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传说里的一场男欢女爱

  • 作者: 风为裳
  • 来源: 转载发表
  • 发表于2010-08-22
  • 被阅读
  • 传说里的一场男欢女爱
      原来爱情不过是传说里的一场男欢女爱。尘世里的我,终究做了一枚棋子。
      一、曾小映
      那个冬天,我想方设法从丛霖身边逃离。曾小映指着我的脑袋说:“这里一定是锈掉了,不然怎么会放弃那么优秀的男人!”
      我懒洋洋:“早就说了,送你好了!”
      小映贴上来:“亲爱的,如果不是你,还等到你送?我早就动手抢了!”
      曾小映这话我相信,她现在就正在抢人家的老公。当第三者也是要有心理素质的,这是她的口头禅。看样子,她的心理素质真的挺好。哪有当第三者当得这么快乐的。
      “那是因为我不贪,我只要知道他的心在我这就好,至于他的身体嘛,不过是臭皮囊,爱哪去哪去好了!”
      我色色地瞅着她:“真的?是谁说想死在人家怀里的……”她笑着来搔我的痒,那是我的弱点,她最了解。
      丛霖打来电话,让我去看装好的房子。突然小映的神色就黯然下来,“人比人气死人啊!死妮子,你照照镜子,哪点比我强?怎么就不知足呢!”
      是的,我没有小映妩媚风情,没有小映有上进心,我只是个懒洋洋猫一样的女子。可我贪心,什么都有了却还不满足。
      我的手机一直都开着,我不停地打开来看。看得小映起了疑心:“你不会是爱上别的什么人了吧?”
      她说得没错。那个男人是萧石。
      二、萧石
      一直就把萧石当成我的眼中钉。他是我的上司。我做什么,他都说不对。一个策划案,我做了八遍。第八遍时,他居然眼都不抬一下就说:“重做!”
      我的眼里噙着泪,“从小到大没人可以对我这样。”
      “正因为没人对你这样,所以你才做得不够好!”
      我摔门出来。
      “早更!”我对丛霖这样评价这个男人。丛霖从他的图纸里抬起头来,“做得不开心就别做了,反正你就要嫁给我了,当个全职太太多好!”
      这就是丛霖,他从来都不会说别人一点点的不好,他也不会让我受一点点委屈。我们的爱情仿佛都有一千年了,我说一句话,我都知道他会怎么回答我。
      第九次,我把策划案摆在他的桌子上。他依旧没有看。“这次可以了!”
      我的火腾地就蹿了上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事实上第一次就可以用,但我知道那不是你的水平,我想让你更好!”
      “更好?”我冷笑了一声,“就是你这一句更好,我足足半个月吃不下睡不好,拼命地达到你的要求,可你最起码的尊重都没给我……”
      我摔门而去。
      辞职报告是丛霖替我打的。
      我懒洋洋地呆在家里,看太阳长了脚,从窗子这端爬到窗子那端。等丛霖的电话。
      电话响了,是萧石。
      “真的那么气吗?对不起!”他低沉的嗓音在我耳畔响起,我的泪哗地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回来吧,我需要你!”
      只他这一句话,我就又回到了公司。
      进他办公室时,他推给我一个纸包。“送你的!”
      “什么?”我伸手打开,是面巾纸。
      “你好像很爱哭,留着备用!”这回我笑了。眼前这个男人好像并不是那么可恨。
      三、丛霖
      丛霖在我的身上纵横驰骋,我闭上了眼睛,脑子里想象着萧石的温柔。
      是的,丛霖就像一个辛勤的农夫,他埋头耕耘着自己的土地,却从不问土地的需要。而萧石更像是个快乐的孩子,他会把他的快乐带给我。
      我带着狂热与渴望细细地吻着丛霖,我的舌蛇一样游走在他的每寸肌肤上。我像个女巫,我要让他知道我的热度。
      丛霖被我惊呆了,他眼里那个只知道闭着眼睛连一句呻吟都不会的女子怎么了?但他是快乐的,他不愿意停下来。我咬着他的肩,泪一滴滴地落在他的身体上。
      依桐,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快乐?
      他颓然从我的身体上摔下去。
      我从一生下来就认识丛霖了。他是我继母的儿子,我的母亲生我的时候去世了,继母是母亲生前最好的朋友。丛霖随了妈妈姓。他是我的哥哥,尽管没有血缘,但是做爱的感觉很奇怪,带点罪恶感的疯狂,丛霖这样说。
      父母一直就是那样幸福地等待我们结婚。丛霖也足够优秀,是出色的建筑设计师。那么我还要什么呢?
      哥,你爱我吗?你对我会不会只有亲情呢?我一再地问他。他闭上了眼睛,“睡吧,明天要去试婚纱!”
      四、为君沉醉
      早晨醒来,我跑出去给萧石打电话。
      他的电话占线。我的心一下子就空了。这个时间正是美国时间的晚上吧,他一定正与他的妻通话。
      电话通了,我的嗓音已全是怒气。
      “你想我怎么样?你一个晚上都睡在别的男人身边,一大早就来兴师问罪,你过了吧?”他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我啪地关了手机。那样讨厌自己,却忍不住拦了车跑到他那里。
      星期天他都不会出门的。我旋风一样把自己揉进他的怀里。我想要霸占这个男人。他的心他的身体,他的灵魂,他的一切。我疯狂地吻着他,真到吻得筋疲力尽。
      在他面前我一直就是个没有尊严的孩子吗?
      从那次他留下我,竟然再没责难我,而且破例在公司员工面前表扬了我几次。
      与小映逛街时,突然看到他一个人坐在街边的咖啡厅里。找了借口甩了小映。
      我不知道自己想干吗,我只是不想过现有的生活。或者我渴望一场赤裸裸的爱情。
      不过是眼角眉梢的一场勾引。躺在他怀里,我问:“是不是当初就算准了我会吃这一套,才对我那样的?”
      “哪样啊,小姐?不过是喜欢你那好斗的小公鸡的模样罢了。”
      他的手纤细温柔,我在他的手里,像个受宠的孩子。我长长地叹了口气。
      “怎么了?”他吻着我的长发。
      “为君沉醉又何妨?只怕酒醒时候断人肠!石,做第三者是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质的,我没有!”
      “你总是这样心细如瓷,就不能傻一点吗?”
      是的,像小映那样快乐,有什么不好?为什么我在谁的身边都不快乐呢?
      五、减罗幅
      我瘦了下去。丛霖说:“你是不是在减肥呀,怎么瘦成这副样子。”我没吭声。再有十天我就要和这个男人结婚了。
      “哥,我哭时,你会买给我纸巾吗?”
      “傻丫头,净问这些没营养的问题,我的钱都归你,你爱买什么就买什么呗。”
      可是萧石就不这样,每次包里的纸巾快要没了时,他都会买给我。那不是钱的问题。
      我总是会发呆。那天进了萧石的办公室。“可以陪我两天吗?你的一生,我只要完完全全属于我的两天。”
      他愣了一下,然后叫秘书安排工作。
      与他去了一个小镇。与他手牵手走在不知名的小巷子里,看着黑漆大门后的大院落,总是满怀感伤。
      世人不知有姻缘,姻缘何曾绕过谁。在一个小摊上,有一个镇尺上居然写着这样一句话。我细细品着这两句话,石,你能给我姻缘吗?
      我忘记了小映的话,当第三者最重要的素质就是不能贪心,而我居然想要完整的他。
      他握了握我的手,“傻丫头,我去了解过,丛霖是个好男人。”
      “那你呢?”
      他的目光伸向远处。我不能想象他和她在一起时的情景。我会嫉妒。
      火车上人来人往,真希望就这样一站一站地坐下去。火车过隧道时,我紧紧地抱住萧石。
      在火车站分手时,他把那块淡青色的镇尺放进了我的手心。
      六、像花瓣一样飘零
      开门的一刹那,我看见了新房子里那双橙黄色的圆口皮鞋,那是曾小映的鞋子。
      门开了,床上翻滚的是我最好的朋友和说要娶我的男人。眼前有很多花,五彩缤纷地零落下来,我也像花瓣一样飘零。
      醒来,我躺在了那张大床上,那张他们睡过的床上。我挣扎着起身,就算是我的报应也不能这样羞辱我的。
      丛霖一脸沮丧:“对不起……”
      “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我一直就不是个好女孩,是你一直包容我。我想这该是个了结了,只是小映不适合你……”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掉泪。看到丛霖和别人在床上,我的心碎成了一片片的。是我的嫉妒心太强还是我爱丛霖呢?
      小映坐在我面前,仍是那副嘻嘻哈哈的样子。仿佛从来就不曾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这心理素质真够好的。
      “为什么?你不是说是我的你不抢吗?”
      “依桐,是你太不珍惜了。你知道我爱得有多苦吗?其实我一早就喜欢丛霖,他那么在乎你,可是你总是瞅都不瞅他一眼。他知道你和萧石的事情,可是他不说,他怕失去你……他说你结了婚就会收心的……”
      “这些日子他每天都喝得醉醺醺的,你知道吗?”
      我的泪一滴滴在落下来。
      “依桐,别放弃他,都是我的错!”小映转身走掉了。
      七、灰飞烟灭
      婚礼如期举行。我没想到萧石会来参加的。他那样神清气爽,我的目光跟着他,他并不瞅我。
      继母快步走了过去,和他说着什么!我看到他的脸变得通红,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丛霖跑了过去,伸手要打萧石。父亲拉住了我的手:“依桐,很多事本不想告诉你……”
      “萧石是你丛阿姨的大儿子。你丛阿姨在你妈妈之前就和我很相爱,可是那时门弟观念森严,我娶了你妈妈。她嫁给了丛霖的爸爸。后来,你妈妈生病死了,你那么小,丛阿姨就常常来照顾你。丛霖的爸爸就往死里打她,两个人因此离了婚。”
      “那萧石……”
      “他是有意报复我的,他恨我抢走了他妈妈,他和他那个造反派父亲受了很多苦……”
      我的头一时转不过弯来,萧石报复?
      我冲过去,一把抓住萧石:“告诉我,一切都是你设的局?你想报复谁?”
      丛霖一把抱住我:“依桐,别理这个疯子,他是疯子……”
      “萧石,我让你说,我倒要看看你的心肠有多么狠毒……”我声嘶力竭地大喊。
      萧石转身离去。
      我回头对丛霖说:“婚礼结束了!我们都自由了!”
      曾小映说错了,我的命一点也不比她强。
      原来爱情不过是传说里的一场男欢女爱。尘世里的我,终究做了一枚棋子。

      本文标题:传说里的一场男欢女爱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5066.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