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错爱没有结局

  • 作者: 林仑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20-02-26
  • 被阅读
  •   收到乔妮表姐发来的短信时,正是妻子临产前妊娠反应最强烈的时候。我左手拥搂着妻子,右手忙从桌上拿起手机,打开短信,屏幕上显示:周乙于昨晚自杀了!

      本来决定今天要送临产的妻子去医院的,但周乙是我从小要好的朋友,况且出了这么档子的事,于是,我左右为难起来。一旁帮忙收拾着东西的妻子的小姨看着我不知所措的样子,笑着说道:

      “你快去吧,我先陪凝儿去医院住下,不过你别耽搁得太久了,要快去快回哟。”

      我不放心地又看了看妻子,她肚子腆得老高,嘴也嘟咙得老高,样子十分滑稽,一脸的清纯女孩生气的样子,很是不高兴。

      将要做母亲了,她仍是一个女孩的模样,女孩的心理,女孩的神态。而我呢?一个三十出头的大男人,我需要的是一个真正的少妇,一个有着丰满体态,和比丰满体态更加成熟的内心的少妇。

      比如乔妮姐,她就是一个真正的少妇,一个真正成熟又善解人意的体贴女人。她丰满的身段无处不透着女性的成熟魅力,一颦一笑都展示着女性的妩媚与柔情。当然这些自不必说,我相信她也会撒娇,但我更相信她会像神灵一样给穷途末路中的男人以新生和勇气,像母亲一样给困惑的男人以慰籍和智慧;还有那田野里暖风般成熟的风韵所施展的魅力,会使告别了洪荒时代的男人重新获得力量和自信。妻子所缺少的正是这一切。而这个风韵、丰腴、端庄的少妇却是我最敬仰的女人。我不敢往深处想象这个作为我表姐的女人,那是一种罪恶,我只能以这个女人是我表姐来约束自己的思绪。

      去看周乙,这就去。

      正好逢节假日,早晨挤公共汽车的人如潮水般多。两三辆过去了,我仍没挤上车。时间过得飞快,心像沙漏一样被沙子急速地吞漏着。

      唉,现在这个社会,做个男人真不容易,一头是妻子和未出世的儿子,一头是发小时的朋友,还有那么多压力与烦恼,那么多的不如意……唉,够了,有这些就足够了,足以把一个精力旺盛的男人搞得焦头烂额。古时不是有五马分尸乱箭穿心的刑罚吗?其实真要在一瞬间被分得身心俱裂或万劫不覆,生命烟消了云散了倒也痛快。现在的这种可恼可恨的分心法比之五马分尸更是令人惨不忍睹。早晨一睁眼,一颗心就被来自四面八方的绳索勒紧,然后各方一起用力,一颗心被扯得四处崩裂,只剩几缕血淋淋的筋脉维系着。夜晚,伤口又被不断渗出又不断凝固的血糊住,伪装出一个完整的心,然后再迎接第二天的撕扯。

      脑子里正胡思乱想着,又一辆车开了过来,我奋力向前挤,终于挤上了车。

      这是一辆有人售票车。都什么年代了,这种车还在运行,也不早早淘汰掉。

      接过售票员小姐递来的车票的时候,后面的人一涌,我的手无意间碰到了漂亮的售票员小姐白嫩的手指,她狠狠地挖了我一眼,目光里蓄满了仇和恨,仿佛我强奸和玷污了她的手指头。唉唉,无辜的我啊!其实售票小姐若是思想意识十分纯洁的话,这无意间的亲密接触也不会被理解得如此邪恶。

      或许她有她的思想法则。

      记得有一本书中这么写到:男人是进攻性的,都充满了强奸意识。那么我碰到她的手指时充满了强奸意识吗?不不,我敢对天发誓,绝对没有。但我分明感觉到她的皮肤细腻柔软且很光滑,虽然是在少肉的手指部位,也觉得十分的肉感。这难道是充满了性意识的感觉吗?不不,我的心吓得颤颤兢兢,拼命地为自己辩解。

      人活着就仿佛走在一根钢丝绳上,左边是邪恶,右边是圣洁,不安分的心始终不愿傻乎乎地泡在圣洁中,也不愿越雷池半步误入淫邪之渊与恶魔为伍,于是就贼头贼脑、胆战心惊地踏上了中间这个风险莫测的钢丝绳,做了一回甘愿受罪的苦难的人。

      人类最伟大之处恐怕就是把圣洁和淫邪一刀劈开,不允许二者有丝毫的混杂。我相信,生而为人,不论做了二者之中的那种选择,他或她都会在貌似安分守己的掩盖下,向往或偷窥另一种。

      车刚过罗马花园十字时,我特意朝西南面拐角处张望。那里有一间漆成蓝绿色相间的小铁皮屋。远远望去,仿佛两种湖水在静静地流淌。这是周乙自己开的修理铺。周乙小时候得过小儿麻痹病,弄残了一条腿,长大后找不到工作,只好自谋生路。周乙每天不管刮风下雨,总是摇着轮椅穿过街巷来到这里,撑开铁皮房大嘴一样的窗口,坐在里面,开始工作。初开始修别人送来的收音机、电视、钟表,锁具、鞋子、坏伞和钢笔。后来修手机、修洗衣机、电冰箱等等。他一声不响地修啊修,一天到晚特辛苦。一天,他正忙活着,刚好有一个白净苗条又十分漂亮的女孩路过这里,刚好她鞋子的后跟断了,一步也走不了,刚好周围只有他这一个修理铺。女孩就提着鞋子单腿蹦哒到他的铁皮屋的窗口下,说师傅我的鞋坏了,你能帮我修修吗?周乙说可以没问题就接了那女孩的鞋子。

      旁边没有多余的凳子或椅子,周乙便让她坐在他的轮椅上。女孩坐上轮椅,觉得这东西很好玩,刚想笑,抬眼看到周乙那条变了形的残腿,眼睫毛便如蜻蜓的翅膀般轻轻地抖了一下,便抿上了嘴。

      鞋子很快就修好了。周乙说你过来试试。女孩就单腿蹦过来,一手扶着周乙的肩膀,一手试穿鞋,好像周乙不是几分钟前还不曾认识的陌生人,而是她家的大哥哥一样。肩膀被女孩扶着,周乙的心里暖暖的,他虽然一条腿有病,可肩膀却十分厚实,给了女孩一个牢靠的依傍。女孩薄薄的手掌透过他的衣衫传递着一种陌生而又十分温馨的气息,他能想象到女孩单纯透明的心境。

      试穿好了鞋,女孩蹦蹦跳跳地跑去买来两瓶冷冻果奶。周乙从不喝冷饮之类的东西,他认为那是只属于小孩子的。女孩说每天我和我哥哥上街逛渴了都喝这个。她把两瓶都放到他的面前,眼睛告诉他快开盖吧。周乙没有见过这么美丽的一双眼,双双的眼皮底下,那两汪潭水般黑黑的眸子里,流动着无限的爱恋与柔情。他抗拒不了那眼神的期待,就替女孩和他打开了果奶。

      以后的几个礼拜,那女孩常来找他。他干活的时候,她便在一旁摆弄他的修理工具和小零件,说着她认为好玩的事情。有时,她也嘟着嘴,泪眼婆娑地向他诉说自己遇到的烦恼和委屈。但在周乙看来,她的这些烦恼和委屈统统都小得不能再小,可他仍乐意听,他觉得只要她这样纯洁善良的心灵才能感觉到这些小小的烦恼。黄昏的时候,他们常常出去散散步。林荫道上,她推着轮椅,一袭白色的连衣裙,像白衣小天使。她常常弯下腰来和他说话,长长的黑发像瀑布,滑下来垂落在他的脖颈里,痒痒的,酥酥的,弄得他他直想笑,或者在她翘翘的鼻尖上刮一下。

      我问他,你们两个这算是怎么回事,莫非她打算嫁给你?他苦笑一下,不置可否。不过,他告诉我,有一次他请她吃晚饭,在一家小饭馆里,他们都喝多了酒。柠檬色的灯光下,高脚杯里葡萄酒醉人的红色,她淡白色的夏装以及额头上、鼻尖上、下巴上一闪一闪地蕴晕着的迷人的光斑,这一切都令他和她心意绵绵。他深邃热烈的目光遥远而又迫近地凝视着她青春红润的脸颊。他情不自禁地吻了她的手指,那手指十分可爱,薄薄的指甲呈粉红色,手指白嫩的皮肤下,看得见清淡蓝色的筋脉。他久久不愿放开那双手,把那双小手合在自己温厚的大手掌中,呢喃着不知说了些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她哭了,那被泪水蒙罩的目光娴静而又幸福。他恐慌了,他像被那目光蜇了一下,猛地甩开了那双手。自卑感像电流一样顷刻击穿了他的心,他明白自己不可能给她一个好的结果。他自责不该把她带入那种境界,把一个如此单纯完美的少女带入无望的期待中,那是一种罪过。

      后来呢?我问他。

      后来?他反问我,你认为我们还应该有后来?

      说完,他的眼睛里露出了凄清的平淡。我听完这件事,什么也没再说,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绕过他,从桌上拿过烟递给他一支。我心里暗想:这家伙,在这条充满险恶的钢丝绳上平衡得这么好,走得这么稳,只能算是半个人,他的另一半已经成神了!要是我,早他妈的坠入爱河给淹死了!

      现在,阳光依旧灿烂地照耀着这个世界,街道上依旧车水马龙。那蓝绿湖水静静流淌的铁皮屋却紧闭着窗口,仿佛一个修成正果的仙人,闭着双眼,心里深藏不露着对这个世界不可泄露的天机。(未完待续)

      本文标题:错爱没有结局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960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林仑 林仑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328篇
    • 获得积分:131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