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生活随笔
文章内容页

不能忘却的记忆

  • 作者: 幽昙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5-10
  • 被阅读
  •   人,是念旧的!

      我的心房里,有一个安静的角落,珍藏着一段难以磨灭的记忆,关于一所乡村中学里的一个小院,以及小院里点点滴滴的旧时光……

      离开,仿佛才是一瞬间,再回首,已是十年有余。日子它长着脚呢,寒来暑往,不知不觉,一年一年就这样被它走完了。

      腊月年尾,北风吹在脸上,贼拉拉地冷,太阳挂在头顶,感觉不到暖意。此时,我站在S乡的街道上,恍如梦中。

      十年前,南北走向的街道,两旁的店铺大部分是矮矮的瓦房,一两家二层小楼,凤毛麟角地立在那儿,街道一眼望到头。现在,楼房林立,两层,三层,甚至四层,密密地一家紧挨一家,商场、超市、各式店铺,应有尽有,尽显喧闹繁华。印象深刻的小赵理发店、周二包子铺,早没了踪影。

      十字路口,往右拐五百米,就是我时时想起的校园了。我心跳的频率和振幅不由加快,心情兴奋而紧张。

      这儿,过去是条石子路,一刮风,尘土飞扬,迷得人眼睛睁不开。现在被一条宽敞平坦的水泥路取代,两旁家家盖起了两层小楼。路北的那家姓付的粮店还在,以前,我经常上他家买面粉,买面条。

      到了中学门口,徐家的大铁门紧锁,右边修车铺的张老头还在埋头修车,他一辈子的营生就是修车,修自行车、电瓶车、摩托车,也靠这手艺养活着傻老婆和两个傻儿子 。

      放寒假,门里门外,看不到几个人,冷冷清清。要进校门,必须过门卫这一关。门卫让不让我进,还不一定,我心里忐忐忑忑。

      门卫在值班室,正和一个人在讲着什么,一抬头,看到我。走了出来,忽然,他的大嗓门响了起来,“这不是杜老师吗?你怎么来了?”

      我又惊又喜,十几年前的门卫师傅还在,还能认识我,可我一时想不起他姓什么了。

      我笑着说,“哎呀,真高兴您还能认得我。您一直在这儿上班啊?走了很多年,很想念这里,今天顺便来看看。”

      门卫热情地说,“我一直在这里。进去看吧。不过,以前的房子都拆了。”

      走在空荡荡的校园里,没有琅琅的读书声,没有孩子活蹦乱跳的身影,只剩下风不知疲倦地吹。

      时过境迁,物非人非,以前的老房子都没有了。

      一条中心路,正对大门,路西两排教学楼,一排学生宿舍楼。我在的时候,这些都没有。路东是简单的几个花园绿化带,一个灰扑扑的篮球场,两个孤零零的篮球架,旁边的操场,覆盖着一层枯黄的草,风一吹,全都蔫头蔫脑地耷拉着脑袋。

      凭着记忆,我在路东寻找我以前住的那排教师宿舍的位置,我以前住的小院子现在是一棵光秃秃的树,那个院子里我还栽了一棵葡萄,一到夏天,葡萄一嘟噜一嘟噜,沉甸甸挂满枝头,引来许多嘴馋的鸟儿……

      大学毕业,我在这里教书,在这里成家,生子,一待就是七年。这个乡离县城不远,在当时是全县有名的三大贫困乡之一。

      我和其他老师对这个校园感情不同,因为我以前一直住在学校里,学校就是我的家。寒暑假,别的老师都回老家了,我还是住在校园里。我有一个小院子,院子里养花,院门口种菜。

      菜地不大,种的疏菜品种繁多,季节适合种什么,就种什么。我的菜地种过小葱、青蒜、青菜、白菜、西红柿、黄瓜、丝瓜、韭菜、毛豆、芋头、萝卜、梅豆、青椒,茶豆,纯天然无公害产品,想吃现摘。

      假期周末,我除了带孩子,就是在小花园小菜园忙,浇水,施肥,逮虫子,我对那花园菜园充满高涨的热情。

      我在乡村的校园里给农村学生上课,下课带自己的孩子,侍弄着小菜园,和同事和和睦睦,没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人际关系简单,我对生活没有太高的奢望,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好,波澜不惊,日月静美。

      我喜欢我的菜园春天一派生机勃勃,横竖成行,满眼绿意;我喜欢我的小院夏天碧盈盈的丝瓜藤爬满墙,那朵朵黄灿灿的花,它们在和满架葡萄赛着长;我喜欢秋天葡萄架下的几盆菊花开出黄的花、红的花、白的花;我喜欢冬天一场大雪后,几只小鸟在雪地上蹦来跳去,留下的简笔画。

      我觉得每一个日子简单里透着快乐,我在这样的日子里不知不觉过了七年。

      然而有一天,我离开了,去了城里,每天忙忙碌碌的,工作紧张而忙碌,心里却空落落的,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老想起那个小院子,那块小菜园,以及那里的人和事,只是,一切再也回不去了。

      记忆里的乡村时光像被定格的画面,经常在脑海浮现。

      此时,漫步曾经的校园,记忆中的一切实物都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我陌生的建筑和布置,不免有些失落。但我知道,这里到处都是记忆,记忆是抹不掉的,你看,这棵树下曾有个小院子,院子里有个小花坛,花坛里除了栽花,我还栽了一棵葡萄,还有这儿,是我像蜜蜂一样辛勤劳作过的小菜园,还有那个东南的墙角,我随手丢了几个冬瓜子,便忘了这事,没想暑假过去,开学了,学生大扫除,在一片荒草里拉出六七个大冬瓜,每个都有二十多斤。

      记忆像涨潮的海水,一波一波,涌上心头,想起哪一波,都让我觉得在这里生活过而感到幸福。

      和门卫师傅告别,指着徐家随口问了他一句,大白天他家怎么没人呢?

      门卫说,他们一家早搬走了,搬到淮安市里去了,这个两层小楼一直空着。

      其实,我这次来很想看到徐家媳妇,我在的时候,他家的漂亮媳妇比我大两岁,我们是好朋友。有几次暑假,丈夫不在家,我晚上感到害怕,就会叫徐家媳妇来和我作伴。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学校就做学生的生意,校门口就两户人家,一家是徐家,他们开个小商店,还开个小饭店。夫妻俩为人活络,小生意很红火。徐家早早盖起了平房。还有一家就是张老头家,张老头修车,住的是三间砖瓦房。

      而现在,他们两家都是气派的楼房。

      我说,老张师傅看起来身体不错,还一直修车呢?

      门卫竖起来大拇指说,张老头不简单哦,你看这两层楼盖的四上四下八间,今年七十四了,我说他可不能死,他一死,家里三面墙都要倒。你知道的,他老婆头脑不好,两个儿子缺窍,居然找的两房儿媳妇都不痴不傻,对张老头可孝顺了,孙子孙女七八岁了,张老头有福啊。

      是啊,上帝已经给张老头关上了那么多扇门,总得给他打开一扇窗户。

      我和门卫师傅告别,离开时,失落的心也释然了,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人生轨迹上生活着,在岁月的长河里淬炼着,一切都在变,我们都在变,而唯一不变的是记忆,那些难以忘却的记忆,永远像珍珠一样美丽!

      本文标题:不能忘却的记忆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uibi/248115.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幽昙 幽昙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110篇
    • 获得积分:558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