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学以致用

  • 作者: 陈华清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9-07
  • 被阅读
  •   “这次企业家高级研修班你可不要再当逃兵了。”钟市长拍着穆仁的肩膀说。

      “市长,我是想出去学习,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几百号人跟我吃饭啊!”穆仁又想像以前一样打哈哈,敷衍了事。去了就能提高经济效益?不见得。我初中还没毕业,还不照样把家庭小作坊搞成几百号人的大厂?穆仁自有他的理论。

      “这次在北京大学办的高级研修班,市委非常重视,由我亲自带队。我第一个就点你名。”钟市长盯着他的眼睛不放,穆仁只好点头称好。

      “学习结束,每个人都要结合当前形势、自己单位实际情况,给我写份汇报。写不好的都要重修,否则年度考核不及格,以后别想从市里要什么优惠政策!”

      北京之行,穆仁对“社会人”“自然人”之类的理论颇感新奇。马斯洛的层次分析法,他最感兴趣。

      “我只知道有生理需要、安全需要,原来还有什么社交需要、尊重需要和成就需要。这需要还有层次。”当了这么多年厂长,穆仁只知道抓生产,搞促销,对人的管理关注不多。

      回来后,穆仁马上叫来人事科长,调来全厂员工花名册,他要进行一项改革,对员工进行分类,把刚学到的理论知识应用到实践中去。钟市长不是要汇报心得么?这个改革就是最好的汇报了。想到这些,穆仁莫名地兴奋起来。

      “要不要先来个调查再分?”科长问。

      “真是脱裤放屁,多此一举!”穆仁不高兴了。

      科长不敢多嘴了,再多嘴恐怕他要叫别人为人事科长了。

      穆仁对着花名册看了半天,里面的人他只是认识一小部分。但总不能等自己全部认识了才分类吧?速度速度,改革需要的是速度,不是婆婆妈妈。

      先给认识的人分类。

      李强是穆仁穿开档裤时的伙计,大学一毕业就跟他到现在。人老实,技术顶呱呱,就是有点怪,老婆死了多年,也不再娶一个,厂里不知有多少妹子明里打俏,暗里送秋波,他就是不上心。四十岁的男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对女人这样冷漠,肯定是生理有问题。于是,他大笔一挥就把李强划到“生理需要”这一类。

      马细是小舅子。一提起他,穆仁就一肚子火。这家伙三十多岁了,整天吊儿郎当,最大的爱好就是搞女人,落得个“种马”的花名。厂里女多男少,他大婚不结,小婚不断,夜夜当新郎,快活似神仙,还美其名是“扶贫”。

      “姐夫,这些女人长年远离老公、男朋友,像干裂的田地,你不觉得可怜?我滋润她们,‘河蟹’社会,功德无量啊!我不向你要营养补助费已够意思了。”听听,什么混账话!如果不是看在老岳父份上,早就把他扫地出门了。

      这种胸无大志的风流种当然应该划到“生理需要”类。

      黄英,这个女人从十八岁跟着自己,一晃眼十年了,无名无分。把她放哪类才让她满意,让别人无话可说?穆仁直直地盯着她的名字,愣了半天。

      人员归类表张贴出来了。厂里的员工颇感新奇,纷纷涌来看,想知道自己是属于哪一类。

      李强一看,脸“唰”就变青了。心想,自己多次要求外出进修学习,穆仁就是不批准,还说什么实践出真知,现有的知识足够用了,还学那么多干嘛?外出学习简直就是浪费钱!现在好了,把我归到生理需要类。生理需要,这跟低等动物有什么区别?这不明摆着是看不起人吗?李强越想越生气,直后悔一次又一次谢绝外地厂家的高薪聘请。

      “不公平!”李海洋一看就高声嚷嚷,他的高音震得人们耳朵“嗡嗡”直响。

      “马莲刚刚分到一套新房子,原来的旧房还没有退回厂里,在外面又有几处房产,几辈子都住不完。她凭什么归到生存需要?就因为她是小姨子吗?我连一片瓦都没有,最需要解决的是生存问题,我要那个成就需要干什么?这样的分类简直是胡闹!”“嘭”地一声,他一拳打在张贴栏上。其他人也跟着起哄,吵吵闹闹,厂里成了一锅粥。

      这吵闹声也传到穆仁耳里,他没想到员工会有如此过激的反应。马斯洛他老人家的理论难道有错?这些人真是没文化!他点燃一支雪茄,叼在嘴里。

      “嘭”一声,办公室门被撞开了,一个气鼓鼓的“斗士”闯进来。他定神一看,原来是小舅子。

      “敲门会短你个鸟!”穆仁有气正没地方撒呢。

      “靠!你干的好事我还没骂你。你赔我女朋友!”小舅子一听“鸟”字更加来气。他最恨别人说什么“鸟”,什么“短”。就像阿Q最忌讳人家说“光”啊“亮” 的。

      他最近热恋一个当模特的美女,爱得直想把她吞进肚子里。马细被分到“生理需要”这事,传到她小姐妹耳里。

      “分到那个组,他的那个肯定厉害。整天那个你,还不把你那个死。听说他除此之外,别无长处。”小姐妹窃窃地笑。模特最怕那个,也瞧不起只贪恋床第之欢、胸无大志的男人。

      “这种男人简直就是丢脸!”当教授的父亲本来就不看好马细,这回更加坚决。

      马细像个泼皮赖在厂长办公室不肯走,穆仁正恼着怎么打发这个“瘟神”,门“嘭”一声,又闯进一个人——他那个母夜叉似的老婆。

      “铃铃铃!”穆仁手机铃声大作,他一看号码是黄英的,心一惊,瞄了一眼老婆,赽快拒绝收听。

      “铃铃铃!”又是一阵急促的铃声。

      “老穆啊,你的汇报怎么还不交来?只差你的了!”是钟市长。穆仁腿一软,瘫在老板椅上。

      本文标题:学以致用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8963.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陈华清 陈华清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45篇
    • 获得积分:251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