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拾荒老人

  • 作者: 泽理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13-05-28
  • 被阅读
  •     
      初冬,一个寒冷的早晨。在寂寞的马路边,孤伶伶的站牌下,候着早班车的,只我一人。虽然不远冰冷的石椅上,也绻缩着一团黑影,但那却是一个拾荒老人,身边匍匐着一条可怜的小狗。马路两旁,林立的高楼里,人们都还沉浸在梦乡里,偶尔有一两扇窗户透出一点灯光,向着暗蓝的天空静静地微笑着。
      
      我一边吃着早点,一边望着冷冰冰的马路,听枝头枯叶在凄凄寒风中发出破碎的哭声。这时,食物的巨大诱惑力将那小狗拉到我的跟前。小狗周身纯白,头顶正中有淡淡的一抹黑,显得分外俏丽可爱,只是长得太瘦,似乎多久没吃了。它仰脖蹲在我跟前,一双大而黑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我手中的食物,小尾巴不停地摇摆,一副乞求的的神态,它显然是饿了。我生了怜悯之心,给了它一个烧饼,我想饥肠辘辘的小狗一定会狼吞虎咽的。出乎意料的是小狗并没有马上吃,而是叼起烧饼来到主人跟前,发出呜呜的低鸣声。它这是干嘛?我正疑惑间,那团黑影开口了:“盼盼,自己吃去,自己吃去。”抬头看见我,“是你给的食物吧,谢谢啦。”我非常惊讶,原来小狗是要与主人分享食物呢,若不是亲眼所见真不敢相信。多么温馨画面,就象冬野里燃起的一堆篝火。都说狗聪明通人性,也耳闻目睹了不少狗的趣事,但从来没见过如此有灵性的小狗。我猜想这狗和主人之间肯定有着一段不寻常的故事,便想探个究竟,于是走过去和老人拉唠嗑套近乎。这是一位头发苍白的老太,脸色苍黄,穿着一件空荡荡的破旧棉袄,和一条褪色的灰布裤子,手中提着一个大编织袋。老人见我并不是个讨厌的人便也高兴地向我搭话,俩人聊着聊着,倒也很投缘。从谈话中我知道了老人的背后藏着个辛酸的故事。
      
      老人年纪轻轻就守了寡,那年儿子还在襁褓中。儿子是她的命根子心头肉,为了把儿子抚养成人,她打过杂,拾过荒,卖过血,什么苦都吃过,含辛茹苦把他拉扯大。
      
      十八岁那年,儿子离家外出打工,临行时母子俩抱痛哭,儿子抹着泪跪着对娘发誓,说:“娘,您不用担心,儿已经长大了。您苦了大半世,等我赚大钱回来,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安享晚年。”数年后,儿子倒是真赚了大钱,还买了新房娶了媳妇,一开始还常回家看看并按时给她寄钱,却只字不提接她一起住的事,后来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再后来,连钱也没了,人也人间蒸发了。
      
      “可没了收入,你这日子怎么过?”我问。
      
      “没办法,我只好又流落街头靠拾荒度日。有一天,在拾荒路上遇到了这条苦命的小狗。那时它病了,奄奄一息,被人扔在垃圾箱旁。我见它还有一口气,可怜它,把它抱了回来,从嘴里省下一些吃的小心喂养着。小狗命硬,竟死里逃生,活了下来。我给它取名盼盼,一心盼儿子早日回来。从此,盼盼跟着我一起拾荒,我们要吃一起吃,要饿一起饿,相依为命,艰难度日。盼盼非常聪明懂事,善解人意,每次有了吃的,它都要等着我,我不吃它也不肯吃。”
      
      说到这儿,泪水从她的眼角流出来,顿了顿,老人继续说:“你说说,俺儿子他还能回来吗?”我不忍再伤老人的心,就说;“你儿子他一定会回来的。”老人笑了,说:“俺也是这么想的,连盼盼都懂得知恩图报,哪有亲生儿子不要娘的?俺儿不是那种没良心的人,他小时候可孝顺了,他不会不要娘的,他一定会回来的。”说着说着就提高了嗓门,“儿啊,你回来吧!娘不要你赚大钱,娘只要你回来呀!”竟又呜呜哭了起来。
      
      班车从远处轰轰地驰来了,我心沉沉的,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她了,便从口袋掏出一把钱塞进她的手中,她千谢万谢。
      
      我跳进了通明的汽车,蓦地离开了她。但老人、儿子还有小狗盼盼的画面却过电影似的一个个浮在我的眼前,老人哭声久久响在我的耳畔,挥之不去。我在心里说,如果老人的儿子听到了母亲的哭声,如果老人的儿子心中还有这个娘,请赶快回家吧。
      
      

      本文标题:拾荒老人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12907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泽理 泽理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17篇
    • 获得积分:445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