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枸杞头,枸杞子

  • 作者: 雨兰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20-04-06
  • 被阅读
  •   枸杞的果实,中药里一般称为枸杞子,多为红色、橙红色的浆果,也有颜色为黑色的品种。成熟饱满的红色枸杞果,外表上特别鲜亮美丽、莹洁可爱,杨万里曾写诗赞美:“枸杞一丛浑落尽,只残红乳似樱桃”。我觉得有些不尽意,那一颗颗枸杞果明明如一红宝石耳坠,在阳光里灿然生辉。新鲜的枸杞浆果不仅好看还好吃,甘润多汁,吃起来还有一种枸杞果特有的味道。过晒干后的枸杞果,温水浸泡后软软的,咀嚼起来很适意,有淡淡的甜。枸杞头有着鲜明的时令性,只有在适当的季节才能吃得上,枸杞子倒是家里常备的东西,经常往杯子里放上十几颗,用来泡水喝,煮粥的时候,往锅里顺手撒上十几颗,煲汤的时候,也喜欢丢进汤锅里一小撮。超市里袋装、瓶装、散装的枸杞子,有的是,买起来也很方便。

      人们服食枸杞子养生,也是源远流长。而枸杞子,也几乎成了养生文化里不老的神话。远的,像东晋葛洪神仙用枸杞养生的事不说,只说说唐宋时期的诗人们和枸杞的诗文情缘。杜甫的《恶树》一诗里写到枸杞:“独绕虚斋径,常持小斧柯。幽阴成颇杂,恶木剪还多。枸杞因吾有,鸡栖奈汝何。方知不材者,生长漫婆娑。”当然,恶树指的不是枸杞,而是影响枸杞生长的其它杂树,因为他要吃枸杞子养生呢!杜甫这首诗写得挺有趣,生动形象可感,读着诗,仿佛看到瘦弱的诗人举着把小斧头,这里砍砍,那里伐伐,时而叹息,时而愤慨。诗人写恶树也不仅仅是在写那些可恶的树,而是带着深刻的社会讽喻意味。

      也许因为枸杞芽和菊花苗生长的时间大体一致,人们习惯于把枸杞和菊联系起来,称为杞菊,经常见于唐宋时代的诗文里。唐代诗人陆龟蒙就曾写有《杞菊赋》一文,并在序中写道:“天随子宅荒少墙,屋多隙地,着图书所,前后皆树以杞菊。春苗恣肥,日得以采撷之,以供左右杯案。及夏五月,枝叶老硬,气味苦涩,旦暮犹责儿童辈拾掇不已。”当年,苏东坡在密州当太守,赶上旱灾和蝗灾,曾和下属好友在郊野采摘枸杞芽和菊花苗儿吃,吃饱了还相对“扪腹而笑”,身处苦境不以为苦,苦中作乐,“吾方以杞为粮,以菊为糗。春食苗,夏食叶,秋食花实而冬食根,庶几乎西河南阳之寿……”也许正是因为有陆龟蒙的《杞菊赋》在前,所以苏东坡就把自己写的关于杞菊的赋命名为《后杞菊赋》了。

      大诗人陆游也是位美食达人,他不仅深谙美食之趣,也特别懂得养生之道,他曾经多次在诗里写到枸杞:“松根茯苓味绝珍,甑中枸杞香动人”,“雪霁茅堂钟馨清,晨斋枸杞一杯羹。”陆游前面诗句里写到的枸杞应该就是枸杞头,后面的诗句里写到的枸杞应该是枸杞子,看来我们的陆大诗人吃得还挺全面的。

      在我所在的城市里的超市和菜市场,有不少野菜的专柜,最常见的有面条菜、马齿苋、蒲公英等,但是,很少看到枸杞头。看来,在我们北方,新鲜的枸杞头还是比较稀罕的。春天里吃不到新鲜的枸杞头,对于吃货来说怎么着也是个遗憾,每每想到,心里的馋虫就痒痒地爬动。还好,今年,我发现了一种“二手枸杞头”,还可能是正宗的宁夏枸杞头呢!把超市里买回来的枸杞芽茶,一天里冲上几泡喝,然后把舒展开来的绿莹莹、鲜嫩嫩的枸杞芽收集到瓷碗里,攒到晚上终于攒了一小瓷碗,然后磕上三个鸡蛋,撒上盐和切碎的葱花搅匀,来一个香喷喷的枸杞芽炒蛋。既喝上了枸杞芽茶,又吃上了清新美味的枸杞头,我可真有点佩服我这吃货的机智了!

      “几点昨朝春尽雨,杞园珊瑚树树红。”也好想有一处小院,种上半园枸杞,再种上半亩紫茎黄菊,然后,就可以以杞为粮,以菊为糗。春食苗,夏食叶,秋食花实而冬食根,庶几乎西河南阳之寿了……

      本文标题:枸杞头,枸杞子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977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