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蓉蓉

  • 作者: 幽谷静雅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19-02-26
  • 被阅读
  •       一
      夕阳如霞。
     
      “妈妈,前面就是姥姥的家!”刚拐进了巷口,娇娇就兴奋地大叫起来。
     
      “是啊,娇娇真幸福,天天和姥姥姥爷在一起!”蓉蓉亲了亲女儿的小脸,轻轻地推开了院门,一阵浓浓的桂花香扑面而来,她深深地吸了一口,叹道:“四年了,我又闻到你的香气啦!”
     
      “妈妈,你怎么哭了,姥爷说爱流泪的孩子不是个好孩子!”
     
      蓉蓉亲昵地抚摸着女儿柔柔的头发,叹息道:“妈妈真的不是个好孩子!”
     
      “妈妈,为什么不是个好孩子?”女孩忽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天真地问道。
     
      “妈妈不听话,惹你姥爷生气了。”蓉蓉的嗓子哽咽了……
     
      “妈妈不要怕,你给姥爷承认个错误,姥爷就不再生你的气了!”
     
      蓉蓉笑了,“娇娇说得对,妈妈给姥爷道个歉,姥爷就不生气了!”
     
      二
      蓉蓉是李军和王丽捡来的孩子。
     
      李军和王丽原来是机械厂的职工,他们刚结婚的那年,李军在一次工作中不小心伤了身体,失去了生育能力,看着同事的妻子一个个凸起的肚子,他说不出的难受。从此他就变得自卑抑郁、烦躁不安,几次欲赶走新婚的妻子,可王丽默默地用温情温暖着他不离不弃,让他烦躁的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也许王丽的行动感动了老天,在一个大雪之夜,深夜下班归来的李军走到离家属区不远的巷子口看见了一个大大的纸箱子,里面隐隐传来婴儿的哭啼声,他左右瞅了瞅犹豫了一会,就抱起箱子快步回到了家里。一进家门,听到从纸箱里传出的孩子的哭声,王丽惊讶地问:“从哪里偷来的孩子?”“哪里是偷的,我在咱小区巷子口捡的。”李军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王丽,王丽喜不自禁,急忙把纸箱放在了台灯下,急不可待地打开了,只见里面躺着一个出生不久的女婴,双眼紧闭,嘴唇青紫,王丽心疼地把婴儿抱在了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终于婴儿的脸色转红润了、呼吸正常了,王丽深深地松了一口气。这是哪个狠心的父母抛弃了孩子?这个孩子的突如其来,让他俩无所适从,两人瞪着眼睛守着孩子挨到了天亮。
     
      第二天一上班,李军就把捡到女婴的事情原原本本地报告给了厂长:“昨晚我在街上无意中捡了一个女婴,如果有人来人我就还回去,没有人来找的话,我就留下了,她就是我的女儿了!”厂长一听爽快地说:“现在计划生育这么紧张,一定是哪家生了女孩不愿要就抛弃了,你就放心养着,有什么事厂里给你担着,户口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安排人给你解决!”
     
      有厂长撑腰,李军喜滋滋地回到家里告诉了王丽。王丽既兴奋又忐忑,生怕忽然有人闯进门来抱走孩子,一天两天过去了,也没有人来,夫妻俩这才放下了心。
     
      第三天,厂长通知李军去拿户口本,正式把女婴的户口落在了李军的名下:李蓉蓉,与户主关系,长女。看着户口本上的名字,夫妻俩喜极而泣,激动地相拥在一起,“我们有孩子了,我们终于有孩子了!”
     
      李军和王丽的父母都在乡下,老人不识字,李军担心他们照顾不好女儿,就让王丽请了长假专心照顾女儿,李军因为工伤成了残疾,是厂里的功臣,厂长二话没说就给王丽批了一年的假期,工资照发,让夫妻俩感激不尽。
     
      夫妻俩把蓉蓉看做自己的心肝宝贝,奶粉要喝最好的,尿布要用最柔软的,衣服要用纯棉的。有了这个孩子,家里时刻充满着欢声笑语,夫妻俩的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起来。每天下班吃完饭后,俩人就抱着女儿到公园湖边散散步,不时地逗逗女儿,女儿咯咯的笑声,就是他俩最喜欢听的美妙音乐,听在耳朵里,美在心坎上……
     
      三
      在李军和王丽的精心呵护下,蓉蓉长大了,大大的眼睛,雪白的皮肤,小嘴甜甜的,人见人爱,夫妻俩高兴得合不拢嘴。女儿几乎完美,唯一不足的是脾气很倔,她拿定的主意,谁说也没有用,一定做到底。很多时候还很叛逆,和爸爸妈妈唱反调。王丽有时候就生气地呵斥她,李军总是宽慰地说:“孩子长大就好了。”蓉蓉脑瓜很聪明,却不好好学习,好不容易读到了高中毕业。不读书了自由了,李军担心女儿无拘束学坏了,就想让女儿进工厂上班,蓉蓉嘴一撅:“哼,又脏又累,我不干!”她自己则在一家咖啡厅找到了一份工资不高的服务员工作,看女儿高兴,夫妻俩也就没有干涉了。工作了没多久,心细的王丽发现女儿变了,变得爱唱爱笑,也爱打扮了,下班常常不按时回家,王丽看出了端倪,担心地对李军说:“蓉蓉是不是有男朋友了?孩子太小了,我们可要替她好好把把关啊!”
     
      果然,蓉蓉恋爱了,男孩是咖啡厅的歌手,叫高翔,一脸的青春痘,留着长长的披肩发,穿着花里胡哨的上衣,第一次上门就让老两口很反感,这样的流里流气的男孩没有半点安全感,怎么可把自己的女儿放心地交给他呢?
     
      蓉蓉说:“爸,妈,你们的审美观过时了,这叫潮流,也叫潮男,女孩都喜欢这样的男孩子!”
     
      王丽说:“蓉蓉,你还小,过两年再说吧!”
     
      蓉蓉反驳道:“我二十岁了,已经是成年人了!”
     
      “蓉蓉,这样的人不实诚,把你交给他我和你妈妈不放心,赶紧离开他!”李军黑着脸,第一次训斥女儿。
     
      “爸爸,这是我的选择,你们无权干涉!”蓉蓉的犟脾气上来了。
     
      “我是你爸,你就要听我的!”平时女儿很倔,做啥事都能忍让,但是这是关乎女儿一生的幸福,李军绝不能忍让。
     
      “爸,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非高翔不嫁!”
     
      “你嫁给这小子,我就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我和你断绝父女关系!”李军真火了,第一次向女儿吼。
     
      “断就断,没有你们我照样生活得很好!”蓉蓉怒气冲冲地跑进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家门,妈妈在身后哭喊着叫她也不理,李军气得身子直发抖,“好,你走,这辈子你不要回来,我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
     
      四
      蓉蓉和高翔住到了一起,她把租来的那间小房子布置得温馨舒服,每天下班后两人牵着手一起散步、一起逛街、一起吃地摊,蓉蓉幸福极了,在她看来,这就是阳光灿烂的甜蜜日子!不久,蓉蓉感到身体不适,月经也有两个月没来了,是不是怀孕了?她拽着高翔去医院检查,果然怀孕了,自己要做妈妈了!那股高兴劲无以言表。
     
      高翔却黑起脸说:“做了,我不想要孩子!”
     
      蓉蓉抚摸着肚子说:“不行,我要生下他!”
     
      她沉浸在做妈妈的梦里,抚摸着一天天凸起的肚子,在幸福中等着孩子的来临,却没有注意到高翔的变化。就在她怀孕八个月的时候,高翔喜欢上了另一个女孩子,抛下她带着那个女孩去了另一个城市,随即换了手机号码,蓉蓉感到天都要塌下来了,气得哭啊骂啊,有人劝她打掉孩子,她的犟劲又上来了,“不,我必须生下来,我自己能养活!”说得轻巧,做起来蓉蓉才知道是多么的难。死去活来疼了两天,她在医院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女婴,她感到了做母亲的幸福,可望着旁边病床上那些年轻妈妈被亲人围着嘘寒问暖的,她的眼眶不由地湿湿的。此刻,她渴望有个人能来陪陪自己,她想到了高翔,想到了妈妈,但她知道他们都是不会来的。
     
      幸好蓉蓉还有个发小媛媛,媛媛的家距离她家不远,两人一起上的幼儿园,一起上的初中高中,高中毕业后媛媛进了超市她去了咖啡厅,下班后两个人还是经常见面亲如姐妹。正在蓉蓉无助的时候,媛媛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提着一保温桶,里面盛着熬好的鸡汤,她紧紧握着蓉蓉的双手,“蓉蓉,祝贺你做了妈妈!”
     
      蓉蓉喝着媛媛一勺一勺喂的香喷喷的鸡汤,两行眼泪不禁落了下来……
     
      媛媛嘻笑道:“羞羞,做妈妈了,还哭?”
     
      蓉蓉含着热泪说:“媛媛,谢谢你,我幸亏还有你!”
     
      “傻话,我永远是你的死党!鸡汤好不好喝?我可是煲了仨小时呢!”一边戏说着,一边盯着女婴的小笑脸,随手摸起了手机咔嚓一声拍了一张照片,“蓉蓉,你女儿好可爱啊!”
     
      五
      媛媛给女孩取名叫“娇娇”,寓意为娇娇嫩嫩的小女孩。媛媛每天下班后总是第一时间来到出租屋陪伴她着照看孩子,两个大女孩逗着一个小女孩,出租屋里总是荡漾着她们快乐的笑声。媛媛每天都会用手机拍几张娇娇的照片,蓉蓉很是奇怪:“媛媛,你这是干什么?”媛媛俏皮地说:“不懂吧?我要记录下娇娇成长的点点滴滴额!”
     
      蓉蓉的奶水很少,娇娇喝奶粉就成了一大开支,她存的那点钱早就花光了,奶粉,衣服,日常用品……等等等,怎么办?蓉蓉的眉头拧成了疙瘩……
     
      媛媛一拍胸脯,表态:“放心,有我呢,我就是你娘俩的坚强后盾!”
     
      她的那天真顽皮的神态把蓉蓉给逗笑了,果然,媛媛说到做到,奶粉,白糖,尿裤……媛媛都源源不断地送来。
     
      蓉蓉感激不尽:“媛媛,我该怎么感谢你?”
     
      媛媛歪头笑道:“谁让咱是铁哥们呢?记住,咱俩都是娇娇的妈妈,说好了,以后不许耍赖啊!”
     
      有一天,蓉蓉病了,病中的她想起妈妈包的馄饨是那么的香,好久都没吃了。媛媛把娇娇放到了床上,转身欲走,“这还不简单吗?我让我妈包给你吃,还放虾仁吗?”
     
      “嗯。”蓉蓉点了点头。
     
      两个小时后,媛媛提着满满一保温桶馄饨回来了,热腾腾的馄饨香气扑鼻,蓉蓉风卷残云般两碗下肚,细细回味,很熟悉的味道,妈妈的味道,她不仅狐疑:“媛媛,是阿姨包的吗?”
     
      媛媛说:“是啊,怎么不合你的口味?”
     
      蓉蓉脸色暗了下来,“这种虾仁馅的馄饨我最爱吃了,妈妈经常给我包。可是我伤了妈妈的心,她再也不会包给我吃了……”
     
      “你呀,还有我妈妈呢,就当是你的妈妈了,以后我让我妈常给你包!”
     
      果然,隔三差五媛媛总是带馄饨来。
     
      娇娇五个月了,母女俩的开支越来越大,蓉蓉觉得不能再拖累媛媛了,决定出去找份工作,可是娇娇怎么办?看着咯咯笑的女儿,蓉蓉为难了,媛媛说:“咱们请个保姆吧?”
     
      “说的轻巧,保姆一个月要两千块的工资,还有吃喝,我一个月挣的钱还不够保姆的费用,不行!不行!”蓉蓉连连摇头。
     
      “蓉蓉,我看还是让你妈带吧,这么长时间了,她的气也该消了,毕竟你是她的独生女儿。”
     
      “就是难死我也不会求她!”一提到她妈,蓉蓉的火腾地就上来了。
     
      “犟驴!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妈早就消气了,跟她说个好话不就得了?”看着蓉蓉脸色凝重,媛媛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着说:“死党,真拿你没办法,我想想办法吧!”她推门走了出去,又转过身来说:“别急,等我的好消息!”
     
      晚上,媛媛下班回来,她把买来的食物摆在了桌上,拉着蓉蓉的手喜滋滋地说:“快来吃饭,庆贺庆贺!”
     
      蓉蓉被她说得一头雾水,“我都愁死了,有什么可庆贺的?”
     
      “我给你找到免费的保姆了,难道不值得庆贺吗?”
     
      “真的?吹吧,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蓉蓉高兴得差点跳起来,瞬间反应过来,她虎起脸问:“你说的是我妈妈吧?我告诉你了,宁可讨饭也不会去求她!”
     
      “傻丫头,是我妈,我妈两年前就内退了,在家闲得无聊,我把你的事告诉了我妈,你猜她怎么说,说刚巧闲得寂寞,难得有个孩子作伴。蓉蓉,你说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吗?刚巧砸到了你的头上啊!”
     
      蓉蓉明白媛媛的妈妈是在帮她,感动得泪花点点,“媛媛,谢谢你,谢谢阿姨,等以后我会报答阿姨的!”
     
      “什么报答不报答的,都是自家人!我妈说了,明天你就可以把娇娇送去,她可是急盼着呢!”
     
      第二天,蓉蓉就把女儿送到了媛媛家,交到了阿姨的手里,自己在一家饭馆找到了一份工作,晚上下班后就去接回女儿,吃饭的问题解决了,女儿有人照顾了,蓉蓉感觉生活又充满了阳光。
     
      从此,蓉蓉每月发了工资,总是交给媛媛的妈妈一半,媛媛的妈妈总是推脱不要,蓉蓉感激地说:“阿姨,没有你和媛媛,就没有我和娇娇的今天,您一定要收下!”
     
      媛媛的妈妈没办法只能收下了。娇娇生日的那天,媛媛的妈妈把一张存折交到了蓉蓉的手里,说:“孩子,这是这半年来你给我的钱,我一分都没花,权当我给娇娇的生日礼物!”
     
      蓉蓉感动得热烈盈眶……
     
      六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娇娇上了幼儿园,早上蓉蓉把女儿送去,晚上媛媛的妈妈接回。
     
      那天晚上,蓉蓉还没有下班,媛媛慌慌张张地跑来拉着她的手惊慌失措地说:“蓉蓉,快和我去医院,李叔被车撞了!”
     
      蓉蓉一愣:“那个李叔?”
     
      “你爸呀!”
     
      蓉蓉心里一紧,随即甩开了她的手:“你吃错药了吧?”
     
      媛媛气急败坏:“你个猪脑子,他是接娇娇的时候被车撞倒的,他把娇娇推到一边,车轮从他的腿上轧过去……快走,到医院再说!”
     
      蓉蓉一听懵了,“不是阿姨接吗?”
     
      蓉蓉看她无动于衷,终于忍不住了,说:“傻丫头,你真傻啊!这几年一直是叔叔阿姨照顾娇娇,她嘴里的姥姥姥爷就是叔叔阿姨。”
     
      蓉蓉一脸的茫然。
     
      媛媛看瞒不住了,就把实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蓉蓉:“你知道吗?从你离开家的那天,你就成了阿姨的心病,你怀孕期间喝的营养粥都是阿姨给你熬的,你生娇娇的时候费用是阿姨给的,娇娇的奶粉、衣服、鞋帽、你的生活费房租都是叔叔阿姨给的,你吃的馄饨也是阿姨包的,后来你上班,娇娇没人带,是阿姨出的主意,每天你把娇娇送到我家,阿姨叔叔就来接走,晚上再送回我家你再接走。为了照顾好娇娇,阿姨办了退休,这几年阿姨叔叔为了你操碎了心,他们担心你生气,一直让我瞒着你,也不让你女儿告诉你。今天下雨路滑,叔叔抱着娇娇横穿马路,没有看到迎面而来的汽车,就在被汽车撞倒的一刹那,他把娇娇推到了一旁,汽车撞到了他……”
     
      媛媛的话让蓉蓉如梦初醒,她飞也似地跑出了门去……
     
      父亲李军躺在医院里,幸好没有大碍,只是小腿骨折,当他第三天从急救室出来,看到的是女儿满含泪水的眼睛,忍着疼痛笑了。他心疼地看着女儿,慈爱地对女儿说出了四年来的第一句话:“蓉蓉,回家住吧,这样省得我和你妈妈像搞地下工作似的。”
     
      他这幽默话把病房里的人都给逗笑了。
     
      七
      房门开了,母亲王丽扶着拄着拐杖的父亲李军满脸笑容地迎候在了门口。
     
      “姥姥姥爷,我来啦!”娇娇松开妈妈的手扑了过去……
     
      “爸,妈,我错了……”蓉蓉泪如雨下……
     
      王丽一把把蓉蓉搂在了怀里,哽咽着说:“孩子,你受苦了,怪妈妈太狠心了,让你在外面遭罪了……”
     
      李军牵着外孙女的手,笑呵呵地说:“看你们娘俩,快进屋先吃饭哦,我肚子可是抗议了,吃完饭我和娇娇看电视,你娘俩好好地哭……”
     
      娇娇天真地说:“我肚子也抗议了,姥爷你听,它在咕咕叫呢!”
     
      “好,好,有娇娇最爱吃的红烧排骨哦!”李军一瘸一拐地牵着孙女的小手走进了屋里,蓉蓉扶着妈妈有说有笑地走了进去……

      本文标题:蓉蓉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47356.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幽谷静雅 幽谷静雅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6篇
    • 获得积分: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