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大龄女的春暖花开

  • 作者: 穆卡卡
  • 来源: 榕树下
  • 发表于2010-08-11
  • 被阅读
  • 大龄女的春暖花开

      这个城市很小,显得温馨。温馨的小城里,总会有那么些温馨的故事发生。有时候想想又是那么的不可思议。

      (一)初次认识

      晓宇和晓航住在一个不高档也不破烂的小区房里。晓宇是姐姐,已经26,晓航是弟弟,才满20。

      晓航很喜欢对姐姐晓宇开涮。比如说,姐啊,你都26了,虽然在事业方面比较充实,但你感情世界简直太空虚了。晓宇就会狠狠瞪晓航,你管得着吗?你这种小屁孩就想着早恋,你在高中那三年一谈就是仨,也没看有什么感天动地的故事发生。小航就搭着晓宇说姐你就不懂了吧这叫增加经验值,你呢?在这样下去你就成大龄剩女了,你长得也还算不赖。晓宇会打掉晓航的手说剩者为王。晓航切一声去玩实况足球去了。

      晓宇羡慕晓航因为他还真的很小,还可以玩电脑游戏还能幻想。刚高中毕业的晓航整日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两人的爸在上海工作一年才回来几次,而两人的妈除了做饭外其他时间都在麻将馆泡着,理由是做妈妈的也有交朋友快乐的时候。大多数时间就是两个人在家。

      礼拜天是晓宇的盼头,这一天时间是属于她的。空调房里,晓宇舒服的在沙发上看书,张小娴的小说。空闲的时间晓宇感觉自己是孤单的,晓航对她的评价就是空虚,晓航经常说晓宇是个寂寞空虚的女孩,除了工作就没有什么业余的爱好了,所以只能用爱情小说来寄托心中的空虚。晓宇从来不计较。

      晓宇正在看书,晓航急急忙忙套了衣服就往外面走,晓宇放下书说哎哎你干嘛呢外面这么热,晓航敷衍地说接个朋友,来咱家玩,说着就是关门声。晓宇笑了两声就继续自己的事情,她突然想真是的干嘛不把自己的朋友也叫道自己来玩,于是不假思索的拿了手机对几个要好的朋友打了电话,不过回答都几乎一样,说天气太热了为了维护撑门面的皮肤还是下次吧。晓宇无趣地说懒死算了。

      门开了,晓航把朋友领了进来,一进门就说姐我哥们儿许样,晓宇躺在沙发上抬起眼皮瞄了一眼,心里偷偷的动了动。许样跟晓航身高差不多都一米八的样子,不过皮肤看起来很好。晓宇想现在的男生长得可都好看,自己这一代的都不如,看来生活条件好了,营养补得到位。许样对晓宇轻轻笑了笑没说什么就和晓航钻电脑房决战去了。晓宇对着晓航喊道你自己坏得了还把人家好孩子带坏。许样阳光的笑了,晓航说老姐你懂什么呀玩游戏怎么就坏了,我不跟你烦了有代沟,许样别理我姐她就这样封建。晓宇有点郁闷,她不喜欢让弟弟说自己封建更不希望他对他朋友说。

      晓宇在冰箱拿出放进的一半的西瓜,切好装盘后稳当当的送到了电脑房里,说呐两位暂停休息休息吃会儿西瓜吧,许样朝晓宇很干净的笑了笑,笑得晓宇心里荡漾。老姐想当年我一个人打游戏的时候你就没有这么好的送水果来,你这样让我很容易幻想哦?许样你当心点我姐要吃了你。晓宇在晓航头上拍了一下说你瞎扯什么东西呐,脸却已经先红了一半迅速离开了房间。

      晚饭时间快到了,两人从电脑房出来,晓航说姐待会妈回来就说我和朋友出去吃了晚上晚点回来,晓宇跳起来说什么!我可不要和妈一起吃饭特没劲,妈吃好饭就去打麻将去了你舍得你姐就这样闷在家过完礼拜天啊。许样说那一起出去呗,省得你们妈妈做饭了。晓宇对这句话有些感动,只是晓航拉着脸故意说着哎,和老人一起出去啊。晓宇就狠狠踹了晓航一脚,晓航哈哈大笑着。两人的妈妈急急忙忙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小城的夜景是很美的,虽然在环境学方面太多的灯光是污染,但是站在美学角度这是种艺术。三个人吃了三碗过桥米线,晓宇说不论在营养学方面来讲还是在价格方面吃这个都是非常划得来的,晓航说世俗啊世俗啊。许样就说你姐说的对,以后听你姐的话少吃吃肯德基麦当劳那种垃圾食品,多吃吃这个懂不?说着就笑着跑开了,晓航追着他说你小子真不够哥们儿的,找死啊。晓宇跟在后面笑得欢快,晓宇想今天可真是开心,比以前任何一个日子都快乐,连领工资那天都比不上今天。

      公园里有个溜冰场,晚上玩的人很多,晓航和许样准备玩,许样对晓宇说你玩吗?晓宇尴尬的笑笑说我不会,看你们玩。晓航穿上了溜冰鞋对许样说你别管我姐我姐不会。许样也换了溜冰鞋。两人在溜冰场酷酷的溜着,经过晓宇时滑过一阵风。晓宇的眼神随着许样移动,她觉得她对许样挺有好感,就是感觉太稚嫩了点,年轻人特有的稚嫩。晓宇很快和几个不会溜冰的小姑娘“勾搭”上了,“好心好意”教着着她们玩。许样突然在晓宇面前停下,近看才发现他额上已经渗出细细的汗珠,他扶着栏杆正经的问她晓航他姐,你真不玩吗,光看很无聊的,要不我教你吧。晓宇看着他说算了我可是一把老骨头了经不起这摔。没,你不老,看起来小姑娘一个。晓宇咯咯地笑着,摇摇头说现在的男生嘴巴真是甜,哄女孩一套一套的。许样说你刚才还说你老骨头了就不算小姑娘,我只哄小姑娘所以我不哄你。晓宇顺势像拍晓航一样拍在了许样的胳膊上说你真的很油嘴滑舌,不过拍了后又感觉有点尴尬,心里想这样子显得太随便了。许样没有怎么想,只是灿烂的笑笑。

      这一个晚上有点像喝了酒,晓宇感觉醉醺醺的了。她很快就进了溜冰场,许样一直紧紧地扶着她,她几乎是挪着走的,晓航看见了她,老姐,你也来玩啦,是不是有帅哥陪就高兴啦,哈哈哈哈。晓宇脸红着说我刚才还看见你跟几个良家小姑娘们套近乎呢怎么就跑来了。晓航在晓宇面前转悠了几圈说许样啊,你可别后悔啊我姐学东西最快也得半个世纪,我先去玩啦。许样笑得歇斯底里,他对晓宇说你们姐弟俩可真能斗啊,晓宇很无奈的笑了。

      许样一直扶着晓宇,晓宇却还能摔得底朝天,每一次都是许样花好大的力气把她抱起来的,所以就给外面的人一种错觉,他们俩是一对儿。晓宇觉得自己在许样面前实在是丢脸到家了,她说我不玩了不玩了,笨的要死,耽搁你的时间了。许样咬咬嘴唇说是啊你弟说的还真不错,不过如果我把你教会了我该多有成就感,你可得给我这个老师面子。晓宇当然很开心,只是她的开心是表现在心里的,她不能像小女孩一样把感情的表现在脸上,只是在许样这儿,她还是表现的像个小孩子一样,一会儿有不耐烦的嘟嘟嘴,一会儿有点成就感的大笑,一会儿又被摔得怨声不断。

      他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着实吓了两人一跳,许样把晓宇用力的扶了起来,晓宇有一个“狡猾”跌进了许样的怀里,两人的面部距离就差几厘米,晓宇好像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也可能是幻听,因为她在那一瞬间感觉世界都安静了,许样盯了他一会才反应过来一下子放了晓宇,晓宇一下子又摔倒了地上,埋怨地说许样你干嘛呀,许样不知所措的道着歉轻轻扶起了她。两人靠在栏杆上很安静的休息着,只是心可能还未平息。

      许样你考的怎么样?晓宇回到现实中很正经的问他,许样说恩凑合吧应该是本二。晓宇说你有出息不想我家那弟,估计也是专科了。许样说专科也挺好的,现在满大街都是本科生,正缺乏专科的呢。晓宇笑着说你可真会安慰人啊。两人又安静了下来,晓航突然滑了过来,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气氛,让许样和晓宇感到舒服多了。晓航说你们两位干什么呢,我找死你们了,怎么躲在这么个阴暗的角落。两人突然意识到对啊,怎么在这里呢。晓宇说走吧,回去吧,累死了,摔得脾气都没了。晓航拍拍晓宇却对许样说告诉了你吧,她学东西要半个世纪的。许样说没啊进步很多了,挺好的。

      三个人流着汗在明亮的街上走着。许样说两位我走了,改日再约吧。晓航说没问题啊。晓宇是轻轻朝着他笑了笑。许样走了后,姐弟俩又嘻嘻闹闹起来。

      晓航说姐今天你年轻多了,难得啊。晓宇只是耸了耸肩,什么也没有说,心里想着的是许样的很灿烂很干净的笑,不过念头很快就打断了,因为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二)小小变故

      晓宇工作回来已经是傍晚五点半了,坐公交时拥挤闷热难当,下了公交走在路上,晓宇看到了天边很美的夕阳,心情就突然惬意起来,她想起一句歌词,“我看见,每天的夕阳也会有变化。”情不自禁的就哼起了隐形的翅膀这首歌。哼到了家,进了门,她就感觉到了气氛的异常。

      老弟我回来啦。家里一阵安静,晓航很乖的坐在餐桌旁,妈妈也奇怪的没去打麻将,更让晓宇不可思议的是爸爸竟然也回来了,在沙发上沉重的坐着。爸,你怎么回来了?晓宇爸说晓宇你过来,我问你。晓宇就放了包慢慢走了过去,顺便还瞄了晓航一眼,心想晓航是不是犯什么错了。晓宇坐在爸爸身边,爸爸说你觉得如果我把晓航送到国外去读书怎么样?晓宇一下子蹦起来,什么?爸,你是烧钱吗?晓航就是在国内上个私立的专科也比外面要好些啊。爸爸说私立的那些专科能学到什么,都是去玩的,晓航的玩性又强,我不准他去,国外好歹还能把外文给提高吧,回来后可以跟着我去上海工作,会外文工作说不定也好点。晓宇想想就沉默了,妈妈就叽叽喳喳唠叨起来,哎,没出息啊没出息,花那冤枉钱送去国外,是疯了还是傻了,干脆留家里随便找个工作得了。爸爸就很厌烦的看着她说将这些没用的干嘛。

      晓宇回到房间,晓航也跟了进来,姐,看来我真得出国了,爸是铁了心了。晓宇说我管你那破事呢,你就不让家里省心,你看看你的朋友许样,好好的考了个本科读着多舒服。晓航嘟囔着说爸去了上海几年思想怎么就变了这么多,突然想让我出国学外语去。晓宇只是无奈的笑笑。

      暑气还没有彻底散掉的时候晓航就真的背着行囊坐上了去往新加坡的飞机。其实晓航很知道的是就算去了新加坡也学不到什么外文,因为那里也可以讲中文,晓航的爸爸在这时候就显得缺乏常识多了。给他送别的人都有爸爸妈妈姐姐和许样。晓航和爸爸妈妈随便扯了几句后,就把话头转移到了许样和姐姐身上……这是晓宇第二次看到许样,心里还是有一点吃惊的,干净的脸庞干净的笑容都让晓宇微微心动。许样说晓航好好去混个名头出来,晓航笑着锤了许样一拳头,晓航对晓宇说姐我走了就没人陪你唠嗑了你得找个男朋友,不过你可别打许样的注意啊,这是纯粹的一句玩笑话,三个人笑得欢畅。晓航就这样很突然的走了,故事里只剩下两个人物。

      很快许样样开了学,他的学校离晓宇的工作地点没有多少距离,这仿佛就是个注定的巧合。晓宇中午一般都会去过桥米线店里吃饭,不过偶尔也去快餐店里。

      空调房里吃热乎乎的过桥米线时间很舒服的事情,就像是在空调房里吃火锅一样,晓宇听见一个很熟悉的声音,老板我来一份牛肉过桥米线。晓宇回过头去看见是许样,开口就喊道许样!许样循声望过去,露出干净灿烂的笑容,他坐在了晓宇的对面,说你是怎么看见我的。晓宇说我听见了你的声音。许样就笑了,晓宇说你怎么今天突然来吃这个啊。许样歪着头思索了一下说恰巧出来修了一下手机经过这里时突然肚子就叫了,想想不论是从营养学角度还是价格角度来讲都是划得来的。晓宇咯咯地笑起来,你干嘛学我的名言,要死啊。两人簌簌的吃完了面,一同走了出来。晓宇突然问道,在大学里感觉是不是很轻松,许样摇摇头说轻松的过分了就是无聊,每天生活的没激情。晓宇说激情?你可以找哥们儿去酒吧迪厅里找激情呗。许样笑着说总不能天天去,还是得干正事的。晓宇说那你谈恋爱了吗?说着话的时候心里是不平静的。没,没吧,现在的女孩子都特聪明,找不到一个只谈爱情的人。晓宇轻轻的笑了笑。心里想,只谈爱情?两人该分头的时候,晓宇给了许样一张名片,上面有手机号码。许样很欣然的接收了,他说有空联络。

      几天后许样就给晓宇发了讯息。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是问问现在在做什么,或是有什么烦心事了诉说一下,晓宇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虽然工作很忙碌,但是她还是会抽出一点时间放在手机上面。有时候晓宇会想许样和自己成为朋友是因为晓航还是因为自己,她欢许样不把自己当成姐姐来看,但是她也害怕这是不是年轻人玩的游戏。她没有勇气把许样往男女关系方面的想。

      一个礼拜天,晓宇很无聊的呆在家里,现在的天气已经用不着开空调了,外面的风是很凉爽的,她和晓航通了会儿电话,谈到了新加坡的失望,新加坡的人等等,晓航很快就催着挂断了电话,因为漫游费很贵。晓宇感觉很无聊,她一点都不想看书,她试着拨通了许样的号码,心里是很紧张的。

      喂,许样吗?

      晓宇是你啊,你在哪儿呢?

      在家里,无聊ing啊,你呢?

      我正准备和朋友出去玩儿呢,你要不也来?

      呃,不了不了。她想象着一群年轻人中夹杂着一个大龄姐姐,自己都会相当尴尬。

      沉默了一下下许样就说你出来吧在小区门口等我,一定啊。说着就挂了电话。

      晓宇换了一身很休闲的看起来很年轻的衣服,把头发扎成一个马尾,洗了洗脸就出门了。过了不一会儿就许样就来了,很随性的衣着看起来令人很舒服。哎?你的朋友呢?许样笑了笑说我甩了他们啊。晓宇说你可真白痴啊跟我这个七老八十的人玩你会很无聊的。许样说那你跟着我就有劲了。两人笑了。晓宇和许样很熟后就会经常挂着笑容。

      礼拜天的市区了人是相对较多的,许样问晓宇说你敢看鬼片吗?晓宇反应剧烈地说当然不敢。许样很无奈的摇摇头说好吧今天电影院里放鬼片不看就算了吧。晓宇说今天电影院有好电影,就拉着许样跑到了电影院。

      两人看了英文版的暮光之城。晓宇看过这书,所以很是希望看一场电影,晓宇一下就爱上了吸血鬼爱德华,他说男人就该这样,有魅力。许样就大笑着说你的意思是让男人都变成吸血鬼啊,要这样世界就乱了套了。

      下午两人是在KTV度过的。许样说这是第一次单独和女生来这儿,晓宇说那你是不是很失望,第一次就给了一老大姐。许样说没有,是你在太在意你自己的年龄了。晓宇是很在意自己的年龄,她对许样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又感觉自己生不逢时。

      许样和晓宇喝了鸡尾酒,两人唱的很随心随欲,仿佛忘了自己还在世界上。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紧靠在一起的,脸部的距离和那天在溜冰场时的发生的距离似乎是一样的,唯一变了的是两人的脸都散发着樱桃般的红,不知道是酒起了作用还是心电心的作用。许样的头轻轻开始靠近晓宇,晓宇应该是享受的,只是在即将触碰的一刹那晓宇推开了许样,两人顿时清醒的不知所措,晓宇轻声说不可以。

      许样的心还停留在那一秒,跳动着不安着。两人的火焰开始偷偷的燃烧起来。

      在KTV里,两个人沉默的坐着,许样说晓宇,你很在乎年龄吗?晓宇轻轻摇摇头说我不是在乎年龄,我是害怕。许样说我希望让你信任我,因为我自己很信任自己,我想我喜欢你。晓宇是很渴望听到这句话的,这是她自己一直不敢承认的一句话。只是现在,她依旧迷茫。

      晚上许样带她来到了摩天轮边,许样说我们去做摩天轮吧,晓宇犹豫的说摩天轮不适合我坐,它太浪漫了,浪漫的让我感觉不真实。许样紧紧握住了晓宇的手,晓宇无论如何也挣脱不了。两人进了小小的箱子内,门关了,暗暗的封闭的地方,两个人静静的坐着,看着外面逐渐变小的世界。

      听晓航提起你时,我对你并没有很关注,见到你后我发现其实你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古董或是成熟,你玩起来也像个小孩子,只是你一直用外表来掩饰自己的心,我说我喜欢你并不是一瞬间的情绪,是积累了好久的感情,你相信吗?晓宇看着他清澈的眼睛,嘴角轻轻上扬起弧度。她喜欢他,是一开始的,只是她把外部因素看的太重。她说你不会嫌弃我老?我比你大半轮呢。许样很安静地说,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又不是你的年龄。晓宇的心松动了,许样很适宜的抱住了她,她很平静的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心里想原来年轻的他怀抱可以这样温暖,这样安全。她有什么理由拒绝这样的怀抱。

      (三)颠簸

      晓宇在房间床上辗转着,仿佛置身于轻飘飘的云端,又像是在香甜的棉花糖上。她第一次有这种感觉,晓航曾经经常催她谈恋爱时她从来不放在心上,因为她觉得恋爱是要两个人用脑子和用精力去经营的游戏,她没那无聊的精力。只是她自己又推翻了自己的理论,就在那晚的摩天轮上。

      在秋风飒爽的日子里,晓宇精神满满的穿梭在公司上下,而许样则忙忙碌碌的穿梭在校园的角落,形成了两个单独的环,而爱情将这一环将两个单独的孤独环紧紧扣在了一起,让两人的世界变得充实。

      晓宇的生日在秋天。晓宇一如既往在家里请了许多朋友,包括许样,晓宇妈妈没有参与这场生日聚会,只负责买了个很大很大的蛋糕就出去了,她说去朋友家玩麻将今晚让大家好好玩。只有这一次晓宇觉得妈妈是最可爱的,因为妈妈会一直打麻将到天亮不会来。

      晓宇和大家玩的很开心,晓宇向大家介绍了许样,朋友们都说晓宇啊你真是缺德老牛吃嫩草啊,不过还是要恭喜你啊,你看起来都年轻化了。大家嬉闹了很久后终于切了蛋糕,这是晓宇真正满26岁的生日,虽然朋友们都在开心的说着生日快乐,而晓宇心里希望她永远都不要过这个生日知道六年后许样也26岁后在过。晓宇许的愿望是希望爱我的人我爱的人能够永远相爱。晓航也在手机里发了生日快乐的短信,晓宇是想晓航的,虽然平日里老是自己吃亏,但是真正分开后才能体会亲姐弟的感情。

      朋友都慢慢散了,只剩下晓宇和许样两人,顿时嘈杂的世界就安静了。许样抱了抱晓宇说晓宇我得回去啊。晓宇推开她脸上显得不乐意,她说你回去吧,就让我一个人过生日好了。许样说你妈妈不回来吗?晓宇耸着肩摇摇头说我妈熬通宵的。

      许样握着晓宇的手说那我再留会儿好吧?是疑问的口气,晓宇偷笑着说随你的便。

      偌大的客厅,灯光很亮的照着,晓宇把许样推到沙发上说你坐会儿,于是神秘的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红酒,又将等关了开了一排橘红色的小灯,气氛制造的恰到好处。许样,陪我喝酒好不好?许样笑了笑开了酒瓶。汩汩的红酒被倒入两个空杯中。

      晓宇被许样很温暖的抱着,许样说晓宇来我敬你祝你生日快乐。晓宇笑着一口气喝完了杯里的红酒,晓宇说其实我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生日,我又老了一点不是吗?许样轻轻用头顶了顶晓宇的头说傻瓜又来了。晓宇用胳膊勾住许样的脖子在她耳边轻轻说许样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你的,语气有些醉意。许样点着头,他从牛仔裤的口袋中拿出一个小盒子,说呐,这是我给你买的生日礼物。晓宇笑着说怎么,不要告诉我你送我戒指求婚啊,打开看发现是个很唯美的吊坠,上面刻着字,写着唯一。晓宇咬着下嘴唇露出感动的笑,许样把它戴到她的脖子上说恩不错,很合适。

      一瓶酒在两人的暖暖暧昧中喝的精光,两人的身体开始发热,许样轻轻说晓宇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买这个吗?因为你是我永远的唯一。晓宇轻轻的说着真是肉麻,你是我唯一的永远。许样很迅速的把晓宇抱上了沙发轻轻吻着她的猩红的嘴唇,随后又变得炙热。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晓宇完全沉浸在上帝赐予的火焰中,她清醒的知道,这一个晚上之后她就彻底是他的了,不论是内是外,全是他的,她把她的全部都交给了她。

      天成蟹青色时晓宇就把许样摇醒了,许样醒来后看到了晓宇樱桃红的脸颊,突然也红了脸把衣服给穿上了,他们看着彼此,又接了吻,晓宇说,许样你要走了我妈妈很快就会回来的,晓宇恩恩的点着头,只是迟迟不动身,晓宇又扑到了许样的怀里,晓宇紧紧的抱住了她,他们都不舍得分开,就想这样抱下去,许样,这个生日,我把什么都给你了。许样摸着她的柔软的头发说相信我。晓宇把他像割肉一样分开了自己的身体,许样穿了鞋吻了晓宇走了。

      晓宇收拾好家里后和往常一样洗漱、换衣服,她在自己的床上躺了许久后天亮了,她喝了一包麦片就提着包去上班了,途中遇见满脸喜悦的妈妈,晓宇啊上班去啦,等一下,你看妈妈给你买了礼物了,说着拿出了一件黑色连衣裙,很漂亮,晓宇笑着说妈妈谢谢,我先上班了你把她搁我房间。晓宇知道妈妈是赢钱了,不过她还是很感动,妈妈是爱她的。

      秋天是一年四季中最舒适的一个季节,晓宇看着落叶并没有感到萧条,她觉得这幅画很美好,因为很快树木就会长出新的翠绿的叶子。

      近一个月后晓宇开始有了反应,起初她以为自己是吃坏了东西或是着凉了才会呕吐,但是反复的这样吼她开始提防。

      她一个人去了医院,结果是她怀孕了。她的第一反应是不能让许样知道,她很害怕,她真的很害怕,觉得这是不是上天的惩罚,只是一次,怀孕的几率很小很小可是为什么还是轮到了自己。

      许样只是个学生,如果告诉了他,他一定不希望把孩子堕掉但是他是个学生还没有当爸爸的所有准备,告诉他这一消息只会给他的带来的就是矛盾和痛苦。晓宇告诉了自己一万遍自己很爱他,所以他不能给他带来心理上的负担,可是她自己一个人除了不知所措就是脑子空白。她的意识告诉她,她必须背着他偷偷把孩子堕掉,而且是越快越好。

      她的妊娠反应很厉害,公司的朋友们很快就发现了她怀孕了,晓宇却只是解释说最近肚子吃坏了。

      许样找她她总是刻意的逃避,不论是行为上还是语言上她总是很警惕,她心里很难受,仿佛有个很重的重担一直压着心头,但又不能向任何人诉苦。

      许样一直以为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还是因为自己的爱给的不够,他越发的对晓宇好,可是晓宇心里的压力反而更大,她很多次想说许样你不要这样你越这样我越惭愧,但又咽了回去。

      一家很小的医院,晓宇一个人坐在等待室,突然就听见护士叫她,她脑中空白的跟了去,医生说她可以做人流,让她签了字交了钱等候。她很害怕,她希望许样突然冲进来说晓宇我们要孩子,或者是陪着她一起来都好。

      机器冰冷的出现在晓宇眼前,她想退缩。

      晓宇没有来的及后悔机器就进入了自己的身体,那种深入骨髓的剧痛让晓宇嘶声裂肺的喊叫着,过程痛苦而缓慢。

      在医院躺了整整两个小时才敢下地走路,她很想朝这个地方吐几口唾沫,为什么要这么残忍的对待她,她也想狠狠地吐自己一口唾沫,为什么自己要对自己那么残忍。松了口气了的是她终于放下心头的巨石,虽然压下巨石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的,但是如果是这样,她还是不后悔那一次的缠绵。

      走出医院,阳光很好,暖暖的照在晓宇的身上,身体却依旧在隐隐作痛。看到许样那一瞬间她怔怔的站住了,许样冷冷的走到晓宇身边,许样还没有开口晓宇就强颜笑着说许样,我有点感冒去医院看了看,医生说没事。许样的目光突然就变得复杂,晓宇,孩子没了吗?晓宇惊得张开了嘴,不知道什么时候许样眼睛里流出了眼泪,我去你公司送午饭你朋友告诉我的。你怎么这么傻不告诉我呢?你怎么就一个人顶着呢?你怎么那么傻!晓宇突然哽咽起来,我不能让你担心,你还要好好读书。许样一把抱住了她,晓宇我觉得我真的很对不起你,我真的好自私,只能带给你痛苦。晓宇说我不痛苦我很幸福,不论怎么样只要有你我就很幸福。

      只要有你就很幸福。晓宇在许样的怀里说许样你知道吗?我知道自己怀孕了后特别害怕,我害怕你突然不要我,害怕我们的爱情没有永远。许样松开晓宇,把她充满忧伤的脸碰在手掌里,说,我不许你这么忧伤,你还得向我第一次见你那样开心的笑,笑得像个孩子,因为我喜欢看你笑,看你笑我就会很开心。我知道你自己一个人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但是我会好好努力,未来用一辈子偿还你。我看到了我们的爱情可以永远。

      晓宇很开怀的笑了,仿佛是在溜冰场里的笑容那样,腼腆却孩子气,晓宇说许样你可真会甜言蜜语,不过以后你只能对我一个人甜言美语,如果我知道你对其他小美美们说这些甜言蜜语我就会把你的嘴巴缝住。许样也放开了自己,说啊——怎么这么狠毒,哎,未来的路坎坷啊。

      秋风里男孩背着女孩慢慢前进着,留下一路童话般的痕迹。

      (四)春暖花开

      冬天没有下雪,但也冷得令人丧失斗志。晓航提着大包小包屁颠屁颠的回来了,接他的是爸爸妈妈姐姐,晓航一看见嫁人就大喊还是祖国好啊,一切都那么亲切,爸爸妈妈也笑了,每个人都分担了点行李。

      在车上,晓航坐在晓宇的边上,一路上一直在唠叨,姐啊你想我没有啊,我在那边连个损的人都没有所以我特别想你。晓宇就会说滚别做我边上,晓航就很知趣的讨好。晓宇说晓航你回家过年放多少天假?晓航说就二十几天吧。晓宇很想告诉他说自己谈恋爱了,对象就是许样,她还想把他不在时发生的好多事情都告诉他,只是因为父母在就没有说什么。

      晓宇的爸爸妈妈已经不干涉晓宇的感情世界了,他们觉得她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了,所以他们也会时不时的跟她提到这事情,只有她心里有数。

      过年前一天晓航给许样打了电话说自己已经回国了,许样就把晓航约出来说是有事儿对他说而且事情很重要,还得把晓宇带上。晓航一头雾水。

      依旧在生意很好的过桥米线店里相聚。

      什么?不可能吧?晓航吃惊的喊出声来,许样拉着晓宇的手说信不信由你啊。晓航笑着说姐,你还真把我兄弟给吃了,有你的。晓航后悔为什么没有看到曲折的过程。

      许样对晓宇说我毕业找到工作后就会娶你,晓宇这次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她相信她可以等他到三十岁,他也相信他们的爱情可以到永远。

      晓宇对许样说她预感到自己的生活即将春暖花开,就像这个冬季,很快就会春暖花开。许样说错,其实你已经春暖花开了。

      本文标题:大龄女的春暖花开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2152.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