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回家

  • 作者: 心的守望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20-04-04
  • 被阅读
  • 南沟村,地偏人少。村中间有一棵千年古树,古树树干已裂,为了保护古树,现在已经用钢筋箍起,故称铁箍树。
       铁箍树下有一人家,姓李。儿子李苟言十三岁那年,父亲因一场车祸走了。
       失去父亲的李苟言正上初二。
       要上学的李苟言失去了经济来源,李苟言就给母亲说,他不上学啦!
       这时,有一云游道人从铁箍树下经过,看了看树,看了看李家,就对李苟言母亲说:“带孩子离开这儿吧!”
       李母想,家在这儿,根在这,孩子还要上学里。就说:“不成!”
       道士摇摇头就走啦。
       李母对李苟言说:“儿子,你上你的学,其他事有妈哩。
       李苟言也就不再说不上学了。
       李母白天下地干活,晚上熬眼要做揽下的缝缝补补的活。
       李苟言每次半夜醒来,看到的是母亲在昏暗的灯光下拉鞋底的背影。他暗暗发誓: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时间长了,母亲背驼了,头发白了,村上人多次劝李苟言母亲干活悠着点,要不再找个人家,帮衬帮衬。李母总是笑着说:“没事,我钢着哩!”
      
       一晃五年过去了,李苟言没有让母亲失望,背上母亲的牵挂进了大学。
       李苟言:终于摆脱了这穷困的环境。
       如今,李苟言在县城奋斗了十年,终于成了李局长。
       成了李局长,李苟言就成了大忙人了。
       成大忙人的李苟言就很少回老家啦。
       老家的母亲见李局一面也难啦。
       李母一生通情达理,知道自己的儿子吃公家饭,就要为公家着想,忙点事应该的。
       李局不回去,李母总是对乡亲们说:孩子干公家事,忙!
       李苟言也知道,母亲从小把他一把屎一把尿把他拉扯大不容易,李局也不是忘记亲情之人。
       李局多次请母亲进城住,母亲不习惯。
       李局也多次给母亲钱,让要啥买啥,母亲说不缺钱。
       李局还为母亲请了保姆,被母亲拒绝啦。
       李局就不停的让人带东西给母亲,来孝敬她。
       乡亲们说李局懂事。
       李局还是很少回去,李局很忙!
      
       “狗蛋,这星期能回来不?”
       “妈,啥事?”
       “没事,就是想看看你,看看我儿媳妇和我孙女。”
       “没事就算啦,我忙,周末还有一个会。”
       “奥!那你不能误了公家事,你忙吧。”
       李局放下电话。
       突然,嘀铃铃,手机又想啦。
       “李局,周末恒星大酒店三零一,不见不散。”
       “好,王局,准到!”
      
       “狗蛋,这星期天把孩子带回来,我给我孙女做槐花麦饭。”
       “妈,你孙女要上辅导班,我回不去。”
       “我孙女都上辅导班啦?那不能耽搁。你们忙你们的。”
       “是啊,妈,以后一定回去。”
      
       “我娃这周能回来吗?我在地里挑了些荠荠菜,现在城里人都爱吃,你回来给你们带去。”
       “妈,我的车有其他公事,让别人开走了,你看,我一家人回去不方便。”
       李母听了有点丝丝失望,她记得李苟言上学时,即就在刚工作时,一周骑自行车要回家三四趟,看来社会在变,孩子的担子太重啦。
      
       “狗蛋,妈这段时间老做梦,睡不着觉,你能回来一趟吗?”
       “妈,我尽量回去,你等着。”
       “那妈就在门口等你们。”
       母亲笑了,自己的儿子终于抽出困闲来了。
       李母坐在门口的石头上,一等就是一天,逢人问就说,等孩子们回来,他们说今天能回家。
       李苟言局长那天的确很忙,喝了三家酒席,到第四家时天就黑啦,回家只好往后推了。
      
       “狗娃子,你妈病啦,能回来一天吗?”
       “二叔,我妈咋啦?”
       “感冒发烧。”
       “奥,我今天实在忙,有个紧急会议要开,这样吧,我叫人过去看看。”
       不一会时间,村书记赵田勾和村卫生所的赵医生来啦,马上给李母诊断开药,在回去抓药,书记赵田勾亲自熬药。
       “李局,你母亲不要紧,我叫医生给看啦,药也喝啦,你放心,没大碍。”
       赵书记作了汇报。
      
       “狗娃子,你母亲这次病的厉害躺在炕上,不吃不喝。你回来一趟吧。”
       “二叔,叫医生看了吗?”
       “看了,说这次严重,要不就要上大医院。”
       “那好,我马上回去。”
       李局一家终于回来啦。
       李局一进门,看到母亲好好地坐在炕上。
       李局有点不高兴。
       “妈,我忙的很,你怎么了?”
       本来李母知道儿子一家要回来,高兴地逢人那就说,这才坐在炕上想着给儿子一家做啥好吃的,听到儿子的话,笑着的母亲变得有点不知所措。
       李母知道孩子忙,但快半年了,见不上孩子心理慌啊。可又觉得这样骗孩子有点过分。
       李母慢慢打开柜子。
       她边拉柜门边说:“你二舅从新疆回来时,给我带的一些好吃的,我给你们放着里,我就给你们拿。”
       李局说:“妈,现在咱这儿啥东西没有?”
       “你不知道,这东西好吃地很!”
       是啊,对李母来说一辈子主要在南沟村呆着,外面来的东西肯定是好的。
       李母拿出一堆伊犁杏干,玛纳斯沙枣,吐鲁番葡萄干。
       李局一家看了没有惊喜,知道这平时吃腻啦。
       这些东西放到炕上时,大家都傻眼啦。
       一堆东西都长出了白毛毛,发霉啦。
       “我想这是远路上带回来的好东西,放下让你们回来尝尝,谁知道才放了三个月就……”
       母亲的声音越来越小,像做错事的孩子,不知所措。
       “大老远让你们回来,谁成想这些东西发霉啦,唉!”
       看着母亲满头的白发,看着母亲满脸的皱纹,看着母亲不知所措的眼神,想着母亲以前为我李苟言所受的苦,想着母亲以前为期李苟言总把好吃的留给我的事。
       李苟言眼泪流了出来。
       李局抱着母亲哭了起来。李母:“儿呀,怪我不好,没有把东西放好,以后我再不会把东西放怀啦。”
       李局摇着头说:“妈,这不怪你,是我们不好,啥东西放时间长了也会坏的。我马上给你买冰箱。”
       “妈,这些东西没有发霉。”
       李母不相信的望着儿子。这不明明坏了吗?
       “妈,是我发霉啦。”
       “你发霉?你怎么啦?儿子,快给妈说,你生病啦?”
       “妈,环境变了,我的心也变霉啦!”
       “儿呀,你胡说啥啦,你心好着啦。妈知道。”
       那天,李母很高兴。

      本文标题:回家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9776.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心的守望 文声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5篇
    • 获得积分:3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