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非典时期(2003年)的爱情

  • 作者: 老柯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19-06-02
  • 被阅读
  •   1.

      小A进了我的办公室,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椅子上的新来报到上班的叶小凡。挺漂亮一女孩。他瞪着猪眼将满是大料味的嘴凑近我的耳朵:

      哥儿们行啊!您让阁下我佩服得五体投地还妒火中烧!漂亮妞儿怎么就都到您这儿集中了呢?您亲爱的温之柔小姐刚抛弃您去了英国,就又有板凳队员出现了?唉,我认识的怎么都是些春光晦涩风情低迷看着不顺眼用着不舒服狼不吃狗不啃的主儿呢?成哥帮帮忙,明儿就照着旁边这位也给兄弟批发一位过来如何?在下有礼了!您抽烟。

      我一把将他推开:你他妈走哪贫哪,不会学着说点儿人话儿?

      噢对了,小A吐了一口烟雾,翻着小眼睛说,您找我什么事?

      你整个一昏球!我大声骂他,你找我还是我找你?

      小A又忍不住看了看正在低头无语的小凡后挠了挠他那颗杂毛丛生的脑袋:

      我找您想说嘛事来着?我怎么一见漂亮妞就犯晕?

      你的情敌C大记者出事了!他终于想起要说的事。

      我心头一紧:得非典了?

      那倒没。他说,他得精神病了!

      不可能吧?我说,写诗的人虽然有时有点疯狂但没哪个诗人真疯了,自杀的倒听说过几个,比如顾城还有……算了不举例了,说了你也不认识。

      真的成哥,刚才老B在电话上说他都快精神崩溃了!老C正在他那儿犯病哪!说让咱俩过去一块儿把他弄北郊精神病院去——那地方是正常人呆的地方么?千万不能去,真的。去年我在那儿只呆了一星期我妈去看我我愣是没认出来,直喊她赵老师,赵丽蓉!小A着急地说。

      走!看看这坏种笑话去。我披上外衣对外门大声喊道:小樊,过来一下。

      什么事经理?樊斯仁出现在门口。为显得亲近,他把本经理的姓给省略了。

      你把这位小姐领到你办公室,她以后就在你那儿上班了。我说。

      小樊看了看风情万种的叶小凡,睁大了双眼的同时张开了他那张奇大无比的嘴巴: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你照办就是。我不满地说。

      好吧。他答应着转过身对叶小凡:你好,我叫樊斯仁!

      电梯刚启动就听到楼道里小樊的歌声。他第一次没跑调儿:

      好想和你谈恋爱,其实我心并不坏……哇噻!

      2.

      牛万通哭丧着老脸走进公司大门。

      小A关切地问:牛老,没事吧?

      牛万通:嗨,你说这叫什么事儿?我送老娘回李庄,刚到村口就让村里那些手持红缨枪的父老乡亲给挡住了,死活不让进庄!说让日本鬼子进都不让我进,说怕我把非典带进去!他们的爱国主义都哪儿去了?我对他们说我老牛除了偶尔患点肝炎什么的,非典是绝对不会感染我的!前天瞎医生还对我说肝炎对非典有抑制作用来着,可他们竟然不信。我老牛多会儿骗过人?最可气的是首当其冲地对我左查右盘那小子还管我叫老舅。一急之下我管他叫了三声舅他都没让道。真气死我了!我的孝顺在我们村可是有口皆碑的,刚才我老妈还哭着问我是不是那年我没给村委会主任写表扬稿,把人给得罪了要不就是他小姨子结婚嫌我10块钱的礼轻!小A啊,你说现在……

      我大声在大门口喊小A:你管什么闲事,走啊!

      ……现在这人怎么都变得这么势利啊!牛万通在自行车库里老泪横流。

      我和小A骑着自行车在行人无几的街上穿行。大街两边挂满了标语:坚决和非典作斗争……防非典要从娃娃抓起……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畏的革命精神和非典作顽强搏斗…要以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指导防非工作…

      一右臂戴红箍脸捂大口罩手持小红旗武装到了牙齿的老太太带领和她打扮完全一致的五个老头在喊口号:防止非典人人有责防止非典有责——哎,你们俩怎么没带口罩!说你们那,骑自行车那两个男生!

      嘻嘻——听见没?她管咱哥俩叫男生!小A对我一乐后又嬉皮笑脸地冲那太太的一行人马大声喊道:我们的口罩都捐献给中老年妇女了!

      我使劲一蹬车踏说:对人家老太太客气点儿,人家也是好心。你小子真有本事找位妙龄少女黏乎去,怎么到哪都这德性?

      小A对我的奚落一点儿都没反应,他看着街上的景色扭脸对我感叹:市委对防非典工作做得的确扎实哎!昨晚吴有德市长的电视讲话一播,今天街上就立竿见影,老太太们都放弃打麻将扭秧歌,老头们都不下棋不溜鸟了……哎哟!

      他正侃得起劲,一不留神正好撞在一个拎鸟笼子的老头儿身上。老头儿被撞得坐在地上犯愣,鸟笼子正好滚我的前轮下,我急忙刹车。笼子里的鹦鹉伸长脖子用鸟语向本人打招呼:防非防非!人人有责!——我心中一乐:嗨,连鸟国都开始行动了!

      小A赶忙拉起那老头陪着不是:大爷,没摔着吧?对不起,真对不起?我不是没看见吗?您瞧,我是残疾人——半拉眼睛睁不开不是?

      老头摘下口罩东北口音声如洪钟:不会骑车你走道呀!你他娘的把你大爷当绿灯指引你前进方向咋的?想走?小样!你得问问我这张老脸答应不答应!要不立马到医院拍片要么放下300块钱走人儿!

      看来撞上难打发的主儿了。

      我将鸟笼子递过去:大爷,他不是在给您陪不是么?去医院也行,不过您得有耐心排队——检查非典的都排队不过来呢!

      不行!那老头儿死死地抓住小A的衣领不折不挠地说着瞅了瞅小A的上衣口袋。

      我认真地说:大爷,说出来怕您老人家笑话,这小子昨天刚办了离婚钱都让媳妇给骗走了……

      小A向我翻着白眼还想笑。

      ……这小子兜里头一分钱都没信不?他昨天给他老妈买口罩还是管我借的……噢对了大爷我忘告您了,他正干咳!我说着冲小A挤了挤眼左眼。

      小A灵犀一点马上配合:一本正经地咳嗽起来。

      老头儿拎起鸟笼跑了!

      小A乐得直不起腰来:哈哈……我说成哥,你行啊!不但会做政治思想工作还会表演,真是绝了!赶明儿把你推荐给好莱坞没准能得百花奖还有金马奖!

      放屁,那是金像奖。快走,老C正犯病哪!我说着双腿加快了蹬脚踏的频率。

      小A的嘴一直嘟噜到百味斋门前。最后一句是:

      不知老C见了咱哥俩还认不认识?

      3.

      百味斋歌城大厅里有几对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男女在跳舞:衣服不同长相各异,相同的地方:都戴着口罩。

      我和小A没心思看着他们乐,直奔三楼老B的办公室。

      一推开那扇穿着皮衣的门就看见老B戴着口罩正坐老C旁边犯困。

      再看老C:死死地搂着老B的腿爬在沙发上睡着了。口水把老B的裤腿弄湿了一片。

      茶几上一片狼藉:半盘瓜子一把泡泡糖两个二锅头的空瓶三盒香烟四个堆满烟头的烟灰缸。沙发后边墙上的那条条幅上的隶书十分醒目:生死相依同兄同弟,祸福共担一心一意。

      我径直走过去扯下老B脸上的口罩:防什么防?传染上也是自个儿兄弟的!

      小A从我手上接过口罩,把它扔到了一边:在自个儿家里还化什么装,带上这我就能把你认成周润发呀?

      他在我这儿整整耗五个半小时了!老B一睁开眼睛泪就流了出来,开始他的血泪控诉:

      老C刚刚才安静下来。上午11点他就提两瓶二锅头到我这来,要我陪他喝酒。我要喝野狼牌啤酒,他死活不依,说二锅头能防非典。我只好陪他喝。喝了一瓶后,他就不对劲了。他说他前天遇到神仙了,还可能是外国神仙,神仙让他到欧洲去找温之柔,他到这儿来借钱,说先借五万买欧元。我说现在正闹非典,生意不好,歌城每天就赔3000,你这是打劫呀!要不我先给你1000?结果他说那还不够在伦敦吃一次宵夜!甭说陪温之柔去度蜜月了!你们俩说,合着我就该给他呀!……他把我奶奶留给我的祖传的翡翠小菩萨给摔碎了不说,还在我脖子上咬了一口……不知他打没打狂犬疫苗,也不知精神病不传不传染……呜呜……

      他说着说竟小孩子一样号啕起来。

      老B,没事,他喝多了,二锅头要能防非典肯定就能防狂犬,别但心。他睡一觉可能就好了。他绝不可能是精神病的,这一点我可以作证——他前天下午还和我一块儿斤斤计较地吵架来着——他骂我的那些话可是一针见血一语中的句句属实没一句混言乱语不但逻辑性强而且字正腔圆!我们俩不情敌吗?我拍着老B的肩膀编着瞎话。

      B哥,你别这样难受好吗?哭坏了身子免疫力下降容易受到萨斯病菌的侵犯感染非典对咱哥几个都不好等于让咱哥几个集体自杀对家庭也不好咱都只有一个爹妈对社会更不好会给国家带来开支咱们国家还很穷不得非典就是为国家做贡献再说咱哥几个都还没结婚总之你千万要想开点!小A不加标点符号地说了一大堆事关国计民生家庭幸福的体贴话后就要去掰开老C那两只缠在老B腿上的坚强有力的大手。

      别动!老B大吼一声,小心他醒来再咬我一口---我可没打疫苗!

      看来老B是真怕了。我从没见他这么恐惧过。上次他好容易遇到一件报纸上都叫见义勇为的事情,从四个歹徒手中抢夺一青春美少女,他身负四刀都没掉泪,只是他醒来后,听见那个小妹妹大声喊他哥哥你好好勇敢好好伟大时才情不自禁地流了一滴泪,之后还没忘记问旁边的大沿帽:坏人抓住了吗?——这是一次喝酒时听他讲的。

      但老C还是醒了。他睁眼扫了我们一眼,慢慢地张大了嘴巴。老B大惊失色,吓得使出全身力气挣开他的双手,一个鲤鱼翻身,站到了远离沙发的地方。

      啊嚏!---老C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后,望着躲在一边的小A和我,又看了看远处的老B,眼睛望着老B脖子上那个血红的牙印说:老B,谁把你咬成那样?

      听听小A,他很正常嘛!他只是多喝了酒后,有些事记得不太清楚而已,我说的没错吧?我拉了拉小A的衣角说。

      老C说:哥几个,都站着干吗?坐坐坐!咱们可是好久没在一块侃大山了。我今儿兴致特高。老B,来坐我跟前!

      老B摸了摸脖子为难地看了看小A。小A满脸豪爽地坐在了老C身旁。

      小A说:C哥,看到你难受的样子我们都在为你担心,是吧D哥!

      我看着老C无比憔悴的面孔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

      老B说:我真服你了老C,喝了那么点酒就差点儿没把我折磨死!要不是他们俩劝我都要给110打电话了是不是哥们?

      小A看着老B委曲的面孔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

      老C说:让老B受苦了!让你二位受惊了!要不咱到湖岛摆上一桌,再提两捆野狼?我买单!

      别别!您饶了我吧,要去你们仨去。老B再次摸着脖子说。

      老C说:得,咱就这么聊白开水吧!从昨天到现在我胸口就憋得慌,老想找人聊,说说心里话,咱话题照旧从女人身上开始……

      本文标题:非典时期(2003年)的爱情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8260.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老柯 老柯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3篇
    • 获得积分: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