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生活随笔
文章内容页

  • 作者: 幽昙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4-12
  • 被阅读
  •   一只鸟落在枝头,孤独地叫着。

      老人心颤了一下,坐在轮椅上晒太阳,抬起昏花的双眼,眯了那只鸟一眼,眼皮又合上了。喃喃道:二毛,你个狗东西,再打鸟,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腊月的风尖溜溜的,连阴几天,就像穿着湿衣服一样让人难受。太阳今天可算露出了脸。

      老人的儿子媳妇在外打工,把孙子孙女也接走了。老人七十了,腿脚不好,平时拄着拐杖,生活勉强能自理。人老了,走路就像没根的草,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儿子请假回来几天,走时给她买了一副轮椅。现在,她舍弃了拐杖,用上了轮椅。一椅两用。走路时,把轮椅当拐杖,推着轮椅走,稳当。累了,轮椅就是凳子,坐着歇脚。

      老人住的村庄很长,留守的都是老人和孩子。很多房子都是空的,一棍子下去刮不到人。老人腿脚不方便,想串个门,找人唠唠嗑,都不容易。老伴去世后,她觉得自己成了孤鬼,整天一颗心就像墙头的荒草,毫无生机。

      老人养了一条小黑狗,平时就跟这狗絮絮叨叨地说,狗趴在她脚边,眨着眼吧嗒吧嗒望着她,不时伸出舌头,舔舔她的裤脚,好像听懂她的话似的。

      不知哪一天,门前的树上多了一个鸟窝,一只灰色的鸟在这里安家落户。老人给狗取名大黑,给鸟起名小灰。小灰整天在枝头叽叽喳喳地叫着。不久,鸟窝里传出嫩嫩的脆脆的鸣叫。老人呵呵笑道,小灰有了小小灰了。

      每天,除了狗叫,还有鸟鸣。老人觉得了生活多了乐趣。可是,昨天,小灰出去觅食了,两只小小灰倒在了村里淘气鬼二毛的弹弓之下。

      将近年关了,空荡荡的村子比平时热闹了许多,外出打工的人陆陆续续回家过年了。儿子打电话回来,说今年不回来了。老人望着那一堆年货,都是儿子媳妇孙子爱吃的。

      小灰落在枝头,孤独地叫着。

      大黑摇着尾巴,忧伤地望着村口……

      本文标题: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uibi/24786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