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且说严父慈爷(散文)

  • 作者: 笑君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21-03-29
  • 被阅读
  • 且说严父慈爷(散文)
       

      中华古典《三字经》曰:养不教,父之过。意思是说,养了孩子,仅供吃喝,而没有好好的教育,便是父亲的过错。不言而喻,对于子女而言,父亲的责任重于泰山。

      如今呢?生活富足、安定,真正地走上了小康之路。三代同堂,四世共享的家庭,比比皆是。

      我五十多岁的时候,大孙子降临了。有了这个宝贝,我的世界似乎在一夜之间改变了。每天,不再孤寂,不再沉默,不再颓废。更主要的,不只是考虑老两口的苒苒光阴,眼中有了不尽的向往,心底里毋庸置疑地增添了更加深远的期待。

      宝贝刚三个月大的时候,早晨的太阳一出来,踏着大地温度上升的节拍,便抱着他在小区运动场的一角坐下来,看一帮“老头老太”们打“太极”。此时此刻,宝贝不哭不闹,耳朵直愣愣地听着音乐,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那舒缓的“招式”,似乎听懂了,也看懂了,引逗得“老家伙们”高兴得不得了,总是找着机会跑来摸摸那红红的腮帮,捏一捏那肉肉的屁股蛋。

      不好意思了,每当这个时候,他会高高地扬起小鸡鸡,尿上一泡长长的尿。躲得慢的,会喷个满怀。不太在意的,也会淋湿了手指。他们呢?不生气,也不走开,倒笑得东倒西歪,前仰后合了。

      妈妈上班去了,宝贝的吃、喝、睡等琐碎的事宜大都由我来负责。白天、晚上,我陪着他睡觉,就如同我是他亲妈似的,安静得很呢。夜里,无论什么时候抱起来撒尿,尿完了,放到床上就睡着了。会说话以后,诉求多了一些,睡觉前要听我讲故事。起先,我是从儿童故事读本里选着讲的。过了一段时间,是不是觉着书本上的故事雷同的多了,没劲。我便从生活经历的往事中,自编故事或笑话什么的,讲给他听。还别说,他居然感兴趣,愿听。再后来,有了一定的思考能力,还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呢。

      上幼儿园,基本是我送我接。有时,家长会也是我去参加。上学路上,先是抱着,后是牵着,接着就是跟着他跑了。一路上,他会无穷无尽地问着一些事儿。有些很在理,就像是成年人提出的问题。有些却又不着边际,匪夷所思,令人无法回答。

      上小学时,因为学区的问题,宝贝与我们不住在一起了。当然,这只是将两个居住点拉开了一定的距离,还在一座城里,依旧是一个家。早早晚晚的,一两天我和他奶奶就要跑上一趟。不仅是送点东西,关键问题是宝贝想着我们,我们也惦记着宝贝,分不开哟!

      宝贝上学,有很多事情是离不开家长的,妈妈是主要责任人。只是,也有忙不过来的时候,一个电话,我会放下手头上的任何一件事情,立即奔赴“前线”,接受任务。这不,学校要举办“开蒙”仪式,家长必须参加。恰在此时,爸爸妈妈两位家长都有事,去不了,不由分说,还是由我这个爷爷代理家长了。

      读了书的孩子,除了教室里的课业,还得学点别的,美术、音乐、体育等都需要增加一些额外的“营养”。我这宝贝也有些特殊的偏爱,比如美术,才上了几个月的节课,居然能看猫画猫,临窗写意了。还有,喜欢拼装组合复杂的物体,比如建筑,比如机器,比如鸟兽。我家里展览的“故宫太和殿”、“海军辽宁号航空母舰”等实物模型,便是出自他手。

      大宝贝还在幼儿园中班呢,二宝贝出世了。呵呵,现在人都管二胎的孩子叫二宝,我们也只能“入乡随俗”,叫二宝了。即便我的主要精力在大宝身上,二宝也不能不管呀。每天,将大宝送上幼儿园便回过头来抱二宝出门。二宝很小,我不太明白他的诉求,就领他去热闹的地方玩。在幼儿园的围栏外,看哥哥姐姐们做操、玩游戏,以及唱歌、跳舞。去大街上、马路边看来来往往的行人,欣赏轰轰乱窜的汽车、电瓶车,还有人力单车。

      二宝渐渐地长大了,虽不和我天天地待在一起,眼里,嘴里却时时都是我。每次,我只要到了他们的那个小家,一敲门,二宝一定站在门口,一准在我进门的瞬间扑在我的怀里,口中一声连着一声地叫道:“爷爷,爷爷!”我若不回答,不给他一个表示,那是一定不行的。

      大宝、二宝与我长期的紧密接触,既亲热,又闹腾,真正的“忘年”玩伴。而他们的父亲呢?每天,早出晚归,甚至很多天才能回家一次,一心扑在养家糊口的事业上,家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个歇脚的港湾。他与孩子,与我们,就像是另外一个“团队”的人了。表面上看,孩子们的生活、学习,几乎与他无关。父亲就是父亲,是别人代替不了的一个形象与存在。很多时候,父亲不在孩子们的面前,似乎什么也管不着。但是,父亲却以一种特殊的威严,或瞬间的扶正,或远程的点拨,无不在有形与无形中发挥着独有的作用。

      大宝每天都有很多的课业,一般都是独立完成的。也有特殊,比如贪玩忘记了时间与任务等等。大宝与二宝之间,也会因为一件玩具,或是一个“没在意”而导致争执、碰撞,甚至“战争”。

      他们的一举一动,我是看得清清楚楚的。却容易有“放一马”的想法,狠不下心来,不肯用雷霆万钧的手段,立即解决。和风细雨的调解,往往是不见效果的。

      暂时看不见的父亲,却像高高悬在他们头顶上的一根“金箍棒”,警醒、鞭策的钟声时刻在耳边敲响。让他们懂得了什么叫规矩,什么叫惧怕!

      大宝二宝都很聪明,也很调皮。大宝有耐力,轻易不叫。有几回被爸爸打了,不申辩,不叫屈,只是暗自流泪。但是,没有耽搁,赶紧地在书桌旁坐下来,伏案做作业了。而且,快速、认真,不折不扣地完成了应该做的作业。

      二宝不同,情商似乎比哥哥高些。那天,玩得高兴了,居然向哥哥吐起了口水。岂料,爸爸从卧室里出来了,伸手将其扯到墙角上。喝道:“站好了!说过的,不准吐口水,怎么又忘了!罚站五分钟!”

      二宝很是突然,一边靠墙站得直直的,一边流着眼泪。可是,嘴却不闲着。说:“爸爸不是上班去了吗,不在家呀!怎么又跑回来了。知道在家,我就不吐了!”然后,向爸爸做个鬼脸,说:“爸爸,下次不敢了,饶了我吧!”爸爸被他弄得哭笑不得,抿住嘴唇,转身又钻到卧室里去了。

      俗话说:隔代亲。爷爷和孙子长期在一起,就会产生一种不同于父子之间的感情。这种感情,既真诚、浓烈,又有很多溺爱的成分。

      爷爷疼爱孙子,表现最突出的,是心软得很,对孙子的任何一个“违规、瞎闹”,总是包容,放任自由,期待以后会改的。父亲呢?爱放在心里,脸面上却能不留痕迹,该“下手时,就下手!”没有丝毫的犹豫。

      在孙子的心目中,爷爷是慈祥的佛,父亲是严厉的神。不用说,心里是畏惧父亲的,无论父亲说什么,都会彻彻底底地执行。古人说:严父出孝子,可能就是源于此吧。

      2021年3月16日写于合肥巢湖北岸

      本文标题:且说严父慈爷(散文)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5093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