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清明

  • 作者: 林仑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20-04-12
  • 被阅读
  • 清明

      一直以来,清明这个时节,在华夏大地总是会晕染起一片人们对已故亲人的思念情愫。尤其是夜晚时辰,这种星空下被细数的念想,寂寥而圹埌,吞噬人的心,像跌入枯井般,悠远,使沧桑的日月倚着心疼的阴阳梦,一直低飞,飞进睡境,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清明扫墓,谓之对祖先的“思时之敬”。其习俗由来已久。

    明《帝京景物略》载:“三月清明日,男女扫墓,担提尊榼,轿马后挂楮锭,粲粲然满道也。拜者、酹者、哭者、为墓除草添土者,焚楮锭次,以纸钱置坟头。望中无纸钱,则孤坟矣。哭罢,不归也,趋芳树,择园圃,列坐尽醉。”

    其实,在我国扫墓祭祀活动在秦以前就有了,但不一定是在清明日,清明扫墓则是秦以后的事,直到唐朝才开始盛行。《清通礼》云:“岁,寒食及霜降节,拜扫圹茔,届期素服诣墓,具酒馔及芟剪草木之 器,周胝封树,剪除荆草,故称扫墓。”并相传至今。

    祭祀,在每年的清明时节无论是黄河还是长江的两岸,都是民间大规模扫墓焚纸的重要活动,家家户户在早前的几日里,就备好了上坟需用的香蜡裱纸,其中包括在外干事的人,也会提前安排好一些事体,腾出清明节赶回家,去先人的坟地烧纸点香,磕头鞠躬。

    沉睡了一个冬天的土地,从清明节的日子起,开始彻底的苏醒,每一株的苗子都挺直了腰杆,绿生生地,瞅着季节的变迁,默声念叨着人世间牵肠挂肚的事情。

    风清凌凌地吹,带着风华年少的声音,把尘世的怀念放到一个明澈的高度上,让怀春的万物复苏,起飞,让人们对逝者生前的音容相貌再一次地回映。

    小雨似乎是清明节的特质天气,没有人会因为上坟地的逼仄土路因天气变得泥泞而抱怨。因为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是根植在每个人血液里的昭启光辉,照耀着人们的心智。天体的变幻,时常预示着人间的苦与乐。

    清明节的草和庄稼,一起放飞春秋的梦想。文化的风韵,惊艳着天地轮回的道场,不管草还是庄稼,都朝着梦飞翔的方向,勇敢地滑去。

    祭祀的日子,人忘记了卑微或高贵,一律地在生死两相隔间柔肠百结,深深地认识到,世上除了生死为大事,所有的一切得失都变得不足挂齿了。

    清明节的味道,富含反刍的声音。

    人在红尘奔走,需要辟出一些时间,回味,调整。

    林仑新作《清明》(散文)《今日兴义》谢谢布依族著名作家、诗人牧之先生!

    林仑新作《清明》(散文)《今日兴义》谢谢布依族著名作家、诗人牧之先生!

    露珠从遥远的地方赶来,晶亮的样子,带着几分骨气,让人怦然心动,不由得产生某种敬意。

    遥远有多远,是生死的距离,还是一呼一吸间,没人能说得清。

    雨知道,风知道。

    清明节的一切举动知道。

    有时候,一种拯救,语言和文字是无法表达的,而感受却能溶解所有的无语。中华民族文化的味道,起到了人心门锁钥匙的作用。

    在这样的氛围里,连贫穷也显得像旖旎的梦一样,富足而有韵致。

    在我国,清明节也叫寒食节, 关于寒食,有这样一个传说:相传春秋战国时代,晋献公的妃子骊姬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奚齐继位,就玩诡计谋害太子申生,将申生逼上绝路自杀。申生有一个叫重耳的弟弟,为了躲避祸害,不得不流亡出走。在流亡期间,重耳受尽了屈辱,紧跟着他一道出奔的臣子,大多数都陆陆续续地离他而去各奔出路了,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忠心耿耿的人,一直追随着他。其中有一叫介子推的人,在重耳饿晕过去的当口,为了救重耳,他就从自己的腿上割下了一块肉,用火烤熟后送给重耳吃。

    十九年后,重耳回国做了君主,成为著名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晋文公执政后,对那些和他同甘共苦的臣子大加封赏,却唯独忘了介子推。后有人在晋文公面前为介子推叫屈。晋文公这才猛然忆起往事,内心愧疚不已,遂差人去请介子推上朝受赏封官。

    可是,差人去了几趟,仍不见介子推来。晋文公只好亲自去请。当晋文公来到介子推家时,介子推因不愿见他,已经背着老母躲进了绵山(今山西介休县东南)。晋文公又命他的御林军上绵山搜索,依旧没有找到。于是,有人出主意说,不如放火烧山,三面点火,留下一面,供大火起时介子推自己走出来。晋文公就下令举火烧山,岂料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直至熄灭,也不见介子推出来。后上山一看,介子推母子俩抱着一棵烧焦的大柳树已经死了。

    晋文公望着介子推的尸体又哭又拜,后在安葬遗体时,发现介子推脊梁堵着个柳树树洞,洞里好象有什么东西。忙掏出一看,原来是片衣襟,上面题了一首血诗: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柳下作鬼终不见,强似伴君作谏臣。倘若主公心有我,忆我之时常自省。臣在九泉心无愧,勤政清明复清明。

    晋文公即刻将血书藏入袖中。然后把介子推和他的母亲分别安葬在那棵烧焦的大柳树下。

    为了纪念介子推,晋文公后来下令把绵山改为“介山”,并在山上建立祠堂,把放火烧山的这一天定为寒食节,晓谕全国,每年的这天要禁忌烟火,只吃寒食。他还把在山上砍的一段烧焦的柳木,拿到宫中做了双木屐,每天望着它感叹:“悲哉足下。”“足下”是古人下级对上级或同辈之间相互尊敬的称呼,据说就是来源于此。

    第二年,晋文公领着群臣,素服徒步登山祭奠,表示哀悼。行至坟前,只见那棵老柳树死树复活,绿枝千条,随风摇曳飘舞。晋文公望着复活的老柳树,像看见了介子推一样,他敬重地走到跟前,珍爱地掐下一枝,编了一个柳枝圈儿戴在头上。祭扫后,晋文公把复活的老柳树赐名为“清明柳”,又把这天定为清明节。

    历史的骨感总能唤醒前路上迷途的羔羊,人生漫漫,文化的支撑让一个民族,一个人足以硬朗地走向风生水起的未来。

    历史的静默,承载着人类的咀嚼史。清明节的祭祀,让民族深厚的人文思想,闪光。

    怀念像一粒土对秧苗般亲昵,细雨清风下,穿红着绿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在奔向坟地的途中,跟着庄稼一起,在经卷的虔诚里,俯瞰自己的过往,拔节,分蘖……

    历史从历史深处款款走来,让民族的文化泉水一般由古老的岁月里沁出。

    养山,养地,养人命。

    清明节是一饼充饥的食物,圆圆的,给人们以精神力量,使人在茫茫红尘,向内心呼喊,自救。

    远处的故事很动人,无论帝王将相还是庶民百姓,懂得了天地人心,就意味着泅渡。

    清明节的传说凄美,清明节的杨柳放花,细碎的小雨是怀念的泪,也是盥洗人心头污秽的神水。

    清明节的祭祀活动,在民间阳光般,透过一些阵痛,温暖着中华大地,一派葳蕤景象。

    香蜡裱纸不仅引渡故去的灵魂安息,也让活着的心灵得以安详。

    久久长长。

      本文标题:清明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9792.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林仑 林仑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332篇
    • 获得积分:131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