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生活随笔
文章内容页

感谢“严师”

  • 作者: 梁守泰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20-03-19
  • 被阅读
  •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作为高密最高学府的高密师范学校,连续招收了一届届师范生,培养了一批批中小学教师和其他各类人才。1980年秋,我和其他校友一样,经高考步入了高密师范的校园。

      或许校友们至今记忆犹新,尽管当时母校刚建没几年,校舍和教学设施较差,却以自己的办学特色闻名遐尔,那就是一个字:严。

      当时高密师范到底有多严?就让我来举几个例子吧。

      记得学校有一条规定,学生每月只准回家一次,课余和周末也不准出校园,确实有事需外出必须找班主任审领“出门条”,看门老头才放行。如此封闭,我们这些活泼好动的青年学生真憋得够呛。

      于是,个别经不住“煎熬”的学生便“造反”了。有的干脆自想办法,不求老师批条,而是几个人一起越墙而出。还有的趁看门老头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这样就“解放”了自己,获得了“自由”。好在这些事大概没被学校知道,要是知道,恐怕违规者要吃不了兜着走。

      至于任课老师,似乎一个个都板着面孔,严肃有余,“温情”不足。拿我们文史班的历史老师来说吧,他阅批作业时给打上“甲-”就很不错了,从来不给打“甲”和“甲+”。如果你有点疏忽,就会得“乙”或“乙-”,乃至“丙”、“丁”。实习阶段,每当一堂实习课结束,他都十分生气,哪怕出现一点毛病也严厉训斥,弄得我们满脸通红抬不起头来。

      记得我在师范读书时,还发生过一次“恋爱风波”:某班的一男一女两位同学,有一天下晚自习后单独亲密交谈了一段时间,据说还拥吻了,迟回宿舍。不料被班主任老师知道,这可惹了大祸。次日一上班,班主任就火冒三丈不上课了,以违反“在校期间不得谈恋爱”的校规为由,勒令他俩向全班同学分别到讲台上做检讨。看他俩那样子,仿佛犯了逆天大罪,低垂着头认真诚恳地作了检讨,弄得真是尴尬。

      后来,此事传遍全校,搞得“满校风雨”。直到毕业,可怜的他俩也未敢说一句话,偶尔相遇只能“道路以目”。如此重压之下,他们的事后来自然“黄”了。

      现在看来,当时他俩只不过稍微有那么一点“春心萌动”,至多是刚刚有了爱情的“萌芽”,情窦初开。再说,就是真的谈恋爱,能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呢?饱汉不知饿汉饥,你说我的母校是不是严得有些苛刻和“封建”,有些不近人情?

      那么,时过境迁,如今工作在各自岗位上的师范毕业生们对此持何看法?是否怀有“怨恨”呢?其实,我们都一直对母校有着深深的敬畏之感和诚挚谢意,这种敬畏与谢意发自内心,不含丝毫虚伪的成分。因为,我们不仅懂得严师出高徒的道理,而且已从母校和老师的严格管教中获益匪浅,潜移默化地养成了严谨细致的性格、勤奋刻苦的精神,终生受益。

      严出于爱,出于对自身职责的珍重和对教育事业的一片赤诚之心!尽管他们在方式方法上有欠妥之处,但那种严字当头、高标准培养人才的精神却是值得肯定与弘扬的,对学生的学习与成长有益无害。由于青年的可塑性强,如果此时能够得到严格的教育,对一生良好品行与素质的形成,对一生的成长与发展,都具积极意义。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母校当年培养的毕业生现在大都活跃在教育战线,已经顶起了高密教育事业的“半壁江山”,成为教育教学的骨干力量。也有一部分活跃在政坛、文坛等各行各业,并取得了骄人的成绩。有的已担任了县委书记、组织部长、局长等,有的成了小有名气的文人。可以这么说,如果没有母校,没有母校的严格管教,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没有高密教育的今天。

      时间的车轮不停地旋转,不觉得几十年一晃而过,昔日英姿勃发的老师今如今已垂垂老矣,有的竟已与我们永诀。每当我们追忆过去在母校度过的那段诚惶诚恐的时光,每当我们头脑中闪现出老师们那一张张“吓人”的面孔时,就不免会由衷地说一声:感谢母校,感谢“严师”!

      

      本文标题:感谢“严师”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uibi/24969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