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让你堕落在我怀里

  • 作者: 尤薇儿
  • 来源: 女人坊网站
  • 发表于2010-08-17
  • 被阅读
  • 让你堕落在我怀里

    让你堕落在我怀里
     

      1
      
      周羽安现在工作的唯一好处是可以无限量地看女人的腿,那些修长的,白皙的,裹在黑色或糖果色丝袜里,透着蕾丝花纹或大小网眼的美好春光。但是在他看了38天腿上的各色屁股摇来摇去后,他还是觉得陈小染最美。
      
      陈小染每天穿最普通的肉色丝袜,玫红色套裙制服领上挂着珠宝柜台的导购胸牌。照说她和这间商场里所有的营业员一样,只是一个微笑的符号,但周羽安就是觉得她哪里与众不同。
      
      也许是她的白衬衣格外亮,她的胸脯总能超出其它并排的女孩一个水平线,她混血儿般轮廓分明的小脸总是满不在乎地微微扬起,笑起来格外艳,不笑的时候格外清冷,就连她偶尔勾起腿偷懒小憩的模样,都让他神魂颠倒。
      
      当然,在暗夜里幻想过陈小染100次的周羽安还是认为,他对陈小染绝不仅仅是下半身的觊觎,至少还有30%纯真的爱恋,或者说精神上的志同道合。
      
      他记得曾在哪本书里看过,有个酒店的前台接待,花掉大半月的薪水买高档白衬衫,暗自散发光芒,终于等来属于她的那位VIP客人。他认为陈小染就是这样有野心的女子。
      
      女同事下班叫她吃路边摊,她会轻笑说,不用了,我男朋友可能晚点开车来接我。其实周羽安不止一次在幽暗的路灯下,看到陈小染从便利店拎着泡面出来。
      
      小保安过来搭讪,陈小染总是眉也不抬说,我今晚没空,明晚没空,现在和你说话更没空。但如果眼前站着一位体面的顾客,她那漾满蜜汁的眉眼一定在说:我随时都有空……
      
      周羽安就是小保安之一。毕业后找工作四处碰壁,怀揣本科学历的他暂时栖身此处,只为了利用喘息的机会另觅高枝。他和他的燕雀同事没有共同语言,就像充满野心又孤独的陈小染一样。
      
      哪怕陈小染从来不记得他的名字,哪怕她只是最庸俗的物质女孩,他仍然觉得,他和她的灵魂一定在某处紧紧拥抱了。
      
      2
      
      他对她最初的幻想是从手指开始的。
      
      有富态老男人过来买戒指,让她帮忙试戴款式,一面缠绕住她玉葱般的无名指,一面不怀好意地打量她的领口。那时她的脸竟然微微有些羞红,唇边依然挂着笑。而他暗中愠怒,只觉那老男人粗厚肥腻的手玷污了她的。
      
      这样的情景,到了夜晚却香艳地换了男主角:他为她试戴戒指,款款吻上她的手指;接着戴项链,从颈后轻轻撩开她带着紫罗兰清香的秀发,他温热的鼻息贴近她晶莹的耳垂,斜睨着她深色V领睡袍下傲人的双峰,竟然那样一览无余;还有足链,她褪掉丝袜后的腿美极了,修长又光洁,涂着晶亮蔻丹的脚趾也那样迷人。
      
      后来他索性让她一丝不挂,只戴着点缀的首饰。优雅的宝石映衬着她光裸的皮肤,她在他的床上舞蹈,他为她画像,就像泰坦尼克号杰克笔下的露丝,她显得高贵又性感……
      
      醒来时周羽安如常发现自己躺在单身出租屋简陋的木板床上。房间里没有鲜花,美酒,甚至连淋浴的装备也没有。捉襟见肘的处境不具备任何令女人流连的资格。
      
      但周羽安还是满心涨满春宵后的幸福。这是一处离商场两三站远的城中村民房区,有天下班,他发现陈小染也出现在熟悉的巷口,她显然是步行回家,面上挂着厌倦的疲态,妖娆的身影融入昏暗逼仄的楼道。
      
      她居然是他的邻居。他们都没有选择住单位安排的集体宿舍,宁愿另外花钱独善其身。想到这一点周羽安就激动不已,他认为这是上天注定的缘份。陈小染现在就像他的小情人,一夜缠绵后回到另一房间的床上,而他的臂弯里,还延留着她的体温。
      
      周羽安每天骑单车上下班,他很想带着陈小染,任她柔软的小手环住他的腰,但他一次也没有开口。他害怕她说:我更愿意坐在宝马车里哭。
      
      周羽安没有抽烟的习惯,但他会随身带一个火机。最近小巷拐角有一处路灯坏掉了,每当下夜班的陈小染姗姗归来,他就在黑暗处装作点烟总点不着的样子。一星点的亮光,他知道她安全就够了。
      
      直到第5天,一束小手电的强光晃上他的脸,陈小染促狭地冲他一乐:喂,笨蛋,我早就准备了这个!明天开始等我一块上班吧。
      
      3
      
      陈小染让周羽安送到半路,再自己步行。她担心同事看见误会。但每天这短短十多分钟的相处,也足够周羽安发挥他高于小保安的才华。
      
      他和她谈论他的大学校园,谈论他如果拿到跳槽的OFFER,等到三年或五年后,他或者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下班回家和老婆一起煮饭,猜拳决定谁洗碗,周末他们一起泡星巴克,一起到郊外春游……
      
      他后来后悔自己说的年限太长,果然他听到身后的陈小染没心没肺晃着双腿说:我呢,就希望尽早离开这份一天站8小时的苦工,哪天领着老公阔气地走到自己的柜台前,对她们说,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都要了!
      
      周羽安还知道了,以前真的有个开奔驰的男人来接过陈小染,不过陈小染嫌对方太花心。她说他穿增高鞋还没她高,他很没品地喜欢路边臭豆腐,但周羽安知道陈小染在乎的不是这些,不然她不会常常将奔驰男当男友挂在嘴边。
      
      这个隐形男友其实毫无意义。在一众酸葡萄的耳目渲染中,陈小染的私名早坏透了。有人说她良好的销售业绩是用身体换得,有人说她曾被人堵在酒店门口,还在柜台被某富太掌掴。总之陈小染是一台景区观光BUS,票价离谱,服务不详。
      
      周羽安听到这些,有时也装作和那人一起嘲笑。他没有问过陈小染这些事件的真实性,上班时他只是远远望着她,看着她每天努力地微笑,骄矜地装作不在乎,偶尔在心底抽痛一下。
      
      他想,在三年或五年以后,他仍然会是那个称赞她的白衬衣纯洁又好看的男人。
      
      然而,时间和命运的洪荒总是来不及阻挡。
      
      4
      
      那次突发事件对陈小染几乎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如果那一天,陈小染没有负责那段柜台,下晚班前没有因为一天的疲倦而粗心,商场的监控系统也没有恰巧出问题,这件事就不会发生。
      
      当然,她没有被抢劫,也没有被抢指着,戏剧性而撕心裂肺的一幕不会恰巧在周羽安眼前发生。
      
      只是她的柜台被发现调换了一只假钻戒。保卫科科长当晚留下了她。有人报了警,第二天报纸上出现一则新闻:X商场珠宝柜台营业员被疑偷窃,遭遇全裸搜身,当事人被两名搜查人员性侵。
      
      记者来采访,被化名为陈某和李某的人说:她平时就贪慕虚荣,怀疑她是应该的,再说她那方面很乱,摸摸她动动她有什么大不了,难道只有有钱人才能玩?
      
      真戒指最终没有搜到,舆论却将陈小染推入了泥淖。被怀疑,被同情,被继续嘲笑,被烙上洗不清的秽印。
      
      陈小染没有再上班。有天晚上周羽安在连续敲了三小时门后请来锁匠,他看见那女人跌坐在黑暗里,单穿一件邋遢蓬松的旧T恤,小脸凹陷得可怕。
      
      他替她擦脸,替她熬枸杞莲子粥,他把她抱到床上,对她袒露的三角裤和光腿视而不见。秋天的夜有点凉,他不停揉搓她的小手,他劝慰她有什么想说的尽管发泄出来,她却只是默默垂眼泪。
      
      周羽安的胸腔像被什么堵着,他替她说,傻瓜,你哪里错了。外面那些庸脂俗粉的女人都可以大把地显摆,凭什么你要站在那里为她们服务?凭什么你不能追求你应有的生活?那些没素质没条件的人凭什么嫉妒你,怀疑你,羞辱你?
      
      他又替自己说,你等着,将来这一切我都要好好还上,流血流汗我都要让你幸福。不管你怎么样我都爱你,小染。
      
      陈小染终于哇地一声扑到他怀里。
      
      5
      
      当幻想中的一切成真,当陈小染真正躺在了周羽安身边,他反而不知如何受用。
      
      他们换了住所,是在附近的一所二级县市,比以前明亮舒适的二居室。周羽安得偿所愿跳到一家合资企业的分公司工作,当不了凤尾但有望当上鸡头。每天下班他看见陈小染系着田园碎花的小围裙,厨房里飘着浓香,窗台上的吊兰长得愈发茂葱,就仿佛四季都是春天一样,两个人的心里都裹满甜蜜。
      
      刚开始怎么要她都要不够,每个夜晚,周末白天,甚至工作日的早晨。他一层层剥落她,他吻遍她所有,他觉得她正着倒着侧着躺着怎样都好看。她一定是上天派来吸尽他精血的妖孽。她不再高贵,没有宝石的映衬,却天生像一块吸力极强的磁石,紧紧烙住他。
      
      一切都好,只是陈小染再没有工作。她曾经应聘过两个职位,但都做不长久。不是疑心女同事在背后说她坏话,就是控诉男同事用不良目光窥视她。周羽安本以为换了环境她会慢慢恢复,后来也不再勉强,他用他宽厚的臂膀拥住她,宝贝,大不了我养你。
      
      三年后的某天傍晚,周羽安如常回到家。还是那个熟悉的二居室,厨房里依旧有熟悉的浓香,只是陈小染的围裙换成了耐脏的墨绿色,上面沾了油渍和饭粒。她的腰围明显多了一圈,头发油腻地在脑后随意挽起,边在锅铲里尝着回锅肉的咸淡,边讨好地问他新买的拖鞋合不合脚。
      
      入睡时,身边的陈小染仿佛变成了棉被的一部分,长年累月的松软味道。周羽安闭上眼,脑海里却不由自主浮现另一个女孩的身影:她叫程小茹,是公司新分来的大学生。那女孩穿格外亮的白衬衫,有一张满不在乎微微扬起的脸。她对他笑起来格外艳。
      
      另外,总公司正有一个高级职位等着他,而程小茹会是他的得力助手。
      
      周羽安不知道怎样向陈小染开口。也许他该向她忏悔,三年前,他作为当晚值班的保安,他是那样常常暗中关注她,怎么会没看到有男顾客趁她走神取另一款戒指时暗中调包?但他一个字也没有说。他想象她可能受到责难。他消磨她的锐气,他希望有一天她的姿态变低时,能看到尘埃里的他。
      
      而现在他却看到,他的尘埃扬到爱情世界里,有两个酷似他和她当年的影子,在迎风流泪。

      本文标题:让你堕落在我怀里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245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