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你知不知道

  • 作者: 陈华清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9-07
  • 被阅读
  •   你知不知道,有些人明明相爱,却修不成正果;有些人并不相爱,却同枕共眠;有些人相爱,又能风雨同舟,最终达到幸福的彼岸。
     
      这是周子明对我说的。那时,我们正蜷在出租屋一张破旧的沙发上,看一部都市言情电视剧。我说:“子明,我们属于哪种呢?”他俯下头,吻着我的耳朵说,“第三种。倩倩,嫁给我,做我的新娘。”他激动得身子直发抖,滚热的气息喷了我一脸。“好啊,等你有房子了,我们就结婚。”我说。他一听这句话,马上像泄了气的皮球。我和子明从大学到工作,相恋六年,一直没有走进婚姻的殿堂。
     
      “你今年二十又六了,再不嫁就成老姑婆了!”子明说。
     
      “所以,你要努力,别让我等得花都谢了。你要在我的花期,最美的季节娶我!”我搂着他脖子说。
     
      “我一直很努力!”子明拿下我的手,转身换一个节目,“你还记得阿莲吗?”
     
      我当然记得,阿莲是子明的表姐。他不只一次地跟我讲起她。
     
      一
     
      阿莲读中学时“琼瑶热”还有余温。她本来就喜欢文学,这回更如鱼得水,整天沉浸在琼瑶小说中不能自拨,幻想有一天,有一个英俊潇洒、溫柔多情的白马王子从马上跳下来,递给她99朵鲜艳欲滴的玫瑰,一把抱她上马。
     
      《心有千千结》她读百读不厌,读一遍,泪千行。“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读得她心也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甄珍、秦祥林主演的《心有千千结》,她也看了好多遍。那个叫若尘的男子就这样偷走了她的少女之心。
     
      体育课,她打羽毛球。突然“啪”的一声响,一个排球不偏不倚正砸在她的身上。
     
      “对不起,对不起。”一个男生连忙跑过来道歉。
     
      阿莲正想骂人,看到站在她面前的男生,穿着白色运动衣,白色球鞋,好一个白衣少年!他高大矫健,阳光帅气,浑身散发着青春的魅力!她突然有触电的感觉。原来班里有这么帅的男生,怎么以前就没发现?他多么像《心有千千结》中那个若尘啊。不,他就是若尘,是我的若尘!嗅着他散发出的汗味,阿莲痴痴呆呆地想。看见那个男生也正看着她,她羞涩地地低下头。
     
      “没关系,没关系,你不是故意的。”阿莲摸着两条麻花辫子,两朵红云飞上她的脸。
     
      这个男生就是许一山。
     
      一山写得一手好文章,语文老师常拿他的作文当范文来读,这让阿莲更是爱慕不已。一山坐在第四组最后一排,矮小的阿莲坐在第一组的第一排。两人相隔太远,她不时转身向后望一山,又怕别人发现。
     
      自从暗恋一山后,每天下课铃一响,阿莲总是迫不及待地去找陈丽。陈丽是她读高一时的同桌,她们曾经红过脸,吵过架,很久都不说话。现在阿莲放下面子主动跟她和好,原因只有一个,她坐在一山的前面。
     
      “丽丽,请你看电影。诺,这是今晚的电影票。不见不散哦!”
     
      一山在低头做作业,没注意到阿莲,她趁机近距离痴痴地贪婪地盯着他看,看见他抬起头又赶快把视线移到丽丽身上。
     
      “丽丽,借你的笔记本抄抄。”
     
      情窦初开的中学生,很容易对异性产生朦朦胧胧的好感。尤其是男生,他们回到宿舍,熄灯之后,最喜欢躲在被子里,评论班里的女生哪个长得漂亮,哪个身材好看。哪个像林黛玉,哪个像东施。谁喜欢谁。
     
      阿莲的暗恋逃不过班里眼尖的男生。“许一山,周莲喜欢上你了!老实交代你对她有没有感觉?”男生在黑灯瞎火中起哄。
     
      “我喜欢陆依萍。”陆依萍是琼瑶小说《烟雨蒙蒙》的女主公,漂亮而善良,一山视她为梦中情人。
     
      “别把我跟周莲扯在一起,我不喜欢她。绿豆眼,塌鼻梁,方方的脸上撒着点点芝麻样的东西,就像我家附近那家早餐店做的芝麻饼。”他瓮声瓮气地说,十六的少年已开始变声了。
     
      “不,像火龙果。”另一个男生道。
     
      “哈哈!”男生宿舍爆发出一阵阵笑声。从此,他们在背后叫阿莲“芝麻饼”“火龙果”。
     
      “芝麻开花节节高!”
     
      “芝麻开门!芝麻开门!”
     
      调皮的男生见到阿莲就会故意这样喊,然后相视而笑。阿莲不知道他们笑的含义,有时也会跟着傻笑。
     
      “妈妈,很快高考了,我想到学校住宿,这样方便学习。”阿莲家在城里,为了在放学后也能见到一山,她提出住宿。
     
      “学校住宿条件那么差,又要交住宿费,你还是住在家里吧!”她母亲不同意。
     
      “班里有个女生刚转学,我住她的床铺就不用交钱了。”她撒了个谎。母亲听说不用交住宿费了,又见她态度坚决,只好随她了。
     
      阿莲太喜欢许一山了,她情难自禁,给他写纸条,约他在学校荷塘边的第九棵柳树下见面。那是六月的一个晚上,离高考不到一个月了。四周静谧,月光如水,莲荷盛开,柳枝轻拂。阿莲穿一条白色连衣裙,像白衣仙子。站在荷塘边,翘首盼望白马王子飘然驾到,与她一起欣赏荷塘月色。月亮出来了,月亮回去睡觉了,她的白马王子还不来。第二天早上,晨运的人见她坐在荷塘边发呆,两眼无神,头发凌乱。
     
      一山考上大学了,曾经被老师视为“种子选手”的阿莲,却名落孙山。她决心复读,成为一山的师妹。她依然悄悄读琼瑶小说,这期间她又喜欢上班里另一个男生。她这次的单相思又是以失恋收场,还搭上高考失败。
     
      阿莲还想再复读。“整个人像花痴,还读什么书!”父亲气得把家里的琼瑶小说撕烂,坚决反对她复读。
     
      “回来给我拨鹅毛!”阿莲家在城里有一间卖烧鹅的铺子,从此她天天拨鹅毛。
     
      整天拨鹅毛能拨出白马王子么?阿莲厌倦了这种摸鸡屎闻鹅腥的日子。她白天跟鸡鹅打交道,晚上捧起书本老老实实读书,终于考上一所金融专科学校,毕业后分到一间银行工作,成了白领。
     
      二
     
      “弟弟都有女朋友了,你也快三十了,别挑肥拣瘦了,快找个人嫁了!”母亲边拨鹅毛边唠叨。
     
      阿莲不是不想嫁,她是不想把自己随便嫁了。她是个有理想、有原则的人,不像有些女孩子,看见一根朽木,就当作是整个春天,匆匆忙忙地吊死在“朽木”上。就像她姐姐周芳,才二十一岁就嫁人了。周芳人长得漂亮,一笑就露出两个小酒窝,真是迷死人。她在糖厂上班,是“厂花”,厂里厂外追求她的人多得像天上的星星。看见姐姐,周莲就不由怨父母偏心,怎么生姐姐就那么用心?精雕细刻。生她就随随便便,搞得自己成这个样子。阿莲不喜欢照镜子,一照,那本来暴棚的自信心,就像霜打的茄子。幸好她是个聪明人,做事并不比别人差,工作得心应手。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做得好,哪比得上嫁得好?我嫁给你父亲三十多年了,除了挨穷、受累,生下你们三个‘化骨龙’,什么都没有。要怨就怨你娘不会嫁人,嫁给你爸爸这个又丑又穷的人。”母亲一说起自己的婚事,就是一阵数落。听外婆说,母亲年轻时非常漂亮,方圆几百里也没有哪个姑娘比得上她,上门说亲的人快要把门槛踏破了,她就是不答应。
     
      村里来了货郎佬,小个子,方方脸,尖尖嘴,罗圈腿,一张嘴能把树上的小鸟哄下来。
     
      “城里什么都有,城里的姑娘打扮得那个美啊,叫你流口水。啧啧,你这俊模样城里姑娘哪个比得上?来,给你戴朵花。瞧,你简直是天上仙女下凡了。仙女要用手绢儿擦香汗的,来,拿着。”他给她又是戴头花,又是送手绢,把阿莲的娘乐得心里开了花。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山里妹子就这样被他偷走了芳心,在一个月夜跟他私奔了。
     
      “那时年轻不懂事,错了就没回头路。”母亲嫁给父亲后,就在乡下种地,父亲继续走街串巷当货郎。她一个人既要种田地,又要顾三张嗷嗷待哺的小嘴,又当爹又当娘,苦不堪言。
     
      父亲说,当货郎又辛苦又赚不到钱,干脆不当了。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他们一家搬到城里,租间临街的民房,里面住人,外面卖烧鹅,起早摸黑勉强维持生计。等有点积蓄准备买房子,父亲一夜之间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赌光了。
     
      “我真是有眼无珠啊,嫁给你这样的人!”母亲彻底失望了,从而把重心放在三个儿女的婚事上。
     
      “阿芳,你长得漂亮,得好好利用,别浪费资源,找个好人家嫁。李伟平很喜欢你,他条件不错。”李伟平的爹是县长,周芳要是嫁给他,马上可以离开三班倒的糖厂,全县哪个单位不由她随便选?
     
      一天,阿莲从外面回来,看见客厅里坐着一个黑瘦的男青年,父亲在低头抽水烟筒,母亲的脸比暴雨来临前的乌云还黑。姐姐捂着脸哭:“你们就当没生过我。我一定要嫁他。我……我,肚子里有他的孩子了!”
     
      “滚!”父亲拿起水烟筒要打周芳,那个黑瘦男子忙过来挡住。漂亮的姐姐就这样嫁给了那个当锅炉工的黑瘦男子。
     
      母亲的梦破灭了,本来指望漂亮的周芳嫁个好人家,自己可以母凭女贵,脱离天天拨鹅毛的艰辛。可她不争气,也走自己的老路,嫁个又丑又穷的男人,让周围的人笑掉大牙。更惨的是,曾经红红火火的糖厂倒闭,他们夫妇双双下岗,只好当菜贩子,一对儿女就丢在娘家。
     
      她要把阿莲看好。阿莲虽然不漂亮,但工作单位好,是“白领”,嫁不了有钱人,最起码也得嫁个有房子的。
     
      阿莲呢,这时虽然还是喜欢像若尘那样的男子,但生活毕竟是第一位的。她扭不过母亲,相了几次亲。母亲托人介绍的男人,无非是暴发户,生意人,都是有钱的老男人。她看上眼的,人家嫌她瘦小、丑,像葡萄干;人家看上她的,她嫌人家没情调,不帅,又老。
     
      “也不拿鹅尿照照自己什么猫样,嫌这嫌那。你多大了还讲什么情调不情调?帅有什么用,帅能当饭吃啊?你看你姐姐,漂亮吧?再看你老娘,当年俊俏吧?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嫁得不好还不是受苦受累的命!”母亲把正在拨毛的鹅掷到盆里,水花溅了阿莲一身。

    本文标题:你知不知道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8961.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陈华清 陈华清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45篇
  • 获得积分:251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