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烟火烧

  • 作者: 荷塘青青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9-11
  • 被阅读
  •   紫茹意兴阑珊地对着镜子,慢条斯理的卸妆,镜子里映照的是一张素颜脸,这张精致的脸让多少男人为之疯狂。混迹于模特行业三载有余,当初的那份豪言壮志,在这些年的爬摸滚打中,早已磨得销声匿迹了。成功有时候靠的是勤奋,但更多的时候,离不开机遇。紫茹虽然长得漂亮,被人称为模特界的“小林志玲”,可是她目前的事业像她的性子,不蔓不枝,不算太红,也算是小有名气。刚登台的时候,有许多男人冲着她的美貌殷勤鲜花,甚至有人许诺给她房子和车子。紫茹对这些诱惑,冷冷地拒之门外。她的清高,让那些男人的面子挂不住了;不就是有一张漂亮的面孔吗?有什么拽的。爷不捧你,看你能得瑟什么。这年头街上找三条腿的赖蛤蟆或许找不着,美女如云,伸手一大把抓。久而久之,就没有人愿意去捧她的场子。雪藏的模特怎么能大红大紫呢。紫茹像中了邪似地,她洁身自好,守身如玉,期待着在一个不早也不晚的时刻,遇到一个心仪的男人,谈一场盛大的爱情。可是,娱乐圈原本就是一场戏,有多少人的感情是真诚的呢?望穿秋水,她也没看到自己的真命天子牵着红线来缠绕她的今生。紫茹微微地叹口气,20岁的她过早地领略了世事的沧桑。今晚的模特走秀是她模特生涯中的最后一次了,从此,她要淡出明星耀眼的光环,过着一个平常女人朝九晚六的生活。

      一家娱乐杂志社里,紫茹忙得热火朝天。她的上司肖露是一个老处女,脾气乖戾,动辄就冲着紫茹大吼大叫。肖露是个工作狂,她的工作严谨,只要投入到工作的状态中,她就像上了发条的闹钟,不知道停止下来。起初,紫茹在背地里经常暗自委屈地流泪。渐渐地,她不仅习惯了肖露的性格,心里对她还充满了钦佩。一个女人,没有依靠外力,在这个竞争激烈的时代,能够撑起自己的一片天空,实属不易。紫茹的安静和做事的认真的态度,肖露一一看在心里。她原以为这个小模特会受不了自己的怪脾气,一走了之。没想到,她居然能忍受下来。她的心里开始喜欢上这个安静的女孩。这天杂志社没什么大事,肖露收拾好自己包,朝着隔壁的社长助理室喊了一句:待会去吃饭吧,我先去开车,你到楼下等我。紫茹正在整理资料,她愕然地望着上司的身影发愣。刚刚肖总是在和自己说话吗?

      肖露把紫茹带到夜宵摊,这个确实令紫茹多少有些意外。紫茹看着夜市里每一个脸上挂满笑容的路人,她的思绪如云一样飘渺而不定。“坐,紫茹,你没来过吧。对了,像你们这样的明星,又怎么会来这样烟火重的地方呢?”肖露脸上带着一丝讥讽,挖苦紫茹。紫茹淡淡地笑了;“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来过这样的地方呢。或许你不知道,我小时候经常来这里看明星。那个时候,这里比现在还热闹,离这里不远的电影拍摄城,经常有下工的明星到这吃夜宵。”紫茹嘴角扬起了微笑;“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才梦想着踏入娱乐圈的。”肖露好奇地问:“那你怎么来了我的公司,你天生丽质,魔鬼身材,不做模特,浪费了自然资源。”紫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白开水:“有些东西看得太透了,你就不觉得它的好了。”肖露惘惘地一笑:“是啊,就像爱情。看得太明白了,反而索然无味了。”肖露招手:老板娘,来一瓶烟火烧。“烟火烧”多么教人心动的名字!肖露摇着酒杯,杯子里的酒殷红得像胭脂。“酒是老板娘自家酿造的,虽然有些低劣,但是我喜欢这种味道,入嘴烈性,过后余味绕舌尖。喝了让人上瘾,你试试。”紫茹轻轻地抿了一口,酒果真烈,有些呛人,但真的是余香绵绵。夜色如水,下班的人们如潮纷沓而至。老板娘从屋里搬出电视,大家簇拥在月下,喝着小酒聊着天。晚风阵阵吹来了熏人的花香,紫茹随意地看了一眼电视,这一眼,看得她惊了魂。“本台报道,息影十年之久的偶像演员陈丹青重返荧屏…… 。 ” 紫茹看到了她夜里梦里都想着男人,他一如从前,还是那般的儒雅,帅气逼人。岁月没有过多地在他的身上留下烙印,只是更多了一些稳重和成熟。

      九岁的紫茹是什么时候学坏的。

      从第一次在荧幕上看到陈丹青,她就泥足深陷,像五月的稻田,水洇了田埂,全部塌陷于水灾之中。得知陈丹青要到影视城拍戏,紫茹偷偷地拿了母亲抽屉的钱,一人跑到了拍摄场地等着陈丹青。连着三天,紫茹守在场子外,工作人员根本不让她靠近片场。想着见不到陈丹青,紫茹伤心地坐在地上小声地哭泣。工作人员过来劝阻她,她越哭越难过,由抽噎变成了无所顾忌的嚎哭。哭声惊动了导演组,他们围住了紫茹,七嘴八舌地安抚她。这时,陈丹青来了,有人就朝着他大喊了一句:JIJI ,你的粉丝见不到你在伤心落泪呢。陈丹青回转身,紫茹捂住脸,羞涩地停止了哭,她从手指缝中窥见到了她日思夜想的偶像。陈丹青走到紫茹的身边,蹲下身子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不回家呀。”紫茹心里有千言万语全部梗在喉间。她语无伦次地说:“我是刘……紫……茹,我见到了你就……回家。”陈丹青笑了,他吩咐经纪人把车子开过来。陈丹青牵着紫茹的手,他要带她去吃夜宵,然后送她回家。

      夜宵摊上,陈丹青娴熟地剥了一个虾放进紫茹的碗里,紫茹感动地望着陈丹青。陈丹青用嘴撮了撮手上的虾味,笑嘻嘻地说:“丫头,你长大了绝对是个小美人。我若是那时不娶,你不嫁,我就迎你做我的小新娘。”“是真的吗?”紫茹像一个弹簧似地跳起来,她伸出小指:“你和我拉钩。”陈丹青稚气地和紫茹勾手:“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陈丹青摸着紫茹的头:丫头,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学习,等你长大了,我就来找你,我可不想找一个没文化的女孩做新娘。“嗯,我会好好学习。”紫茹狠狠地点了一下头。

      如花美眷,似水年华。

      往事不堪回首,但是那份承诺,在紫茹的心里发了芽,开了花,扎下了牢牢的根。

      紫茹推开肖露的门,肖露神色凝重:“你真的决定了吗?那不过是一个玩笑话,你不必当真的。”紫茹低头:“他说过,他未娶,我未嫁,我就是他的新娘。我等了他十年,现在该是我去找他的时候了。”“好吧,你的辞职信暂时我收着,不管你什么时候想回来,我的办公室大门都为你敞开着。”

      紫茹在网上疯狂地搜索着一切有关陈丹青的讯息。当年他服兵役,离开了荧屏。继而他失恋,他学着骆驼躲避在黑暗里疗伤,这一走就是十年。

      她加入了陈丹青粉丝队伍中,从他的粉丝迷里打听所有有关他的信息。

      紫茹和陈丹青的粉丝一起站在大厅门外。今天他会在这个大厅出席某一个公益活动。

      雨霏霏地下着。紫茹目不转睛地盯着出场口。想着终于能再次面对面地见到心中的他,她心潮澎湃,雨水淋湿了她的刘海,一绺一绺。人群中不知谁激动地喊了一声:JIJI,我们爱你。人潮顿时沸腾起来。大家争相恐后地冲向前去。紫茹奋力扒开人群,可是人山人海,她根本就无法靠近陈丹青。她被挤在地上,左脚让人踩了一下,红肿红肿的,这一刻,她的心中充满了无助,她如小时候一样,嘶声裂肺地大哭。只是,她的哭声淹没在人海中,没有人注意她的悲伤。

      这次紫茹吸取了前几次的经验,她溜进了现场做了电台的后勤人员。主持人紧张地彩排着,准备做陈丹青的访谈。紫茹抱着盒饭跑进现场,导演大声地呵斥:那个谁,禁止进场,今晚节目没做完,不许开饭。紫茹唯唯若若地退出演播室。她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偷偷地注视着演播室的一切。主持人含笑问陈丹青:传闻你一直没有女朋友,这个是真的吗?陈丹青对着镜头,狡黠地笑着说:漂亮女孩子不喜欢我这个半老头,我在等着我梦里的新娘。全场人都哗然笑了。紫茹怦然心动,眼眶微微地湿润了。“你站在这里做什么,不要混了吗?”保安轰走紫茹。紫茹无奈地离去。

      三年过去了,紫茹还是没有找到机会表白,有时,她也想到了放弃,只是在放弃的同时,她觉得自己生不如死。情不知所起,寂寞得一往情深。寂寞如雪,吞噬着她的每一寸肌肤,紫茹快支撑不下去了。

      “紫茹,下个月陈丹青作为嘉宾参加某一个车模展会。主办方是我的朋友,我已经替你报名模特队。”肖露的电话不啻于春雷,紫茹的心泛起了无数的涟漪。成与不成就在这一次,若是这次再不能表白,我就从此死心,一人独守终身。

      紫茹穿着一身大红的旗袍,走着熟悉的台步,她的眼神至始至终都望着嘉宾席上的陈丹青。人群一阵惊艳,陈丹青目不斜视,看也没看紫茹一眼。紫茹的心都要碎了。她踩着摇摇晃晃的步伐,像是喝醉似地离开舞台。她躲在帷幕后面,注视着他的一切动向。陈丹青悄悄地起身,他不喜欢这样热闹的场合,喧哗的气息,教人呼吸不畅。他遣走了工作人员,一人上了天台。身后一阵细碎的脚步声,陈丹青蓦然转身,紫茹与他近距离地对视,她的心犹如藏了一只小鹿,砰砰直跳。许久,紫茹深呼吸:你还记得十年前有一个小女孩和你勾手,你说要娶她做新娘。紫茹说完,她再也控制不了自己,委屈的泪水似花雨飘落。陈丹青脑子里一片茫然,他定定地望着这个漂亮的女孩,似乎所有的记忆都一起浮上来了。“你知道吗?为了见你一面,这三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紫茹向陈丹青诉说着这几年的艰辛。陈丹青震撼了,世上居然有这样的痴情女子,他疼惜地拥她入怀。

      陈丹青把紫茹带回家赴宴。这是一场鸿门宴。陈丹青是个单亲家庭,父亲是一个普通的工人,耐不住清苦的母亲跟别人跑了,父亲含辛茹苦一手拉扯了陈丹青。陈丹青是个孝顺的儿子,他感念父亲一生的困苦,父亲的话,他言听计从。

      陈父看到了儿子带回来的女孩,第一印象就是觉得女孩太年轻貌美了,这两个都是致命的,他不想儿子重蹈覆辙,他的眼光如炬,冷冷地射向紫茹。紫茹如坐针毡,忐忑不安。

      陈丹青被父亲叫进了卧室,陈父语重心长地说:丹青,这个女孩子比你小十多岁,她不会与你白头到头的。别耽误人家,去和人家好好地说。父亲疲乏地挥了挥手。父亲的话不容置疑,陈丹青默然退出房间。

      陈丹青逃似地离开颁奖现场,车子行驶在一个无人之处,他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他掏出手机,给紫茹发信息;紫茹,没有你的日子,我真的很难过,百花奖与我无缘,又一次擦肩而过。是不是大家不喜欢我了,我不适合演戏了。

      发完信息,陈丹青恶劣的心情有了好转。这些日子,他昏天混地地过着,如同行尸走肉,此刻他才恍然大悟,他是多么的爱紫茹。紫茹在他的心里是一道不忍割舍的记忆。可是,紫茹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世界里,再也找不到这个与他息息相关的女孩。她搬家了,打她的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中。然而他习惯了在烦恼之时,与她倾诉。

      电话铃骤然响起:丹青,我从没有离开过你。我就在你的车后。

      丹青打开车门,他看到紫茹清瘦得不成形,他再也忍不住,紧紧地抱住了她,生怕一松手,她就会像空气一样消失。“紫茹,我们不要再折磨自己了,我不会再让你走。”“你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紫茹在心里默默地念道。

      夜宵摊上,紫茹往陈丹青的杯子中倒入烟火烧,含情脉脉地看着陈丹青:烟火烧,衣带渐宽也不悔。

      本文标题:烟火烧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8981.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荷塘青青 荷塘青青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57篇
    • 获得积分:34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