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小城情事

  • 作者: 卧龙饮水
  • 来源: 转载
  • 发表于2019-04-28
  • 被阅读
  •   一、

      袁少军和琳妮是初中同学,但初中时二人并没有任何交集,尤其在袁少军记忆里,琳妮就是一个带点西方色彩的名字,他们初中英语课文里常有安娜、安妮之类,因此这个名字出现时他第一感觉就是外号好起,当时颇有才气的袁少军,几乎给班里每一个人都起了外号,当然他自己也没能幸免,因为瘦且聪明的缘故,他被人称为类人猿。相反他给琳妮的外号却记不得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遗憾的事。

      初中毕业后大家都各奔东西了,袁少军去了县城读高中,他一如既往地聪明且上进,在初中同学中名气也很大,琳妮则是考上了临清县卫生学校,二年后毕业后分配到县医院做了护士,早早挣上了工资,这无疑让很多人都羡慕,偶尔初中同学遇到,提起琳妮来大家都啧啧赞叹,有些人更是受过她恩惠,比如说看医生可以不挂号,那更是喜欢,动不动就说:“看咱们同学琳妮,人家真了不起!一个月一百多块钱工资,将来找女婿说不定能找个局长的儿子呢。”

      袁少军就读的县一中,和县医院就隔着一条马路,而且他同学也有住在县医院家属院里的,可是骄傲的袁少军却不肯提这个初中女同学,他心里对于初中中专有种蔑视,心里认准自己的未来要比卫校广阔的多。

      二个人本来是没有故事的,如果不是很偶然的一次相遇。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年袁少年参加了高考,七月七八九三天,然后就是很漫长的等待成绩,要算起时间来其实只有两周左右,可这两周对于所有的学生都是一个煎熬,好学生怕马失前蹄,坏学生则希望有奇迹发生,袁少军学习成绩并不差,在自己班里也是前三名的角色,只是那个年代的高考录取率极低,甚至有全班被剃光头的情况,因此那段时间的袁少军一直心里惴惴不安。

      大约是距离公布成绩前三天吧,袁少军跑了一趟学校,打听一下关于考试的消息,不过很遗憾,什么消息也没有,倒是复读班开始招生了。他在出城的时候遇到了琳妮。

      二、

      琳妮家就在县城城关镇上,只是当时县医院福利很好,她给分配了一间单身宿舍,她这次是周末回家看父母,没想到在城关镇遇到了正在光着膀子吃西瓜的袁少军,她大声喊了袁少军的名字。

      袁少军懵懵懂懂地看了这个女孩几眼,第一印象是面熟,可是他始终想不起这位看上去很漂亮的女孩是谁,于是支支吾吾答应着,带点疑惑和不解的表情。

      琳妮看得出来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谁,但既然已经开了口,那就要把这幕戏演下去,好在参加工作一年的时间,在医院里形形色色的病人见过很多,这种尴尬但真的难不住琳妮。她带点奚落的说袁少军贵人多忘事,然后就说出自己的身份:“我是你的初中女同学呀。当时就坐在你前面,天天看你拽着进教室。”她说的拽是一种走路姿势,大概就是很嚣张的样子吧,初中时袁少军的确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总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当然后来到了县城后才被教训的懂事了很多。

      袁少军第一时间表达歉意,他使劲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脑门,说刚才一时迷糊,怎么可能忘记美女女同学呀,另外袁少军也知道琳妮在县医院工作的事情,说我们是邻居,我在一中,你在我隔壁,我们是咫尺天涯。来来来,我们一起吃块西瓜吧。

      琳妮心中窃喜,也不推辞,坐在他旁边就啃起西瓜,边啃边谈些初中同学的事情,某某某现在二中就读,估计混个高中毕业证拉倒;某某已经结婚,去年年底再农村办的婚礼,请了两桌高中同学,某某某还在初中复读,励志要考小中专等等。当时的袁少军有心事,担心自己的高考成绩,这种遇到和自己并无牵连的女同学正好有了泄压的机会,于是口才特别好,带点幽默也带点感慨,甚至是有种和年龄不相称的沧桑感,这一下子就让琳妮迷住了。

      女孩子发育早,其实早初中时她就有点暗恋这位男同学,这次有机会二人坐在一起,忽然把那种早已被压制的欲念勾引了起来,她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感情经历,可不知道为什么,袁少军的横空出现,彻底打乱了她的思路,小女生发现,自己居然一直喜欢着这个男同学。

      三、

      二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已经有点天色渐晚,但都有点意犹未尽。西瓜早已经被吃完,袁少军说话说得更是口吐白沫。

      琳妮说道:“你没事吧?没事的话去我宿舍喝口水吧。”

      袁少军有点不太好意思:“不好吧!要不我们改天再聊。”琳妮叹口气:“我们认识六年,才有一次说话机会,说不定你考上大学就走了,再也没有见面机会了呢。我宿舍里没人,你跟我去吧。我给你下碗面条。”

      袁少军有点犹豫,十八岁的少年心智早已成熟,鲁西北民风保守,他从没有到女同学家里去过,即便是和女同学说话也都非常羞羞涩涩的,可谁知道今天居然和这位初中女同学一见如故。

      琳妮怕他拒绝,起身跨上自行车:“走吧!你这么大了,也不怕走夜路是吧?”

      袁少军感觉受到了侮辱:“我怕啥!走。”二人一前一后去到了琳妮的单身宿舍。

      县医院的宿舍区紧挨着病房,周末的缘故,一整排平房里不见一点灯火,倒是路灯明亮,袁少军边走边感叹:“琳妮,这里距离我们的单身宿舍只有十多米的距离,要是喊一嗓子就能听到。”

      琳妮有点害羞,开始并没说话,现在听他这么说,才小声嘀咕:“唉,谁知道呢。要早知道。……”可是想想要早知道也没有丝毫用处,他们其实本来就是两个世界里的人。

      进了房间,琳妮和袁少军反而有点窘迫,都不知道说点什么好了,琳妮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找了一本小说递过来:“你看会书吧,我给你下碗面条。”

      袁少军有点后悔,忽然觉得这个行动毫无意义,但很显然马上告辞是不礼貌的,他点点头,没事找事故作大方地问道:“琳妮,你有男朋友吗?”

      琳妮看着他,灯光下眼波流转:“有,但是,少军,你可能不知道,我喜欢的人一直是你。”

      袁少年哈哈笑了两声,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答这句话。

      琳妮低头点火做饭,房间里又静了下来,过了许久,琳妮才说:“我,我是一个不纯洁的女孩,少军,我在读卫校时就交过男朋友,后来散了。到了城里医院,别人也给我介绍过一个一中的老师,我们处了半年,他嫌我不是处女,也散了。”

      屋里静下来,一股荷尔蒙的气味慢慢升了起来,袁少军惊讶的发现,自己手里的书居然是一本亦舒的小说《上错花轿嫁对郎》。

      四、

      这一夜发生了很多故事,袁少军从一个男孩变成了男人,琳妮成为了他生命中第一个女人,但并不是女朋友!

      这件事情对于袁少军的思想,可谓颠覆性的,在这一夜之前,袁少军在走着一条正常人的路,他有自己的青春萌动,也有自己心目中的爱人,甚至袁少军都写好了情书,准备在高考揭榜之后,把情书寄给自己心仪的女孩,当然也不可否认,十八九岁的男人性仪式早就清醒,他有过春梦,只是梦中的爱人都是他熟悉的同学或者老师,而决然没有琳妮的存在,如果没有那块西瓜,也许就没有那场相逢,也许袁少军会保持自己很纯洁的思想和身体,现在他沦陷了。

      袁少军第二天早晨走的很狼狈,原本早晨五点天刚亮,忙碌了一夜的琳妮很温柔地抱着他,给他讲些情话,讲初中时自己的情窦初开,可袁少军似乎一下子清醒过来,慌忙穿上衣服,然后落荒而逃,从起床到推着自行车冲出医院的大门,居然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等到马路上才发现自己居然是光着膀子,不过他已经无心再回去取衣服了。琳妮昨晚的疯狂让袁少军觉得自己看过的小说都是骗人的,原来女人也能吃人。

      琳妮开始看他慌慌张张的样子有点发笑,但看他逃也似地离开,心里不由发酸,眼泪掉了下来。她知道这只是一夜旖旎,也许经历过太多男人之后,琳妮反而觉得自己初中时爱上的这个男人有味道,可很显然这个男人不属于自己。考不上大学的袁少军自己不会看上他,而考上了大学的袁少军注定会看不上自己,世界之大,居然找不到两个人彼此握手的空间。那昨夜即使开始,也是一个结束。

      袁少军的好消息是几天后收到的,果不其然他金榜题名,当时并不知道他能上什么学校,可在那个年代,只要分数过线而本人不拒绝,基本都有一个学上,最重要的是,他脱离了农籍,成为了一个将来的国家干部。

      接下来那段时间袁少军很兴奋,也很忙碌,各种谢师宴、同学聚会、以及走亲访友,这对农村人来说,是件天大的事,比娶媳妇还要重要。袁少军二三天就要来县城一趟,但他再没有遇见琳妮。

      本来对于男人和女人的事情,袁少军开始是莫名的恐惧,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反而越来越想琳妮,就连所有春梦的目标也当仁不让地都成了那个人。他格外渴望那样的一夜和那么温柔似水的一个人。

      五、

      袁少军再度见到琳妮,已经是八月底了,他最终被上海的一所师范大学录取了,报到时间是九月中旬。袁少军早就写好的情书并没递给自己暗恋的女同学,似乎被欲望洗礼之后,他对于从前想象的爱情公式淡漠了很多,他有时候觉得自己之沉迷于那种想象很下作,有时候觉得对琳妮的想法很真实,他必须要再去见自己的初中女同学一面。

      袁少军是去医院找的琳妮,理由是自己牙疼,看看他能不能帮自己找到一个合适的大夫。琳妮见到他是很坦然的态度,就想别的男女同学见面以后嘘寒问暖,问他考上了那所大学什么专业,将来能干什么,听说是师范院校后马上说以后做了老师可要给我走后门。袁少军原本以为见到琳妮会相对无言,惟有泪千行!见了才发现,这个女孩似乎已经忘记了那件事情。他不知道这是琳妮太善于伪装,还是人家根本就不在乎,心里不安了很久,后来才知道,天下的女人都很会装!

      最后袁少军当然没有看牙,他的牙也没有毛病,但他不时用言语暗示,甚至说想看她宿舍里的那部小说《上错花轿嫁对郎》,问琳妮可不可以一起去拿。琳妮笑着摇头,她说那本书自己也是借的,早已经还了人。袁少军又说想吃她屋里的面条,琳妮再度摇头,面条早就吃完了。也许觉得有点尴尬,她才小声告诉袁少军,她已经有了男朋友,就是这所医院,是一位麻醉师。

      袁少军非常失望,此时此刻他居然有了失恋的感受,正待转身要走的时候,琳妮忽然小声告诉他,城关镇北边有块荷塘,她让袁少军去那里等她,二人就是简单的说说话。袁少军兴奋地答应了一声。

      二人所谓的说说话,很世俗的又用一种身体语言替代了,琳妮依旧很疯狂,不过原本拘谨的袁少军比她还要疯狂,他们好像有这种最原始的方式表达什么。这不是爱,这是欲望,但这种欲望就真的不是爱吗?

      在袁少军去上海读书之前,二人又在一起过几次,每次都是那种很简单的欢愉,就连说话都很少,琳妮有自己的男朋友,她偶尔也和袁少军介绍几句,但袁少军根本不说什么,只是闭着眼睛享受那份人间极乐。

      六、

      两人一直保持着这种并不正常的关系。即便后来袁少军在上海读书后有了女朋友,在他的寒暑假期间仍是和琳妮约会,琳妮曾经认真考虑过是不是要嫁给袁少军,但她知道这不可能,最初二人定位就不是那种天长地久的夫妻关系,第一次在一起她就把自己所有的历史都告诉了这个男人,没有男人希望自己的妻子这般多故事的!琳妮也曾试着和袁少军一刀两断,可是她又很珍惜和这个男人的所有,即便是一封简单的明信片,她都舍不得丢掉。在她心目里,袁少军更像是外边的世界,她永远不会享受,只能远远看着,等着他的临幸。

      琳妮是袁少军大三时结婚的,爱人就是她的那位麻醉师同事,他老公也是农村出身,考上了医学院大专班,然后分配回县医院工作,二人分配了一套住房,结婚第二年就有了女儿!这在计划生育年代里,是一种绝后的象征,她的丈夫家里人脸上都很不好看,婆婆也没来给她看孩子,这反而让琳妮有一种心灵上的解脱,因为只有她知道,这个孩子身世有点问题,她和老公都是单眼皮,而女儿则是双眼皮,尤其是她笑的样子特别像那个男人袁少军。

      她有点歉疚,对丈夫说将来一定要再要一个孩子,不能让他家断了香火。但他的麻醉师丈夫则和家里人态度不同,他反而安慰琳妮,说男女都一样,他喜欢自己的女儿!这句“自己的”的称谓感动了琳妮,她哭了起来,丈夫好好抱着她,柔声细语的安慰,这更让琳妮心里难受,也许从这个时候开始,她暗暗发誓和袁少军断了关系。好好做自己的贤妻良母。

      这层关系其实在袁少军看来,早就断了,他最后一次和琳妮在一起是大三的寒假,那时他已经有了稳定关系的女朋友,上海本地人。深谋远虑的袁少军已经开始为自己的就业开始考虑,他想留在上海这座被称之为魔都的都市,遥远的鲁西北小城对他而言已经成为一个逝去的驿站。和琳妮的交往对于袁少军性格上的刻画是很重要的,让他非常懂女人,知道她们的娇嗔和矫情,因此进退有度,不谙世事的女朋友让袁少军哄得有点醺醺之意,只是和女朋友在一起,几乎每次袁少军都想起那盏医院单身宿舍前的路灯。

      七、

      顺风顺水的袁少军慢慢有点膨胀,在他眼里女人更多的是作为一种功利的目标,而不是伴侣,他在琳妮身上得到的是一种经验,一种男女之间的游戏快感,而不是感情本身那种沉淀和积累。他甚至以懂得女人心理作为一种倚仗,固然可以让女友如醉如痴,但他并不满足于这种局面,经常或有或无的去撩拨其他女同学,甚至是女老乡,后来在山东老乡会上,他又对一位外校的老乡展开开了攻势,并且一点也没费多少力气,就得到了那位老乡的芳心,继而是身体。就像社会上标榜的“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一般,他在宿舍里吹嘘这叫齐人之福,而自己山东就是以前的齐国,因此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对!

      袁少军周旋于上海女友和外校女老乡之间,在每一个女人面前都是情圣的样子,情情爱爱说得娓娓动人,其实这是他已经嫌弃琳妮的存在,双方不联系也是一种水到渠成。不能不说这个男人有一种演员的本质,他让每一个女人都对他死心塌地,上海女友更是通过家庭关系给他找了工作,虽然是在上海浦东,距离城中心远了一点,可能解决上海市户口,这在上个世纪已经是很难做的事了,要不是最后关头袁少军马失前蹄,他就成了标准上海人了。

      袁少军大四的最后半学期,出了一件大事,他和山东女友去对方学校时,可能由于饥不择食吧,晚上在教室里亲热,被对方学校的校务督导队抓了个正着。按照校规,这件事情是要严肃处理的,由于证据确凿,虽然事发后袁少军逃跑了,但很快他的山东女友交代了他的身份,最后女孩被开除留校处分,而他也被那所学校通报到了华东师范大学。这期间袁少军努力地挣扎,他一口约定都是自己老乡诱惑自己,说自己属于受害者等等,另外他很卑劣地企图和那位老乡串供,想牺牲对方来保全自己,结果那女孩知道事情原委,发觉自己是猎物的现实,差点跳楼自杀。这件事情更是招惹的一些很有正义感的同学老乡非常愤怒!

      袁少军原来的高调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不单是上海女孩离他而去,以前落实好的单位也单方面毁约,他被开除党籍,毕业证也没发,档案材料被遣送回了原籍。

      八、

      袁少军灰头土脸的回了县城,他的学籍档案放在了县政府新成立的人才交流办公室,人则是回家待分配。国家那个阶段正处在转轨变型期,不单是袁少军,很多学校的学生都是落实不了分配单位,档案转移回来后就每个月由县财政发点生活费,有点和八十年代之处的待业青年差不多。只是这些人大多都是普通院校的学生,像他这样的并不多。说起来华东师范大学也算是有好生之德,并没有把他的处分决定放在人事档案里,就连一些入党材料都取了出来,因此没人知道他的历史。

      如果要求不高的话,身为师范专业的毕业生安排个位置并不算很难,袁少军回县里不到半年,就被安排在一个叫做郊庙中学的学校担任了化学老师。

      如果刨除个人品质的因素,袁少军教学能力还是很突出的,他不但是本专业语文出色,数理化也极其出色,因此在郊庙中学第一年就赢得了满堂彩,他代课的化学课程有三个学生参加了山东省组织的课程竞赛,全都进入了决赛阶段,全县也只去了五个人。

      后来几年袁少军更是如鱼得水,尤其是担任班级的班主任之后,他带的毕业班要有半数以上考进县重点高中,当时有很多县城孩子都要到郊庙中学来做他的学生。不到五年,袁少军就调进了县城最高学府第一中学任教,依然语文老师。

      这期间袁少军结了婚,爱人和他是初中学校的同事,家也在郊庙镇上,二人并不是自由恋爱,是那位女老师看上了袁少军找人撮合的。袁少军无可无不可,上海事件给他心里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他很担心那个时候的丑事被人揭露,好在这个县里基本属于闭塞空间,就连和他有过很浪漫故事的琳妮都从未碰到过,这让袁少军也松了一口气。慢慢的把一些往事都忘记!结婚后不久,袁少军在县城学校里分到了一处房子,说起来也是造化弄人,居然和第一次琳妮与他在一起的房子就隔着一堵墙,不过这时的琳妮早已经搬家了。这处房子袁少军一直保留,即便是后来他买了大房子,仍是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图书馆,当然这还有一个用处!

      后来很多年无故事,郊庙中学划归了县城范畴,被称作第二实验中学,袁少军的妻子一直在那里,袁少军在学校得到了很多荣誉,学校里曾经重点培养他,让他写入党申请书时被坚决拒绝,袁绍军对外的说法就是想做一名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师,别无他求!这不是什么缺陷,校领导为有这样的老师感到遗憾,也感到高兴。

      九、

      只有很少的人知道,袁少军是一匹狼,经历过上海事件之后,他更是有一种阴暗的心理,他很善于隐藏自己,给自己套上一种道貌岸然的面具,另外他也不像一般饿狼老师那种侵犯学生,更多利用自己的心理优势,让不谙世事的女学生投怀入保,他是一个情商很高的人,对自己的学生关怀无微不至,但又总会悄然触动女生的心弦,那些女孩根本发现不了这人的真实想法,而且对他感激涕零。因为专业上的优势,袁少军猜题押题很准,当然对于他的学生也是倾囊而授,另外他绝对不像在上海时脚踏两只船,只是暗地里发展一个,他很阴暗地把关于这个女生和他所有的交往都记录下来,很多时候更是有一些不堪入目的视频资料。所有这些都存在那间和琳妮发生故事的房子邻间,每隔一段时间,他都去那里享受自己的成果。

      情商智商很高的袁少军,把这一切安排的极好,偶尔有女学生对他念念不忘或者觉察到他的那种欺骗,他也总能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比如说纯洁的爱情或者师德之类来美化自己,甚至他都像一个圣人。他有自己的原则,就是女生离开学校后再不发生任何关系,很长很长时间,几乎没有人发现。

      琳妮的女儿晓晓慢慢长大了,她非常聪明也非常漂亮,当时琳妮的爱人已经调到了聊城市脑科医院担任了麻醉师,工资很高,也在聊城买了房子,原本安排女儿去聊城就读的,可是琳妮总觉得女儿适应了县城的日子,县一中教学质量也不错,晓晓高一高二在班里都是前五名的孩子,高三更是进了实验班,那是县一中为了提高教学质量特设的机构,由学校最富有经验的老师任教,实验班编制四十五人,基本上都可以进入一本院校,琳妮忽然听到了一个她很熟悉的名字,班主任袁少军!她的心哆嗦了一下,只是想想已经几十年未曾联系,也就淡然了。她只是嘱咐女儿好好学习,听老师的话。

      袁少军和晓晓的第一次认识,两个人就觉得彼此很熟悉,后来在很有经验的袁少军步步为营的安排下,晓晓慢慢陷入了这个桃色陷阱。由于父亲在聊城市工作,家里只有母亲陪伴,琳妮没少听到女儿关于这个老师的描述,她认真看着晓晓拿回来的一些班级活动照片,袁绍军老了,但他身上有一种说不清楚的蛊惑力,琳妮开始有点动摇,是不是该给这个老师联系一下,虽然她不会告诉袁少军关于晓晓的秘密,可是也觉得冥冥中有天意,不然怎么这俩人如此有缘分呢。当然她并不知道,这其实是一种悲剧的轮回。

      晓晓的学习很好,前两次模拟考试都是六百五十分的成绩,可以说一本触手可及,琳妮决定永远埋藏着那个秘密。只要大家都有好的归宿,为什么非要说清楚呢?

      十、

      晓晓出事是在高考前夕,那段时间她一直神不守舍的,琳妮自然以为这是高考综合症,每天都给女儿想办法放松,甚至描绘高考后的旅行规划,她说带着女儿去到海边看看。晓晓只是微笑,并不应答。但后来一天夜里,晓晓半夜里忽然腹疼,身为护士的琳妮并不慌乱,她仔细检查后居然发现是宫外孕,这可是要命的病,而且女儿还是高中生,但这种病是没法在家里治疗的,赶紧送往医院后大夫进行了处理,虽然严格封锁消息,可这件事情在小县城传得很快,最麻烦的是,晓晓的高考泡了汤。

      琳妮和老公暴跳如雷,一定要晓晓说出那个男同学是谁,晓晓就是哭,也不说话,后来也许是因为想不开,也许是因为压力太大,晓晓居然跑到自己居住的小区旁边,跳湖自杀了。她没看成海,而把自己丧身于家乡的海里,不过在她留给琳妮的很简单字条里,出现了一个她最害怕的名字:袁少军。

      半年后,大家敬爱的袁老师酒后失足,也掉在北湖里溺水身亡。当时他的爱人总说这是谋杀,因为袁少军几乎滴酒不沾,而且那天找不出和他一起喝酒的人,他更像是被麻醉了扔到湖里的,但这只是一面之词。就连公安局的法警都验查不出麻醉药的成分。

      袁老师的追悼会很隆重,县领导都送了花圈,可后来他那间房子的秘密无意之间被人发觉了,在很小范围内沉渣泛起,因为里边牵扯的人太多,甚至有大人物的亲属,这件事情就慢慢平息了。

      琳妮最后疯了,她每天都要去到北湖边,嘴里念叨什么,没有人懂,也许她自己也不懂。

      本文标题:小城情事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8033.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天使蓝 天使蓝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47030篇
    • 获得积分:767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