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生活随笔
文章内容页

深圳大雨

  • 作者: 王剑冰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4-09
  • 被阅读
  •   住在深圳凯宾斯基酒店的24楼,凌晨3点左右,被暴风雨搅醒。拉开窗帘,脸贴在窗子上。

      满街狂风,在楼间乱窜,能够感觉到楼的晃动,雨弹密集地打在落地窗上,我不自觉地退后一步。

      雨无法将一座楼晃倒,就把怨愤发泄到树上,一棵树疯癫地摇头晃脑,随后被连根拔起,轰然一声就覆在一辆车上。那车在下面唧唧地发出黄色(车灯)的怪叫,车主人一定还不知道他的爱车受了委屈,天亮后该轮到他唧唧地怪叫了。

      我只是无意间看到了一个事件的真相。另一个真相是一个打了地基的工地,正在无奈地接受着与地基的建设无任何关系的雨水。四面八方赶来的雨水争先恐后地往那个大方深池子里涌,在池子的边缘变得混乱不堪,一个瀑布的新景就此诞生。若果没有另外一双眼睛的话,就成为了我独自的景象。

      对面高楼上飘下来一件长裙。起先我没弄明白那是什么。它在风中的姿势很怪异,等它有机会终于调整好姿态,它可能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我方看清楚那是一件色彩鲜艳的长裙,长裙飘落的速度很快,只是由于楼的海拔,使长裙的下落变成了一幕摇曳多姿的表演,它的线条优美,身形颀长,像一个仙物,舞动着从天而降。而最终它落在了一棵树上,继续展示着它永不知疲倦的舞姿。

      我知道我的视线以外还发生了什么事。黑云在聚集并且发生快速的变化,仿佛剧烈对撞的电子。一个叫做台风的东西正爬上岸来,滚动着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正因为如此,才造成了这种混乱。此刻长江的上游大洪水正在聚积,通往北京的高速发生了塌方。而我们的首都,刚刚在大雨中流过泪,我站在风雨飘摇的窗子前,感觉到大自然的伟力和生物的渺小。

      前几日来深圳时,台风的影响已经在蔓延。一趟趟飞往这里或这里飞出的航班延误或取消,几乎每一个机场都有人在询问,在急迫,在吵闹;快餐盒饮料瓶在发放;大巴一次次运走无奈的旅客去宾馆;有人在改乘;后半夜了,飞机还在飞降。深圳,这个特殊的城市连带着特殊的神经,一旦遇到问题就会引发各种部位的不舒服。

      不远即是深圳大学的校园,白天还是一片青春闪烁,不知道学子们此刻睡得可是安宁。

      对面楼上的一个房间亮了,又一个房间亮了,能感觉出一只手摸索着打开开关的声音,随着那声音,一场梦或许戛然而止,随即有眼睛如我一样贴在窗子上,看着一场现实的梦。在这现实的梦中,千万不要是儿童游戏,也不要把我罗入其中。

      一页白纸从哪里踅出来,也是踅得东倒西歪的,似乎要被撕碎,到眼前才看清是一只白色的鸟,什么鸟呢?不是鸽子,鸽子有家,也没有这个鸟大。

      深圳仍然在狂风暴雨中酣然入睡。这是一座能够融合多种物质的城市。人才、股票、高楼、外来妹,思想、信息、文化与精神。所有一切都可以到这里来试试,一切关于艺术、关于金钱、关于奋斗的灵魂都可以在这里安居或者流浪。在这里,真实的眼泪早已流过,痛快的笑还在继续。“深圳欢迎你”的广告被重新刷新。

      那么,还在乎几场台风?深圳因为显得年轻气盛,天亮后,依然会处乱不惊,歪倒大树的地方,会有新的树木立在那里;那只鸟还会飞回来;那件长裙的躯体,还会袭另一条更加艳丽的长裙走出那座大楼。

      由此我也想到,或许台风是要尽一种义务,时不时地提醒这座城市,保持一种清醒,不要觉得一切都那么顺利,居安而思危,并有应对一切的能力,才会有更好的发展和更好的明天。

      我再次拉严了那个厚重的双重窗帘。任风雨敲打着黎明前的黑暗。

      本文标题:深圳大雨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uibi/24783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王剑冰 王剑冰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21篇
    • 获得积分:1223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