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灯下

  • 作者: 杨霞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21-04-17
  • 被阅读
  •   人到了晚年的时候,就如同小孩子一样。说话做事情要对他们有更多一点的耐心,李老头就是这样的,老伴儿死了,日子变得孤单和凄凉,没有了盼头,有时心灵还有些脆弱,倘若儿子和媳妇对他说话大声了,夜晚独自就坐在灯下流泪。

      年纪大了,他的精神越发的恍惚,这一年的冬天,孩子们回来过年去看望他,便拉住他们说,他很害怕晚上睡不着觉,每晚都梦到你死去的奶奶在门那儿笑着看着我,有时我又听见有个婴儿在我的床头哭泣,还听到窗户底下有几个杀人的汉子在磨刀霍霍的,每讲一次李老头都用害怕的神情看看周围的屋子,好像这是在梦里一样,随时可能遇到危险。他祈求他的儿子孙子们和他睡觉,可谁也不理睬他都当做一个笑话。

      李老头越来越寂寞,儿子们都以为他老糊涂了,胡乱说些疯话要人家多多陪陪他。可谁又有时间呢,大家都忙着要去打工挣钱,只靠着春节这个时间回来一家团聚一下,春节过完这个村儿里还是只剩下些孤寡老人。

      李老头跟家里人说,没人相信他的,于是他又去找村子里的人说,他晚上看见鬼了,拿钱请人陪他睡觉,村里人也说他精神有了问题。

      他每天晚上睡得越来越晚,他害怕在梦里又遇到老伴儿,就那么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他抽了一辈子的烟喝了一辈子的酒,每天晚上坐在那颗昏黄的灯下,坐在板凳上手里拿着一根小烟杆,吐出的烟雾时常迷住了他的眼睛,不知道那眼里是否含着泪水,接着要喝几口小酒壮下胆子才会上床睡觉。

      简陋的房屋弥漫着一股冷清,屋子不大,还是以前木头搭建的房子,一扇窗户,窗户下一张桌子,紧挨着一条床,和一些散落在角落的东西。

      有时睡在床上被楼板上掉下的一颗玉米惊了一跳,会听见老鼠在床底啃木头的声音。睡到半夜起来时,常会看到他的灯还在亮着的,屋里的光照射到马边上了。

      儿子媳妇嫌弃他不讲卫生总在屋里抽烟吐痰,有些什么矛盾呢具体说不清,他也很少到他们新房子里去坐坐,就各自过自己的生活。

      李老头,今年85岁了,除了精神有些恍惚,身体还算硬朗,每日清晨就扛着锄头去地里种菜,傍晚才回来一个人生火做饭,别人家荒废的田地,都能看见他种下的蔬菜每年人家回来过年过节时,都会给他们送些菜过去。

      李老头是个善良的人,从小到大没少做好事。这年的冬天,门外来了一个流浪汉,最先是到儿媳家门口找住宿的地方,被拒绝了,又来到李老头的门前找住宿的地方。他收留了流浪汉,给他在以前老伴儿住的屋里铺好床铺,还给他做了一顿饭。儿媳妇得知以后劈头盖脸的就把李老头臭骂了一顿,说他总喜欢多管闲事,要是人死在屋里了被别人讹上了要怎么办?

      流浪汉休息了一晚上,临走的时候特别感谢李老头,说他是一个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每次李老头听别人说他是好人的时候,他总是摇摇头,好像不承认似的。

      李老头想起起他年轻的时候。那时他还是村里的干部,带领村里的一帮年轻人做生产,对特别困难的家庭户,总是主动去帮他们做农活一做就是几天时间。

      有一年村里的河发了大水,好多天都不见消减下去,人们要到河对岸去换米吃不然就得饿死,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下到水里都漫到了腰上。有次李老头,在水里来回几次,第一次把老妇人的一大包东西举起来送过去,第二次是背着妇人过去,回来的时候正巧一个浪打过来把他冲了下去,冲到下面的时候,李老头在生死边缘拉住边上的一棵歪到水里的大树枝才得以生还。

      此后也正是这个机缘,那个老妇人便把亲戚家的姑娘介绍给了李老头。

      那年李老头29岁,姑娘19岁。可能有些遇见冥冥之中早已注定吧。

      李老头第一眼看见那个姑娘时,胖胖的,肤色黄黄的,扎两个麻花辫儿,穿一件大红色的衣服。长得不太好看,不经常笑脾气很暴躁,村里人都叫她胖丫。

      他对这个姑娘说不上喜欢,但家里人都觉得他年纪大了应该成家了。他也没有其他中意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便娶了胖丫。

      成婚之后,日子还算是过的幸福,胖丫也以为找到了心目中的良人,脾气也变得随和了很多人也温柔了起来,一段时间,李老头听见村里关于胖丫的流言蜚语,说胖丫以前嫁过人,而且还跟了几户人家,因为好吃懒做人家才不要她的。

      李老头是个好面子的人,眼里容不得一点沙子。凶神恶煞的马上去找胖丫对质,胖丫很害怕,怕李老头又不要她,因为前面几户人家也是这么不要她的。她委屈的低着头,哭泣着说,你别生气,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是我妈逼我这么做的,她就想骗人家一点彩礼钱,后来……后来我嫁不出去了,是我二姨婆把我介绍给你的,他们不允许我说,怕说了你会不要我。说着已经泣不成声了。

      李老头,心软了。这个姑娘又有什么错呢?举起的手又放了下去。只是此后的感情却不如从前了。李老头的心在潜移默化的发生变化,每天早出晚归,对胖丫使用冷暴力。有次李老头在外面喝醉酒回来,吐了一身,胖丫帮他收拾,李老头用力甩开了胖丫的手,说道:“滚,你这个烂货,跟了那么多个男人你还来跟我,你这个臭不要脸的。”

      胖丫呆呆的看着李老头,心一下子就碎了,她知道他心里对她又气又恨,但不知道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竟是这样的。虽然他们俩没有谈过恋爱,相处的这些日子也算平淡,这让胖丫觉得自己跟他是一家人了,也不在想别的,毕竟自己有错,怨不得谁。

      往后的日子越来越难过,但谁也没有提出过谁离开谁。都信奉那一句老话“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时间慢慢过去,胖丫生了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儿。胖丫在月子期间,一边带孩子一边干活儿。李老头染上了打桌牌,长时间不回家,夜夜在对面老五家灯火通明的打牌。孩子一边哭,胖丫也一边哭,公公婆婆也只顾着睡大觉,不来帮忙照看一下。

      在生完孩子后胖丫的性格越来越暴躁,她不在抱着歉疚的心态与李老头生活。胖丫拿出以前年轻时候的泼辣劲来,经常和他打架。她没少被李老头揍但却是越揍越强悍。

      胖丫的性格也大变了样,像是变了一个人,身材更胖了些,看着又虎又壮,时常在村里碎嘴,说人家的坏话,对待长辈也没有一点礼数。每次家里人出去干活,胖丫总要把好吃的自己先煮了吃,把剩的留给他们,对待孩子们不是打便是骂。

      有次天蒙蒙亮,胖丫背着一个大背篓在地里偷人家南瓜,被邻居逮住了。大吵了一架,胖丫用尽了许多污秽不堪的字眼辱骂人家,整的好像别人偷她家的南瓜一样,有理说不清。

      邻居知道了胖丫的秉性都不愿意跟她做过多的交流,她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每天就是到处在村里东游西逛,内急了就跑在人家菜地里大小便,别人害怕她的泼辣,自然不敢说什么。

      李老头和胖丫闹了一辈子的矛盾,直到老年的时候关系才稍微缓和一点。很多时候,胖丫骂李老头,李老头年纪大了也无心还口了,但是胖丫的性格却始终没变,反而越来越蛮横不讲理。

      上街卖东西的时候,喜欢压人家的秤,买东西的时候呢,一块五的死活要给人家讲价,只给一块。在大街上会经常看到她和别人吵架的身影,吵架的姿势又是极好看的,双脚跳起来双掌拍起来有时还用屁股对着人家拍一拍,可神气了,大家都笑她围着看热闹。

      胖丫实在太喜欢骂人了,骂孙子,骂邻居,骂天骂地……谁要是惹了她,三天三夜也骂个不歇气儿。

      后来老了的胖丫身体逐渐吃不消,去医院检查才知道是得了癌症,乳腺癌,善良的小女儿带她去做了手术,手术完了之后,老胖丫没有叫唤过一声,也没有抱怨过一声。小女儿看着老胖丫,掉了泪。老胖丫反而安慰道,“你别哭,我是很好的”。最终活了三年还是被病痛折磨死了。

      此后也只是偶尔被邻居的几个老太婆提起过她的往事和名字了。

      李老头年轻的时候自知对不起胖丫,到老的时候,却想弥补她。无论胖丫如何骂李老头他始终不说一句,他们很早就分开了,没有一起搭伙过日子,李老头买什么好吃的都要分给胖丫。有好吃好喝的时候,胖丫对李老头是和善的。倘若有哪一点没有满足她的,就会大吵大闹,一个家就会被搅得乌烟瘴气。

      老胖丫走的那三年里,李老头内心一下子落了空。村子里再也听不见胖丫讨厌的声音了,村里人大部分都是受了胖丫的气,都赶快盼望着她能早早的逝去,都说道,这下李老头可有清净日子过了。

      可是李老头高兴不起来,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离不开胖丫,胖丫的声音才是让他感觉到活着的意味。

      有时,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孤寂的可怕。在山上干活的时候,天上落了单的大雁,拖着长长的悲鸣的哀嚎声划破长空,只留下李老头那被山风吹的单薄的身子立在那黄土地里像扎了根。

      一些日子,李老头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只猫,黑白相间的毛发,他可喜欢了,手工制作了很多小玩意儿逗它玩儿,人们在门前走过,窗户里面散发的灯光不在是清冷的光辉,仿佛有了些生气,会听见李老头说话的声音。他们都感到奇怪,屋里来人了吗?

      进来看才知道,原来他是在和猫说话呀,大家都嘲笑他呢,说他又是神经有问题了。

      那段时李老头出门回家脸上都带着笑容,那开门之后,猫的一声声叫唤,仿佛让这个屋子活了起来。

      美好的事物总留不住,总喜欢留下些遗憾被人怀恋或者记挂。

      那只猫被车撞死了,那是一只跟李老头相依为伴的猫,性情柔和,活泼可爱。他难过,沉默,像失去了亲人一样。

      后来别人又送了一只相似的猫给他,可是这只猫再也不像之前那只一样了。李老头接受了这一点,知道人生世事无常,该放下的还是得放下。

      李老头生病了,卧床不起,亲人们都来跟他说话,他也一句话不讲,时常就是嗯啊的回答一声,此外就是呆呆的看着那颗灯。

      那颗灯下有个老人,抽着烟在笑着看着他。

      他的病治不好了,一天不如一天,医生也检查不出什么病症来,家里人要带他上医院,他死活不去。

      最终,李老头还是没能熬过那个冬天,他走的很安详。下葬以后,人们在他的枕头底下找出了好多的桃木枝,大家都知道那些是驱鬼辟邪用的。

      有时半夜路过的人,还听到屋里有自言自语的声音呢,只是灯的光亮却变得黑暗了。

      本文标题:灯下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50945.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杨霞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5篇
    • 获得积分:2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