓的梦想的当地理学家,我说好呀好呀,我这个国际大路痴下半辈子不担心迷路了。班级里我比较喜欢夏漓,并不是因为我们可以探讨梦想那么大的话题,而是我从早到晚总是有说不完的言语,可是夏漓从不嫌我烦,相反她总是像个小白痴一样爆发的笑出来。
      突然有一天我给夏漓传纸条,我说我不喜欢我下铺那个女孩床上的小玩偶,我想搬出去住。她回到:好啊,一起。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回的几个字,我的原因很荒唐了,她居然问都不问我原因并且荒唐的同意了。我问她原因,她说,哦,我也不喜欢。于是我们爆破般的放声大笑。
      我们合租了一个小屋,我给它起了个文邹邹的名字叫做“听雨轩”,因为雨天的时候阳台会漏雨。夏漓说我这是“欲盖弥彰”,我说我这是“欲彰弥盖”。
      以后我们一起穿越那条古道去上学,她总是抓着我的手,紧紧紧紧的,好像怕我丢掉。的确,我的方向感不太好,视力也不好。夏漓的视力特别好,但听力就比我差一点,于是我给我们的组合起了一个名号,那就是江湖上的:天聋地哑。
      夏漓,我的朋友。
      
      (四)2004, 夏初-遇见
      
      历史课,老师正在慷慨激昂的讲述侵华史,我听的是义愤填膺。正在幻想自己拿着枪,面对敌人,还有背景音乐“也许有一枪会打在我胸膛,可是打不掉我内心的坚强……”这时好像有人打中了我的后脑勺,不会真中弹了吧?我回头,见齐临枫的手还没放下,他说不好意思,然后指了指我的前桌。原来是打错人了。也好我好好听课。不一会,“子弹”又飞来了,我回头,带点生气。他说“手法不准,抱歉抱歉。”我转过头没理他,对艺术生没有好感。第三次,我又被打中了,俗话说有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绝对是有根据的。我真的发怒了“要死啊!”我猛回头看见那张果然要死的脸。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女生对他有好感。他刚要开口,我朝他喊道“不好意思是吧?老套!”然后他笑了,很邪。
      下课的时候,同学叫我一起出去走走,我刚伸腿就背狠狠的踏了一脚,又是那张要死的脸。他说,这次不老套吧。我抬起腿狠狠的踹了他一脚,他动也没动还说了一句很欠揍的话“哇,有个性。”我没吐血但是内伤了,我发誓我和齐临枫这小子势不两立。
      放学的时候,我和夏漓大摇大摆的回家,我们一边哼着歌一边走得特别有节奏。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我气愤的和夏漓诉苦,我还给齐临枫起了个绰号叫“火麒麟”,因为他的头发是栗棕色的。说到他故意踩我的细节的时候,我走到夏漓前面,面对着她倒着走,和她学那个要死的表情。夏黎开心的大笑。这个时候,我感觉身边有两个高高的男孩走过去,那种熟悉很朦胧。他似乎侧头看向我,也许我笑的太夸张了,我想收住,可是还是想笑。夏漓说“喂,陆海萧看你呢。”“谁呀?”我回头的时候那个背影离远去,但是那个轮廓我不会认错,在我心里,独一的,没有人能模仿。那一刻我似乎听到街上门市放的歌声“如果那天没有遇见你,我一定不会如此迷茫……”那么唯美的巧合,电影里都是这样演的。但是没有,我只是听到夏漓说:
      “你知道吗?他追我们班齐瑾。”
      “她……”世界是个小圈圈。
      “I must be seeing things, I must be hearing things.”
      有些事情,还不知道如何开始,就结束了。
      齐瑾,我童年的小伙伴。
      
      (五)2004, 盛夏-他们
      
      “落落,快点!”
      “来了,来了。”我从教室冲出去。刚跑出门就撞到了人。
      “啊……!”也许是这个人太结实了,也许是我太瘦了,也许是我跑的太急了,总之我撞了个满怀又弹了出来。我吓了一跳。
      “你叫什么?”
      “我叫蓝棋落,对不起。”我抬头看他,哇,他有185cm那么高。
      “我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呀,我是问你那么大声叫什么。”露出好温馨的笑容。
      那笑容我多么熟悉、那笑影我从未曾忘记——陆海萧。我细细的看着他,头发是纯黑色的,很流利,眉宇之间透着英气,眼睛深邃的让人想凝望,鼻子高高的,但不夸张。貌似一个叫霍建华的明星。
      你是童话里的人,你是童话里的人。
      可是,请原谅我这么阴差阳错的自我介绍,也请原谅我这么毫无准备的形象。大写的尴尬。
      “可以帮我找一下齐瑾吗?”他轻轻的说。
      记得夏漓和我说过这件事……我反应了一秒钟,立刻说“好呀。”好像很乐意的样子,或者,真的很乐意。
      看着他们的背影,很般配的样子。齐瑾很会打扮,很美艳。她喜欢穿小跟的鞋子,有172那么高。我低着头,凝视我的彩色布鞋,耀眼的阳光照进来,我真想顺势从人间蒸发。
      有些期许的的事情总是发生在猝不及防的时候,没有唯美的细节和连贯的过程。
      
      (六)2004,暖暖-如梦
      
      我和夏漓在桌子前用功,22点的时候我太困了,于是退守到小床上继续看书。其实我并不觉得我这样学习有什么高效率,但是据说大家每天都至少学到凌晨,我如果不这样似乎不符合高中生的格调。抬头看看夏漓,这妞还很有毅力,在桌前稳如泰山,稳的离奇。
      我爬过去,发现她闭目养神的死相,抬手就打她的头。她猛的睁开眼看到我,迷糊的问几点了。
      我说夏漓你将来一个不留神出名了第一件事要做什么。她斩钉截铁的说:“睡觉。”我说那如果没有出名呢。她说:“补觉。”我笑翻了突然不困了,我说那你还是现在睡吧,反正结果都是一样。
      没有比睡梦更美好的事情了,在梦境里,我偶尔会遇见你,即便是偶尔,那依然是小幸福。
      
      (七)2004, 艳阳-网事
      
      逃课,叛逆期永恒的主题。如果不尝试一次,好像人生缺了一次傲娇的机会。
      我和夏漓去了“网事如风”,那是我们常去的一个网吧。我刚要走进去的时候,身边的大鱼缸吸引了我。那里有两只“血鹦鹉”,它直直的看着我,鼓起嘴巴,圆圆的,像个生气的孩子,我也鼓起嘴巴,它似乎很生气又很可爱,我笑。
      我们找了个位置我开机登录了QQ。我的网名:时光笑影。夏漓的网名:晴天小兔。
      立刻有申请加好友的消息。我直接点了拒绝。很快消息又响了:我是刘德文的弟弟。这个名字,我没听过,俗不可耐啊,我从不加陌生人,拒绝的时候顺便附了一句:我是刘德华的妹。我发现我有时还真是神经的很,拒绝都要搞怪。消息死皮赖脸的又响了:你不加我,我打电话和他说你逃课。我立刻点了同意。不是我害怕,我想知道是谁知道我的行踪。
      “无间道?”我问。
      “是的,过去我没得选择,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好的,那速度招供刘德文是谁,你又是谁?” 。
      “校长呀。嘿嘿。不过我不是他弟弟。”
      “认识我?”
      “当然……
      不认识啦”
      “那为什么知道我?”
      “美女,就算是录口供也需要点技术含量吧,你一连问了我三个问题,我也应该问你一个吧。大好的学习时光,祖国璀璨的小花朵,为什么逃课啊?”
      “因为我喜欢。现在回答我,你怎么知道我逃课。”
      “这个问题很有技术含量,这附近来上网的都是北一中的学生,现在是上课时间。呵呵。”
      “哦。答案很老套。”老套似乎是我的口头禅。
      “那重来,我夜观星象,见北斗星移,断定仙子今日必到往事如风,于是我穿越亿万光年、百万山川,用尽所有来到你面前。有创意吧?”
      “神经。光年不是年,是距离。”
      “我不是神经,我是没文化。”
      我查了他的资料,网名:乘风的冰。签名:你的微笑是我的动力……
      噗……还动力火车呢。我猜想应该是在网吧无所事事的人,索性不理他。
      夏漓玩网游,她的战甲是银色的雪绒纱,特别漂亮。我很幼稚,对着屏幕发呆。
      夏漓看到百无聊赖的我,于是她决定和我一起玩火拼俄罗斯方块。我特别幼稚,经常会和输不起的玩家吵起来。夏漓就帮我收拾残局,我死后,她继续打那些和我对骂的人们。我觉得有夏漓特别好,我死了都不怕。
      夏漓改了签名“我们一起闯天下。”我跟着也改了。
      最后还是要回班级。
      回到座位就接到齐瑾的纸条:“落落,你怎么回事?这么多年了,以前你都没逃过课。”
      “没事,别担心”
      “反正不许你和别人学不好的事情。”
      “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我知道齐瑾不喜欢夏漓。
      “你朋友那么多,都不喜欢我了。”
      “我哪有,倒是你有了朋友,没时间理我吧。”
      “你知道了?”
      “恩,也不太知道。”
      “我们上个月才认识的。”
      “哦。”认识多久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不喜欢用时间来计量。
      “哦什么哦呀。你支持我吗?我真的喜欢他。”
      “你每次都说你是真的。”
      “不闹了,这次千真万确。从小到大,你最支持我了。”
      “你自己决定吧,相信你的眼光……”
      “宝贝,你最好了!”
      其实我也想问问,如果我说出我的想法,你也会支持我吗?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倾听者,一如既往。
      
      (八)2004,仲夏-偏执
      
      那天傍晚的广场,没有风,我错以为那是春末夏初,那个恍如隔世的季节,夏黎买了好多彩色的小灯,她总是很会玩。我们拿着彩灯在广场中央旋转。
      忽然间,我停住,夏漓差点和我撞到。我定睛看着陆海萧和齐瑾牵手朝广场走来。轻轻的侧头,目不转睛。那一刻,我的脑神经微微的发痛。
      我想,如果第一次在广场看见陆海萧时,我知道第二次在广场遇见他是这种场景,那么,那时我会不会跑过去砸他的头说,喂告诉你,我叫蓝棋落。
      我回过神,夏漓看着我,不说话。回家吧,我说。
      离开广场时,夏漓说那边有好多同学,有说有笑的很热闹。夏漓问我要不要过去一起玩。我说不要。嘟着嘴。夏黎朋友不是特别多,她话不多却喜欢热闹;我狐朋猫友一堆,话很多可是喜欢安静。
      我回头看了一眼,一大群女生围着齐临枫。“切,你看火麒麟那死样,他以为他是天桥上跳大神的呢?”
      夏漓听到我的形容,笑喷了。
      回到听雨轩,我和夏漓坐在桌子前面一起吃香蕉。
      “我喜欢他。”我说。
      “谁呀?不会是火麒麟吧?”她吃着香蕉瞪着眼睛看我。
      “别闹了。严肃点好不好,正伤心呢。”
      “谁呀,这么有福气?”
      “陆海萧。”
      “我怎么一点不知道呀。”我特别佩服夏漓,她永远清楚我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却永远不请吃我喜欢谁。
      “你一点都不关心国家大事。”
      “是你什么都放在心里。”
      “好吧,我错了,下次先告诉你。谁像你啊,喜欢一个人第二天就满城风雨。哈哈”
      夏漓的男朋友是我们学校的校草级人物。
      “齐瑾知道吗?”
      “不知道哎……感觉自己像做错了事”
      “……”
      “不说了,好好学习。”
      “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其实我不能做什么决定,我和齐瑾从小一起长大,她的小点心总是会分我一半,我的玩具也会和她分享。我们知道彼此所有光荣的事和丢脸的事。
      我也知道她们终究会分开。
      我有梦想心,也有梦想线。可是,我此时就是那么天真的、天真的想知道,若是我从一而终,你会喜欢我吗?

    本文标题:时光碎片[上]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uyuan/24925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北仙 北仙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3篇
  • 获得积分: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