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

  • 作者: 紫色如云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0-09-03
  • 被阅读
  • 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

     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
     

      一切都好,就是没爱
      
      从北京最著名的夜店MIX回到家已经凌晨三点,米小米的耳朵有点幻听,仍有阵阵嘻哈音乐在回荡。
      
      她睡不着。自从一个月前从英国回来后,她总是失眠。一遍又一遍做着相似的梦。终于,她拨通了林若景的电话,那头,女孩子的笑和台球厅的嘈杂声声入耳。半小时后,林若景从六里桥打车赶到她家。推开门,没有多说。他们陌生而拘谨地做完了那件事。过程中米小米有点难受。她觉得林若景像是老手,自己不过是他萍水相逢的N夜情。
      
      “这周日我结婚。”漆黑的夜里,米小米掷出这句,林若景嗖地从床上跳起来:“你疯了!我不碰结婚的女人。”
      
      米小米决定从英国回北京。是因为她要结婚了。男朋友老吴接手了家里的生意。新房子是大三居,就在三环边。双方的父母都很满意这门亲事。尤其是米小米的妈妈,不断跟她念叨:“老吴条件多好,你们一结婚就有车有房,他跟我表态了,你想工作就工作。不想工作就在家歇着,生个孩子玩玩。他妈妈负责照顾。”米小米有点反感这套说辞,好像她要嫁给一堆人民币。但是她还是笑了笑,有点勉强,老吴一切都好。就是缺“爱”。
      
      他不爱她,只是疗伤品
      
      米小米爱谁呢?这个问题她活了25年。也没搞清楚。就像在偌大的北京,她永远分不清东南西北一样。她只知道,自己一直迷恋着一个男人:林若景。
      
      初次见林若景是什么时候,米小米那天掐指一算,倒吸凉气,竟然是十年前。
      
      她初三,学习不好。戴副大眼镜。某个神奇的午休,林若景像一束光一样由楼道暗处向她走来。米小米第一次青春的荷尔蒙暗涌大概就在那个时刻,她觉得林若景是天使。白净的脸,个子高而挺拔,脸上有不容置疑的骄傲和自负。
      
      后来的故事很俗套,她一直不动声色地暗恋着他,他身边则不断变换着女朋友。从舞蹈队小美到体育队莉莉,后来他失恋了。在闺蜜死鱼的鼓励下,米小米跟林若景告白。也许那时的林若景太需要一个女孩对他好,稀里糊涂答应了。这段幼稚的恋情随着米小米去英国留学而夭折。后来,他们的联系断断续续,林若景考上了名牌大学,春风得意,每次同学聚会都会带不同的女孩出席。米小米在英国有一搭没一搭地恋爱,却时常不甘心,回想起年少时分,觉得林若景只是把她当成疗伤品。否则。他不会偶尔和她在MSN上相连时,毫不避讳地谈论他的风流韵事。
      
      “我是他的前女友呀!”米小米跟闺蜜死鱼投诉。
      
      “我劝你还是算了。林若景,射手座,AB型血,这种男人超级自我为中心,你还永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死鱼狠狠地说。
      
      他说如果可以重新开始
      
      米小米的婚礼在凯宾斯基酒店举行,五星级,排场豪华。伴娘死鱼拉着米小米就开始掉眼泪,她说:“姐们儿,我真替你高兴,北京最牛的车都在这儿了,码一车队,直奔中南海都没人敢拦。”不出所料,后来。米小米也哭得稀里哗啦,因为她觉得自己挺傻。一下就成了人家的老婆。
      
      回到新房,老吴累得早早睡去。米小米在深夜12点收到短信:“你不爱他。我知道。”闭着眼睛都知道是林若景。米小米眼前一下子就出现了那么一幅画面,林若景站在远处望着她,似笑非笑。后来别人告诉她,林若景其实蹭了老同学的请帖,进了那场婚宴,喝高了。
      
      婚后的生活不咸不淡,老吴忙着打理生意,米小米托爸爸的关系,进一个外企工作。一天,米小米忽然接到父亲电话,问她是不是有个同学叫林若景。原来。林若景在婚宴上认识了米小米的老爸,最近,在拜托伯父帮他处理一点生意上的事情。
      
      “混蛋!”米小米像吃了苍蝇般恶心,有如梦初醒的顿悟,原来流传在同学问,关于林若景的种种不仗义一一浮现。但是。她还是需要一个解释。
      
      林若景意气风发地坐在米小米对面。这个男人有一双迷人的眼睛,棕褐色的。他跟她解释了一切,冠冕堂皇,他说这单生意对他很重要。那天恰好知道合作单位的高管就是米小米的父亲。本该提前告诉米小米……林若景用一种抱歉而温柔的眼神望着他,米小米恍惚了。那日,他们聊了很多。林若景说赚够了钱,要带着心爱的女人周游世界。他望着她,问她,你有梦想吗?一刹那。米小米想起了老吴,又想起了十年前初见林若景时。那个男孩脸上的骄傲和自负。她觉得,梦想离她的生活远了。又近了。
      
      傍晚,林若景送她回家。米小米执意让他停在离小区步行十分钟的路口。道别时,林若景拉住了她的手。低低地说,我不是一个坏人。米小米心又碎了,她哭了起来,像个无助的小女孩,倒在林若景怀中。米小米不知道谁先吻了谁。他们在车里热吻着。她的耳边听见林若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如果我们当时不分开就好了,如果……”
      
      她爱了他十年,但什么都没得到
      
      “你疯了?我以为你们没什么了!”死鱼揪着米小米恨铁不成钢地数落,“林若景是很优秀,好看,聪明,有能力。但是女人对他就像玩具。他高兴了,就跟你玩玩,他不高兴,就不搭理你!”
      
      的确。但是米小米就是无法做出什么决定。在老吴出差时。她总会主动联系林若景,她觉得自己是一个坏女人,是婚姻的背叛者,但是她又觉得,没有爱的婚姻,很罪恶。他带她去高速公路上兜风,开到170迈说不如我们就一路开到世界的尽头去吧;他带她去南锣鼓巷听民谣,喝咖啡,手牵手走在胡同里;他甚至不忌讳地带她参加哥们儿的生日聚会,并半开玩笑地搂着她的肩膀说,这是我的新女人。那些个瞬间,米小米觉得她和林若景就是天生一对,他给了她梦想、迷恋以及不属于当下世俗生活的激情。
      
      可慢慢地,米小米觉得奇怪,林若景总会偷偷接电话。“你刚跟谁打电话呢,我看你的口型是‘我爱你’。”米小米装作若无其事地说。林若景的脸一下绿了。他说:“小米。你这么说可就没劲了。”米小米听出了这句话的意思。他是在提醒她,自己也没有过问她的私事。那一晚他们去酒吧喝酒,林若景对她不冷不热,甚至开始调戏同桌的另一个女孩。米小米的胸口很闷,出酒吧,林若景忽然说:“咱们是不是没法玩儿下去了。”
      
      “玩儿?”米小米一下失控了。林若景还是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来你还不够了解我。”
      
      “我知道你爱吃火锅。喜欢甜食。看财经和八卦杂志。每周去三次健身房,但还是爱感冒。喜欢像小s一样又坦率又放得开还漂亮的女人。你走路时爱挤人,虽然经常面无表情,但并不代表在生气。看似玩世不恭,其实很爱哭,因为眼底有颗泪痣。有很多香水,大部分是别人送的,ipod里放的是陈奕迅的歌。你交过18个女朋友,最长一年,最短三天,人人都受不了你花心,自我中心,不会关心人……”米小米像疯子一样在午夜的北京街头狂喊,脸被风吹得很疼,“林若景。我太了解你了。我认识你十年了,跟你交往过三个月,去英国的这四年,我无法控制地打听你的消息,偷看你的博客,关注你的生活。我结婚了,我时常想,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很坏,但有些事。我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米小米知道是因为她爱他,且爱得毫无理智。
      
      但她没有说。她转身走了,没有回头。她不想去看林若景那张脸,不管是似笑非笑,还是和她一样泪流满面。
      
      有时爱情徒有虚名
      
      自那晚之后,他们像约定好一样再无联系。米小米偶尔会想,他看似是对她有感情的。或者有那么一点点爱。米小米害怕提“爱”。想到这个词,她觉得自己很傻。她摸着肚子,再过七个月,她就要成为母亲了。
      
      林若景的再度出现是在高中毕业9周年的聚会上。米小米怕尴尬本不想去,但执拗不过死鱼。林若景姗姗来迟。米小米出包间接老吴电话时撞见他。气氛尴尬,林若景愣了,问她是不是怀孕了。米小米点头说有五个月了。那一刻,林若景很惊讶,嘴唇动了动,但没有发出声音,扭头进了包问。
      
      同学聚会无非是追忆往昔,焦点总落在林若景身上,即使是那些非单身的女同学仍对这个钻石王老五心怀鬼胎。林若景一杯接一杯地敬着酒,班里最漂亮的女孩Sherry喝多了,坐在林若景腿上大哭,问他当年为什么要抛弃她。米小米心里一惊。拉着死鱼问:“Sherry和他是什么时候好的?”死鱼支支吾吾地说是高三。米小米再追问,果真是自己出国后,他们在一起,从时间推算,还有一段是三个人的重叠。林若景骗了她,当时他在电话里跟她说,因为距离太远,所以要分开。她一直以为,他们的爱充满了遗憾。
      
      米小米借口有事走了,那是北京的冬天。外面下起了雪。饭馆前的街道是她上中学时必经的路,在这条路上,她把初吻献给了林若景。她蹲下身,又哭了,这次哭得撕心裂肺。她想起在英国,也是下着这样的细雪,她把林若景的照片一张张从墙上摘下来。同屋问她,这么好看的男孩子是不是你的男朋友?她笑着摇头说,已经不是了。
      
      25岁的米小米透过饭馆的玻璃,看到林若景喝着酒。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因为玻璃被雾气笼住了。
      
      爱情是一个人的事情
      
      米小米觉得自己早晚会离婚,但她说不清为什么。也许是不爱丈夫。只是不讨厌。
      
      对于林若景,她想通了。他没伤害过她,因为从头到尾,她都是一厢情愿的,没有人逼她。有时爱情就是一个人的事情。她也考虑过,离婚了,到底去不去找林若景。她觉得“等待”是一种好的状态。这么多年,她不是一直在等待着一个答案么,或许不是真正和他在一起,而是他亲口说声我爱你。
      
      还没等她离婚,死鱼就带来消息,林若景结婚了。找了一个小富婆,移民加拿大。过了不久,死鱼又说,林若景离婚了,从加拿大回来了。米小米不知道自己是老了,还是怎么了,反正开始无动于衷了。她太累了,再也找不到十年前一夜一夜帮林若景抄英语单词卡的激情。她只是觉得,他们相遇了,他成了她的劫难,她必须学会心甘情愿地接受这样一个人,承认自己对他的迷恋,静静地什么也不做。
      
      她看着睡在床上的儿子,三岁了。男孩子有一张好看的脸,棕色的眸子,笑起来嘴角会绽开月牙般的弧线。很多人都说孩子长得不像老吴,更像她。她听了,笑笑。她不想去阐明什么,也许那是她心里的一个秘密,或许也不是秘密。就让生活这样吧,不管采了什么暴风雨,她学会等待发生,等待结果。
      
      她只想好好爱着这个孩子。因为他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深爱着,也能把向样的爱回报给她的男人。

      本文标题: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59778.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紫色如云 紫色如云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3篇
    • 获得积分:115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