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沉醉在梦里的故乡

  • 作者: 林仑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20-01-11
  • 被阅读
  • 沉醉在梦里的故乡

      久居钢筋水泥箍匝起来的世界里,似乎有了些许的呆板,时常对着鳞次栉比的楼丛发痴;每日看着夜晚是怎样点亮层楼里的万家灯火,又凝望着一座城是怎样从安谧的仙境逐渐被第一缕晨光指向又一天沸腾的江湖,心便如水如月。

      或许,一成不变的喧闹生活模式终会令人厌倦,于是,便日日思念起故乡的一花一草和自由自性的小河流水以及乡情乡音还有那一拨一拨逝去的岁月来。

      从嘈杂的环境下一撞进乡野,人就有种超乎寻常的体味,仿佛一下子被拽进了童话般的境地。从一条上世纪七十年代就修建成的现在看起来有些显窄的水泥路拐弯处,有往村子里伸进去另一条更显狭窄但很现代化的水泥小路,路呈慢下坡状,却蜿蜒着乡村本有的曲线情结。

      村庄里的路,一旦硬化,让人走在一群被废弃的老屋庄户间,无形中有了蹩脚的感觉。每一户旧房弃宅,都被一把再也无法打开的铁锁紧紧地挂在斑驳的木门上方。门是木制的,黑漆已经被风雨带走了原本的色泽,变成淡灰色,就连门板上的木纹都一条条地显露了出来,如同岁月在这里翻阅自己悲壮的史册一样,嶙峋又不规整。土夯起的屋墙,大部分已经坍塌,可以看到空洞洞的屋子里昔日老旧的故事。一种烟火卷起的尘情立刻弥漫了心头。

      被时代的变迁腾空了的陈旧往事,如今只能蹲守在老屋里做一场受难前的最后煎熬。虽然人去屋空已多年,但只要门在,人还是要为门挂上一把毫不起作用的铁锁。

      一把锁,锁不住日新月异的生活变幻,却让时光在铁锈红的颜色里捭阖着一场梦的泅渡。

      锁孔里塞实了日月轮转的空洞,岁月在光怪陆离的门扇上讲述着陈年老事。一把锁,锁住了村落人家对人文的信仰;一把锁,锁不住人们向往美好生活的奔突情怀。

      人去屋空,尽管残垣断壁,但旧房的老成持重还是撼人心扉。踮起脚尖,往一处倒了半边墙的屋子望去,依稀还看得到一方土炕的墙上糊的报纸。时有秋风进到房里,将翘起来发黄且发硬的墙纸嗤啦啦地翻动一阵,像隔世的老人重新打量先祖的遗容似的。

      一种前世的尘土在眼前飞舞,往生的气息从旧屋上空迅速漾开,晕染着人的嗅觉。

      村子里很静,静得连空气流动的声音都能听得到。人的洗心革面,大概只会在此情此景下得以重生吧。

      一棵病树,引来了啄木鸟的到访,一阵空空空的敲击声响起,惊醒了老庄屋里沉睡的梦。

      旧房始终捂着祖先的嘱托,坚守着村庄曾经的梦想,而新的水泥路,却又与老屋背道而驰,将村人的理想引向外面的世界,并进行着无限期的延伸。

      庄屋的土,还散发着陈年旧事的味道,加上为树治病的啄木鸟发出空空空的诊治声,一下子将人带进了今生为何,来世为哪般的境地里了。

      我不想挪动脚步,我怕我一走,往事就空了。古老陈旧的岁月,在这里同我一样,想到了沙漠,想到了海洋;想到了种进沙漠里的梦和种进海洋里的梦终究有着什么不同的结果。旧屋里的二爷二婆,他们早已把自己的梦变成了坟茔上一棵狗尾巴草的沧桑。

      在这里,我又一次看到了自己的世道轮回。小河在不远处一座小得可怜的老庙背后闪动着清贫的目光。我知道,我儿时的生活一直富足着孩童的想象,小河宽阔,雍容大度,纳得了蝶飞蜂舞,容得下我们一群的打耍嬉闹,孩子的天性在河水中尽情地展露。流水还为我们生长鱼呀虾呀,供村人享用。那时候,绕村的这条河,就是一村人的天堂。

      如今,河岸被无休止地填占,河沿岸高大的槐树杨树还有夏季挂满了紫红憧憬果子的桑树,早被抢伐一空,曾经是群鸟的乐园变成了一堆堆散发着恶臭气味的垃圾,小河可怜地缩起了身骨,成了仄仄的一缕,在秋末的时光下,像一条破布絮,泪似的匍匐在村庄的脸面上。

      聋子六指叔从右边的斜路上过来,一见我就喜极的样子,立定在我的跟前。知道他听不见,我只能以微笑和他打着招呼。他指着这一爿老屋,连掰指头带涩哑声地说,他今年六十有三了,打从记事起至今,已目送过村里的男女老少二百六十多人下世了。

      经六指叔这一说道,我的心骤然被一把尖刀划烂了一样,阵阵发紧发凉,还伴着无形的痛。

      六指叔眨巴着昏花的老眼,看着旧宅房里蜗居的生与死,仿佛望穿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的轮回点拨一样。他背起多出一个小指头的六指手,往一片正在落叶的丛林走去。一路走一路撒下对人生的零星感慨:“人还不如一棵草哇!”

      云是良善的,从终南山背后游上来,有种救世的样子。傍晚的天色亮得很温柔,让人倍感仿佛又转到了下一世轮回的路上。

      南面不远处的山峰,许是时光上游曾经的河吧,河许是旧时的陡崖。游走在故乡的小路间,想着一个个倒进岁月深坑里的人和事,想着村子里新旧更迭的一茬茬身影,谁是过客,谁是相逢又相离的痛;谁撒下离散的故事在不断地湮灭一座村落所有的世道烟火,又延续着不息的过场。

      弯曲如前世的小河,每一滴水和一粒沙都懂得放低自己才能聆听到天籁之音,所以,河水很淡定,不管昨日的宽阔还是今天的逼狭,淙淙的流水还一如往昔一样的执着;从村子里升起的袅袅炊烟,像古老的农耕文化,呼唤着天涯海角每一位游子的心。

      走回到小河的岸上,就像走在童年的梦想里。上了年岁的光阴,在老宅房屋和小河之间踽踽而行。我跟着河流,跟着时空,走山,走水,走人生。

      梦,在家乡的脚下延伸,沉醉;远去,又近来。

      本文标题:沉醉在梦里的故乡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9481.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林仑 林仑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325篇
    • 获得积分:131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