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左边情人,右边婚姻

  • 作者: 华玉
  • 来源: 红袖添香
  • 发表于2010-08-09
  • 被阅读
  • 左边情人,右边婚姻

     

      社会发展到今天,让许许多多的如我一般的中年男女的内心越来越迷茫……

      一

      2月14日,情人节。上午十点,阳光灿烂。我,曾经叱咤职场的徐敏小姐,此刻正在重复我一年来全职主妇生涯的必做功课:左手提着一袋新鲜疏菜,右手提着一袋老公和儿子爱吃的生鲜,试图艰难地打开车门,然后抢在中午堵车之前回家。

      不是没有抱怨过,如此下去,我很快就会变成一个黄脸婆。但我结婚十年的丈夫张扬威说:你得了吧。这城市有几个主妇能像你一样开车去买菜的?当初老板借着经济危机经常无故无薪加通宵达旦的班,我气不过辞职回家做主妇。张扬威最初也是开心的:不怕,老婆以后我养你。说得多好听,这还刚刚才一年呢,便说一个人工作却养着两辆车太不经济。

      我也想过的,是不太经济。但人都是易上难下,现今如果要我走路或骑车提着菜篮去买菜,那还不如叫我去死。实在不行,我再去找工作便是了。

      手上提了太多东西,连开个车门都变得艰难无比,最近张扬威不是忙到凌晨便是出差,结婚后再也没陪我过过情人节的张扬威,想必今天也不会例外。原来恐龙徐敏结婚后,也会沦落到如此下场。想到这个,真让我心灰。

      做梦也没想到,一只修长有力的手伸过来,替我打开了车门。

      情人节,停车场,我这个提着大包小包的主妇遇见了依旧风度翩翩的旧情人。

      你说,我这个充满了抱怨的寂寞的家庭主妇会想什么?

      我也想贞节一些,可身体是有记忆的。当于连开口约我晚餐的时候,我连半点身为他人之妇应有的矜持都没了,笑得像朵要开烂的花一样就答应了。如果我当初知道,安稳男人张扬威最终会变成乏味可陈的小市民,那么我宁愿选于连,他虽花心。但浪漫有趣。

      即已答应了于连的约会,只盼望今天晚上张扬威又加班。

      天却不随我愿,张扬威今天很奇怪地踏着点回家了。只是,手上既无鲜花亦无礼物。

      匆匆做好饭,趁他和儿子吃的空档,我将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张扬威填饱了肚子,终于发现我居然没有吃饭:“要出去?”我淡淡地“嗯”了一声,张扬威急了:“那碗谁洗?”“敢情我是专门洗碗的?你就不能洗吗?”我声音挺大的,趁着张扬威正惊讶,我华丽地地出了家门。

      于连借着酒劲儿吻过来的时候,我挣扎了一下,可然后,我就听到了自己满足的叹息。于连的话总是及时而又好听:小敏,情人节快乐。我回吻于连,深深的,狠狠的,于连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呻吟:小敏,这样下去,我会受不了。

      深夜两点,于连送我至街角,他看了一眼我怀里的玫瑰,说:扔了吧,免得回去吵架。我笑了:扔掉?我怎么舍得?

      于是,我拿着别的男人送的玫瑰进了家门,张扬威还没睡,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我没理他,将玫瑰及手机往桌上一放去了卫生间。等我出来时,张扬威的脸上已阴影全无:“得了,别闹了。这花是你自己买的吧?就这点小聪明,还想瞒我?”张扬威说完,自顾进房睡去了。

      我看了一眼桌上明显被翻看过的手机,不知道应该庆幸这男人太聪明呢,还是不够聪明。手机里有中午我叫女友发给我的短信:你老公不是不过情人节吗?自己出去买束花装约会吓吓他。

      二

      据说,在车上约会是偷^情男女的最安全方式。

      想想也是,我和于连,各自均家有另一半,去开房怕遇见扫黄打非,街道上更危险,各类亲朋熟人随时出没,最最安全,莫过于开着车,一边向郊外优美风景开去,一边言语目光传情,好不容易寻着一处僻静无人地,心里的火早已经烧得浑身难受,于是,肢体交缠,层层叠叠,向着激^情的高点攀爬。

      因为在于连这里吃得太饱,于是我便不再责怪张扬威的逃避功课。他要加班晚归,我便正好约会,回来后还有时间给他做宵夜,他要出差,我满怀柔情地送他出门:路上多注意。记得按时吃饭。决不会叮嘱他多打电话回来,以免我出去约会接不到。事实上,张扬威每次出差,打回来的电话,真是少之又少。会不会正陪着另一个女人浓情密意?我现在已经懒得去猜度。十年的相处,我和张扬威,虽然没有了激情,但已经变成了亲人。他和那个不知是谁的女人必不会有结果,而我和于连,也只是露水情缘尽情偷欢。如果可以,或者我还可从他的人脉中找到一份工作。

      我的车送去检修,便开了张扬威的车出门,钥匙扣上的水晶坠子掉到了座底下,等红灯的间歇,我伸手下去摸了摸,却摸出了一只用过的杜雷丝。看着车子抽屉里那盒已经用得差不多的情侣必备品,我有点啼笑皆非,原来,我亲爱的热爱家庭的丈夫张扬威先生也是一个喜欢在车上约会的呀。

      这一天跟于连约会的时候,在车里吻着吻着,我便想起了张扬威车座下那只用过的杜雷丝。于太太会不会也能从于连的车座下摸到一只用过的杜雷丝?于是,我问于连:今天可不可以和我去开房?

      于连笑了,拿出一条手琏递给我:怎么?也像那些女人一样嫌我连开房钱都不肯出?

      珀金手琏不贵不贱十分素雅漂亮,于连继续解释:所有的金属中,珀金最衬你。我知道东郊有一家酒店,环境幽静,食物又十分可口。当然,在我眼里,永远是你更可口一些。

      多么会说话的男人。女人为何喜欢有情调的男人,只因为,有情调的男人必是会做^爱的男人。

      三

      东郊外长江边,北翼酒店。酒店果然清静优雅适合偷情,食物也美味可口勾引食欲,情人更是情趣盎然、激^情不断。我叫得很大声,惹得于连不断地爬上来吻住我的嘴:嘘,轻点,你会把保安叫来的。他说是那么说,手却未曾停止动作,我放声呻吟,他将沾满了精^液的手指给我看:染指染指,你看看,这个词多么的色^情贴切。

      我身体扭动,似一朵妖艳无边的花。我在性^爱的快感里,忘记了家庭忘记了儿子,忘记了背叛与被背叛的双重伤痕。

      这是偷情男女的最美。

      可往往最美丽的时刻过后,最糟糕的时候紧随其后。

      退完房卡,我几乎面色紫青,于连体贴地问我: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我摇摇头,快步走向停车场,一路上,我不发一言。于连倒也识相,沉默开车。我在心中,早已经江海翻腾。可我怎么能跟于连说,刚才退卡时旁边那对你哝我哝的蜜侣,便是我的丈夫张扬威和他的情人?上帝是多么伟大的一个玩笑家。我和于连约会这样多次,第一次开房,便在同一间酒店同一个时段,撞见我声称出差实则和情人幽会的丈夫张扬威。

      太太身边的亲密男人不是丈夫,丈夫身边的亲密女人不是太太,就这样在退房结账台前遇见,除了装不认识,我还能做什么?大打出手向世人宣示夫妻的同床异梦各自寻欢?

      不不,我做不出来。依张扬威自己偷腥不断却时时查我的手机的行为来看,他会提出离婚吗?可是,问题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跟张扬威离婚呀。

      偷情如此美好,现实却如此狰狞。我真后悔,提议去开房。

      四

      家里竟然静悄悄。

      张扬威还在出差。也许,他打算永远“出差”?

      我忐忑不安,收拾,洗澡,上床,已是凌晨一点。胡思乱想了一会,如果张扬威回家提离婚,我怎么办?偷情后遗症终于一一显现,我心慌意乱,招架无门。

      迷糊中,被人从床上一把扯了下来,跌在地上,胳膊撞得生痛,喝得满面通红的张扬威扯着嗓子叫:你这个死女人,你背叛了我,你居然还睡得着!

      他喝多了。我咬着牙爬起来,决定原谅他这一次暴力。可是这家伙看我没反应,更火了,借着酒劲一个巴掌甩了过来。

      他竟然打我。呵,金童玉女张扬威和徐敏,终于也逃不过现实婚姻的你来我往,开始动口动手了。

      我抹掉嘴角的血,打开衣柜最底下那个抽屉,把里面的东西全掏出来扔到这个借酒发威的男人脸上:张扬威,你给我听着。这是结婚十年来,你每次借口加班出差回来后没收拾干净的偷情垃圾!我承认我与别的男人约会有错,但张扬威先生,如果你把你约会情人的精力分给我一点点,我决不会走到这一步。我不想和你离婚,才忍耐到今日。如果你觉得没错,那么,我们从今天开始正式分居吧。请你约束你的加班出差天数。我也会在乎!

      我讲到最后,已经泪流满面不能自已。我从未如此崩溃过,还是职场精英时觉得那些女人不是我的对手,成为全职主妇后觉得需拿出正室的淡定范儿来。我隐忍成伤,终于不能再忍。

      失业,离婚,那又如何。这早已经在背叛里千疮百孔的婚姻,或者已经没有坚守的必要。

      我以为在我揭穿他之后,张扬威这个死爱面子的男人,会恼羞成怒,然后愤然出走,然后约我在律师楼最后见面签离婚书。或者,他会再次借酒装疯对我痛打出手愤然离婚。我独独没有想到,刚才还怒气冲天打我的男人张扬威,忽然跪在我的面前痛哭流涕:敏。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离婚的。我真的不想离婚的。我的压力太大了。

      原来,一直以来加班不断,每天准点出门的张扬威,其实已经失业两个月了。压力很大,却一直不敢告诉我。在上海这个不工作即等于死亡的城市,我们要供房,要养两辆车,如何还能经受得起双双失业的打击?

      五

      第二天,清晨,我们在同一张床上,各睡一边,沉默无言。我不再大张旗鼓去做早餐,他也不必假装要去上班。

      我们都没有再提离婚的事情。

      张扬威起床去洗澡的时候,我往他的钱包里塞了钱。我知道,他那点私房钱经过这两个月当成工资给我的家用以及各种“交际费用”,早已经所剩无几。

      然后我做了早餐,一如以往的营养丰盛。张扬威吃得很多,他出门时说:约了以前的同事见面,下午四点就会回来。他说话的语气,很温柔,前所未有。我看到他盯着我有点发青的嘴角看了好一会欲言又止,眼睛里有深深的歉意。

      看着他走进电梯的背影,我忽然觉得他瘦了很多。已经做到了他这个位子却因外资公司撤资而失业的高层,要另外找到满意的工作很难,所以,才会这样难过。

      人说贫贱夫妻百事哀。我和张扬威,却因为双双失业在家而拧成了一股绳,我们没和好如初,却谁也没再提离婚。张扬威的手机,也不再似以前那般收收藏藏,大方地放在客厅茶几上,接电话也不再躲去阳台。我干脆已经换掉了手机号,我想,于连那么聪明的一个男人,他应该知道我换掉号码的原因吧。

      我给一些旧客户旧同事打电话,试图寻找工作机会。大家很客气地说真羡慕我可以做家庭主妇,又很客气地说下次再联系,一句也没有提工作的事情。看来,世道艰难,我须重拾大学刚毕业时参加招聘会的劲头才行。报纸上说,这个周末便有一场人才交流会。我至少也比那些初出茅庐的小姑娘们多几年工作经验吧?

      要见识人山人海这个词的雄伟磅礴,那到人才招聘会上便再合适不过了,我投了几家有合适职位的单位,已经被挤得快没有人形,我的身上的宝姿虽不是新款,却在初夏的炎热里惨遭变形。这时,一只手忽然伸过来,紧紧抓住我的手,把我拉进怀里保护起来。

      是张扬威。他的另一只手上,也拿着资料袋。

      从会场出来,张扬威交给我一张卡:现在就业形势太紧张,我出来找工作就好了。这些钱,应该够我们撑过这场危机的。

      张扬威把他的车卖了。

      第二天一早,我把我的车钥匙装进了张扬威的口袋。既然,张扬威可以放下高傲去挤人才市场,我也可脱下宝姿去菜市场。也许,将来我们可能会分手。但是,不是现在。

      本文标题:左边情人,右边婚姻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2209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