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走出去的新年

  • 作者: 陈华清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9-07
  • 被阅读
  •   1、新年走亲戚

      雷州半岛的风俗习惯,年初一呆在家里,不能去走亲戚,从年初二开始,人们提着大袋小袋去给亲戚朋友拜年。美娘想培养儿子跟人交往的能力,常常提出带他去哪里玩,拜访哪个亲朋戚友。夏多吉肯出去旅游,可走亲戚,他就是不肯,连奶奶家也不想去。别人来家里探访,他有时也不肯出来见人。

      年初二,美娘像往年一样带夏多吉回娘家,给父母拜年。外公外婆很疼爱这个外孙,给他封了两个大红包(压岁钱)。

      不知是对自己把芳姑姑的皮草弄脏感到惭愧,还是对她讲的北坡游鱼故事感兴趣,从外公家回来,夏多吉突然提出去北坡芳姑姑家。美娘没有半点犹豫,立马答应。她非常高兴儿子主动提出走亲戚。

      韩晓芳是夏多吉爸爸的表妹。对亲戚关系,夏多吉老搞不清。这也难怪,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没有兄弟姐妹,除了孤独、没有玩伴,对称呼也没有直接的感受。

      美娘向他解释:“芳姑姑的妈妈是你爷爷的堂妹,他们是同一辈的。芳姑姑是你爸爸的表妹,他们是同一辈的。”

      什么堂妹、表妹的,夏多吉被这些关系搞糊涂了。

      奇爸在一旁说:“芳姑姑的妈妈,你叫姑婆;她的爸爸,你叫他丈公。明白没有?”

      年初三早上,夏多吉随爸爸妈妈去北坡给姑婆拜年。从遂城到北坡不远,也只是几十公里,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到了。

      北坡家家户户门口贴着红对联,张灯结彩,到处都是喜气洋洋,年味很浓。

      芳姑姑早已在自家大门口等夏多吉一家了。她穿一件红衣的大衣,跟门口贴的对联一样红彤彤的。

      她的家在北坡老圩尾,有一幢三层高的小楼。楼下有一个大院子,用红砖砌墙围成。院子里左右两边各种一棵树,一棵是龙眼树,另一棵是黄皮果树。

      姑婆一见夏多吉就伸出皱巴巴的手,拉着他的手,抚摸着,张着没牙、漏风的嘴说:“侬仔哦,长这么大了,高过姑婆啦,快跟高过你爸啦。”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红包袋给夏多吉,“姑婆给你的压岁钱,拿着。侬仔哦,你一年从头到尾,平平安安。”

      “谢谢姑婆!”夏多吉拿过压岁钱,放进口袋里。

      美娘也礼尚往来封红包给姑婆的孙子孙女。韩南南是姑婆的孙子,跟夏多吉同年,大他六个月,比不上夏多吉高大,但说话、做事比他老成持重。

      韩南南拉着夏多吉说:“我先带你出去老圩逛逛,放放鞭炮,等会我要回来和爷爷做鱼灯。走吧。”

      老圩不是很大,他们很快逛完,回家了。

      回到家,夏多吉看到芳姑姑家又来了一些亲戚,院子中、屋里都是人。七姑八姨见了面,高高兴兴地打招呼,磕着红瓜子,聊着家常。穿红着绿的小孩子跑来跑去,你追我赶,好热闹。

      芳姑姑和南南的妈妈在厨房忙着杀鸡宰鸭,准备招待亲戚朋友。

      南南的爷爷、南南的爸爸,在一楼的一间大房正准备做鱼灯的材料,有竹片、纸、颜料、灯泡等。

      夏多吉早就听芳姑姑讲过鱼灯了,好奇着呢。他看见南南过去帮忙,也走过去看。

      南南和爷爷一样很熟练地用刀削薄竹片。削好的竹篾,一条条,淡黄色,又薄又柔软。没多久,削好的竹篾就有一大捆了。

      南南的爷爷,夏多吉叫他丈公。

      丈公开始绑扎鱼灯,美娘叫夏多吉跟他学。丈公七十岁了,头发全白,脸上的皱纹纵横交错,像皲裂的田。但是,他看起来很有精神。

      美娘问:“姑丈,您编织绑扎鱼灯多久了?老圩什么时候开始游鱼?”其实她对老圩鱼灯的历史多多少少有些了解,不过是想从这个老艺人那里了解更多些。

      “我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开始跟我爷爷学制作鱼灯了。什么开始游鱼?”丈公停下手里的活,用手指掐数一下说,“清朝开始,几百年啰。”

      老圩是沿海坡地,海水太咸不能直接饮用。老天爷不开眼的时候,一年到头不下雨,旱死猪狗,旱死庄稼。清朝康熙年间,又遇上大旱,连续多日不下雨,老百姓哪个不急啊?正想离开这旱死人的地方时,老天爷良心发现,觉得老圩老百姓太苦,流下同情的眼泪。这泪水变成雨水,越来越多,浸泡了老圩所有的地方。干裂的旱地喝饱了水,快渴死的鱼儿也鼓鼓胀胀的。它们欢喜啊,到处游。小孩子看见,三五成群的鱼中,有一条很漂亮的大鲤鱼,他们很高兴,叫嚷着去抓。大鲤鱼像故意逗他们,眼看要被他们抓住了,又嗖一声滑掉了。小孩子又去追。一个慈祥的老人家说,这些鱼是水神,是它们带雨水给我们的,不要抓!

      这些鱼好像听懂老人家的话,不再逃跑了,就在小孩子的脚下游来游去,不时用嘴碰碰他们。他们用手摸鱼,鱼不怕,调皮的孩子干脆抱着鱼在水里游,引得大人哈哈大声。嬉水声、欢笑声,好一幅人鱼共舞同欢庆的热闹画面!

      有了水,就有希望,这一年老圩大丰收。老圩人说,是鲤鱼带来的福气。此后,每年正月元宵节晚上,老圩家家户户都举着自家制作的鱼灯上街“游鱼”。一是纪念给他们带来好运的鲤鱼;二是祈求年年雨水充足,丰衣足食,年年有鱼(余),鱼带水,水引鱼。

      这个故事,芳姑姑跟他讲过了,现在听丈公再讲,夏多吉觉得更有味道。

      2、被人需要是幸福的

      丈公和南南坐在凳子上,用削好的薄薄的竹篾绑扎鱼灯外形,夏多吉搬了一张凳子坐在他们旁边,看他们怎么绑扎。又长又薄的竹篾像身材修长的美少女,在他们手里快活地舞动。

      夏多吉拿起一条竹篾想跟他们学绑扎鱼灯,韩爷爷见了,忙叫他放下说:“你没扎过,很容易扎伤手,先看我们怎么绑扎,好不好?”

      美娘怕儿子不高兴,忙打圆场:“丈公讲得对,你先看一遍他们怎么制作,再跟丈公学。”

      夏多吉小心翼翼地放下竹篾,还真怕被扎伤白白嫩嫩的手。

      很快,丈公绑扎好一个鱼灯模型了,是一条大鲤鱼。他说:“老圩最早的游鱼就是鲤鱼,后来才增加其他鱼类。”接着,他继续绑扎。这回不是大鲍鱼,而是大龙虾。南南绑扎的是石斑鱼、马鲛鱼等。

      丈公还绑扎了两只可爱的“小鸡”:“好不好看?今年是鸡年,送给你和南南的。”

      “好看,谢谢丈公。” 夏多吉拿起丈公送给他的“小鸡”,问他还要做什么。

      没等丈公回答,南南抢先说:“下一步,要在扎好的游鱼外面用纸糊,在纸上绘画。”

      夏多吉一听要绘画,很是兴奋:“让我来画画,让我来画画!”

      丈公似乎不太相信:“侬仔哦,这不是在图画本上乱涂乱抹啊!”

      站在旁边的美娘怕伤了儿子的自尊心,赶快帮腔道:“姑丈,吉吉真的会画,而且画得不错呢。他的同学,还有同学的家长都夸他是天才小画家呢。让他画吧!”

      丈公是老圩出了名的鱼灯制作能手,有点固执,也有点爱面子,他怕夏多吉把他的鱼灯画得难看,拿到老圩去游鱼,让人笑话,砸他多年的金字招牌。这么多年,他的鱼灯年年被夸奖呢。

      见夏多吉有点委屈的样子,丈公说:“南南,去拿你的图画本来,让吉吉画画给我看看。”

      南南把图画本和画笔拿来,递给夏多吉。夏多吉觉得丈公太看不起人,不想画了。美娘拉拉他的手说:“儿子,丈公没见过你的画。你好好画给他看!”

      对,得好好画给他看!夏多吉这么一想,马上接过南南递过来的纸和笔,放在桌子上画起来。很快,一条大鲤鱼画好了,栩栩如生,好像要从水里跳到陆地上呢!

      “侬仔,你画得真好。丈公从来没见过哪个小孩画得这么好。”丈公看着夏多吉的画赞不绝口,“今年的游鱼彩绘交给你了。”

      美娘竖起大拇指说:“我儿子真棒!”

      于是,他们分工合作。南南负责在绑扎好的鱼模上糊纸,夏多吉则在南南糊好的纸上,就鱼模的形状绘画、用大毛笔沾上颜料涂色。

      丈公在鱼肚子里装上蜡烛,或是电池小灯泡,固定好。在“鱼”身上安装“鱼鳍”“鱼尾”。接着,把一条长1。8米左右的木棍,系着鱼肚了下面。转动木棍,鱼身便自由地摆动。

      一个个鱼灯制作好了。

      丈公的邻居二婶婆,看见夏多吉画的鱼灯很漂亮,夸他,也叫他画。他看了看美娘。美娘喜滋滋地说:“去吧!”

      帮二婶婆画完,三婶婆也叫帮忙。人人都夸他画得好。别人越夸奖,夏多吉越开心,越爱画。这些邻居也不让他白画,有的封个红包给他,有的送给他木叶搭饼,甘蔗、海产品等。

      不知画了多久,夏多吉有点累,但精神还是高涨。

      美娘曾说过,帮助别人,自己也得到快乐;被人需要是幸福的。现在,他明白了。

      夏多吉在老圩住了两个晚上,要回家了。

      南南舍不得,想他多呆几天:“你不要走,就在我家玩。元宵节晚上,咱们一起参加老圩游鱼。”

      夏多吉说:“不行啊,我要跟妈妈去其他亲戚家吃年例、吃点灯酒呢。”

      “好吧,”南南说,“这些游鱼都是你绘画的呢。元宵节一定要来我家哦!”

      夏多吉说:“我一定会来的!”

      南南伸出手:“咱们拉勾,不许说话不算数!”

      美娘听了他们的对话,非常高兴。年例、点灯、吊灯都是粤西地区的民间习俗,年年都有人请美娘去喝这些酒,她叫夏多吉一起去,他都不肯,她只好和奇爸去,或是自己去。而现在,他自己提出去要她跟去,儿子真的是变了!

      3、热闹的北坡鱼龙舞

      将近元宵节的时候,夏多吉打电话给华汇嘉,二人交流寒假的见闻,说起走了哪些亲戚,收了多少压岁钱。他特别讲到游鱼,比如,游鱼故事,怎么制作鱼灯、邻居抢着叫他给鱼灯画画。

      华汇嘉说:“你讲的北坡老圩游鱼,就是鱼龙舞呗。我听我爸爸讲过了。它参加民间灯彩大赛,还得过‘山花奖’。去年元宵节,爸爸带我去孔子文化城,参加‘万人鱼龙舞’展演巡游活动呢。我爸爸还给我念一首词,什么‘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那场面真是漂亮极了,可好看了。那晚除了鱼龙舞,还有舞狮呢。可惜你都没看到。”

      华汇嘉知道的真多,不愧是班长,学习成绩最好的学生。夏多吉佩服极了。

      “南南叫我元宵节去老圩看游鱼,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华汇嘉说:“这个我得问我爸爸行不行。哎,你叫你妈妈跟我爸说,他肯定同意。我爸老夸你妈呢,说我的作文得奖,是你妈辅导得好。他要当面感谢你妈呢。”

      “嗯。我叫美娘打电话给你爸。”

      一会,华汇嘉打电话,兴高采烈地告诉夏多吉:“ok,我老爸同意了,还说开车跟我们一起去呢!”

      元宵节吃完午饭,华理明开车来接夏多吉和美娘,前往北坡。奇爸要去吃朋友的年例,没有去。华汇嘉的妈妈要打理奶茶店生意,也不去。

      丈公、姑婆、南南见到夏多吉一行人来,非常高兴。家里早已来了一批亲戚朋友,他们也是来老圩看“游鱼”的。

      夏多吉把华汇嘉带到丈公放鱼灯的房子,得意地告诉她,这些是他画的。

      晚上七点钟,丈公叫大家拿鱼灯,准备去“游鱼”。夏多吉、华汇嘉、南南等,一人举着一个鱼灯。他们把放在鱼肚子内的蜡烛点燃,或是打开灯泡的开关。

      南南在前面带路。一路上,夏多吉看见很多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像他们一样,手里举着鱼灯,兴高采烈地向同一个方向走去。黑夜中,鱼灯里的光亮,闪闪烁烁,像一束束温暖的光芒。

      参加“游鱼”的人在广场集中。一个中年人讲完话后, 一辆放着锣鼓的车在前面开道。坐在车上的两个汉子,敲锣打鼓,鞭炮声阵阵。人们排着队,举着鱼灯,随着乐声舞动。长长的鱼灯队伍,就像一条金色的火龙,盘旋在老圩的夜空。不参加“游鱼”的人,也不闲着,都跑出来观看,一时人头攒动,万人空巷。游鱼队伍走到哪,哪里就响起鞭炮声,欢笑声。

      夏多吉举的是鲤鱼灯,鱼鳞闪闪发光,鱼尾游来摆去,像在水中畅游。

      南南的爸爸举的鱼灯,鱼头龙身,最惹人注目。他先是表演龙鱼出海。一条“龙鱼”从海里缓缓伸出头,张望四周,吐出口中的水,摇头摆尾。然后整个身子跃出海面。随着轻盈而缓慢的音乐声,先是慢慢舞动龙身,像是是曼妙的美女舞动腰肢;音乐声渐渐剧烈,龙鱼翻滚,搅动海浪,一时波涛汹涌,漫天飞雪。“龙鱼”腾飞,一跃而起,飞离海面,跟其他“游鱼”嬉戏,翩翩起舞。

      华理明感叹说:这真是“鱼化龙,龙变鱼,黄龙变”啊!

      夏多吉也和其他人一样,跟着南南的爸爸舞动鱼灯。虽是第一次“游鱼”,倒也似模似样。

      华汇嘉手里举的是龙虾灯。她在孔子文化城看过鱼龙舞巡游,但在老圩参加“游鱼”,感受又不相同。

      南南带夏多吉和华汇嘉观看老圩鱼龙舞队的表演。一群穿着古装的青年男女,有的手擎鱼灯,有的捧着莲花。他们共同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如鱼得水。

      除了有鱼龙舞,还有舞狮子,舞鹰雄等,节目精彩纷呈。尤其是根据老圩游鱼新编的民俗节目《海国鱼欢》,场面十分热烈。夏多吉从来没有看过这么精彩的表演。有些表演者年龄跟他一般大小,但他们功夫这么好。最叫人惊叹的是,两个表演鱼跃龙门的男孩,他们身轻如燕,跳跃似飞。

      这个晚上,夏多吉的脑海里,总是浮现一条龙鱼跳出海面的瞬间,仿佛他就是那条龙鱼。

      本文标题:走出去的新年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895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陈华清 陈华清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45篇
    • 获得积分:251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