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麦熟时节

  • 作者: 高原野草
  • 来源: 红袖添香
  • 发表于2010-08-25
  • 被阅读
  •     那一年我十五岁。
        正是麦稍黄的季节。天气分外炎热,大地一片金黄。黄灿灿的麦田遮蔽了大地的起伏,逶迤地向远方伸展。只有偶尔吹来的野风,掀起一层层麦海的波浪,给人一种流动的感觉。远处不时有几声“算黄算割”的叫声传来,给寂寥空旷的麦田带来一点难得的响动。燃烧着的中午,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
        这是成熟前的煎熬,也是成熟前的蓄势待发。
        乡下孩子是不能闲的。
        除了去学校以外,在家里要做很多活儿。我的主要活儿是放羊割草。盛夏时节,羊不能受热,它是全家一年的指望。所以,我必须利用一切空闲给羊割草。星期六、星期天更要全天储备。
        亮娃是我的割草伙伴。她比我小一岁。女孩子年龄小,胆子也小,所以常常离不开我。慢慢地我们就形成了默契,什么时候出门几乎不约而同,到什么地方去割草,她总是依着我。她手慢,又特别怕草丛中有蛇,往往是我已经草笼子满了,她才割到半笼子。我自然是要帮她割满笼子的。她对我的帮助已经习以为常。但她却从不因我的帮助而偷懒。
        有一次,草丛中的一条蛇突然从她的镰刀下串出来,她吓的大叫一声之后,一动不动地蹲在了哪儿。眼看那条蛇在她身旁游动,我一下子对那条蛇恨到了极点。我甚至没想到危险,一脚踩到蛇的身上。蛇头向我腿上扑来,我一挥镰刀,就将蛇削为两段。谁知蛇头的一截又一串起老高,向我扑来,我立刻闪身躲避,操起草笼子向它砸去。那条蛇一直让我剁碎埋掉,我才放心。因为听大人们说,打蛇不死,它会寻人报复的。我怕它会再找亮娃去。亮娃哪次魂也吓丢了,她妈还去哪个地方为她叫了三次魂,她的病才慢慢好了。
        亮娃以后跟我跟的更紧了。她知道我们家人口多、粮食紧、吃的短,很少吃到麦面馍。她总会变着法子从家里带半个麦面馍给我吃,有时甚至还夹点豆芽菜。那个馍吃着可真是香啊!
        那个夏季的中午,我们提着草笼子从西沟往回走。天气异常闷热,空气好象凝滞了一样。黄灿灿白生生的麦地里,没有一丝风的摇动。“算黄算割”这个为炎热而歌唱的鸟也受不住炙烤而躲起来了。我们俩走着,没有人开口说话,都想着自己的心事。我们走的很慢,甚至彼此都盼望停下来。我们默默地走着,偶尔当我看她的时候,她也很专注地看着我。她的眼里充满了渴望、****、羞涩、迷离----我也耐不住心跳、燥热----我们都希望发生点什么事。可是,谁也不先开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们走的更慢了,也有意识地向彼此靠近。天似乎更热了,太阳把世界照射地白花花的。我们都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一种朦胧的急切的想法向我头脑袭来。“嘎、嘎、嘎---”麦田里突然传来几声野鸡的叫声,这叫声一下子打破了沉闷的空气,叫醒了迷离中的我们。
        从此,我们表面上有了隔膜,说话的时候少了;可心更近了,实际的帮助更多了。以后的许多日子里,尽管我们谁也没提过那个中午。可是,那个麦熟的季节,那个闷热的中午却一直珍藏在我们的心里。
        ??

      本文标题:麦熟时节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3816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天使蓝 天使蓝
    • 会员等级:管理员
    • 发表文章:47027篇
    • 获得积分:737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