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生活随笔
文章内容页

我与父亲的1977

  • 作者: 金彤
  • 来源: 原创首发
  • 发表于2020-04-22
  • 被阅读
  • 我与父亲的1977

      ——追忆高考40年

      40年前,我在农村插队落户做了知青。在那个年代,"确切地讲我是一个即干农活又行医的"赤脚医生”。1976年,中国发生了太多太多的变化……,1月份我们敬爱的周总理去逝,,7月6日朱德委员长与世长辞,同年7月28日发生了举世震惊的唐山大地震,,9月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缔造者,伟大领袖毛主席永远离开了我们,同年8月,一场特大洪水,淹没了千里良田,万户村庄,人民又一次陷入了灾难之中,一直到10月份"四人帮"倒台,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地理天像尤如一部万花剧,轮番上演、你来我往,又依次退去,令人目不瑕接,眼花撩乱。若非亲历那个时代的人,你很难体会那时候的中国人所经历地悲痛、悲愤、茫然、彷徨、无奈与不知所措。中国向何处去?我们怎么办? 那一年我刚刚20岁。

      77年9月份,每当我出诊回到我所在知青点的茅草屋时,止不住的一个念头始终萦绕在我心中:“我的出路又在那儿呢? 要是搁在往年7——8月份,县,公社、生产队、三级工农兵推荐上大学,早就结束了,9月份就该入学了。可是现在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清楚的记得同公社知青,临颖县三家店公社高宗寨生产大队的魏xx告诉我: 今年上大学方式可能有变,不再推荐了,可能恢复文革前考试录取学生方法。还傻待这里干啥呀,没看见边刘、安庄……消息灵通的同学8月份就回家复习了吗? 那个时候,闲下来的时候我会坐下来,苦思冥想,今后自己会去干什么呢?说实在,那个时候,一点儿看不出自己的前途是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的将来能做什么?

      七七年毛主席去世后的第一年,整个中国仍然沉浸在社会大动荡之后,人们思想麻木不仁,继承毛主席遗志把揭批“四人帮”,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的运动进行到底,似乎预示着一场大的政治变革后,一切照旧。然而,直到1年后,我看政论记实纪录片:1977年高考《共和国图像日志》才明白。知道了这一切。多亏邓小平同志一拍决天下,恢复中断了11年的高考。一个决策,挽救了一代人,我和那个时代的几百万知识青年的命运从此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从知道确切消息到决定回城复习应考,已经到了1977年10月5日,临别时,临颖县三家店公社宋老桥生产大队党支书记宋清华握着我的手说: 金明,回去好好复习吧,卫生室的事我已给志栓说好了,你尽管放心,争取金榜提名,我早就说了你就是个秀才,你肯定行! 顺便带问你父母好。

      回城后第2天,爸爸给我联系了郑州师专的王老师,王老师语文讲的非常好,令人称奇的是,他讲的押题作文写作竟然与高考作文:毛主席纪念堂有关。离开母校郑州一中4年多,校貌一如既往,惟有不同的是,各年级数、理、化、政治补习班扑天盖地一般,遍布各个角落,连在校生也被临时告知: 国家大学招生发生重大变化,一切让路给补习班的返校同学……。各种、各类、各课目的手刻油印补习材料一夲难求! 几乎都是补习高中的课程,也不知道从那下手,每天只是疲于在各科补习班间听课,做题,解题,别说系统不系统,时间就剩40几天了,很难慨括这个过程的艰辛、曲折,只能说我们都是像打了"鸡血”一般,天天手不释卷,废寢忘食,通宵达旦。根夲不管是否囫囵吞枣,还是事半功倍。

      从我开始复习,爸爸就说:“儿子你只管好好学习其他事你就甭管了”。

      尽管白天工作很忙,他是传染科主任,一周至少2个二线值夜班,但只要在家,爸爸始终在客厅陪着我。 我的知识太欠缺了,千头万绪,一时理不清,整还乱,学习,补课,作题,恨不得生出三头六臂来。白天上补习班一天,仍不能消化的了那堆积如山的数、理、化,语文等等各种知识,仍填不满我的求知欲。反正我那时候头恼里只有一个念头: 为跳出农门,拼了! 白天不够,夜里再加时,经常是一天4——5个小时休息。使我永远不能忘记的是,无论我学再晚,只要爸爸在家,他就陪我多晚! 爸爸说::“一口吃不成胖子,复习功课要循序渐进,别把脑子用坏了,夜里别睡太晚,免得第2天补课没精神。”为补充营养,爸爸常常夜半三更给我作吃的,蒸的白面馍头紧着我先吃,每天晚上一个鸡蛋,一杯麦乳精,有时为改善营养,让妈妈买只老母鸡炖给我吃,或作些红烧鱼块,肘子肉。变换花样不败胃口,以致于今天回想起来,似有余香味扑鼻。

      27年后的2004年女儿考大学前,我还常常想起我父亲作的高考正餐,每每给女儿说起时,女儿确不以为然,戏噱我说:“我要是你,考完学也成个胖子了”,他冲我作了个鬼脸。

      那时候高考,不像今天参加高考的学生,有许许多多的套路。什么一摸,二摸的。什么各种题型答题技巧应对方法,直至重要关键得分题押题……等等,诸如此类,不胜枚举,五花八门。那时候的我不知那儿来的胆子,居然自我感觉出奇地好。多年后我仍然对自己当时高考时的底气十足,感到吃惊! 高考准考证发下来了,考试时间11月18日至24日报名,12月9日至10日考试。时间按排:1977年12月9日,上午理化,下午数学; 次日上午语文。

      考前2天我从家返回知青点,冰凉的屋子,散发着霉味的床褥,连一囗热水也喝不上,顿时我的心犹入跌入了冰窟窿,回想起爸爸几十天来的陪伴,天天送来的热腾腾饭菜,句句鼓励我的话语,心情说不出啥滋味。我们考试地点在临颖县瓦店公社中学,至今我清楚的记得,我在初一.三班教室。肃静、肃穆,庄严、整洁,河南省普通高等院校统一招生考试瓦店中学考场一行标语悬挂在大门入口处,平添了几分神秘感。第一天数学考试感觉大部分都作了,但下来后与校外接考生的老师一交谈,解题步骤不对,顿时心头一紧,接踵而来的数理化考试也懵懵懂懂。心里直想,来年再考吧。可第2天语文考试,作文题竟然在突击复习中重点复习过,一时竞洋洋洒洒把辅助考试用纸都填的差不多了。考试后大部分考生都感觉一般,我简单评估了一下自己,没报希望,向大队书记告假后即返回家里。

      1978年2月14曰,仍然没有消息,我已准备第2天返回农村,15日下午,我父亲在医院礼堂开会时,收到河南医学院革命委会的黄色纸皮信封袋,上贴有白纸黑字的河南医学院录取通知书,老父亲仰天大笑道:“我儿子被录取了,上大学了!”顿时会场一片喧腾,全场人员侧目,惊呀,接着是传阅,啧啧声,赞叹声,恭贺声……多年后已经成为一名外科教授的我,在谈及子女考大学时,与爸爸回想起当年事情,尤如发生在昨天一样,老人家仍感到自豪,很是为恢复高考后首次考上大学的儿子骄傲。

      时光荏苒,光荫如梭,转眼恢复高考已经40年,我的女儿也从郑州大学本科毕业之后又从香港中文大学硕士毕业已经快10年了。可是敬爱的爸爸已离我而去。至今,也整整6个年头了。爸爸生前不曾感受到我对他的一丝的感激之情,甚至我也不曾说一声: 爸爸,感谢你……,这也是至今我对父亲当年在高考时对我的殷殷真情,始终感激,不能释怀的原因之一。我感念这真挚的父子之情,感恩爸爸对我的教诲。爸爸对儿子在那个特殊年代特殊的帮助,也成为我以后对自已女儿的亲情传承,40年后的今天,我终于有幸有这样一个机会把埋藏在我心里的话说出来。当年我未曾想说的话,早已在脑海里默默念叨了几十年。同时我心里祈盼,若爸爸你在天之灵有应,我想对您老人家大声说一声:爸爸,儿子永远感谢你……,爸爸,在这特殊的日子里你会听到儿子的话的,你会对您的子孙含笑默然。

      本文标题:我与父亲的1977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uibi/249823.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金彤 心语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68篇
    • 获得积分:485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