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生活随笔
文章内容页

  • 作者: 梦想的方向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7-20
  • 被阅读
  •   一清早,乌云密集的天空像在导演一场阴谋,片刻之后,只见雨帘悬挂,窗外又多了一层朦胧的雾气。

      炎热的夏天,经过这样一场雨的浇灌,终于能得到一些缓解。没有闪电,没有雷鸣,甚至没有任何预兆,下的让人措不及防。

      我站在窗柩前,凝望许久。回忆里的故事,穿过晨风,路过墙瓦,躲过树荫,最终,零落成泥碾作尘。我曾会在失意的时候,想过淋一场大雨,让身体接受狂风暴雨的摧残,待风平浪静之后,被雨水洗涤过的心,是不是会更加清晰,透明?

      结果当然不是。不会爱惜自己的人,连爱惜别人的资格都没有,又怎能让心灵更加明亮?只有那些无知的人,才会选择用伤害身体做为处罚,以为这样可以减轻自己的罪恶感。但大多数人是聪明的,却也因此聪明过了头。

      我们都是世界中的微生物,从出生的那一刻,便注定了走向孤独的旅程,小时候没有玩伴,长大后没有朋友,成家后没有闺蜜,步入中年没有知己,暮年之时没有伴侣,这样的人生是不是可悲的?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走完一辈子,连尘埃都带不走一粒,直到最终告别时,回忆的力气都显的多余。

      南城没有诗意的琉璃瓦墙,雨水落下时,呈直线下降,力道偏重,“啪”的一声,滴在钢筋水泥的石地上,没有人注意,也没有人顾及。路上行人,举着五颜六色,大小不一的伞,匆匆踏过,他们忙着躲雨,忙着赶路,忙着回家。

      六月的雨,来的并不温柔,甚至有些粗鲁。溅在地板上的水花,晃到了眼里,皮肤上,像被人轻轻抽了一掌,微痛。

      关了窗,重新收拾了晾在阳台上的衣物,两手一抓,拧干,大滴大滴的水珠落在脚边,把衣物搭在衣架上,再开窗迎风,物体飘飘荡荡。

      带着那把旧的蓝色雨伞,出行。

      风有些大,高跟凉鞋被带去了宿舍,住处仅有一双红色的帆布鞋,但不适合在雨天穿,前脚处容易溅起水花,走的路越多,鞋子湿的面积会越大,却又不能光着脚丫。无奈之下,弯腰系好鞋带,抱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小心翼翼的行走。

      公交车上,很多人都湿了身,带伞的湿一小部份,没带伞的在雨中狂奔,身上无一是处是干的,水滴从伞的骨架上滑落,滴在车厢里。没有人交头接耳,只是安静的看两边的风景,或细耳聆听广播里的早间新闻。

      如人所愿,抵达公司时,鞋子已经全湿了,转角爬上五楼,翻出许久未穿过的高跟鞋,扣上旋钮,试走了几步,还好能支撑住。自从上次去医院检查双脚,医生说是神经压迫,父亲大人便不许我再穿高跟鞋。我很少穿,仅是因为上班路要步行,穿高跟鞋走路太费劲,像我这种急性子,高跟鞋的速度远远追赶不上内心的焦急。

      仿佛,又回到了放慢脚步,装作淑女的时光,一言一行,都被挂上了面具。

      下班回来的时候,搭Linda的顺风车一路同行,此时的天空有种黑云压城城欲催的幻觉,还差一点点,乌云就盖过了整个天空。

      去市场走了一圈,Linda要了几根芹菜,后来家人打电话说饭菜已经弄好,便没有再逛下去,Memory最近这几天也随同去菜市场,她什么东西都不买,只做看客,说是长长见识,我要了一些青菜,和清粥搭配。

      市场外面有一条街,每天早上会有一排本土老人在摆摊,年龄大多在五六十岁左右,说着一口半懂不懂的白话,有时候我很佩服这些老人,无论天晴或是下雨,他们的摆摊位置不曾空过,大雨侵袭时,她们一手撑伞,一手摆弄青菜,像是自己的孩子,生怕长的不好看被人嫌弃。骄阳置顶时,她们眯着眼缝,看着人来人往,嘴里念着碎语。

      可能,她们手里的菜真的没有市场里的好看,但却是自己亲手栽种出来的,这种朴实和安全,永远是市场无法给予的。

      身子刚挤进铁门,外面便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音,这一场雨,又意味着多少隐忍和不甘?

      本文标题: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uibi/24867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梦想的方向 梦想的方向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84篇
    • 获得积分:610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