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爷孙俩抖空竹(散文)

  • 作者: 笑君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21-06-14
  • 被阅读
  • 爷孙俩抖空竹(散文)
      合肥滨湖塘西河公园的迷宫四周,是一圈紫红色的漫道。因为,道基柔软,富有弹性,便吸引了一帮老头老太太们在此抖空竹。别看他们年纪不小了,腿脚腰肢还颇为灵活。空竹在他们的手中,上下翻飞,左倾右突,或在胸前舞成弯弓,或绕周身盘如满月,精巧奇妙,美轮美奂,引得健身、晨练的人们纷纷停下脚步,观看喝彩,掌声连连。

      一般情况下,星期天的上午,我都领着大孙子来塘西河公园,或散步,或骑车。每到此处,大孙子的双脚便挪不动步了。看一眼,根本不过瘾;看上十分钟,还是不想走。

      那位抖得正欢的老爷爷停下了,看着我这大孙子,说:“想玩吗?”

      “想!”他回答道,却又有些羞涩地说:“可我不会呀!”

      “呵呵。”老爷爷说:“没事,我可以教你。来,试试!”说着,还真的将手中空竹的提扞递了过来。我怕耽误了人家早晨宝贵的时间,就跟老爷爷说:“谢谢,今天不玩了。真的想学,我们下次再来请教。”拉着大孙子的手,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我问道:“真的想学吗?”

      “爷爷,很好玩的。”大孙子说道:“我真的好想学呢!”

      “好呀!”我说:“真的想学,我就给你买。我们就赶星期天来,跟这些爷爷奶奶们学!”

      空竹,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应该不陌生,可能都在电视的杂技节目里看到过。现在呢,很多公园等健身娱乐场所也能看到人们的玩耍与表演。但是,空竹的本质与特性,恐怕知道得不多,也就别说会不会玩了。

      空竹,是汉民族传统的一种玩具。别名很多,比如:胡敲、空钟、空筝、嗡子、响铃、转铃、老牛、闷葫芦、响葫芦、风葫芦、天雷公公等。按其类别分,有单轮、双轮两种。 轮子的中间是细腰木轴,两端各连一柄空心圆轮。轮子的四周,开有几个方形的哨口。两根提杆系上一根绳子,并将绳子缠绕在空竹的腰间轴上,上下抖动,哨口便发出了钟鸣般有节奏地响声,非常地吸引人。

      据说,空竹最早是由民间游戏用具陀螺,演变而来的。后来,为了延长陀螺的旋转时间,人们改用鞭子抽击这些木制或陶制的陀螺。再后来,改用竹制的陀螺,并在上面开口利用空气冲击而发出哨声,即鸣声陀螺。也因此,才渐渐有了空竹的名称。

      清人李虹若在《朝市丛载》中说:“抖空竹。每逢庙集,以绳抖响,抛起数丈之高,仍以绳承接,演习各样身段。”

      清代还有一首名诗《玩空竹》写道:“上元值宴玉熙宫,歌舞朝朝乐事同。妃子自矜身手好,亲来阶下抖空中。”说的就是抖空竹的场景与形态,惟妙惟肖,精彩绝伦。

      想玩,得有空竹才行。于是,上“淘宝”、“拼多多”一搜,各式各样的空竹如一阵风似的,扑面而来。我们初学,尤其是儿童,应该先玩简单的。这不,我先买了个双轮不带响的空竹。由于大孙子的学习时间紧张,课业也很多,不可能特意跑去跟那几位老爷爷老奶奶学。放学后,作业完成得差不多了,我们按说明书的“指点”,在小区院子里找块空地,先自学着。

      俗话说:见人吃豆腐牙齿快,轮到自己双手拽。别看这简单的空竹,双轮之间夹着细细的腰,像个哑铃似的,非常的沉稳。可是,绕上绳子,提起扞来转动时,却转不起来,不是两根绳子缠绕在一起,就是双轮的某一侧下倾,直至掉落在地下。

      我这大孙子转不起来,情由可缘。因为,他还是个小孩子,肢体、手段……我伸手拿过来,亲自操作,同样也转不起来。方才知道,这空竹不空,没有掌握好基本的技术要领,还真的不行。

      一个晴朗的上午,我领着大孙子来到塘西河公园的迷宫广场。那位老爷爷打老远就看见了,停下手中正在飞舞的空竹,向我们招手呢!

      “老爷爷,向您请教来了!”我以我大孙子的口吻跟对方打招呼,也是诚心诚意的来拜师。

      老爷爷笑嘻嘻的,看我大孙子拿出来的空竹。说:“噢,你这是普通双轮空竹,看起来很简单,却不易掌握呢。”他先将空竹平放在地上,又说:“空竹细腰的两侧,颜色是不一样的,红色在内,黑色在外,不能弄混了”。随即,他又拿起我大孙子手中的提杆,两手平伸,将线绷直了,抖了一抖。然后,右手低下,将提线在空竹的细腰上绕了一圈,再将线拉直。而且,空竹没有离地,处在两根杆子提线的右端。接着,他的左手用力,提线向左拉动,右手的提线跟着移动。空竹由慢及快地运转起来了,待空竹运转到提线的左端时,左手用力拉起。嘿,空竹离开了地面,随着提线在左右两根提杆之间旋转了起来。此时此刻,左右两手分别向左右两边,且向上方拉动,用力越大,空竹便转动得越快。随着他两只手臂的节奏,上下翻飞,左右跳跃,看不见缝隙,看不到边际,就如同一个有着无限生命力的圆球在空中游动。

      老爷爷看我们都愣了,及时收住手,让空竹拖在两根提杆下的线上自动旋转,直至停了下来,这才交到我大孙子的手上。说:“你试试。”

      我大孙子按老爷爷示范的方法,试了起来。可是,空竹不听话,几次都未成功。老爷爷说:“别急,才学是要有一个过程的。手臂要平稳,别乱摇,提杆扯线速度不要太快,待空竹转起来了,再渐渐加速。”

      我大孙子接着试,一次,两次,三次。哎,空竹在他的两根提杆间旋转起来了。但是,没有多长时间,空竹的外侧一端就有下垂的迹象。老爷爷说:“两根提扞向中间并拢些,左手稳住,右手向后拉,就可以调整空竹的倾斜,使其保持平衡了。”

      我大孙子依计行事。果然,空竹的两端逐渐平齐了,既不向外侧垂,也不向内侧倾,转动得呼呼的,就像哪吒的风火轮。

      我这大孙子开心了,抖起来不撒手,根本不考虑我还在歇着呢!

      老爷爷见状,竖起了大拇指,说:“这小家伙聪明,一点即通!”我笑着说:“是爷爷您教得好呢!”老爷爷也笑了,并且说:“你买的这个空竹,不带响,不好玩。待他玩得上手了,买个带响的,玩起来就有味道了。带响的,有单轮,也有双轮。单轮的,看起来复杂些,实际上比双轮的要好玩些。只不过,单轮的起步有诀窍,掌握不好便玩不起来。”

      “哦!”我说:“能否示范给我们看一下?”

      “行!”老爷爷说着,随手拿起他自己正在玩的单轮空竹,并将空竹的大头朝下的平放在地上。然后,也是左右两手各拿一根提杆,伸开手臂,绷住提线。接着,右手低下,线在空竹的细腰上连绕三圈,同时用右手提杆的顶端抵在空竹的腰上。紧跟着,右手提起,空竹便在右手提杆的杆与线之间悬着。接下来,左手稍一松动,右手上提,空竹随线向左侧滑动。滑到左侧时,左手再一次上提,空竹便顺势旋转了起来。任左右两手怎么提拉,空竹都是一个旋转的姿势,呼呼地转动,也呼呼地叫了起来。速度越快,呼啸声越响,仿佛回荡在空中的风铃、哨子似的。

      这是我们第一次正式地跟老师学习抖空竹。但是,我们的手上只有一种普通的空竹。

      当天晚上,我便在网上“下单订购”了一个双轮带响的空竹。过了几天,我又一次“下单订购”了一个单轮带响的空竹。

      平时,我大孙子是没有时间玩空竹的。我呢?虽是蜗居者,却整天沉迷在生活的琐琐碎碎之中,也不能玩空竹。因此,大孙子倒将空玩转了,我还没有起步呢。

      又是一个星期天的上午,大孙子有事不能出门,我和他奶奶领着二宝来到塘西河公园。奶奶与二宝在迷宫里骑平衡车,你追我赶,正热闹着呢。而我,则玩着大孙子早已会了的空竹的初级阶段。我虽是大人,领悟能力却不一定比大孙子好。但是,我的坚持与耐力,以及不能落后的心志一定比大孙子强。

      我先学普通双轮的,差不多半个小时吧,可以旋转起来了。接着,玩单轮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也玩转了。

      教我大孙子的老爷爷,朝我笑笑,那意思我明白:嗯,不错!

      能简单地将空竹玩转,只是万里长征,才迈开了第一步,距离真正的会玩,还非常地遥远。剩下来的,有人指点固然重要。更重要的,是靠自己摸索练习,而且是持之以恒地练。俗话说:熟能生巧。只有练上手了,熟悉了,方能玩出各种花样。

      大约一个月以后吧,还是星期天的上午,我们再次来到塘西河公园的迷宫广场。还是那几位老爷爷老奶奶,正玩得不亦乐乎呢!看到我们来了,他们齐刷刷地,都停下手中的招式。既是迎接,又似乎是在考察我们这段时间都玩出什么结果了。

      当然,无论我们有没有“成就”,在老师面前,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没得比。

      在各位老师期待的目光中,我那大孙子即便有些胆怯,也还是“抖”了起来。老师们围成一圈,看着,笑着,都说:“不错,能抖起来了,不简单呢!”

      有几位老师还都不约而同地说:“可以玩些花样了。”

      可是,教我们的那位老爷爷则说:“别着急,不用先学那些花哨的东西。先把空竹转稳了,旋得顺畅了,有了扎实的基础,再学复杂的,不迟!”老爷爷说得很认真,有一种不容任何人带歪了他“得意弟子”的执拗。我笑了笑,没作任何表示。因为,我赞成老爷爷的思路,也不好拒绝了其他各位爷爷奶奶们的一番好意。

      老爷爷不容分说地接过我大孙子手中的空竹,并指点他将提线绕在空竹的腰上。说:“就按这个步骤,好好地练!”

      “是的!”我紧跟着说道:“好好地练,练熟了,再学些高难度的动作。”我孙子很听话,没有任何不情愿的情绪。

      我站在一边,看着大孙子平伸手臂,拉直提线,先低下右手,将线在空竹的腰上绕了三圈。然后,拉起来,扯动了,舞着。一招一式,即便有些稚嫩,有些浮躁,有些柔弱,有些……平稳、有序、果敢依旧在手上、腰间展露无余。

      虽然,我是玩空竹的新手。但是,我也和那位老爷爷一样,经历过漫漫的几十年风雨,阅历与经验,说不上沧桑厚重,生活中的一些体会与感悟总还是有的。一步一个脚印地踏实行走,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奋力攀登,才是最好的实践,才是最大的成就。

      我相信,我与我大孙子的空竹,一定能玩出精彩来!

              

      2021年4月16日写于合肥巢湖北岸

      本文标题:爷孙俩抖空竹(散文)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50972.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