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生活随笔
文章内容页

红毯的两端

  • 作者: 李子燕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5-30
  • 被阅读
  •   (一)

      明天,又一个表弟要结婚了!

      2012年9月18日,当结婚进行曲奏响的时候,老姨家的成子弟弟将牵着石头妹妹的手,把彼此的掌纹叠印在对方的掌纹上,然后从红毯这端迈向幸福的殿堂。

      此时正值北方的初秋,还未到秋收的时候,树叶大多数也还是绿的,偶尔有浅黄色的叶片点缀其间,或者飘飘落下,增添了许多诗意。天气不凉不热,像是特意为表弟的婚礼调整的温度。

      于是,想到老姨家的园子里,那些菊花肯定又如往年一样争先开放了:有金黄金黄的,也有红的、紫的、棕色的;有单瓣的也有重瓣的,有扁形的也有球形的;有长絮的、短絮的,也有平絮和卷絮;有空心的也有实心的,有挺直的也有下垂的。老姨说,菊花代表着吉祥和长寿,她年年种那么多菊花,就是为所有亲人祈福。

      想到那些菊花,我努力平复的心绪又开始“长草”,恨不能插上翅膀,立刻飞到众亲人身旁。

      其实,这场婚礼我是非常想参加的,更确切地说,从婚期定下来那天开始,就热切地期待着。可是由于最近身体不适,如果在婚礼上给亲人们添乱,就是罪过了。所以只好强迫自己淡定下来,遥祝成子弟弟和石头妹妹新婚快乐,永远幸福!

      (二)

      俗话说“千里姻缘一线牵”,成子弟弟是地地道道的吉林人,石头妹妹来自于甘肃省,两人本不认识。去年大学毕业后,他们都到北京工作,从此相识相知相恋,并决定牵手相依相伴。

      巧的是,他们两人跟我一个属相。十二年的差距,按照“三年一代沟”的保守说法,至少隔着“四道沟”。然而,跟其他几位弟弟妹妹一样,我丝毫不觉得有代沟,大家在一起时可以天南地北地聊到深夜,即使一盘花生米、一盘拍黄瓜,往往也能不醉不归。

      “血浓于水”也许不是唯一的解释,但绝对是主要因素。同样从农村长大的经历,同样继承了父母的善良和正直,同样对“整个大家庭”付出热爱,让不同年龄段的兄弟姐妹惺惺相惜,亲如一家。即使因为工作,大家分散到不同的城市,聚少离多,但心是连在一起的。偶尔在网上碰到,或者通通电话,聊起以前的欢乐时光,都会无比怀念和留恋……

      (三)

      忍不住拿出影集,翻开十七年前我结婚时的照片,想想曾经还是那么年少懵懂的“他们”,再看看正在走向成熟的“我们”,真是感慨不已——

      那时候,成子表弟刚刚上小学,一脸的稚气纯真,身上穿着老姨亲手缝制的短裤短衫,朴实敦厚又帅气十足。在他的身边,是三姨家金石和五姨家王飞两位小帅哥。三个小男孩几乎用同样惊喜的目光望着我,那时他们一定觉得结婚很有趣,因为很多人围着我千叮咛万嘱咐的;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否听懂声声祝福背后隐隐的担忧?

      遗憾的是,照片里,怎么也找不到四姨家的小逯、老舅家的富子和五姨家的王建三位弟弟,不知道是当时他们没有来,还是因为他们没有像“勇敢”地“抢镜”呢?

      相片里出现次数最多的,是表妹金萍、外甥女微微、大外甥志昂和大侄女想想。按照我们当地的风俗,读高中的表妹聪明漂亮善良,很适合做我的伴娘,自是围前围后对我照顾倍至;志昂作为男孩,虽然只有一周岁,还是担负起给我“压车”的重任,轻易不能离开我怀抱;刚刚六七个月大的侄女享享,眼睫毛长长的,像个可爱的洋娃娃,因此初次从黑龙江来吉林探亲,便成为亲戚们争着抢着的焦点。八岁的微微,从小就粘着我讲故事做游戏,“老姨长老姨短”地叫得心里暖暖的,不用说,小丫头肯定是舍不得我出嫁啊……

      而如今,表妹金萍的儿子读小学了;大表弟王建在江苏省工作,两岁的儿子已经上幼儿园了;富子也已成家立业,好在离我不远,能经常见见面;小逯和金石远在上海,王飞选择了吉林省白山市,据说三个帅哥的婚期都是明年;微微也找到了阳光帅气的男朋友,志昂和享享正在紧张求学,准备明年参加高考。

      时光啊,过得真是快,仿佛弹指一挥间,孩子们都纷纷飞出农村的老家,开创崭新的生活。成长是美好的,正如奋斗是美好的一样,带着家长的期望,凌过如梦如幻的青春,走过铺满花瓣的红毯,每个孩子都会采撷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四)

      一个人、一部手机、一本相册,我就这样坐在窗前的秋阳里,想像着农村老姨家那场喜庆的婚礼,想像着那张在音乐声中延伸的红毯,想像着左邻右舍推杯换盏的场面,想像着亲人们脸上洋溢的笑容。

      老姨父和老姨一定是最开心的,职位晋升为“公公”和“婆婆”,怎么能不激动呢?

      我的脑海里,总是浮现他们勤劳忙碌的身影:多年来,除自家的农田外,还承包了五六垧地,农忙的时候起早贪晚,舍不得花钱雇工;农闲的时候,又开车出去做些小生意,风里雪里,一年到头没有轻松的时候。老姨的血糖低,老姨父有颈椎病,二人经常头晕,医生建议不要太劳累。但是他们舍不得休息,总想趁着年轻多干点儿,能给儿子创造什么价值,就一定要尽力……

      其实回想一下,母亲兄弟姐妹八人中,哪个家庭不是如此呢?十六位长辈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没有见过什么大的世面,她们却都有一个执著的信念:再苦再难,也要供孩子上大学!

      在农村那一垄垄庄稼地里,真是汗珠子掉地摔八瓣儿,挣钱实在不容易啊!可她们宁愿自己勒紧裤带,也不向孩子们诉说艰难和苦累。如今,她们终于把日子捱过来了,终于把累弯的脊背——挺直了!

      但是,更多的时候,我却不敢看她们的笑脸,真的。太多的辛酸,隐藏在她们的皱纹里,要如何把那些皱纹熨平啊?太多的风霜,隐藏在她们的白发里,要如何把那些白发变成青丝?她们的双手,变得那么粗糙,要用哪种特效润肤品,才能重新找回如玉凝脂的嫩白?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每一个孩子,都是父母眼里的珍珠,即使是多么平凡不起眼的父母,也要把孩子托到阳光下,让他反射最耀眼的光芒。而身为父母,他们甘愿做一个平台,做一块跳板,做一个阶梯,柔顺地接纳无数次踩踏或者伤害,却无一语,顽强地支撑着孩子成长的步伐。

      如今,父母们年华渐老,再也不见十七年前的模样;如今面对红毯,他们的眼神一如既往:如当初我们的伊呀学语,如当初我们的蹒跚学步,如当初我们第一天背上书包,如当初我们接到录取通知书——他们的目光,始终充满疼爱和期盼。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应该是不知不觉中,父母的目光里多了一份依赖,因为孩子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多了一份欣慰,因为孩子已经能撑起一片天;同时还有一份不舍和失落,因为孩子有了自己的另一半,然后也要有各自的小孩,慢慢地,慢慢地,他们将不再是孩子的全部,而孩子依然是他们的全部……

      (五)

      忽然有一天,我们都长大了;忽然有一天,我们走到了红毯上。

      在红毯这端,我们与相爱的人心手相牵,彼此的眉因为同蹙同展而衔接为同一个座山,彼此的眼因为相同的视线而映出同一片蓝天。在红毯的那端,绵延着父母的思念和亲情的期盼,那是“大家庭”爱的港湾,那是兄弟姐妹剪不断的挂牵。

      借一簇秋菊灿烂的颜色,借一道秋阳温柔的光芒,借一缕秋风淡淡的清凉——为我的亲人道一句新婚的祝福;愿天下的父母吉祥安康!

      本文标题:红毯的两端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uibi/248228.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李子燕 李子燕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60篇
    • 获得积分:414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