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只竖花帜不言情

  • 作者: 史册
  • 来源: 时尚女报
  • 发表于2010-09-04
  • 被阅读
  • 只竖花帜不言情

    只竖花帜不言情
     

      名满京城的天上人间夜总会被封了,招牌花旦纷纷浮出水面。那些在高档夜总会里工作的女人们美丽、青春、富有,却又明显失去了一些宝贵的东西。她们在进行着青春与金钱交易的同时,还有爱的资格吗?又或者,从她们踏进夜总会的那一天起,就已经注定不能与爱情相约。
      
      别了我的爱
      
      1、拉开厚重的窗帘,把浓重的阳光放进来。强烈的光线猛地刺进眼里,我不禁闭上本就朦胧的双眼。真是太不习惯在下午两点就起床,如果不是为了他,我怎么会放弃一觉睡到傍晚时分的享受。
      
      卷曲的长发扎成马尾,不戴假睫毛,只画上白色的眼影,点上粉嫩的唇彩。我打量着镜中的自己,除了熬夜让皮肤显得有些干燥以外,其它一切都近乎完美,清纯得如刚走出大学校园的学生妹。青春就是本钱,只是这本钱我不知还能消费多久。算了,不想了,马上就要迟到了,我得抓紧时间。
      
      午后3点,星巴克里的人并不多,我和小奇选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下。两杯卡布基诺,他坚持买单,那份认真的表情,让我有一种叫做宠爱的感觉。他眉飞色舞地向我讲述昨天学校的那场足球赛,他是如何与队友们精妙配合上演了帽子戏法,夺得了最后的胜利。
      
      讲到兴奋处他的脸胀得通红,我突然有一种冲动,马上把这个可爱的男孩子拉到床上,分享他的阳光和活力。
      
      2、当夜幕降临,我不得不和他吻别,在街角他拉着我的手撒娇不肯放开,可是我不得不离开,只好刮着他的鼻子,哄他说下个星期日会带他去我的家。于是,他抱了抱我,依依不舍地走了,我却要赶着去上班。
      
      这个未出校门的孩子,并不知他看似纯洁的女友有着特殊的职业。白天我的名字叫青青,晚上我的名字叫Rose,而我床上的客人们则愿意自称Jack,我的同事们却戏称我为“十三妹”,因为我曾创造过连续接客13位的纪录,至今夜总会里还无人能超越。我虽算不得是这家夜总会的头牌花旦,但也独竖一帜,小有名气。
      
      这一晚,又有好多Jack来照顾我的生意,其中一位有着和小奇一样性感的嘴唇,只是他不肯让我吻他的唇,他说他可以做任何事,但不会把他的吻给他妻子以外的女人。我笑着问他既然爱他的妻子,为什么还要出来找别的女人。他一边愤怒地用力,一边说这是消费,用不着上升到道德层面,何况今天是别人买单,他只需安然享受。
      
      我在心里暗笑这个虚伪的男人,想想也不错,这不过是交易,身体与金钱的交换,只要钱到位,管他有什么怪癖。在这一行时间长了,我已经看惯了这些成功男士道貌昂然下的丑陋嘴脸,我早已麻木的身体想要满足他们各种各样的需求已非易事,何必与他们费心太多,如果不是在服侍他们时我想着小奇,让我如何能继续忍受这种叫做男人的动物?
      
      3、我不知道天堂是什么样子,但我知道看到天堂后的表情是什么样,现在小奇的表情就是这样。自从他进入到我家后,就像一只欢跃的雀,飞到东又舞到西,他惊呼超大的面积,惊讶全欧式的豪华装修,惊叹窗外的海景如此美妙……
      
      我告诉他说我父母都是外籍华人,在国外定居,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国内守着这个大房子。他完全沉浸在欣喜之中,完全没发现偌大的房间里其实只有我一个人的照片。他拉开我的衣柜,满柜的奢侈品相拥而出,他捧起这个,又放不下那个,仿佛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当他举起那个LV包包问我怎么得到这个限量版时,我的心猛地一沉。
      
      当年就是为了这个包包,我进了夜总会,当我用第一夜的收入终于得到这个包包时,心里却没有一丝的满足,以后我买到了更多的奢侈品,可是心里的空虚却永远都填不满;我得到了令人羡慕的奢华生活,可是却失去了更多。所以我需要小奇,他身上有许多我已经失去的品质,他阳光,他纯洁,他没有城府,他相信爱情……
      
      于是,我抢过他手里的包包,随手扔在脚边。我拥着他,吸吮那两片红润,我们一起拥滚在我的圆形大床上,那一刻我下定决心和心爱的男人做一次爱,不是为了钱。
      
      4、迎着清晨的第一抹曙光,拖着一身疲惫,却在家门口意外遇见等了一夜的小奇。他焦急地问我为什么整整一夜都不接他的电话,他怕我出意外所以在门口等了一夜,我红肿的左脸又是怎么回事?
      
      一连串的问题击碎我最后一点坚持,我委屈地哭倒在他怀里。我决心向他坦白,坦白自己在夜总会工作的事实,坦白左脸的巴掌印是因为和一位客人发生争执的结果。昨夜本来一切如常,那位客人点了我的台,出手阔绰,我随他去了宾馆,可是最后时刻他却不肯用安全套,而我执意,结果引发争执,他对我拳脚相加……
      
      看到我的满身伤痕,小奇气愤地脱下我给他买的阿玛尼T恤,操起剪刀,剪成千条万绪。
      
      两个人抱头痛哭,哭完了他要我离开夜总会,他说他马上就要毕业了他会养我。
      
      哭后的我心却平静下来,我知道我不可能离开现在的职业。因为我无法找到收入更丰厚的工作,我已经习惯的消费方式也不是小奇微薄的工资所能支撑的。我已经习惯了那些挥金如土的男人,小奇的青涩只能是补充却无法成为主菜。而且像这种圈子一旦踏入,就注定无法回到正常的生活,我和小奇的关系从一开始我就明白,真相大白的那天也就是分手的时刻。
      
      于是,我狠下心让他滚,让他有自知之明,他一年的收入甚至不如我一天的小费。说这些话时,我的心痛如刀绞,可是我没有办法,为了我和他的未来,我只能如此。
      
      小奇的眼里充满惊讶,然后是深深的失落。他脱下我买给他的全套衣服,只穿着一条底裤离开了,他说他不稀罕这种脏衣服。看着他决绝的背影,我捧面哭泣。
      
      别了,我的小奇;别了,我的爱;别了,我仅剩的最后一点希望。
      
      谁能救风尘
      
      1、夜复一夜,我习惯了夜总会的喧嚣杂乱、声色犬马,习惯了以轻佻的眼神挑逗客人,用一身娇嗲换得不菲的小费。我不再因为充斥耳畔的重金属乐声而头痛欲裂,也不会因为身上的透视衫、超短裙引来一道道色欲迷离的目光而惴惴不安。我站在霓虹闪烁的城市中央期待着夜幕降临,那心情就像白居易笔下的卖炭翁,心忧炭贱愿天寒。
      
      那晚,我刚走进大包房,就敏感地嗅出了风向。在座的男子个个神采奕奕,其中那个戴金丝眼镜的矮胖老头举止言谈尤其张扬,众星捧月的势头更使他平添几分霸气,他无疑就是当晚的主角。
      
      我娉娉婷婷地落座,是直接坐在了“金丝眼镜”肥硕的大腿上,坐得他笑逐颜开,随手将几张百元钞票塞到我故意露在低胸衣外面的乳沟里。包房里爆出一阵不怀好意的笑声,我低头作赧颜娇羞状,为“金丝眼镜”斟上一杯洋酒,又翘起猩红的唇瓣,在那张皱纹密布的脸上印下一记响吻。
      
      在男人们的怂恿下,我跟“金丝眼镜”喝起了“大交杯”。烈酒入喉,体温骤然升高,而不经意撞见的一双眼睛,又让我的心突然降到冰点。是的,所有人都在笑,只有他,那么冷峻地看我卖弄风骚,众人皆醉他独醒。
      
      浓浓的粉妆没能掩饰我的慌乱,那一刻,握着酒杯的手竟有一丝颤抖。我用余光看见,那双眼睛的主人起身离席,一晚上都没再回来。
      
      2、“金丝眼镜”在我面前毫不避讳地吞下春药,期望那小小的药丸能支撑他一个晚上的精彩。而我只要闭上眼,就看不见他的老态,为人民币服务,何乐不为?
      
      天亮时,“金丝眼镜”感叹良宵苦短,我也故作依依不舍地与他道别。关上门,我把自己扔到浴室的莲蓬头下面,透过氤氲的水汽,眼前莫名其妙地闪过前夜那双冷峻的眼睛。
      
      那样的寒光,我曾在初恋男友梓潼的眼中见过无数次。那场起始于纯真年代的恋情,在现实的撞击下渐渐褪去了光彩,梓潼躲在夜总会光影晦暗的角落里看我陪酒求醉,苦苦劝我离开这个大染缸,我的哭声撕心裂肺:“我爱你,可我穷怕了,你能给我想要的生活吗?”
      
      梓潼当然不能。他的薪水少得可怜,帮我供妹妹上大学都难,更别提托起我过上好日子的梦想了。而我自从端起这碗纸醉金迷的青春饭,就注定与他再无交集。
      
      初入夜总会,我还幻想着只坐台、不出台,然而,刻骨铭心的爱情已随风飘逝,男人手里大把的钱不断撩拨着我的心弦,周围姐妹又总是眉飞色舞地谈论那些出台的丰收夜,我的底线终于轰然溃堤。遇见“金丝眼镜”的老头时,我俨然已是技巧娴熟的全能陪侍小姐,什么自尊,什么爱情,在无敌可爱的人民币面前,统统一文不值。
      
      3、原以为“金丝眼镜”会成为回头客,谁知,没等到他,却等来了那个目光冷峻的年轻男子。
      
      我正对着眼前宽阔的肩膀思忖,他八成是哪位老板的保镖,这位“保镖”就直奔主题邀我出台。看来,天下男子皆薄幸,他不过是在众人面前假装正经罢了。
      
      这一次,他眼中浮现出一丝浅浅的笑意:“我叫刘留。对了,你会跳舞吗?”
      
      跳场艳舞有何难?可他竟按住我脱衣的手:“不是这个。”
      
      我正错愕,刘留已轻轻哼出情歌的曲调,拉着我翩翩起舞。四目相对间,这颗早已同浪漫绝缘的心,竟油然生出了丝丝缕缕的幻觉,以至于傻里傻气地问出一句:“你相信爱情吗?”
      
      “相信。只是,爱情太伤人。”
      
      我不敢打探他心底是否也有过一段纠结的情,他却兀自讲起了身世:“我妈是个遭人唾骂的二奶,可她真的很爱我爸,想用我留住我爸。如今,我妈已年老色衰,无法再吸引他,而我始终不知道他对我怀着怎样的感情,我融入不了他那个圈子,我时常觉得孤独,孤独得想哭……”
      
      我似乎明白了刘留的冷峻从何而来。都市寒灯下,我们长久地共舞,深深地拥抱,是感伤,是心痛,更是同命相怜。他始终没脱我的衣服,我枕着他结实的臂膀,羊绒衫的触感温暖柔和,像极了他落在我脸上的视线。
      
      4、我的身体依旧向着钱大敞四开,只有每次面对刘留时,灵魂才能回归初始的纯净,就像十年前走在初恋男友梓潼身边时一样。
      
      我们终究还是做爱了。我在别的男人身下只能联想到交易二字,而刘留让我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做爱”这个美丽的字眼。这令我窃喜而又彷徨,而他也陷入了无尽的迷茫之中,这都是爱情惹的祸。
      
      刘留夺下我手里的香烟,打断我的愁绪:“你不该吃这碗饭,真的,你内心深处的纯真一直醒着。”他很认真地吻我,吻得我心生痛楚:“你别再来找我了,去找个身家清白的好女孩吧。再说,我不当小姐,还能做什么呢?”
      
      “我可以隐瞒你的出身,去求我爸为你安排一个体面的职位。”
      
      “你爸应该见过我吧?”我满腹担忧,刘留却坚持说他爸万花丛中过,肯定早就把我忘到了脑后。他的承诺那么恳切,我又怎能不动心?
      
      然而,当我如履薄冰地坐在他爸面前时,不由得呆若木鸡:这不正是包过我一夜的“金丝眼镜”吗?尽管我卸了妆容,换了发型,穿上了最朴素的衣服,可他还是一眼认出了我,大骂刘留有辱门风,狠狠啐我一口便拂袖而去,丝毫不见了当初面对我的胴体时大放异彩的神情。
      
      这不是我早该料到的结局吗?我和刘留的相识,本就错了时间,只是我贼心不死,近乎痴人说梦地期盼着被爱情救赎。可是,芸芸众生,又有谁能救风尘?
      
      把我的情葬在风月中
      
      3、让我不曾料到的是,潘多多并未因为我在“天上人间”出台而暴怒,反而抱紧我,一脸兴奋地说:“亲爱的,我们再也不用为生活发愁了。”
      
      他不再为了我的幸福而打拼,甚至把生活的重担全部强加到我的身上。
      
      2010年寒假,就在我和潘多多离开北京打算各自回家过年的前几夜,我的身体突然出现了异常。我开始拼命呕吐,食欲不振,这让我有了不好的预感。
      
      潘多多担心地说:“要不,我们就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检查结果出来后,却让我和潘多多傻了眼。是的,我怀孕了,对于两个还未走出校门的学生而言,这个孩子来得多么不是时候。
      
      我哭着扑到潘多多怀里,拼命捶打他的胸口,我说怎么办,怎么办,要是被我爸妈知道了,他们非打死我不可。
      
      潘多多镇静下来,他擦干我的眼泪,对我承诺:“芊芊,我们一定不能要这个孩子,今年过年我们谁也不回去了,留在北京安心打胎。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丢下你不管的。”
      
      可是,就在潘多多承诺的第二天,他的行李连同他的人全都不翼而飞了。我不知所措地坐在黑暗里,拼命拨打他的电话,永远是无休止的关机,这让我感到绝望。
      
      大年三十,鞭炮齐鸣,我却独自一人流着眼泪拨通了他的电话,我哭着说:“潘多多,你为什么要丢下我和我们的孩子?”
      
      他在电话里哼了一声,反问我:“你能确定那就是我的孩子吗?”
      
      “你说什么!”我愤怒无比地喊道。
      
      “欧阳芊芊,你别演戏了,你坐了那么长时间的台,我不信你仍然是清清白白的。如果你执意认为孩子是我的,那么就来找我吧,把孩子生下来,我母亲会帮你养,如果你不能确定,我是不会帮别人养儿子……”
      
      我的心霎时间被他撕裂了,一片一片落进深不可测的黑暗里,这一刻我才发现,我对这份爱情的牺牲是多么愚蠢。
      
      4、我决定打掉这个孩子。
      
      我买了堕胎药,然后给留校的好友打电话,我神色凝重地告诉她:“如果我出了事,请你把我送进医院。”
      
      那天夜里,我疼得死去活来,鲜血沿着双腿绵延不绝地流下来,可我咬紧牙,死也不肯哼一声。
      
      我想,这一夜之后,这份爱情连同这个孩子都将被我埋葬在过去的回忆里,埋葬在那些风花雪月中……

      本文标题:只竖花帜不言情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63995.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史册 史册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2篇
    • 获得积分:1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