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爱你,与你无关

  • 作者: 荷塘青青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9-11
  • 被阅读
  •   李小朦从两米高的窗台跳跃到地上,轻盈得如同一片树叶飘落。她得意地捡起地上的包,拍拍包上的灰尘,不屑地望着自家的窗台:许敏君,你太小瞧你女儿了。

      李小朦蹑手蹑脚地沿着墙角一步步地挪动。她转过小区,长吁一口气。“李小朦同学,你又准备逃跑去哪里?”蓦然身后传来母亲许敏君的声音。一个条件发射,她转身就跑。许敏君指着女儿的身影破锣般地咆哮:李小朦,你今天出了这个大门,从此,我们母女情断义绝。你不要再回来了。

      李小朦狠狠地踢掉脚下一块小石子,小石头骨碌碌地滚下路旁的水沟。“不回家就不回家,你许敏君能吓唬到谁。” 二十三岁的李小朦,一米六二的个子发育良好,皮肤白皙,身材偏瘦,容貌秀丽。风华正茂的她,浑身上下洋溢着一种动人的青春气息。

      母亲许敏君原想趁明天周末,让女儿去相亲,她托关系走人情,好不容易给女儿找了一个条件挺不错的男孩。据介绍人说,男孩的家世好,自己去年考上的公务员。而自己的女儿师大毕业,进了市教育局工作。两人也算是相配的。可惜她那不长进的女儿并不领情。昨晚母女俩为此还 爆发了一场不大不小的战争。

      “朦啊,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李小朦一听母亲这黏糊的话,就知道没好事。 她头也不抬地盯着电视,冷冷地说:什么事呀?许敏君走过去,用遥控器关了电视,陪着笑脸说:“你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我们单位的谢阿姨给你介绍了他们院子里的一个男孩,听说挺不错,你去见见吧。 ”李小 朦想都没想,就毅然决然地说:不去,我的事你以后少管。

      许敏君沉下脸:不去也得去,你得体谅我做母亲的心。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啊。自从你父亲去世,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带大,容易吗?

      “说了不去就不去,谁找的人谁去。”

      “你再说一句不去,看我怎么收拾你的。”

      “许敏君同志,你想谋杀亲生女儿吗?”

      “李小朦,你想活活气死我呀。我警告你,你不去相亲也行,但是不许和陈言庆再纠缠。”

      “妈,你说什么,我的事不关陈言庆。你别老是扯上他。”

      “你个死妮子,你还嘴硬,你以为你那点心事,我当妈的还看不出来。”

      “看出来了又能怎样?我就是喜欢他。”

      ”好,你敢喜欢他,我就敢把你锁在屋里。从此以后,哪里都不许去。我星期一就和你们单位领导请假说你病了。“

      许敏君素来都是说一不二的,她把女儿推进里屋,啪的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李小朦老老实实地被关两天,不叫也不闹。她躲在房间里静静地看书。

      星期一早上,许敏君下楼出门买早点。结果,人算不如天算,等她回到家,发现女儿跳窗逃跑了。许敏君非常恼火,她觉得必须自己亲自出马找陈言庆谈谈这事。

      “小陈啊,今天阿姨把你叫到这里来,是有几句话想交代你。你看哈,你家在农村,先不要说你家能不能在城里买得起房子的事。就说你,家里一根独苗,你父母种田下地的培养你也不易。你结婚后要接你父母来城里吧,我家的朦自小娇生惯养的,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哪里懂得侍候人呢。”

      “阿姨,我和小朦是真心相爱的。我们两个在大学就有了真挚的感情。至于房子,只要我们努力赚钱,五年买不起就十年,十年不行就十五年,总会有房子的。我的父母我会侍候他们的,以后我还会像对待自己妈妈一样侍候你养老。阿姨,我会给小朦幸福的,只要你答应我们俩的婚事。”

      “你是榆木脑袋呀,我说的话你不明白吗?我是不会把女儿嫁给你的,你死了这条心吧。”许敏君气咻咻地走了。

      陈言庆杵在那里,难道家庭的出生是自己的错吗?真心相爱也是一个错吗?

      李小朦微笑着走进办公室,她打开自己的抽屉,里面放着几块面包,一个鸡蛋和一杯鲜奶。李小朦不用猜都知道是陈言庆给她精心准备的。从大学以来,他就一直这样悉心地照顾她。她称这个是爱情投资,陈言庆闻之不禁大笑。一边咯吱着她的腋窝,一边揶揄她:”你这只绩优股,我就愿意用一生来投资。“想到此,小朦心里的幸福像三月的河水漫过了河堤。“李小朦,你又迟到了。”同办公室的小雨怀里抱着一摞资料走进来。小朦喝着牛奶,叹口气:“我家的老太婆想扣押我在家,我这还是历经九死一生逃出来的。”小雨忍不住咯咯笑:“一定又是为了你的恋爱吧。要我说,你妈妈做的那是对你终身负责。你想啊,现在女孩追的哪个不是高富帅?小陈确实达到了高帅,可最关键的富,他一点都没沾上。贫贱夫妻百事哀,这个道理等你明白了也就晚了。”小朦伸出舌头舔了舔上唇的牛奶:“照你这么说,爱情的基础应该建立在经济上,而不是纯粹的精神感情。这样的爱情,我宁缺毋滥。”小雨整理着桌子上的资料:“我们的情痴,主任让你去办公室登记支教的名单。”“哦,都有哪些地方可去?”“具体的我不清楚,好像小陈的老家是重点对象。”

      下班后,陈言庆刚刚忙完办公室的财务报表,李小朦挽着一个手提包,眼含情笑着敲他办公室门:陈大忙人,下班了,肚子要吃饭了。“陈言庆理好材料,心里开出了一朵幸福的花朵:马上就走。

      两人吃完晚饭,手牵着手闲荡在街上。“小朦,你妈妈今天找我谈话。”陈言庆欲言又止。李小朦紧张地接住话头:“我妈妈说什么都不代表我的想法。庆,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无关他人。”陈言庆握紧李小朦的手:至死不渝。李小朦躲在陈言庆的怀里:生死相许。

      陈言庆板过小朦的肩膀,面对面地认真说:过几天放假,你跟我回趟老家吧。我的父母一直都想见你这个准媳妇。

      李小朦羞涩地低着眉:他们会喜欢我吗?

      陈言庆哈哈大笑:你这个丑八怪,谁会喜欢你?

      李小朦追着陈言庆:你敢说我丑,看我怎么收拾你。

      虽然有心理准备,可是当李小朦踏上陈言庆的老家,她还是被震撼了。茫茫一片的黄沙,到处是不长草的石头疙瘩。从县城坐车出来,继而换上了驴车。开始,李小朦兴奋地说个不停。后来,灰尘呛进了她的喉咙间,如鱼刺梗在其中,她的泪水硬是在眼眶打转,不敢落下来。驴车四下颠簸,把胃整得翻江倒海,李小朦死的心都有了。她瘫到在陈言庆的身上,想象着自己此时灰头土脸的样子,她就想回自己的家。

      车子到陈言庆的村子,太阳已经西坠,火红的霞光洒落村庄,照得周围通红。陈言庆提着袋子,无限怜爱地扶着小朦:再坚持一会,就到家了。

      陈家早已宰羊杀鸡,备好了丰盛的晚餐。李小朦坐在那里,看着满桌的鱼肉,一点食欲都没有。陈母摸了摸身上的围裙,用手撕下一个鸡腿,傻笑着递给李小朦。若是她没有用围裙擦手,李小朦或许也就接下了。可是她看到陈母油腻得发亮的围裙,她怎么也伸不出手接下那块鸡腿。陈母的手僵硬地抬在空中。李小朦捂住嘴:“庆,我想上洗手间。”陈母把鸡腿扔回碗里,瞪着浑浊的眼睛:“你想做啥?”那块鸡腿被陈父抓起又到了陈言庆的手里。陈言庆放下正要撕咬的鸡腿:妈,小朦想去茅房。“去茅房,我带她去。你去像什么样子。你安心吃你的。”陈母笑着拉小朦的手:闺女,你跟我走。

      李小朦犹豫着不敢上前,几块塑料雨布随意地遮挡着一件小小的茅房。“进去吧,闺女。我在外面等着。”李小朦硬着头皮走进那个所谓的茅房。骤然,“啊”的一声,传来了她惊慌失措的叫声。陈言庆和父亲跳着从屋里跑出,只见李小朦抱着肚子蹲在茅房外呕吐不止。“怎么啦?小朦。”陈言庆拍着她的后背,关切地问。李小朦指着茅房:“满地爬满了白色的虫子,恶心死了。”陈言庆皱着眉头:小朦,那是蛆虫,城里人还吃那玩意,说富含高蛋白。李小朦用手掐着陈言庆:不要再说了,恶心。在碰到陈言庆手的一刹那,她突然想起陈言庆的手方才还抓过油腻的鸡腿。

      自打从陈言庆老家回来,李小朦就一直请假在家养病。才到家门口,她就晕倒在母亲的怀中,许敏君心疼了半天。女儿不过就去了一趟乡下,怎么就像到了鬼门关。蓬头垢发,消瘦了好多。她疼惜地帮女儿打水洗漱,在女儿的身上她看见了一个个小红包,有些已经化脓,有些结了疖,许敏君泪水涟涟:朦,你是去了哪里呀,怎么回来就变成了这副摸样。李小朦虚弱地回答母亲:妈,我想吃你做的饭菜。许敏君用纸巾擦拭眼泪,连忙应着:妈这就去给你做爱吃的红烧猪蹄,你等着。

      等李小朦病好去上班,盛夏已然过去了。萧萧的秋风吹着果实成熟的香气。她裹紧风衣,这一场病让她有些弱不禁风。她踩着轻飘飘的步子走进办公室。“小朦,你终于上班了。我们大家想死你了。”小雨抱着小朦,情不自禁地落泪。李小朦松开小雨的手:“我没病死,难道要被你勒死和感动死吗。”小雨破涕为笑:“你能说笑,这证明你还是活蹦乱跳的。”李小朦拉小雨到一边,轻声问:“局里现在都经常出差吗?我病了一场,连陈言庆的影子都不见。打电话给他,他总是说被派外出。”小雨忧伤地注视李小朦:“小陈自己申请去做老师,他回到了老家。”李小朦心底泛起了一阵冷意:“要多久才能回来。”“不会再回来了,临走时,他留了一封信给你。”

      李小朦打开信封,陈言庆熟悉的字迹映入眼前:小朦,对不起,我负了你。自古孝字当先,我的父母他们极其地不喜欢你,他们已经帮我定下了一门亲事,女方是村支书的女儿,他们家许诺给我们家盖楼房。我的父母穷其一生,我希望他们在有生之年能享受我带给他们晚年幸福、安逸的生活。找一个好的男人嫁了吧,懦弱如我不值得你去爱。言庆匆匆落笔。

      李小朦眼睛直直地盯着信笺,她狠狠地撕碎信笺,破碎的纸片化作一只只蝴蝶在空中飘舞。良久,她发出一串凄惨的笑声:问世间,情为何物,情为何物?

      一别经年,十年改变了多少人的生活与梦想呢。

      李小朦听从了母亲的话,她嫁给了那个公务员,他对她是真心的好,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他们一如所有幸福的家庭,波澜不惊地辗转在自己的生活世界里。

      这天早上,李小朦送儿子上幼儿园后就急急忙忙地赶单位。一大早,就见小雨站在窗前揉眼睛。她倒了一杯热水递至小雨的手上:“家里出来了什么事,能告诉我吗?”小雨泪如雨下,她哽咽着:“小朦,去看看小陈最后一眼吧。”“哪个小陈?”问话刚刚抛出去,李小朦的心就隐隐作痛:“他怎么啦?”

      小雨紧紧地捂住手中的杯子:小朦,小陈一直和我联络,他向我打听你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十年来,他并未娶妻,他是深爱着你。可是这样一个人,命运与他开了一个玩笑。前不久他们单位体检,他被查出了肝癌晚期。

      “肝癌晚期。”李小朦惊呆了。据说这种病一般都是因内心的心事过多,郁结而成。

      李小朦提着行囊再次站在这块她曾经魂牵梦萦的土地上。改革的大潮也冲到了这个偏僻的山村,村子里有了翻天覆地地变化,当年破旧的土屋都消失了,随之而起的是鳞次栉比的高楼。村里修起了宽阔的马路,光秃秃的石头山种满了许多树木,果树。

      陈言庆穿着夹袄,坐在门前看书。四十岁不到的他苍老得像一个老翁,满头白发早生。骨瘦如柴的身子藏在夹袄里,空荡荡的。

      李小朦用梳子轻轻地梳理陈言庆的白发,她用颤抖的声音问:当年你为什么要写那封信骗我?

      陈言庆缓缓地说:小时候,家门前种了几棵梧桐树。每年春天,父亲都会提着斧头砍掉许多旁逸斜出的枝桠。砍下的枝叶扔在院子里,父亲每每看到都要心疼好一阵子。我就好奇地问父亲,既然舍不得何必砍下?父亲说,为了种下的树能成材,就必须忍痛砍掉那些影响树木生长的枝桠。而我就是妨碍你生命之树生长的枝桠,我不得不选择割舍自己。

      李小朦的心中顿时涌现了很多芬芳,这芬芳向四周溢去,整个空间都弥漫着青春和爱情的味道,细细密密地包围着她。

      本文标题:爱你,与你无关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897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荷塘青青 荷塘青青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57篇
    • 获得积分:34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