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生活随笔
文章内容页

安多一家人

  • 作者: 杜文娟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6-08
  • 被阅读
  •   措姆只有1岁零8个月,是那曲地区安多县人,出生不久就发现有问题,送到西藏军区总医院检查,诊断为高原心脏病,还有肺气管炎、营养不良、重度肝炎。2013年4月,终于凑够2000元现金,把措姆送到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治疗。

      没过几天,2000元押金就用光了,措姆面临断药出院的危险,主治医生提示可以联系苹果基金会的德央。打完电话,正在担心德央是否愿意帮助他们时,德央已经来到儿科重症监护室。德央想办法先给医院医务处转去6000元为措姆治病,同时为他们补办各种材料。

      6000元很快花完,措姆的父亲给德央打电话说医院在催钱。这天恰逢周末,德央来到医院请求医务处副主任刘文龙帮忙。刘主任正在开会,德央就在门外等候,一直等到会议结束。刘主任让工作人员从医务处转给儿科6000元,让儿科继续为措姆用药。

      措姆住院的时候,妈妈陪护在病房,父亲白天忙碌,晚上蜷缩在医院楼道的铁皮椅子上睡觉。4月的拉萨雪花飘零,异常寒冷,德央送给他们一床毛毯。措姆的父亲通过老乡找到一间堆放杂物的小房子,六七平方米的样子,每月租金170元钱,房东还为他们办了拉萨市暂住证。

      出院以前,德央陪措姆的父亲到二手货市场花600元钱买了两张藏式床,既能当沙发坐,也能当床用,送去一个断了电线的电动酥油机和一部旧手机,并为他们办了那曲和拉萨两城一家手机套餐。措姆的父亲非常聪明,不但学会了用手机,还把打酥油的机子修好了。

      措姆的父亲在德央的帮助下到一家餐厅当服务员,每月工资1600元,干了几天时间,就被辞退了,原因是措姆的父亲不会讲汉语,交流不太方便。没有收入,就无法生存,措姆家只有几只羊,请奶奶照看着,其中一只羊被棕色的、受保护的一种动物吃掉了。德央转述说,那种动物还会捡拾石头砸牧羊狗。我和德央猜测了好长时间,也搞不清是何种动物。

      措姆入院以前不会说话不会走路,出院没多久不但会说话走路,笑声还格外响亮。德央经常去措姆家看望他们,还在《拉萨商报》上为措姆的父亲找到一份洗车的差事,把他送到洗车场,并请老板给予照顾,每月工资2000元,中午管一餐饭。干了仅仅一天,老板不让他洗车,只让他洗车轮胎和车坐垫,原因是协作能力差,无法与其他人同洗一辆车。工资也从2000元降到1900元。为了上下班方便,德央送给他一辆旧款山地车,骑出去第一天撞了一位中年妇女、一位初中男生。中年妇女把他骂了一顿;初中男生瞪他两眼,撅一撅嘴走开了。措姆的父亲再也不敢骑车上下班,只能乘公交车,中间要倒一次车。

      德央帮他们算了一下开支,每月房租170元,公交车费180元,水电费手机费每月两三百元,可供使用的钱只有1000元左右。

      2013年5月19日上午,风和日丽,碧空万里,我和德央到措姆家看望他们,去以前给措姆妈妈打了电话,妈妈和外婆领着措姆去拉萨附近一个寺庙朝佛还没有回来,父亲在上班。我随德央爬上一个小茶馆二楼露台,踩在油腻腻的地面上,生怕摔跤。德央告诉我,她经常在这里等候措姆一家,在这里请他们吃饭喝酥油茶,嘱咐他们怎样办各种手续。

      我俩要了一壶甜茶,两份盖浇饭,苍蝇闻香起舞,纷纷扰扰。坐着的简易沙发到处都是破洞,时不时地,喝一会甜茶偏着头看那破洞,担心破洞里会钻出老鼠。米饭上面盖着青笋炒牛肉片,德央端起盘子就吃,我把勺子举了几次,都没有吃下去的欲望,犹豫中几次想要呕吐,只好放下勺子,对德央说,不好意思,我不饿。

      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扶着铁栏杆小心翼翼下楼梯,高跟鞋差点踩进铁片中间。

      我为措姆买了苹果、橙子、饼干,德央为措姆的妈妈买了一支防晒霜。居民小区整齐漂亮,全都是两三层的小楼,措姆家住在巷子深处一户人家门外的杂物房里。敲了好一会儿门,不见动静,德央说大概还没有回来。我把耳朵贴到门上,隐约听见有人说话,继续敲门,开门的是措姆的外婆,满头银发,两条辫子垂在胸前,辫子里编织着好看的彩色布条。措姆的妈妈见到德央,脸上绽放出花朵般的笑容,措姆躺在床上睡觉,两张床呈丁字形摆放,占去房间大部分面积,被褥衣服全都堆在床上,凌乱不堪。

      门后面的煤气炉子上煮着羊肉,香气四溢。坐下以后,觉得不踏实,伸不直双腿,把床上的杂物往里面推了推,勉强坐稳。德央指着房间里惟一一扇窗户,对我说晚上他们上厕所只能翻窗户,窗户外面是房东家的院子,院子里有厕所。

      德央把防晒霜递给措姆的妈妈,妈妈拧不开盖子,德央帮她拧开,教她怎样使用。我试图和措姆的妈妈外婆交流几句,都被她的微笑驱赶回来。德央说,措姆的父母20岁出头,还是一对孩子,无法回答我提出的任何问题。在拉萨的日子里,德央像他们家的发言人和翻译,面对整个世界,处理一切事务。

      我像一个傻子,在措姆家坐了一会儿,只好告辞。

      走出措姆家,忽然意识到通往他们家的石板路巷子,幽长又狭窄,我和德央在幽长寂静的巷子里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才来到车水马龙的街道,正午的阳光洒在林荫道上,斑驳迤逦。回想措姆家狭小简陋的小屋,年轻女人的笑容,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措姆消除了疾病困扰,找回了健康,但他们离开了广阔的羌塘草原。在家乡的草原上,他们自由自在,驰骋千里,来到城市拉萨,却举步维艰,一切从头开始。我不知道措姆一家在拉萨要待多长时间,最终是否会爱上拉萨,适应城市生活,但在他们心目中,一定会记住善良的人们带来的阳光。

      本文标题:安多一家人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uibi/24830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杜文娟 杜文娟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47篇
    • 获得积分:255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