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贫贱夫妻

  • 作者: 风萧萧易水寒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3-04
  • 被阅读
  •   凌晨五点,梅子在稀稀落落的鞭炮声里醒来。
     
      多年的习惯,醒来便不能睡了。梅子轻轻下了床,开始收拾屋子。都七点钟了,男人的呼噜依旧没有停下来。梅子站在旁边看着,男人的头发稀疏,头顶处露出头皮。从前细白的皮肤,黑皱皱地起了一层干皮;紧闭的眼睛,眼袋如同去了果肉的葡萄皮向下垂着。梅子心里有些酸楚,男人在外面打工,一年里只在过年时在家里呆得长些。平时几个月回来一趟,放下工资,住上一晚就走。看梅子一个人进进出出,换灯泡,修门锁,比男人还要能干,新搬来的邻居曾小心地问过她:“是不是一个人生活?”梅子苦笑着没有应答。
     
      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叫醒男人!她抓起男人垂在地上的胳膊拍了几下,“快醒醒,一会去给我妈拜年!”男人睁开了惺忪的眼睛,“几点了?”“七点多了,快点起来!”梅子收拾好一切,只等男人醒来一起去给母亲拜年。“就不给我妈买东西了,她那的东西多得吃不完,给她五百块钱,你看行吗?”梅子对着正在洗漱的男人说道。“你看着办吧。”又是这一句。每次都是一样的回答,梅子脸色有些沉,又不好发作,只好压住火气等男人一起出门。
     
      两人出了家门,一前一后走着,不多一会就来到了车站。
     
      两人下车后朝母亲家走去。到了门口,梅子嘱咐了男人一句:“吃饭时少喝酒!”梅子重重地敲门,喊着母亲来开门,可几分钟过去了,里面没有动静,她就掏出钥匙开门,她猜想母亲在屋里。母亲坐在北面房间的床上,伸头往外看着,她们从外面走过来时母亲应该看到的,她故意没开门,她盼的不是他们。梅子和男人进屋给母亲拜年,母亲嗯了声,坐在那里没动,梅子赶紧掏钱出来递给母亲:“妈,过年没给您买东西,这钱给您,喜欢什么自己买。”母亲扭头看一眼放在床上的钱,脸色稍稍缓和。“赶快准备饭,过会他们快到了。”母亲口中的她们是梅子妹妹两家人。
     
      依照往年习惯,腊月二十七厂里放了假,梅子来给母亲打扫房间,准备过年的菜肴,今年依旧如此。母亲没有发现梅子的变化,梅子比平时更沉默,眼睛周围的黑晕使她看上去疲惫失神,干起活来手脚没有平时利落。母数落几句,表示她的不满。梅子偷偷的流泪,心里像压了巨石透不过气。
     
      腊月二十这天,厂里给工人发放年货。每人一百斤大米、十斤牛肉。梅子心里高兴,盘算着牛肉和大米各给母亲一半,自家留一半,过个好年。刚刚领过年货,梅子和二十几个四十岁以上的同事被通知去厂里会议室开会。大家议论纷纷,前些时候传言厂里去年亏损严重,今年厂里会有新举措。梅子心里有些紧张,预感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会议室里厂长几句简单的开场白后,宣布到会人员全部下岗,没有异议可以签了协议书回家过年,家里实在困难的可以申请留在厂里,厂长说完起身离开了。梅子一下傻在那里,心里慌得厉害,她工作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无论如何不该下岗,想留下又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迟疑中听到有人大声嚷嚷着:“离开厂子不能活了?咱们自谋出路可以活得更好!”梅子心里暗暗骂了句:“不知穷人难处,在这说大话!”
     
      男人为能多挣些钱,选择大年三十回家,老板答应给双倍工资。下岗的事梅子没告诉男人,免得他担心,她只告诉了小妹,小妹答应帮她保守秘密,一面帮她找工作。
     
      在母亲家一整天,累得浑身散架,从母亲家出来,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头昏脑胀地站在冷风里禁不住打着寒战。黑暗中茫然无措,辨不出方向,又不想回到母亲那里,一咬牙,朝着前方走去,走出好远不见车站才知走错路,虚脱地蹲在地上,心里疼得难受。苦日子里熬出来的她不相信眼泪,她相信苦日子总能熬出头!
     
      厨房里梅子和男人准备好各样菜肴,只等妹妹两家人到了便开始炒菜上桌。母亲一会趴在窗前朝外看看,一会进厨房鸡蛋里挑骨头唠叨几句。临近中午,门外传来汽车喇叭声,“妈,快来开门!”是小妹来了。梅子听出是小妹的声音,从厨房里出来去开门。“谁来啦?”母亲紧紧跟在梅子身后,“是小妹。”梅子回答道。“姐,帮忙拿东西。”汽车后备箱堆满东西,梅子帮妹妹一件件拿出来拎进屋,很快屋子的地上摆满各种礼品盒。母亲围着这些礼品盒转了几圈,笑得合不拢嘴,问小女儿女婿饿不饿,厨房里有热的饭菜。小妹悄悄拽了下梅子的衣角,梅子会意,两人走进卧室,小妹在包里拿出一沓钱递给梅子,“姐,这钱你拿着用,不够再给你拿。”梅子朝屋外看看,母亲蹲在地上看礼品标签,自己的男人和妹夫坐在沙发上抽烟说着话,没人注意到她们。“钱我先拿着,等挣了钱还你。”“这是给你的,不用还。”
     
      门外又传来汽车喇叭声。“在里面干什么呢?快去开门!”母亲听出是二女儿到了,冲着屋里的梅子喊道。人到齐了,你去炒菜。母亲接着吩咐大女婿。梅子与丈夫迅速忙起来,一个去开门,一个进厨房炒菜。又是一箱箱礼品搬进屋,占去屋里地面大半个地方。二妹两口与大家打过招呼,坐在沙发上陪母亲聊天,厨房出阵阵香气,刺激人的味蕾。“大姐夫的手艺就是好,最爱吃姐夫做的饭!”二妹的话总是让人听了舒服。梅子在厨房给男人打下手,两人配合默契,色香味具佳的菜肴端上桌,母亲招呼大家上桌吃饭。“二姐夫,今年的生意挣了不少吧?是不是该给我们发个红包?”“还行吧,生意不好做,难啊!和你们这些公务员没法比,工作清闲,工资又高。”“别哭穷,你市中心的房子可不便宜。”“多吃菜,少喝酒。”母亲给两个小女婿夹菜,筷子绕过大女婿伸向别处。梅子的男人插不上话,看着他们斗嘴,一口接一口喝着闷酒,别人倒也没去理会他。梅子不停地使眼色给男人,男人这样会让母亲不高兴的。两个妹妹看出梅子脸色不好,时不时打个圆场,一顿饭吃了两个多小时,梅子如坐针毡。满桌狼狼藉,大家吃得尽兴。梅子的男人醉得一塌糊涂,摇摇晃晃站起来朝门外走,嚷着回家,任谁也拦不住。梅子知道男人心里苦,扶着男人朝外走,拒绝了妹夫送他们回去的好意。身后母亲的责骂声一点点远了,听不到了。
     
      梅子的男人原来在一家公司做会计,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写写算算,工作很清闲。下班后他喜欢到市场转转,买上几样小菜,回家做给梅子吃。那几年的日子平静而温馨。这样的日子在女儿五岁时发生了改变,男人下岗了,到处找零活干,家庭生活就变得更加拮据了。
     
      梅子好不容易把男人拖回家,看他一头栽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拿了被子给他盖在身上,随后从包里拿出钱仔细数过,悄悄藏了起来。小妹在政府部门工作,人脉广,消息灵通,开春后小城要进行新城改造,到时会有很多农民工来城里打工。她给梅子出了个主意,要她开家小吃店,城里酒楼饭店不少,可对农民工来说消费不起,更不愿一身灰尘进去酒店遭人白眼。开家小吃店,这样男人就可以回到自己的身边,一家人就可以在一起生活了。她想暂时不告诉男人,等事情有了结果再让男人回到自己身边。
     
      初八一早,梅子帮男人把行李箱放到门口,昨晚她在行李箱中偷偷放了一千块钱。男人工作辛苦伙食又差,这钱能让男人吃点好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吸着烟,吸完这支烟,又将离开家。两人沉默着没说话。一支烟燃烧的时间很短,男人将烟头按在烟灰缸里,缓缓站起来朝门口走去。梅子紧跟在后面,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酸楚。男人在门口停住了,回头看着梅子,说:“我走了,你在家多注意身体。”声音体贴,眼睛里满是无奈与不舍,“嗯”梅子轻轻地应了声。“过段时间你回家来,咱不去外面干活了。”男人抬手摸了摸梅子的头发,说:“等挣到钱了就不出去了。”说完提起行李箱朝门外走去,身后的梅子早已泪眼模糊……
     
      迎春花开的时候,梅子的小吃店开张营业了。几个月的辛苦忙碌,她瘦了一大圈。男人接到小吃点开业的消息后,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他们每天坚持到很晚才关店门,只为多等到一个客人,多一份收入。每晚送走最后一位客人,无论多累,男人都会给梅子做她最喜欢吃的饭菜,如同从前的日子。
     
      这一对贫贱夫妻,经历过太多的困苦与挫折,在平凡的烟火日子里过得却平静幸福。

      本文标题:贫贱夫妻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741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风萧萧易水寒 风萧萧易水寒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2篇
    • 获得积分: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
        【风萧萧易水寒】发布的其他文章:
      • 我的父亲0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