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短篇小说
文章内容页

看那云卷云舒,听那潮起潮落

  • 作者: 雨竹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2-12-23
  • 被阅读
  •   今生将不再见你,只因再见的,已不是你……看不穿你的眼睛,藏有多少悲和喜,像冰雪细腻又如此透明,仿佛片刻就要老去,整个城市的孤寂,不止一个你,只能远远的,想像慰藉我们之间的距离,我又不是你的谁,不能带给你安慰……曾经的最美,曾经的心痛,要不是痛彻心扉,谁又记得谁?不去追悔已憔悴,爱过的机会,真实已粉碎,人事已非,当爱已成往事,只能默看缘分了断!……文笔流畅,措词优美,隽永深刻,美文!你说遇见我时,窗外有竹,杆杆修竹正以婆娑的姿态告诉你,一个关于月夜的美丽。而我,是竹边静坐于石上的女子,一袭青衫,执一卷宋词,正悠然于月下品读。是那低低的吟哦,惊醒你有些倦意的宁静。远远看我,觉得我只是尘世间,那个生长在聊斋里的故事。不能近前,却不忍退却。
      
      立于窗棂边的凝望,让夜色沉静如水,心思却逸兴遄飞。或者,我走向你……
      
      相视一笑,莞尔。恍然。刹那。就是一生。
      
      ——-雨竹
      
      〖一〗
      
      站在人声鼎沸的火车站,可欣突然感觉到十分茫然,几年的时光,那样迅捷的从她身上辗过,当年那个懵懂好奇的少女,已经不知何时,面对陌生更多的只是心底的恐慌和显露在外的漠然。在这一片似曾相识的热闹里,刹那间有带着寒意的孤独入骨。尽管有前来送行的晓枫。
      
      要乘坐的列车已经开始检票了,晓枫突然拥紧可欣,在那许多的送别里,并不显得扎眼。可欣只是顺从的依在他怀里,没有感觉到太多的伤感,流不出离别的眼泪,对于他,已是一种愧疚。
      
      可欣轻轻地环住晓枫,在他耳边低语:我去检票了,照顾好自己!别难过,很快就会回来的。晓枫低低地说:我会的,你在外面注意身体。倦了,早些回来,会想你的!再一次用力拥着。然后松开手来。没有正视可欣的目光,而是用手将可欣推向拥挤的人群。可欣知道,他不愿她看见被离别染红的双眼。
      
      可欣随着人流一起走向月台,不想晓枫送上车,早早就说好就此话别。因为送上月台,看着列车离去,那份心痛会让人更加心力交瘁。
      
      换了卧铺卡,找到自己的铺位,将简单的行李放上床,在窗边的坐椅上坐下,望着自己呆了三年的城市。没有熟悉,亦没有陌生,所有的感觉在这三年里,都变成淡而无味的来去。再一次的离开,其实并没有方向,只是觉得自己不能再停留,想要走向另一个陌生。在这个貌似熟悉的城市里,再呆下去,会让自己彻底的成为一个幽灵般的女子。
      
      那一日对着窗外青灰色的天空,恹恹地蜷缩在沙发上,用双手抱膝,可欣对着正在电脑前忙碌的晓枫说:晓枫,我想出去走走。晓枫仍然沉浸在他的游戏中,没有理会可欣仿若呓语般的话。可欣没有再重复。知道那个沉迷于虚拟世界的人,这一刻压根没有听到可欣的只言片语。
      
      窗外的天色逐渐暗了,沉入一片黑暗中。仍不想去开灯,只是固执地守在沙发角落里,一直没有改变坐姿。
      
      可欣,怎么不开灯?你怎么了?晓枫终于离开电脑,站在可欣面前,用手摸着可欣的额头。声音里有一丝关切。可欣微微扭开头,轻声说,没什么。
      
      晓枫,我想出去走走。可欣抬头望着晓枫。他看着可欣,半晌没有言语,虽然天色已暗,仍然能看出他脸上的错愕。可是,最近我们没有假期,晓枫沉默一会后回答。
      
      我自己去就好了。晓枫的脸色在渐暗的天色里,有太多说不清的晦涩。良久,他只是嗯了一声,表示同意。然后问:打算什么时候走?
      
      明天吧。可欣的语气有一丝询问,其实已经是决定了。晓枫满脸的惊异,却不再说什么。知可欣如他,从来不会强求什么。
      
      面对晓枫的无语,可欣在心底只有深深的歉疚:对不起!
      
      〖二〗
      
      其实可欣只是坐上向家开去的列车,她并不想回家。家对可欣来说,已经无所谓眷恋了。如果回家,呆不到一个星期,继母那张因为钱而展开的笑脸,就如同揉皱的纸币一样,落上太多说不清的痕迹。似笑非笑里,让你有逃走的欲望。而年迈的父亲,每日如上班一样准时的老年聚会,根本无暇顾及他女儿的感受。至多,在临行前叹惜一句:每次回家,都这般急急忙忙的。倒好象家成旅店了。
      
      看着父亲日渐苍老的无奈,心里的更多的痛惜,却知道家连旅店也不是了。这个家早在继母踏进家门起,便没有让可欣随心所欲的理由。虽然年纪见长,继母也改变了许多,即便是笑着,也是感觉不到一丝暖意。
      
      从毕业起,似乎更加适应了一个人在外的生活。遇见晓枫,能够和他在一起,或许更多的是因为他的房子让可欣有家的感觉。然而,当晓枫真的想给可欣一个家的时候,可欣却想逃了。可欣不知道,自己和他,究竟是因为爱情,还是因为房子?她想彻底安静地去想这个问题。
      
      有时候,可欣会感觉自己很无聊,这样的俗世里,谁还在追问谁爱谁呢?可是,心底的不甘,就那么不依不饶地将她放逐了。踏上旅程,心底没有太多的留恋,对于晓枫,对于那所曾经给予可欣无限美好的房子,还有这座留下自己泪水和欢笑的城市。或许,只是因为,还会回来。
      
      坐在车窗边,看着渐渐远去的城市。心底突然有一股空落落的感觉,懒懒的躺在卧铺上,眼睛望着窗外迅疾后退的景物,直看得眼睛忍不住淌下泪来,却仍然固执地睁着。不知道是因为心酸,还是因为不舍?或许在心深处,有些东西是我们自己也无法明了的,有些眷恋是没有离开就不会感知的。
      
      躺在铺上沉沉睡去,醒时正路过一座不知名的城市,远远的有街灯在视野里闪亮。知道离自己要抵达的终点,还有些远。可欣起来时,已错过了晚餐时间,去打了开水泡了一碗面吃。吃完,百无聊赖的坐着,才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没带。MP3,电话的耳机,看来只能坐等睡意再一次漫过来了。
      
      看着对面熟睡的男子,可欣有些羡慕了。那样沉的睡眠,是自己好久以前就没有的。男子发出均匀的呼息,也许是在一个酣甜的梦里,路过的灯光,偶尔照在他的脸上,瞬间扫过,似乎有模糊的笑意在灯光里隐约。
      
      不知道他此刻的梦里有谁?可欣在心里无聊地猜测着,或许是亲密的爱人朋友吧,或许是盼归的父老吧,也或许是那份家的温暖在梦里诱惑着他的笑容。可欣胡乱想着,一个做梦还会笑着的男人,一定是个孩子气尚未褪尽的男子。
      
      男孩子罢子。可欣在结论后,悄悄地笑了。依然合衣躺下,等待终点的到来。
      
      〖三〗
      
      虽然只是初秋,夜晚三点的寒气却将可欣冻得忍不住迎着风打起了哆嗦。这不是大站,三三俩俩走出站的人群,在有些黯淡的灯光里,沉默中有股窒息。那般静,没有月,只有黑色的天幕,凌晨三点的天空,如一场无法堪破的迷,写着数不清的蛊惑。
      
      小姐,要车吗?便宜些。还未出站门,便被蜂涌而至的出租车司机围住。每一个都毫无例外的将夹克的衣领竖着,将脖子紧紧的缩进衣内。一边搓着手,一边搭讪着。可欣原不想坐车,可一想这深更半夜,却也无处可去。向站在最后,有些怯怯的那个男子走去。直至跟前,男子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似的。
      
      师傅,请到江汉宾馆。听可欣说完,那男子马上笑着替可欣开了车门。一路无语,男子显然不善言语,下车时,付了车费。可欣便走去宾馆前台订房,谁知正逢这县城举办节日,居然没有空房了。走出宾馆,可欣看见男子的车还停在门口。
      
      师傅,能带我去找个旅店吗?可欣知道一时半会也找不着车,只能再次找他了。那男子笑着从车内探出头来:我想着可能没房了,去别处看看,兴许有。可欣上了车,谁知这小县城三年不回来,居然因为一个节日让可欣无处可去。不知如何是好的可欣,不得不拔通周浩的电话。虽然是凌晨,但没法子,只得如此。
      
      周浩是可欣在一个聊天室认识的老乡,因为是老乡,彼此才没有那么多的顾忌,而让彼此比更多在网络上认识的朋友走得更近一些。而周浩早就说过,要去看可欣。
      
      从视频里看到蜷在旋转椅上的可欣。周浩说,可欣,你是孤独的。可欣说:不是,我有男朋友,他叫晓枫,对我很好。周浩说,可欣,你的样子好乖!然后发了拥抱的表情过来。可欣扔了一炸弹过去。周浩大哭,说,可欣,你不乖。可欣大笑!
      
      那时,可欣觉得很开心,真的会在视频前快乐的笑。周浩说,可欣,你笑起来象个精灵。可欣继续笑,然后说,虽然知道是马屁,却还是心里舒服。换了周浩大笑,然后说,可欣,能不能装一下傻。女人太聪明,很容易让人尴尬。可欣说,可是太傻,却又不能让男人喜欢了。周浩叹,可欣,你真的是个精灵!那个晓枫是幸福的,我严重妒忌!附一色色的表情过来。可欣发一微笑的表情,不语。
      
      有时,他们就会长时间的用语音,其实有时并不说话,只是开着音频,似乎就感觉那个人的存在了。可欣知道周浩是一个企业的职员,至于详细做什么的,可欣从来不去问。她知道,他们就象偶尔错身而过的人,只是比别人多了一次回首罢了。所以,不必深究,就当人生中那些相似的来去。
      
      可是,今夜,却不得不让那些相同成为不同。
      
      〖四〗
      
      可欣从电话里找出周浩的号码,试着拔过去。很庆幸,有电话铃声响起。半晌,才有一个声音响起:你好!听那声音,就知道完全没有清醒,仿佛梦游一般。
      
      周浩,我是可欣,我刚下火车,找了一圈没找着住的地方,能不能在你那儿打扰一下,明天我再找地方。可欣听他的声音,似乎马上又会睡着一般,还没等那端说什么,噼里叭啦就说开了。
      
      可欣?你是可欣?那边的声音立刻清晰起来。话语里有难以置信的惊喜。
      
      是的,我是可欣。可欣不得不重复。
      
      你是说,你在石城,就是现在?周浩的声音,仿佛不确定,再一次问询。
      
      是的,我没处可去了,又没认识的人,只能找你了。可欣的可怜兮兮地肯定道。
      
      你让司机送你去临江酒吧小坐,我十分钟后到。电话马上挂断,可欣捧着已经没有任何声音的电话,恍然若梦。可欣让司机将自己送到临江酒吧。
      
      原来是一家通宵营业的酒吧。可欣边走边想,如果周浩不能来,就在酒吧里混一晚上吧。走进去,音乐与灯光都散发着慵倦的暖昧,本来困倦的可欣,一下就有了陷下去的欲望。可欣绕过一些桌椅,找了一个角落的地方,叫了一杯咖啡,静等周浩的到来。
      
      桌上的咖啡来了,可欣闻着那熟悉的香,轻轻地啜了一口。把玩着桌上的电话,心里揣想,不知道周浩什么时候能到。正想着,桌上的电话有短信提示,打开,是晓枫发来的消息,问可欣住下了没有。可欣马上回了复,已经住下了,别担心,一切安好!
      
      其实可欣与周浩只是朋友,却还是有意无意地对晓枫掩饰了事实真相。或许,只是因为明天,她就会离开,与周浩还只是一面之交的朋友。如此而已。可欣回完消息,心底有莫明的不安。
      
      可没有等可欣想到更多。可欣,一定是你。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传过来。真只不过十分钟而已。周浩已经从吧台直接向可欣走过来。脸上的笑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有一丝熟悉的暖。可欣见到周浩的笑容,一下子心就安定下来,有到家的感觉。心里那般笃定,也笑着站起来。
      
      周浩顺手接过可欣的包,带着可欣出了酒吧。出门时,对着吧台挥了一下手。
      
      出了酒吧,周浩停下来,扭头看着可欣,然后怯怯地碰碰可欣的发,似乎想摸摸可欣的脸,却顺势只是抚了抚可欣瘦弱的肩。可欣,是你,真的是你!周浩边说边拍拍自己的头,就笑起来。那样子,象一个孩子终于得偿所愿的单纯。
      
      可欣,你比视频上漂亮!周浩忍不住又说。
      
      我可是一百个想睡,现在拍马屁也不管用了。可欣强打精神地玩笑,一脸的倦怠。
      
      看我,真是乐傻了。周浩笑着,自然地牵了可欣的手,沿江边走了大约十分钟。便在一栋新修的楼前停下。
      
      〖五〗
      
      可欣被周浩带进那套四室两厅的房间。可欣从聊天里早就知晓,周浩与家人同住。有一个妹妹,父母都是教师,在附近的小学教书。
      
      周浩将可欣带进一间粉色系列的房间,拿出妹妹的睡衣,对可欣说:将就穿一下,丫头最近不在家。这是她的房间,你可以随意,就当自己家一样。其实呀,好些话想问,好些话想说。可是,知道你倦了,你洗完澡,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带你去吃你老早想吃的臭豆腐,正宗的。周浩将手扶着门,站在门口开心地说着。
      
      可欣笑着和他道了晚安,洗完澡几乎没有时间多想,倒下床就睡着了。睡去的梦里,似乎和晓枫在争吵又似乎不是,晓枫在流泪,在拼命叫她的名字。可是,在梦里,那么黑,看不见走向晓枫的路,只能听见晓枫的声音,有些绝望的凄凉。
      
      清晨被窗外的鸟鸣声惊醒,啁啾的鸟语,随着阳光洒进房间。有惬意的柔软就袭过来,梦里的不快,被阳光和鸟声扰乱。已是初秋,晨起的微凉,让可欣懒懒地拥了被,想再一次睡去。却没有成功,侧耳细听。门外已没有一丝声响。想必,他们都已上班去了。
      
      可欣起床,梳洗完毕。突然就傻傻地想,我今天要去哪里?居然有些茫然了,又想起周浩说过的要带她去吃臭豆腐。难不成,真的住下。我似乎没有说过要住下,可欣搜索着记忆,确定自己没说过。便摇着头微笑了。那个周浩,怎么象个孩子。
      
      可欣,起来没,要出去走走不?周浩的声音随着敲门声响起。
      
      你不是上班去了么?可欣诧异地打开门问道。
      
      我请了假,想着你第一天来,不能怠慢了你。周浩笑着说。
      
      饿了吧,我们去吃早餐。周浩带着可欣去街边小店吃早餐,边吃边问可欣今天想去哪儿玩。想不到三年没有回来,县城已经大变样。可欣调皮地说,客随主便。周浩马上说,那好,我们今天就先游街。先让你熟悉一下,别到时我不带着你,你丢了。
      
      于是,两个吃完早餐。就开始随意的在巷子里,街道上闲走。正走着,有洒水车过来了,他们正在一个街角,眼看就要被洒水车淋一身水,周浩拉了可欣的手就向前跑去。等车过了,周浩松开手对可欣笑着说:哈,差一点成落汤鸡。
      
      可欣在阳光下微眯了眼,看着远去的车感慨地说:周浩,你说,这世间的人和事,真的好似注定般。有些情节,有些人,没有想过去刻意安排,却自然地到来。
      
      是呀,就象你,我怎么也没想到能有这么一天,你会出现在我眼前,可以带着你在我生活过的地方,这样走在自己曾经走过很多遍的街头。周浩感慨地说着。你看,街头路过身边的人很多,而彼此或许一生陌路。可是,我们却因为网络,一个虚拟的世界,能够这般熟悉的走在现实里。
      
      或许会有些什么,是我们谁也无法预料的吧?可欣低低地叹着。忽然就有些忧伤了,有聚必有散。聚有时,散亦有时。
      
      〖六〗
      
      可欣和周浩在一天的闲逛里,对曾经熟悉的陌生,开始找回一些印迹。当他们傍晚回到家中时,周浩的父母已经做好了一桌丰盛的晚餐等他们回来。那是一对慈祥的老人,看着可欣的目光里,满是慈爱和怜惜。
      
      吃着饭,周浩的父母并不多问,只是随意的聊些家常。彼此很快就打破了那份淡淡的疏离,可欣真的感觉象回家一样。吃完饭,可欣帮着刷碗打扫卫生,感觉心里有一种明净的快乐。简单,然而清晰。
      
      忙完后,陪着两位老人一起看了会电视,然后互道晚安,各自睡去。睡去,似乎连梦也没有。可欣第一次觉得睡眠是一件快乐的事。
      
      白天,待他们一家子都出去上班,可欣会在周浩的书房里,看书,上网。悠游自在,早忘了只“打扰”一下的话。这样的时光,让岁月静好,时光温软,可欣恨不能将日子定格才好。那些在外漂泊的日子,虽然有晓枫的相伴,可是从未曾从心底感觉过放松。而在这里,可欣却寻求到一种彻底的轻松。
      
      和晓枫偶尔联系,告诉晓枫,在家里也许要呆一个月再回来。晓枫听可欣说在家,也没有多问,只是叮嘱可欣注意身体,别感冒了云云。可欣每每挂下晓枫的电话,心里就会有些许歉疚。可是,我只是想要一段时间而已,晓枫,请原谅我,只是一段时间,我会回去的。可欣在心里对自己也对晓枫说。
      
      那时可欣就会想起周浩的笑,大孩子一样的纯纯的阳光,那样明朗、清澈。那双明净的眸子,看着可欣的时候,就会让可欣的心底生出异样的暖来。那样的感觉,只想说——美好!
      
      周浩下班后,便用自行车载着可欣去广场喂鸽子,去喂湖里养的那些锦鲤,看他们一群接一群的涌来哄抢自己扔下的面包或者馒头。喂完后,他们会牵了手,去广场上的草坪。可欣和周浩头顶着头躺下来。可欣满心里都是喜悦,那时会高兴的说着:周浩,我喜欢这些鸽子,我喜欢这些鱼,我喜欢你爸你妈,还有你没见过面的妹妹!
      
      周浩会跳起来,马上用手举起可欣,嘴里“威胁”道:难道不喜欢我?说喜欢我,不然我不放你下来?可欣在周浩头顶上,边求饶边说:喜欢你,快放我下来!可等脚刚沾地,马上跑远了在一边叫:谁喜欢你?刚才说的话可是你威胁的,不算数。周浩会笑着去追,追到可欣两人就笑做一团。
      
      那时,夕阳就投了斜斜的影。可欣和周浩会在夕阳下沉默了,静静地看夕阳落下去。只剩了余辉,将楼层的棱角都涂抹成明黄的柔软,便牵了手,去取了自行车。可欣会抱紧周浩的腰,靠在他身后,哼唱着小嘛小二郎一路欢歌着回到家中。
      
      那样的日子,总是飞快地溜走。时光如水,似乎还来不及握于手中,就所剩无几了。眼见半月的时间就这样过了,周浩只是一味的让可欣开心。并不去询问可欣的归期,甚至来的初衷。或许,谁都明白彼此只能是一聚的缘。不说破,谁也不去触及,离别却还是会不管不顾地来临。
      
      〖七〗
      
      那是半个多月后的一天,可欣正在房间里独自看书,阳光从窗外斜射进来,初秋的阳光温暖清澈。更让那份感觉怡然自得,可欣仿佛一尾悠然于深海的鱼儿,那样放任自如的轻松着。手里的书,散着淡淡的墨香,在明亮的房间里氤氲着。似乎整个人也浸染了书香,莫明就有了一分雅致。
      
      可欣将书蒙在脸上,对着阳光懒懒的靠在椅背上。突然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可欣拿过电话看到晓枫发来的短信:可欣,在忙什么?什么时候能回?想你了!短短的消息,却让可欣突然感觉到时光流逝的迅捷。她知道,自己再也不能呆下去了,无论有什么样的借口,都得离开。
      
      两年前,可欣患了腹膜炎,延误了最佳治疗期导致病情加剧。起初只是觉得没什么胃口,一直以为是胃病,然后大把大把的胃药吃下去,一点作用也无。因为在异乡,工作原本就不稳定的可欣,根本不敢去大的医院诊治。每天只是在小的诊所去看看,大夫都建议她去大医院做一次全面的检查。
      
      可欣却觉得不会有什么大事,当日子一天天流走,病情一点点加重,每天定时的高烧,让可欣不得不停止了工作。即使如此,可欣仍不敢告诉家里,家里的老父除了为自己焦虑,也别无他法。可欣孤独地呆在异乡,感觉到生命如此脆弱,也体会到生命里最真切的无助。
      
      晓枫就是在那时走进可欣的生命,晓枫是可欣的主治医师。第一次出现在晓枫眼里的可欣,脸色苍白且柔弱,一双漆黑明亮的大眼睛,在那瘦削的脸上突兀而倔犟。一头柔顺的黑发,无意间就掩去了可欣的锐利,显得楚楚可怜。晓枫说:第一次见到可欣,心里唯一的感觉就是,想去保护,呵护她。
      
      可欣的病在晓枫的精心治疗下,很快好转。当可欣治愈出院的时候,才知道晓枫为自己垫付了医药费两万有余。可欣去找晓枫的时候,晓枫却说要为可欣庆祝出院,一起去吃饭。可欣在晓枫的眼中看到了热切和渴望。
      
      可欣不知是爱还是依赖更多,抑或是贪恋了那份异乡的暖?或者,只是因为异乡的病痛,很容易让人爱上一个人,或者说贪恋上被爱的感觉。抑或说女人的爱,就是被爱。可欣只是犹豫片刻便接受了晓枫的邀请。于是,从开始认识,到最后的交往,似乎都显得顺理成章,理所当然。
      
      交往一年多年后,晓枫带着可欣去见了父母,晓枫的父母对可欣似乎没有太多的喜欢或者不喜欢,一切都是淡淡的。把可欣当客人一般,客气且疏远。可欣隐隐从晓枫母亲的脸色中感觉到一丝不快。
      
      回来后,晓枫和可欣对此次见面都未多提,晓枫也未提及父母对可欣的看法。仿佛什么事也未曾发生的与可欣商量婚期。似乎此次见面,只不过是为了通知家人一声,并不为了征求许可。可欣不知道,是因为父母的反对让晓枫更固执的坚持,还是因为爱让晓枫执意如此。
      
      一直以来,可欣都没想过结婚的事,总觉得离自己还很远。此刻突然被晓枫拉到这般近的距离里,居然有些惶惑不安了,只说,我们再考虑一下,毕竟是一辈子的事。
      
      也许是对婚姻的恐惧,也许是想想得更透彻一些,或许更是慎重,让可欣逃避到一个没有晓枫的世界里,去整理自己对这份感情走入婚姻的信心。
      
      〖八〗
      
      明天我们去哪儿玩?明天周末,可以选择丰富一点的节目。周浩走进来,一脸灿烂的笑,似乎整个房间都明朗了许多。
      
      哪儿也不去,我要好好呆一天,周浩,我要走了。可欣看着周浩,眼里的心思深不见底。周浩望着她美丽的眼睛,却感觉象一潭幽水,望不透,让人深陷,尚且不知。
      
      哦。这一声里有叹息有理解、有意外、有默许、有伤感。那般五味陈杂在心底,却只能淡淡地哦一声。人生,常常是这般无奈,爱与不爱,并不能以言语说清。个中滋味,只有那时那境那人方能体会。
      
      第二天,好似老天也不舍,居然下起了小雨。周浩的父母象约好一般,推说有事,便走出了家门。可欣明知道那善解人意的老人,把最后一天时间留给了自己和周浩,目送他们远去的背影,居然有想落泪的感觉。
      
      周浩,我给你做一顿饭吧。可欣走进厨房,开始忙碌。周浩帮着洗菜,可两人都显得心不在蔫。周浩洗着菜,却让水流了一地。在可欣的一声惊呼里,关上水龙头。却转身从身后紧紧拥住可欣,压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可欣,我可能爱上了你,别走,好吗?
      
      周浩感觉到可欣的身体一僵,试着让可欣面对自己,周浩看到一张泪痕狼藉的脸。那样动人心弦,让人怜惜,忍不住更紧的拥住可欣,用唇轻轻地吻去那些咸涩的泪水。是挣扎,也是无奈。离别的痛,让彼此的挣扎显得那般无力,终不能将心底的眷恋掩饰。
      
      你真的要嫁给晓枫?周浩低声问,可是,我知道,你不爱他,你和他不会快乐。可欣,留下来。
      
      可是,我知道我若不嫁他,我嫁给谁都不会安心,我欠他的。
      
      周浩颓败地松手,顺着墙就坐在地板上。
      
      可欣远远地看着,却不近前,她知道无论说什么,在这一刻都太无力。不如静下来,给彼此一个空间。
      
      可欣,可欣,可欣。周浩只是一遍地低唤。可欣无助地看着周浩,这样的时光,让人窒息地停滞着。那份凝固在空气里的气息,忧伤而无奈。
      
      那一声声呼唤,仿若咒语,让可欣一步步靠近周浩。忍不住伸出手抚摸他满脸忧伤,似乎想用手去抚平那眉间的皱折。却被周浩捉住手,继而更紧地拥住了可欣……
      
      窗外的雨下得更紧,离愁更浓。这般愁人的秋意,让时光也变得冗长。似乎绵延了无尽的忧伤,没有半点喜悦。只有那声声呼唤里的归来,让离别这样浓烈的灼伤相互靠近的心。
      
      执手相看的泪眼,终于明白,爱情与婚姻常常是陌路,我们永远无法预料会爱上谁,也永远无法预知婚姻里的悲喜,就象不能预料明天还会在生命里演绎多少重逢与离散。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背叛此时的自己。
      
      我们不能背叛自已的情感,亦无法选择逃离婚姻,那么,就选择永不再见。彼此,即使有牵念,在多年后想起,就对着你的方向微笑,那些前尘旧事有多少欢爱都如梦,那时,请握紧身边的温暖,相偎着走向生命的尽头。
      
      次日,可欣独自一人踏上返回的车。那一场如梦的相逢,或许于一生,都是心底最柔软的记忆。想起,便会暖了尘世的孤寂。会记得,曾经那样单纯地被一个人爱着,那样纯粹地爱着一个人。-
      
        
      

      本文标题:看那云卷云舒,听那潮起潮落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xiaoshuo/124263.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微型小说网 雨竹
    • 会员等级:注册会员
    • 发表文章:4篇
    • 获得积分:2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