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亲吻着,呢喃着,爱情就来了

  • 作者: 奥特蓝
  • 来源: 《秘密》杂志
  • 发表于2011-02-14
  • 被阅读
  • 亲吻着,呢喃着,爱情就来了

    亲吻着,呢喃着,爱情就来了
     

      1
      
      粱睿的第一次放浪形骸。
      
      昏暗的灯光下,与面前的女子对视几秒后,女子把手放在了梁睿的腿上,她看着他,手指逐渐向内侧伸延,梁睿几乎能感觉到这个女人手指的温度。她和他第一次见面,她的举动让梁睿有些窘迫,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躲开,也许是这里本就颓靡的气氛,充满了性感,这个女人的眼神点燃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她轻轻的伸出舌尖在他的唇上慢慢晕开,大概是个男人都无法坐怀不乱。
      
      梁睿抱起女人,不由自主摸上她的胸,女人轻声的呻吟,伴着性感颓靡的灯光和音乐,挑拨起梁睿的下半身。对男人来说,女子最动听的声音就是如此吧,它不取决于声线是否美丽。
      
      这是一间地下酒吧,扫黄打非的盲点,夜半,总能听到舞池里女人颓靡放荡的声音。粱睿第一次来这里,这的会员都通过了所谓的身份验证,会费并不便宜,所以不是什么人都愿意为这种隐蔽的放荡买单。这里没有坐台女,所有的女人在生活中都有自己的工作,甚至有自己的男人,但她们来这寻欢找刺激,和陌生男人做爱,和熟悉的男人生活,她们需要身体上的解放。
      
      此刻,缠绵在梁睿身上的女人一边拨弄着梁睿的下体,一边纠缠着梁睿的舌头。她干脆劈开双腿横坐在梁睿身上,隔着衣服摩擦着彼此的下身,她的主动近乎放肆,梁睿甚至来不及端详她的模样,女人一边亲吻梁睿的脖子,一边解开他衬衣上的扣子,整个过程,这个男人都是如此被动。
      
      女人从脖子一直吻到胸膛,接着,她解开他的腰带一头栽了进去,梁睿在一阵赤裸地舒适里震惊,他有些慌张,但他拒绝不了这样舒适的诱惑,女人的唇那么温柔,舌尖拨弄着他的下体。这是多么美好的感受,灯光是幽蓝的暗,下一秒,梁睿的手指插进女人的头发,挺起身,他没想到自己会这样,更没想到,这感觉如此刺激。
      
      事后,女人笑着对梁睿说,你有点含蓄,但我喜欢。
      
      2
      
      凌晨,梁睿离开地下酒吧,有些昏昏沉沉,他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路灯下的影子越来越长,他忘记他的职业是个大学讲师,他怎么能做如此荒诞的事,梁睿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教师宿舍,他对自己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去那个酒吧,再也不做如此不堪的事。
      
      打开门,夏紫馨已经睡熟,穿棉布碎花的裙子,脸庞很清纯,梁睿轻轻的吻她的额头,忽然觉得内疚,夏紫馨睁开眼睛,喃喃的说,我好想你,所以在这等你。没等夏紫馨说完,梁睿覆盖上夏紫馨柔嫩的唇瓣。他要好好的亲吻她,好好的补偿这个女孩,他细细的吻她的眼睛,她的脖子,她粉嫩的小蓓蕾。
      
      她的眼神让他心疼,是那么清澈见底的爱,她爱他,于是愿意把身体给他,她乖乖的迎接着他的爱抚,他吻得激烈时,她发出轻哼的呻吟,她的脸红红的,娇羞的可爱,他吻到她的下体。她的手猛的抓住他,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慌张的看着他。他微微的伸出舌尖逐渐试探着,拨弄着,亲吻着,女孩被迷醉了,呻吟变的频繁而性感,小腹向上挺着索取,他看着她颤栗。呻吟变的逐渐娇纵,他的手揉进爱液,来回的摩擦,旋转。她向朵花儿一样绽放开来,她美丽的身体在他的舌下手指下彻底的释放。他看着她的脸,那欲罢不能的神情,那惊喜又有点含羞的媚容,让他挺起下身,满满的进入,一波波侵袭而来的舒适,在这个夜晚尤其动人。
      
      这个女孩,白天是她的学生,晚上是他的床伴,梁睿不知道这样的关系能隐藏多久,但他知道夏紫馨有多么爱他,那种爱是仰慕的,是完全信任的,是愿意倾尽所有的,她愿意把她的青春全部给他,无论他是否能给她未来。
      
      他看着她的眼睛,忽然觉得自己是魔鬼。
      
      3
      
      梁睿这一刻满足了夏紫馨,下一刻又陷进对妻子的内疚中,大学毕业,经人介绍梁睿认识了范华,如果没有范华家殷实的背景,梁睿无论如何也当不上副教授级别的讲师,离婚意味着失去工作、失去房子、失去车,也失去所有女孩仰慕的眼神,他害怕一切从头开始。
      
      怀里的夏紫馨在激情过后睡的更加安稳,脸上有甜甜的表情,这是属于他的爱情,他多想守住这场爱,他无论如何也无法狠心抛弃这个女孩,也许从他第一次陷进她明亮的眼睛,他就注定为此惶恐一生。
      
      半月后,梁睿只能将生活维持现状,他和妻子说学校里有很多讲座,自己要编写讲义,在教师宿舍暂住,这半个月里,他每晚将夏紫馨抱在怀里,或温柔的亲吻,看着她入睡,或激情澎湃的做爱,看着她一天比一天放的开,一天比一天会取悦他,本以为就可以这样简单的,周而复始的在谎言和内疚里循环下去,没想到,事情远没有他想像的那么简单,人总要为自己的荒唐负责。
      
      这天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梁睿站在阶梯教室的讲台,红黑色的窗帘遮挡着阳光,那个女子眉目上缠绕着魅惑,嘴唇勾起让梁睿恐慌的微笑。学生散去后,女子幽幽的走上讲台抚摸着梁睿的耳朵,她说,你好吗?还记得我吗?
      
      那一刻,梁睿觉得自己掉进了滚烫的油锅无法挣扎,他看着女子的眼睛,似乎能想起她唇齿的温度,下一刻,女子的手忽地抓住梁睿的下体,声音轻柔,她在他耳边轻轻的呢喃,我想要,我想在这要。她的唇滑进跨下开始撕咬,让梁睿战栗,猛的想起酒吧里放荡的夜晚,想起那个媚眼如丝的女人,她再次撩拨着他的下体,发出轻哼的呻吟。宽阔的教室里,女子爬上讲台,用裙带圈住梁睿的脖子,胸脯忽起忽伏,融化了梁睿的理智,空洞的教室,浓烈的喘息,两具陌生的身体在欲望和激情里愈来愈迷离……
      
      颠峰时刻,梁睿的喘息愈加粗重,整个身体蒸腾澎湃,这时,教室的门砰的被踢开,范华带着学校的各方面领导站在门口。
      
      4
      
      梁睿简直无法想象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他是那样的不堪,那样的昭然若揭,最后一刻他似乎在女子眼中看到了一抹得意,范华以最快的速度与梁睿办理了离婚手续,学校将梁睿开除党籍,梁睿在一片骂声中辞职,从此,他只剩下夏紫馨。
      
      这个单纯的像一张白纸的女孩,在梁睿最不堪的时刻继续守着如此不堪的爱情,她原谅他的背叛,试图治疗他的伤口,夏紫馨的眼睛总是那么清澈,不问他今后会怎么样,也不纠结于他过去怎么样,他就是他,她依旧仰慕他的学识,奉献自己的青春。她没有理由的付出,没有理由的爱着梁睿。
      
      半年后,梁睿在夏紫馨的呵护下逐渐从萎靡中振作起来,他试图接受现实的一切,试图换个城市重新开始,而夏紫馨却时常躲躲闪闪,偶尔会在夜里惊醒,哭嚎着团起身体。那双眼睛里似乎失去了曾经的清澈,变的慌张盲目。她在深夜抱紧梁睿,不停的说着我爱你,泪水浸透了衣衫,哭得像个孩子。
      
      几天后,警察破门而入,带走了夏紫馨,到那一刻,梁睿几乎绝望,夏紫馨却笑了,那样苍凉,却是另一种轻松。
      
      一个月前,梁睿的前妻范华与副教授张一鸣因刹车失灵,在郊外翻车坠崖。当晚,夏紫馨告诉梁睿要与同学讨论毕业论文,直至深夜才回来,经过警方反复勘察,发现坠毁车辆的刹车被人动过手脚,而那个人,就是夏紫馨。
      
      梁睿看着双眼通红的夏紫馨,无话可说。
      
      5
      
      事情追溯到一个月前,梁睿忽然发现,前妻范华与寄予自己主任位置已久的张一鸣走到了一起,几乎是那一刻,所有的事情在梁睿的脑子里放电影般闪过,梁睿顷刻便意识到自己掉进了妻子与张一鸣设计的情爱圈套。
      
      事实上,范华很早就背叛了梁睿与张一鸣在一起,范华通过朋友将梁睿引到地下酒吧,并买通了一个女子勾引自己的丈夫,本想忽然出现在现场演出抓奸在床的戏码,却不料当晚被夏紫馨找去谈判。那时,范华才知道,丈夫也同时背叛了自己,于是更下定决心要让梁睿身败名裂。不久之后,便导演了一场捉奸在教室的戏码,而那个欲纵迷离的女人不过是一个被范华买通的一个烟花女。众目之下,梁睿在劫难逃。这一切,只为了能华丽转身,陷丈夫于不义。
      
      梁睿得知了一切之后,便展开了一场复仇,他恨妻子践踏他作为男人的尊严,闭上眼睛,就能想起那一双双锐利的目光扫过他赤裸裸的身体,他的名誉和他的未来被这个恶毒的女人掠夺的半点不剩。一月后,梁睿趁夏紫馨去与同学讨论毕业论文,悄悄在范华的车上动了手脚,而当时,范华正打算与张一鸣去野外宿营,不想,却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梁睿以为自己做的悄无声息,他不知道,夏紫馨一直远远的跟着他,看着他做完一切,那双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不可思议的迷茫。
      
      6
      
      夏紫馨后来才知道,她爱的男人竟然将她的丝巾放在了案发现场,他诬陷了她。她对梁睿笑,笑出眼泪。夏紫馨每日每夜掉进梦魇的心灵,在这一刻,灵魂终于得到释放,她终于不再纠结于是守护爱情,还是揭穿真相,她无时无刻不在害怕着身边的魔鬼,她的身体穿过他的手指,她感觉自己无比肮脏,却说服不了自己离开他。
      
      夏紫馨被抓走后,给梁睿写了长长的信,她告诉他,她为什么能如此爱他。
      
      二十年前,夏紫馨被贩卖到一个山村,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在那里,夏紫馨过着穷而痛苦的生活,十岁那年,村子里建起了希望小学,夏紫馨被匿名救助,年复一年,这个好心人从未放弃过她,直到她考入大学。
      
      一次偶然的机会,夏紫馨在梁睿的办公桌上发现了转帐票据,接收人竟然是自己。夏紫馨被震撼了,原来,这么多年捐助她的人就在她身边,就是她的老师,就是梁睿!从那时开始,青春懵懂的夏紫馨便偷偷爱上了梁睿,她愿意为他付出一切,甚至生命。
      
      梁睿拿着信,满目泪痕,他的手颤抖着,他悔恨,恨自己伤害这样善良的女孩,几天后,梁睿自首了,他为陷害夏紫馨而感到懊悔,痛彻心扉。是他,从一开始就铸就了这个荒诞的错误。
      
      十年前,梁睿为了能进入高等大学教书抛弃了女友方舒,与家境殷实的范华结婚,善良单纯的方舒一时接受不了梁睿的背叛从教学楼纵身跳下。后来,梁睿为了讨范华的欢心,将曾经方舒捐助失学儿童的事记到了自己身上,并每月继续为方舒捐助的帐户里打钱,他怎样也想不到,那个被捐助接受的姑娘,就是夏紫馨。
      
      而这一切,在看到夏紫馨的信后,梁睿的良心终于遭到了谴责。
      
      梁睿在自首的第三天,突发心计梗塞死在监狱中。
      
      7
      
      夏紫馨被无罪释放,回到曾经与梁睿租住的房间,她放声痛哭。
      
      没有人知道,那个帮助范华办好地下酒吧会员的人,就是夏紫馨。从一开始,她就是为了复仇而来,从她知道她的恩人是方舒开始,她就开始憎恨梁睿和范华,她要让他们家破人亡,为方舒祭奠。
      
      夏紫馨从未想过自己会爱上梁睿,她痛苦极了。夏紫馨很长一段时间她迷茫了,人一旦失去了目标就变成行尸走肉,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直到梁睿和范华逐渐走进自己设计的圈套,她们开始互相憎恨,互相残害。
      
      梁睿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陷害了夏紫馨,夏紫馨欣然接受了,梁睿为她找到了出路,为她的爱画上了句号。
      
      如今,一切,都如过眼云烟,逝去的人再也回不来,而活着的,却要永受良心的谴责,有谁?为爱买单。

      本文标题:亲吻着,呢喃着,爱情就来了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92181.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