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村庄怪事

  • 作者: 庆明cr
  • 来源: 转载
  • 发表于2019-04-28
  • 被阅读
  •   村庄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情,准确来说,是一系列事情。因为单单拿出其中任何一件来讲,都算不得离奇,但是把它们从头到尾联系起来,就似乎真的离奇得有些吓人了。

      事情的开头是村庄一位老人的意外去世。老人是村庄有史以来最长寿记录的保持者,去世的时候还差一个多月就将年满一百零五周岁。在她之前,村庄里还从来没有超过百岁的老人,听其他老人讲,好像超过九十岁的都没有过。

      这位老人虽然已近一百零五周岁,但是身子骨还算硬朗,平时还能上街与一帮七八十岁的后辈老人们扯扯闲话,拉拉家常。只是老人耳聋得厉害,很难听清别人对她说的已经刻意提高了音量的话,所以她大部分时候也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极少加入到聊天当中。有时候坐着坐着,老人家就开始头一点一点地打起盹来,其他人怕她从坐着的马扎上歪倒下去会摔出个好歹,于是时不时就会轻轻推醒她,有时也会劝她回家好好睡一觉。

      这天,老人吃完早饭,正要拎着马扎出门,小脚一下子没有倒腾过来,摔倒在地上后就再也没能爬起来。老人总共有三个儿子、两个闺女,由于她的长寿,已经有两个儿子和两个闺女先于她而去了,只剩下一个最小的儿子也已年近七十,和她生活在一起。老人毕竟也已如此长寿了,所以她的这个意外很大程度上也算是寿终正寝,并没有人放在心上。白事办完之后,没过两天,村庄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一切如常了。

      几天之后,村庄里发生了第二件不幸的事情。一位独居老人的侄女去他家里探望的时候,久久叫门不应,从院墙翻入后发现老人正躺在炕旮旯里。据平时天天在一块儿聊天的老伙计们回忆,老人两天前的傍晚和他们分开独自回家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大伙儿还都纳闷怎么这两天他都没有出门呢,没想到……大家都推测老人是在晚上上炕睡觉的时候,一下子没有扶稳从炕上跌了下来,还说幸亏现在是冬天,这要是在炎夏,恐怕尸体都已经……老人没有儿女,侄子侄女们为他尽了孝道。

      这位老人虽然没有前几天去世的老人那么长寿,但也已年近九十,只是身体一向康健,耳不聋眼不花,连背都一点也不驼,所以平时大家都没有意识到,其实他已经是村庄里第二年长的人了。连续两位老人突然去世,其他老人们在闲话的时候不免感慨,只是这感慨也只持续了两天,第三天开始就没有人再提了,毕竟总把刚刚离去的人挂在嘴边,多少有些犯忌讳。

      又过了几天,村庄出现了第三位去世的老人。这次倒算不上是意外,但是却来得特别突然。和往常的每一天一样,这天下午村庄里的老人们正聚在一起家长里短地白话着,其中一位老人忽然头往后一仰,直挺挺地向后栽了下去。大家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以为他是睡着了或者没坐稳,都还在笑话他。在他躺下去半分多钟之后还没有起来的时候,大家突然意识到可能不好,上前去叫他已经没有任何反应。老人是突发脑溢血,连医院都没有来得及送,当场就去了。

      这位老人只比前几天去世的第二位老人小一岁,在这样的年纪以这样的方式安详离去,按说算是比较好的归宿了。但是,因为事情就发生在大家的眼前,前一秒还在和大家说话的人,眨眼之间就去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无论如何也不是说接受就能立马接受的,尤其是对于这些同样人到暮年的老人们来说。

      老人出殡后的第二天,其余这些老人们又聚在一起,大家都疑神疑鬼的,一个个说话都没有平时那么积极了。其中一位年纪最轻的不久前刚过完七十大寿的老人说道:“你们不觉得奇怪吗?这才半个月,连续三个老姐姐老大哥都这么突然就没了,算起来他们正好是咱们村上年纪最大的三个人。”

      听他这么一说,大家也都一下子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眼光齐刷刷地看向了坐在人群最边上的头发已经全白的另一位老人。“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我今年八十五,富强妈比我还大一岁呢!”这位老人的脸色变得几乎和他的头发一样白,显然他也意识到了大家都看向他原因,急忙这样说道。

      “对啊,富强妈都瘫了大半年了,有日子没有看见过她了,也不知道她身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年轻老人”恍然大悟般说道。没有人接过他的话茬,一阵沉默之后,他又接着说了起来:“我这几天就一直寻思,两位老哥哥是不是被老姐姐给叫走了,是不是老姐姐觉得在那边孤单,要找几个人过去和她作伴。”

      “你就会瞎吆喝,找人作伴怎么不找你呢?!”坐在边上的白发老人有点急了,提高音量对着年纪轻的老人说道。

      “我才比她小儿子大两岁,找我去干什么,我们差着辈儿呢,我去了也跟她说不上话来。”“年轻老人”显然觉得事不关己,不紧不慢地说道。

      “照你这么说,我还比她大儿子小两岁呢,我们也差着辈儿!去了的两个哥哥一个跟她大儿子同岁,一个大一岁,也都不是一辈人。”白发老人好像是找到了安慰,脸上开始恢复了一点血色。

      “年轻老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其他人也都觉得有道理,纷纷点了点头。大家像形成了默契似的,都没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只是每个人的话都比平时少了,连说话的声音也都变小了。

      村庄在连续失去了最年长的三位老人之后,好像一下子变得安静了不少。年轻人都在忙着挣钱,小孩子放了学也都窝在家里看电视玩游戏,平时村庄声音和人气的主要来源便是老年人们聚在一起张家长李家短地讲闲话。而三位老人去世之后,他们聚集的频率和人数都变少了,讲话也都不再像以往那样肆无忌惮了。

      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将近一个月,在人们都已经有所淡忘的时候,事情又接着发生了,瘫在炕上的富强妈在家喝了农药。村庄的人都知道富强妈和儿媳妇关系不好,富强妈性子硬,原来没瘫的时候,自己过自己的,并不和儿子媳妇一起过。但是瘫了以后生活不能自理了,吃喝拉撒都需要有人照顾,没办法只能向儿媳妇服软。大概是瘫了后的这大半年没少受气,想想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所以喝下了一整瓶高毒农药。至于瘫在炕上的富强妈是从哪儿拿到的农药,就没人知道了。村庄开始人心惶惶了起来。

      其中反应最大的就是只比富强妈小一岁的那位头发全白的老人,自从听到富强妈的不幸消息后,他就连家门都不出了。听他家里人说,老人家一天到晚都躺在炕上,几乎不怎么说话,饭也吃得很少,大部分时间都在直勾勾地盯着天棚发呆。三天之后,老人的儿子把晚饭端到炕上的时候,发现他爹再也起不来了,就那样睁大着眼睛走的。

      这下紧张的就不只是村庄的老人了,连带家里有老人的儿女们也都坐立不安起来。到目前为止村里总共还剩下五个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一个八十三,一个八十二,剩下的三个都是正好八十。五家老人的儿女聚集在一起,商量着是不是去请个高人来村里看一看,大家都觉得老人家这样接二连三地离世肯定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商议已定,五家儿女一起去找了村里一位平时烧香供神的阿姨,想请她出面去外面找一位高人回来。这位阿姨六十出头,平时很少出门,从不参与村里老人们的闲话聚会,大部分时间都在家里烧香拜神。不过她倒是有一位天天都不着家的老伴儿,闲话聚会从不缺席,就是之前说的那位刚刚过完七十大寿的”年轻老人”。五家儿女七嘴八舌地说完他们的请求后,阿姨沉默着没有开口,倒是她的老伴儿爽快地一口应承了下来。

      五家儿女千感万谢地离开之后,阿姨不无埋怨地对她老伴儿说道:“你知道去哪里请高人吗?”

      “我是不知道,可你不是天天都跟神说话吗,你问问他们不就行了。”“年轻老人”颇为不屑地说道。

      “要是能问神还用请什么高人,你答应的你去请,别来烦我。”阿姨说着关上了她专门用来供神的屋子的房门,续上香炉里刚刚烧完的香,跪在神像前闭上眼睛开始虔心祈祷起来。

      “我去就我去,不就是找个跟你一样神神叨叨的人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年轻老人”冲着紧闭的房门恶狠狠地说道,说完后就扭头出门了。

      第二天,高人还真被”年轻老人”请来了,是三十多里地之外的临镇上一个小有名气的算命先生,五十岁上下,人称黄大仙。

      黄大仙一到村庄,就大呼了一声:“好大的戾气!”然后就绕着村庄慢悠悠地转了起来,一边走一边捻着手指,口里还念念有词。转完一圈之后,大仙对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年轻老人”说:“你领我去第一位去世的老人家里看看。”

      听说来了个黄大仙,村里的老人、小孩儿还有刚好在村庄里的年轻人,几乎都走出来看热闹了。大家一股脑儿地聚集在了第一位去世的老人家门口,足有七八十人,把本来就不宽敞的街道围得水泄不通。

      “年轻老人”咚咚咚地敲了几下门,敲完后过了一会儿见没动静,就大声叫了两声老人小儿子的名字,过了半天仍然没人回应。这时人群中突然有人喊道:“今天好像是老人家的生辰,他是不是去给老人家上坟了?”话音刚落,又听到另一个人喊道:“回来了,回来了,他回来了。”于是所有人都同时看向了说话的人手指的方向,只见在离人群十几米的地方,有一个穿着白孝裤手里拿着孝衣孝帽的人正慢慢地向人群走来。

      “大兄弟,你可回来了,我请了高人来咱们村庄化解灾难了。”“年轻老人”迎上前来,亲昵地拉住刚刚上坟回来的老人小儿子的胳膊说道。

      “谁是你兄弟?我的两个哥哥都在我妈身边躺着呢!”老人的小儿子并不友好,甩开”年轻老人”的手后说道。

      “你怎么说话呢你,我这不是为了救咱全村的老人嘛!”“年轻老人”十分气愤,紧跟在老人的小儿子身后嚷嚷着。

      老人的小儿子没再搭理他,径直穿过人群走到自己家门口,看都没看一眼一直站在门口的高人,打开门走进去,反身就从里面把门又锁上了。

      “年轻老人”站在门外气得直跺脚,牙根都快咬碎了。他转身看了看站在身边一言不发的高人,颇为尴尬地说:“大仙您看该怎么办?他家是进不去了。”

      黄大仙似乎也没预料到会出师不利,他闭上眼睛捻了捻手指,然后用一种极为别扭的腔调说道:“去坟地,老人家正在享用她儿子供奉的祭品。”说完后忽然睁开眼睛,换上了正常的说话声音又说道:“我刚才说了什么?”

      “你说去坟地,老人家正在……”“年轻老人”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这是祖师爷的指示,你们村的坟地在哪儿,带我去看看。”黄大仙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好吧,您跟我来。”“年轻老人”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就在前面带路,领着黄大仙往坟地的方向走去。

      围观人群分开一条通道让两个人走了出去,一群人愣在原地看着他们走出去几米远之后,一个小孩儿跟了上去,然后所有人都跟着往坟地走去。

      虽然只有七八十个人,但是人群走的很拖沓很分散,远远看去也勉强可以用浩浩荡荡形容了。队伍的主力阵容是老人和孩子,老人们基本都心怀忐忑,而孩子们则充满好奇和兴奋。坟地在村庄的东北方向,距离不远,出了村庄大概走个十多分钟就到了。腿脚不便的老人家可能要走上半个小时,所以平时祭拜上坟的时候,老人家都是骑车或者由子女骑车载着去的。但今天不同,既不是去上坟,也没有提前准备,所以队伍拉得很开,走在最前面的基本上就是最年轻的,越往后年纪越大。

      “年轻老人”领着黄大仙走在前面,但也不是最前面,有几个胆大的小孩儿脱离了大人的掌控,时而窜到前面去带路,时而又回归到人群里嬉戏玩闹。

      “停!其他人都在这里等着,不要再往前了。这么多人会把老人家吓走的,我一个人过去就行了。”坟地已经近在眼前,黄大仙停下脚步把手一抬,跟在身后的人也都随之停了下来。当然,落在后面的人还在继续行走着。

      “大仙您要自己过去?您知道老人家的坟是哪座吗?”“年轻老人”随着黄大仙又往前走了两步,边走边说道。

      “当然,我已经看到老人家坐在坟前了。”

      “年轻老人”被黄大仙的话吓得立马停住了脚步,一只脚已经向前伸出去了,又赶紧收了回来,呆立在原地。

      黄大仙当然知道老人家的坟是哪一座,因为坟头正在冒着青烟呢。老人家的儿子不是刚刚才来祭拜过嘛,大概烧的纸钱燃烧不充分,余烬还在冒着淡淡的烟。

      黄大仙径直朝着冒烟的那座坟走去,嘴里依然念念有词,只是别人依然不知道他念叨的是什么。走到离坟还有三四米远的地方,大仙停了下来,朝着坟头拱手作揖,鞠了三躬。然后往前又走了两步,席地而坐了下来。

      “年轻老人”和村里的一群人老远地看着黄大仙坐在老人家的坟前,能隐约听到黄大仙正在说着什么,但是没有人能听清他说的具体是什么。后来赶到的人都在问前面先到的人黄大仙说了什么,答案当然都是一样的,没有人知道。

      黄大仙在老人家坟前坐了足足有一个小时,直到最后一个赶到的老人已经站不住了,刚让小孙子扶着自己在地上坐一会儿,还没坐下去,只见黄大仙终于站了起来。起身后黄大仙又朝着坟头鞠了三躬,然后快速朝着人群这边走了回来。

      “黄大仙,您……”“年轻老人”等黄大仙走近了,刚一开口,就被黄大仙伸手示意停止了。

      “把你们村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召集一下,老人家托我给大家带话了。”黄大仙说完后就径直穿过人群开始往回走了。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没听见黄大仙说的话吗?赶紧地回村里去集合吧。”“年轻老人”原地愣了一会儿,抬头看了看人群,发现其中大部分人也正在看着他。他一拍大腿,边说着边起步去追赶已经穿过人群的黄大仙了。

      于是人群又都跟在”年轻老人”和黄大仙的后面,浩浩荡荡地走回了村庄。只是与来时的七嘴八舌相互讨论不同,回去的路上几乎没有人开口说话,除了不明所以的始终欢快的孩子们。

      回到村庄,”年轻老人”把黄大仙请到了家里,然后对一直跟着他们走到他家门口的人群喊道:“刚才在坟地的时候黄大仙说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大家互相传一传,怕有没去坟地的人不知道,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到我家来集合一下,黄大仙有话说,当然,来不来听大伙儿自己决定。”说完后就敞着大门,转身回屋了。

      大门外的人群中就有几个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他们什么都没说,直接跟在后面进了”年轻老人”的家。剩下的不到七十岁的也没有散去,他们站在门口盘算着村里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有哪些。还有七十岁以上的腿脚不方便而走在后面的老人,他们到了”年轻老人”的家门口后,站在外面的人都忙不迭告诉他们赶紧进去。

      “年轻老人”在屋里殷勤地招待着黄大仙,他拿出了家里最好的茶叶泡给黄大仙喝,然后又用一个很大的茶壶泡了一壶茶叶末,进来一个老人就给倒上一大杯。

      大概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全村的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聚集到了”年轻老人”的家里。这倒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他原本以为,总会有那么几个不信邪的会不来。看来人都是怕死的,而且是越老越怕,村里还剩下的五个八十岁以上的老人都比较早地就赶来了。

      “黄大仙,村里七十岁以上的老人都在这里了,您看?”“年轻老人”毕恭毕敬地给黄大仙添上茶水,小心翼翼地说道。

      黄大仙喝了一口刚倒的茶,气定神闲地说道:“刚才在老人家的坟头,我和老人家说了很多话,我想你们也都看到了。具体都说了些什么我就不一一告诉你们了,只说对你们来讲最重要的。老人家托我转告你们,在她后面跟着去了的几个老人都是她叫去作伴的。本来她想只叫过去两个就行了,没想到他们在那边迷路了,没走到老人家身边。所以她老人家就又叫了两个过去,但是现在那两个又迷路了。老人家今天告诉我打算继续往那边叫,直到有能走到她身边的为止。”

      “我一听这还得了,于是就把我知道的一个传说告诉了老人家。什么传说呢?就是在那边,可以收买黑白无常,让他们把迷路的亲人朋友带到自己身边。我跟老人家说,让她不用再叫新的人过去了,贿赂一下黑白无常,让他们把之前的几位帮忙带到她身边就行了。老人家同意了,但是她说她儿子烧给她的钱只够她在那边花销用的,需要有人再多给他烧一点。我说那让村里的老人烧给她就是了,但是老人家说不行,她说她信不过村里的人,只相信我一个人,让你们把钱交给我,由我代为烧给她。对了,老人家说了,那边现在流行花真钱,她不要纸钱,要烧真钱给她。”

      “真钱?黄大仙您没听错吧?”“年轻老人”不可思议地看着黄大仙说道,说完后看了看其他老人,他们也都和自己一样感到惊讶。

      “本来我也以为听错了,可是老人家说了,纸钱不经花,还是真钱抗用。老人家说她也是到了那边才知道原来那边还可以用真钱。”黄大仙的表情显示,这种情况他也是头一次听说。

      “烧真钱那得烧多少呀!”“年轻老人”弱弱地问道,生怕自己声音越大需要烧的钱就越多。

      “我也这样问老人家了,她说多少你们自己看着办,她也不知道多少才够用。我估摸着,你们年纪大的可以少烧点,年纪小的就多烧点。”

      “不对吧,老人家往那边叫人可是从年纪大的到年纪小的叫的,这样应该年纪大的多出钱吧?”“年轻老人”这下声音比之前稍稍加大了一点。

      “这就由你们商量着办吧。我跟老人家说好了,明天还是像今天这个时候去她坟头给她烧钱,你们自己决定要不要烧,要烧多少。今天跟老人家通灵谈话耗费了我太多元气,所以我要先回去运功恢复了,你们决定好了给我打电话吧。”

      黄大仙说完就起身开始往外走,留下一屋子错愕的老人们。还是”年轻老人”最先反应了过来,赶紧招呼大家快出门去送一下黄大仙。门外的人群依然守候在那里,大家都想第一时间知道是什么情况。黄大仙走后,人群还是久久不散,最后是”年轻老人”发的话,说让老人们都回去跟子女们商量一下,大家这才慢慢散去。

      “年轻老人”关上大门回到家里,发现之前始终在供神的屋子里没有出来的老伴儿,此时正坐在刚才黄大仙坐的椅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第二天上午,黄大仙准时出现在了村庄。前一天的晚上,”年轻老人”给黄大仙打去了电话,把他们的决定告诉了黄大仙。村里十三个七十岁以上的老人每人出八百块钱烧给老人家,有的人家子女不同意不肯出钱,老人们就从自己的棺材本里出的钱。十三个人总共是一万零四百块钱,这钱大家都已经存放在了”年轻老人”处。

      黄大仙从”年轻老人”手里接过了厚厚的一沓钱,全是略微有些旧的百元钞票。他把钱直接收进了随身携带的一个黄绿色布袋里,并没有清点数目,连多看一眼都没有。

      “我们现在就出发吧,跟老人家约好了时间的,去晚了怕她老人家等得不耐烦。”黄大仙收起钱后对虔诚地站在他面前的老人们说道。

      “好,好,大仙您请前面走。”“年轻老人”还和昨天一样,跟黄大仙一起走在最前面,随后就是另外十二个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们,再后面则是真正浩浩荡荡的人群了。

      听说要在老人家坟前烧真钱,全村几乎所有的人都出动了,大家都想看看这前所未见的奢侈景象。虽然人数是昨天队伍的好几倍,但是今天人们都走得有点争先恐后,生怕去得晚了看不着烧真钱的画面。

      到达坟地之后,黄大仙吩咐村里人还是在昨天的地方停下,让十三个老人又往前多走了几步,自己则走到昨天席地而坐的地方,还是鞠了三个躬,然后开口说道:“老人家,我带他们一起来给您烧钱了,您在一旁可看好了呀,钱烧完了可千万不能再往那边叫人了啊。”几句话唬得站在后面不远的十三个老人无不面如土色,再后面的人群也像炸开了锅,但议论的声音又保持了刻意的压低。

      说完话后,黄大仙摘下随身背着的布袋,拿在手里走到老人家的坟前,慢慢从里面掏出了”年轻老人”交给他的一沓百元钞票,捻散开平铺在了老人家坟前的地面上,然后又从布袋里掏出一个打火机,对着地上的钞票打着了火苗。

      “烧了,真烧了……”地上的钞票着起来开始冒烟后,后面的人群中很多人异口同声地念叨了起来。

      不到两分钟,一万多块钱化为了灰烬,而且是非常小的一摊灰烬。才刚刚烧完,一阵微风吹过,瞬间这小小的一摊灰烬便随风飘散,不见影踪了。

      “老人家,钱您已经笑纳了,赶紧去找黑白无常吧,可再不能叫村里的老人们过去了呀!”黄大仙说完后跪下朝着老人家的坟头磕了四个头,后面的十三个老人见状也忙不迭跪下磕头,就连人群中,有几个调皮的孩子也就地跪下开始磕起头来,只不过刚磕了一两个就被身边的大人给拉了起来。

      “老人家已经收了钱走了,我们也回去吧。”黄大仙对还跪在地上没有起来的老人们说道,说完后还帮忙扶起了中间腿脚不太好的一位老人。

      回到村庄后,黄大仙坚决不肯留在村里接受大家的盛情款待,连老人们要付给他的酬劳也是推辞再三后才接受了,并且坚持只接受每人一百元。就这样,在黄大仙拿着自己总共一千三百元的酬劳离开了村庄已经很长时间之后,村里人还在不停念叨着他的好,说他真是功德无量。

      就在村里人以为事情终于得到了了结,再不会有人出什么意外的时候,刚刚风平浪静下来的村庄很快地就掀起了新的波涛。距离黄大仙在老人家坟前烧完真钱才过去了三天时间,村庄又有老人不幸去世了,而且这次是同一天接连去了两位。一位是早上起来上厕所,蹲得腿麻了起来的时候没站稳,一头碰在了厕所角落里当初建厕所时剩下的石头上;另一位是一直患有心脏病,本来每次发作的时候只要吃下救心丸就很快会好,但这天药丸却没有起到作用。只不过这次与之前不同的地方是,去世的两位老人并不是年龄最大的八十三岁和八十二岁的,而是两位八十岁的。虽然没有继续之前的规律,但这还是引起了几乎全村人的恐慌。

      两位老人刚刚入土为安,出钱在老人家坟前焚烧祭拜的另外十二个人的子女就找到了”年轻老人”的家里,一同前来的还有几位老人。毕竟黄大仙是”年轻老人”找来的,现在刚烧完钱就又出了事情,大家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接受。经过一番争论和商讨之后,大家决定由刚刚去世的两位老人的子女和”年轻老人”一起去找黄大仙讨个说法。

      然而,等他们到了黄大仙家的时候,却发现他家已经被查封了。那边村里的人告诉他们,黄大仙涉嫌以鬼神等迷信手段骗取钱财被拘捕了,之前有很多人都上过他的当。”年轻老人”他们这才意识到,很有可能他们也是上当受骗了,于是他们果断去派出所报了警。

      黄大仙一被带到派出所就对以往的行骗全数招认了,也交代了关于”年轻老人”他们村庄的这起骗局的原委。他说整个行骗的过程他也只是随机应变的:在被拒绝进入老人家里的时候,他临时决定去坟地演一场戏,坐在老人家坟前的一个小时,他只不过是一直在自言自语,无聊的时候还唱了几首歌;在老人家坟前烧掉的钱是他在家里时就准备好放在布袋里的道具假钱,烧的时候其他人都不在跟前,远远看着是辨别不出真假的。他说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如此顺利,这还是他行骗至今得手最容易的一次。因为知道干这一行早晚会有事发的一天,所以每次行骗完他都会很快将骗来的钱财挥霍一空,这次骗得的一万一千七百块钱,他不到两天就花完了。

      黄大仙最终会受到怎样的处罚不得而知,可以肯定的是被骗走的钱是追不回来了。”年轻老人”他们回到村庄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讲给村里的人听了后,大家痛骂黄大仙之余也都无可奈何,有几个受害者把气撒在了”年轻老人”身上,见他一次便骂他一次。虽然他不是黄大仙的同伙儿,但要不是他把人请来,大家也就不会上当。

      损失点钱财倒是小事,毕竟才不到一千块钱,在现在这样的经济条件下,人们转眼也就不会在意了。但是黄大仙的事情一出,村里人更加恐慌了,尤其是老年人们人人自危。原先极为热闹的闲话中心现在一个人都看不到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大家都很少出门,街上能看到的人影比猫狗还少。

      但是事情要来不是躲就躲得过去的,两位八十岁的老人去世后的第五天,八十二岁的那位老人长眠于梦中;三天后,八十三岁的那位老人也随之而去;又过了五天,最后一位八十岁的老人也未能幸免。这三位老人都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算是无疾而终。其实以他们的年纪来算,通俗地说也算活够了本,但是就在仅仅两个月之前,任谁都不会想到自己会这样不声不响地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可是谁又能提前想到呢,第一位去世的即将年满一百零五周岁的老人家怕是也没有想到过。大概只有喝农药而去的富强妈,算是掌控了自己的生死,然而这样的掌控又是如此地悲哀。

      村庄八十岁以上的老人全部去世之后,紧张的就是包括”年轻老人”在内的八位七旬老人了。但是,大家惶惶恐恐地一直过到了春节来临,也再没有老人去世的事情,倒是有一个在城市打工很少回到村庄的年轻人,临近春节的时候出了车祸,不过并没有生命危险,在家里养了大半年后就又回到城市继续上班了。

      这件离奇的事情最终也没有得出任何可信服的结论,不过结果倒是很明显:村庄八十岁以上的老人在两个月之内全部先后去世了。在这之后,村庄彻底恢复了正常,只是在几年之内,都再没有八十岁以上的老人了。人们每每谈论起这件离奇事情的时候,都说这好像是一个诅咒,诅咒这个村庄的人再也活不过八十岁。而事实是否如此,就要再等很多年之后才会有定论了。

      本文标题:村庄怪事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8028.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天使蓝 天使蓝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47028篇
    • 获得积分:757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