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大山有宝

  • 作者: 一冰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4-09
  • 被阅读
  •   大山寻宝

      石晓林是个古董商,一个深秋的一天,他又开上自己的吉普车下乡去“铲地皮”。这“铲地皮”是收藏圈的行话,意思是走街穿巷、下乡进村到人家里去收东西,只有这样收到的东西,才能有高的利润。“铲地皮”是个辛苦活,过去只到城郊,现在得深入远乡僻壤,只有走在别的古董商的前面,才会有收获;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是因为马上要到年关了,都缺钱用,都愿意卖东西。

      石晓林开着车,一直开到车走不了了,然后再下车步行,走了十几里的山路,到了一个位于深山的村子里。在村子里一转,石晓林有些失望,虽然他知道同行们从来没来过,但村子里也没看见什么值钱的东西。这个村子里的人太穷了,除了每家都堆着土豆以外,几乎看不到任何象样的东西。他挨家挨户地张望,慢慢跟人混熟了,终于收了一把榉木的老椅子。这把老椅子其实卖不出来价钱,只是他收东西的一个诱饵,他想吸引更多的人把家里的东西卖给自己。如果出价不高,引不起人家的兴趣。

      石晓林扛着那件老椅子,很快后面就跟上一群看热闹的孩子,里面还夹着一个二十多岁的愣小伙子。石晓林只打量了一眼,以他看古董的锐利眼光,早就发现那小伙子不正常,有些傻。他扛着椅子累倒不说,关键是不方便,但又不能少了这块“招牌”,就招呼那小伙子:“喂,你叫啥名字?”

      小伙子傻呵呵地笑着,还没等他说话,那群孩子异口同声地说:“他叫傻蛋,哈——”

      “嗯……我、我叫傻蛋……”小伙子一张嘴,口水就流出老长。

      石晓林问他:“你能不能帮我扛着椅子,我给你十块钱。”

      傻蛋连连点头,说:“我、我有劲得狠!我一顿能吃好多、好多土豆哩……”说着一把抓住椅子,轻松地放在了肩膀上,跟着石晓林屁股后头兴冲冲地走。

      石晓林又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又收了几件小东西,虽说也是老东西,也都不值什么钱,但他跑了一趟,那个吉普太能烧油了,他多少总得弄点油费回来,不能空着手回去。转完了,石晓林也饿了,他原想给傻蛋十块钱,让他回去。可又想他是个傻子,别把钱给弄丢了,不如把钱给他家里人靠谱。他就问傻蛋:“你家在哪?我去你家看看。”

      傻蛋指了一个地方,石晓林刚才去过,可没进院门就出来了,为啥呢?那房子是土坯做的,因为年久失修,整个房子都歪了,仿佛随时会倒下来,石晓林怕自己进去倒了可就麻烦了,所以就没进,他也知道这样的房子里根本不可能会有什么好东西。

      遇见宝贝

      “你家里还有什么人?”石晓林又问。

      傻蛋说:“……有我、我娘……我爹死好、好几年了……”

      石晓林说:“那我见见你娘吧。”

      傻蛋一边连声地叫好,一边匆匆地在前面带路。石晓林进了那院门,问他娘在哪,傻蛋又说:“我、我娘病、病了……躺、躺在床上……”石晓林无奈,只得硬着头皮进了屋。一进屋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只见墙边的床上躺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妇人,这就是傻蛋的娘了。傻蛋娘听到动静,问了一声“谁啊”。

      石晓林听傻蛋娘说话的声音,又看到她的人,知道她虽然身体不好,但脑子没问题。他也不愿意多留,就拿出十块钱,递给她手里,说:“大妈,这是你儿子刚才跟我帮忙的工钱,你替他保管着吧。”

      “啥工钱啊。”傻蛋娘一听,马上就坐了起来。石晓林讲了一下来龙去脉,傻蛋娘马上把钱往他手里塞,“这要个啥钱啊,不要不要!”傻蛋也在一旁说:“不要……不要……”

      石晓林把钱塞到傻蛋娘枕头下面,看他执意要给,傻蛋娘也不好再客气了,却殷勤地非要让他坐一会,还要下床给他做饭吃。傻蛋一听说做饭,立即就跑到屋外,抓出一把土豆来。

      石晓林连忙拒绝了,他在这附近跑了几天了,知道这地方,这个季节什么都没有,只有土豆,他来这都吃几天土豆了,再也吃不下去了,他车上有吃的东西。但他却不过傻蛋娘的好意,就坐在了一个小马扎上,想坐一会就走。这时他的眼睛也适应了屋里的阴暗,他打量了一下四周,这傻蛋家显然就这一间房子,一边是一张床,另一边是灶台,做饭睡觉都在这间屋里。

      忽然,石晓林的眼睛看到灶台里面有一个瓷罐子,他的心立即动了一下。虽然那个瓷罐子一身的油灰,但凭着他多年做古董的经验,他感觉那个瓷罐子非同一般。他对傻蛋娘说:“我能看一下那个罐子吗?”

      傻蛋娘一口答应,石晓林就过去把那个瓷罐子拿过来,打开一看,瓷罐子的底部还有一些糖泥,显然是装糖用的。他手一掂,顺手擦去一块油灰,心顿时狂跳起来,这可是乾隆的斗彩啊!这个东西,拿出去至少能值十多万,甚至能上拍卖会。这时,傻蛋娘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说这个罐子是前些年一个下放知青带来的,走的时候也不愿带走,就留给了他家。还说如果石晓林喜欢,就拿去算了。

      石晓林已经明白了,傻蛋他们一家是真不懂。他拿出一千块钱,说:“大妈,我这次出来就带了这些钱,现在全放这了,您就把这个罐子卖给我吧。”

      傻蛋娘一听,呆了一下,立即就哭了,说:“好人啊!我知道你是可怜我们娘俩,一只破罐子,哪能值一千块钱呢……”

      珍贵宝贝

      石晓林可不想多啰嗦,他怕夜长梦多。马上站起来就走,傻蛋娘追不上,只好叫傻蛋送送他,傻蛋乐呵呵地扛起椅子、提过东西就跟在他身后,石晓林也不好拒绝,再说这椅子他也扛不了十多里山路。二个人一前一后,来到了石晓林停车的地方,傻蛋看到石晓林的吉普车,又是吃惊,又是兴奋。

      “这、这是啥啊?”傻蛋瞪着汽车问。

      石晓林想他可能没出过门,人也傻,连汽车都没见过,就招呼他上车坐下,开着车在山里跑了一圈,然后又把他放在原地,把傻蛋乐得不行。石晓林正要发动车子走,忽然傻蛋一拍脑袋,对他说:“你、你等一会……我、我去拿点东西……”

      说完,也不等石晓林答应,就急急往回走。石晓林纳闷了,他要拿什么呢?该不会是他家还有一个什么瓷罐子吧,如果有一对,那可就更值钱了。他原想立即就走的,但还是心存侥幸,等着傻蛋。

      过了一会,傻蛋满头大汗,累得呼哧呼哧地回来了,他扛着一麻袋什么东西,足足有一百多斤。一到车旁就手忙腿乱地往车里塞。石晓林问是什么,傻蛋说:“是、是土豆……你、你带着路、路上吃……”

      这东西路上能吃吗?石晓林又是好笑,又有些感动,这土豆虽然不值钱,但也算人家的番心意,最后他跟傻蛋打了个招呼,发动车子,离开了那里。

      石晓林回去后,把那个瓷罐子洗干净了,再一看,居然是个官窑!拿到拍卖会一拍,拍了一百多万,这可是石晓林做古董生意以来做得最好的一次。石晓林一下子就拨眉吐气了,把那辆吉普车送了人,换了辆高档越野车。

      一年后的一天,石晓林又开车下去“铲地皮”。他转到一个地方,忽然发现那里离傻蛋家很近,他决定去看看傻蛋母子,要知道,自己能有今天,多亏了傻蛋母子啊,他要去感谢他们。去之前,他还专门买了很多那个村子里吃不到的东西,送给他们。

      来到傻蛋的家,屋里空无一人,但石晓林看看屋里的情景依旧,只是更加破旧了一些,看来那一千块钱并没有改善什么。不过傻蛋娘不在家,看来是身体好了,估计是下地干活去了。石晓林就在村里找傻蛋,一个孩子带着他找到了傻蛋。有一群人坐在一棵树下闲聊,傻蛋正被他们打趣着。石晓林走过去,问傻蛋:“你娘呢?”

      “我娘、娘她、她死了……”傻蛋说。

      石晓林吃了一惊:“啥时候?”

      一个人冷冷看着他,说:“去年这个时候,就是你上次来之后没多久,傻蛋娘就死了。”

      “怎么死的?”

      “饿死的。”

      石晓林愣了:“怎么会饿死呢?”

      那人摇了摇头,说:“傻蛋把家里全部的土豆都给你了,他们没吃的,又赶上大雪封山,买都没地方买,就饿死了。”

      石晓林的头嗡地就大了,他抓着傻蛋的肩膀说:“兄弟,你、你把家里的土豆都给我了?为什么啊?”

      傻蛋点点头,傻呵呵地说:“是啊……我看你那、那个车……一定很、很能吃饭的,我怕他饿着了就、就跑不动了……我就把家里的土豆都、都……我、还怕路上还不够他吃呢……”

      “我的好兄弟啊!”石晓林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地上……

      后来,石晓林把傻蛋带到了城里,住到自己身边。有人问起,石晓林总会自豪地说:“这是我这一辈子遇到的最好的宝贝!”

      本文标题:大山有宝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7830.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一冰 一冰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70篇
    • 获得积分:458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