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真实与幻觉

  • 作者: 王剑冰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12-14
  • 被阅读
  •   一

      人越来越多起来,早上来时尚且没有日光,以为会有雨的降临,还带了伞。

      人们可能也是这样想。看到云变得越来越薄越来越清亮,就开始出行了。

      2014年的农历正月十五,是中国传统元宵节,与西方的情人节汇聚在了一起,据说这种现象,十九年才会发生一次。上次发生的时间是1995年,下一次是2033年。年轻人过了这一次,下一次就直接进入中年了。又是和元宵节合在了一起,那就找个地方好好地乐一乐吧。

      许多的人并不是为了怀古,尤其那些九零后,他们只是觉得好玩,现如今好玩的地方又有哪些呢?于是想了大宋时代的一幅图景还是可以看看的,当然不是到图中去看,而是有个现实的图展现在这里。

      多少年前的人和多少年后的人都是一样的,只是服装不同。其实园子里还是有好些宋代服饰的,卖东西的,收门票的,赶马车的,划船的,做小吃的,甚至清洁工都是宋人服饰,这使得初进园子的人,猛然间会有一种错觉,以为是一种成功的穿越,回到了大宋时期。

      有些人干脆就也换上了宋人服装,跟着锣声鼓声起哄,跟着劫法场的呼叫,到王员外招婿的楼下碰一下运气。

      于是整个园子里就充满了节日的气氛。谁不是冲着这个节日气氛来的呢?来了就要与在单位在家里有所不同,同了还有什么意义?于是就尽情,就敞开,就奔放一下,甚至西门庆潘金莲样地放纵一下。说是这样说,也只是贼心而已,没有那种贼胆。那么,人堆里瞅瞅,挤挤,没什么吧?对着哪个美男美女的偷拍一张没什么吧?小情侣林子里大着胆子亲热一下没什么吧?钻到船里边浪漫一下可以吧?

      清明上河园,就是一个充满着大宋色彩的现代游乐园。往回说了,清明上河图中难道不是一个当时的游乐园吗?

      二

      有人到东京码头上遛着,看能不能找一条船坐坐。要坐船的还真不少,你挤我拥的,都抢着上船。他们要去哪里呢?是顺着汴河看看水流向哪里,还是在水上看看两岸的风光?反正就是想坐船,船在中原还是少见的,船是一个道具了,上了这个道具,说不定就有了生活在宋代的感觉。

      一群人围着一坛子一坛子的老酒在看,不知道是看那些个好玩的坛子,还是看坛子里的味道。还真是的,只要你看着不动,看着看着就看出里面的味道了。你就会抿一抿嘴,嗓子里咕噜一声。而后就赶忙离去,省得动了心思。老酒摆在那里,不知道锅里烧的什么?灶膛里一直烧着旺旺的火,蒸锅上冒着热气。难道老酒还要蒸一烝?弄不明白,也不见主人在哪里忙着。

      虹桥上已经上满了人。那些人走得很慢。挤上去才知道,在桥上能看到下面的情景,下面正在上演一场梁山好汉劫法场。刀枪棍棒,正打斗得紧。一声吆喝,围观的水一般朝两边退去,急慌慌就来了一干厮杀的人马。谁叫出好来,闹不清是观众还是当时情景了。

      这边刚厮杀完,那边来了一队抬轿的,像是谁家娶亲。轿帘微掀,一张娇媚从轿子里露出来。小孩们就喊:“新媳妇,新媳妇!”于是人们又凑着去看新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新媳妇听到喊声,脸儿一红,紧忙落下帘子,躲在轿子里再不露面。就听那个锣鼓点子密起来,两只喇叭狠劲地吹,要把人的耳朵震聋。放鞭的将长长的杆子一忽悠到这边,一忽悠到那边。小孩们就捂着耳朵,钻到轿子下面去捡鞭炮,鞭炮还在噼噼啪啪地响。

      这个时候过来一个小乞丐。可能在任何年代、任何国度都免不了乞丐,这映照了清明上河图中的景象。小乞丐长得细皮嫩肉,简直就是个小白脸,怎么要起饭来了?小乞丐并不答话,只一个劲地做着各种鬼脸,丑的让人笑起来。白脸上抹着一道子一块的黑。小孩们就跟着跑。小乞丐并不急,一会站在门洞里,一会站在桥头,你给不给东西都无所谓,似乎那皮囊里是饱饱的。听说这小乞丐被人们传到网上去了,变得十分红火,人们进到园子里,就要找一找这小白脸,看看他的一脸丑态。小白脸是个能人,很会动用脸上的顽皮,就是在当年,想着也不会太挨饿。

      踩高跷的一队人马过来了,都穿着宋人服装,有人踩着高跷鸣锣开道,大家得让一让。这群人是在出行寻访吗?举着避让的牌子,拿着红头的棍棒家伙,挎着腰刀,好不威武呢。一个官人模样的坐在压压板上,就像是坐在大堂上,几个人在另一端将他高高翘起来,他拿着一把大扇子,对着众人不知道在讲些什么,引得人们大声地哄笑。

      远远的看见冰糖葫芦挂在了树上,似乎可以伸手摘取。近前才看清是一串串的红灯笼,像是一树的果实。一树树的红灯笼摇摇晃晃,招引的风来回地绕着跑。

      还真有人扛着冰糖葫芦招摇过市,有人就抢着去买。大人小孩挤作了一团,一人一串笑的出来,高高举在手上,像举着一串小灯笼,脸上那个甜蜜。更有小年轻,自己举着不吃,一会儿伸到女友嘴边让咬一口,女孩一咬,他就咽一口甜蜜。而后跟着笑。身上挎着的女友的包包也叮叮哐哐地笑。

      现在又得让道,一匹高大的骆驼过来了。上面坐两个小孩,小孩摸着驼峰,大声地叫着笑着,让下面的大人照相。《清明上河图》中,骆驼驮着沉重的物品,经过大漠的长途跋涉,终于进入了东京开封。一下子看到繁闹的场景,显得有些不适应,需要人牵扯着前行。东京人也发现了稀奇,在它们的身边跟着看着。眼前的这匹骆驼好像上了点年纪,见得世面也多,它的目光里,对什么都显出无所谓的神情。

      今天是元宵节,进入上善门可费了点劲,那么大个门突然就变小了。人们挤着推着往前,你贴着我,我贴着你,暖暖和和的,很是亲热。

      到了门口,就见了一张布告,上面是对于犯人张三的缉捕通告。这个人也不知道犯了什么法,还是又一条梁山好汉呢?于是有人自愿装一装那个张三,将大木架子戴在头上,手伸进枷锁中去,像一个无辜者,让女友看着发笑。这个人刚放下,那边又有一个钻进去,似乎犯人的滋味很好。竟然还有一个女孩子让人将那大枷戴在头上,表情严肃地装一回宋朝的囚徒,一下子让人想起潘金莲,潘金莲实际上没有等到这一步。她会不会发到网上?现今的年轻人,什么都无顾忌。只是那些贪官污吏,还真的不敢,心虚。不信?你看吧,真正钻到枷锁中去的,没一个官样的人物。

      他们宁可上到黑老包的秤上让称一下,也要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黑老包的大秤对着城门楼,老包长得是仪表堂堂,谁上去都会有一番说辞,女的说你瘦的漂亮,男的说你胖的健康,反正不给你赖话,让你听了觉得这一秤称得值,钱没有白花。听说这黑老包原是个唱戏的,有说唱的功夫,在这里耍一杆大秤,耍了十来年了,从清明上河园开园就在这里耍,越耍越有了名气,连战来了都要上去称一称,钱当然是不收的,还送了一堆好话语,引得台湾友人大笑而去。

      进来多少次了,怎么都没有发现这里面还有一个寺院呢,好多人不经意,也不会发现。在水的那一边。一大片的院子,白色的围墙,围着一个鸿福寺。北宋佛教盛行,仅东京开封就有佛寺九百一十三座。在《清明上河图》中,只画一间山门,一个和尚披着佛衣站在门口。当时东京香火最盛的是东西鸿福寺。孟元老《东京梦华录》第六卷提到,人们在元宵节后,春天来临之时一定会到鸿福寺等地探春游玩。于是这里就仿建了西鸿福寺。进寺后,右边的东殿是武圣殿,里面供奉着武圣关公,左侧的西殿是百子堂,供奉着送子观音,正面大殿为观音殿,供奉的佛像是特别请大相国寺的高僧开光的,以保佑天下众生。来园子的人,会随着个人心愿,到这里烧香拜佛。

      终于见到了王员外家,在他家门边上,有一个“久住王员外家”的牌子。是揽客的招牌吗?为什么要“久住”呢?问陪着我的清园市场部的司璐,司璐很谨慎地说,我也不明白,是不是王员外很有钱,客店条件好,住在这里的人不想走啊。司璐是有心的,她说的应该没错。久住,或可就是一个直白的广告,这里就是你久住的地方。王员外家据说是当时东京的首富,开的有客店。

      还没有深入地想,王员外家一下子围上来好多人。王员外家要招亲了。你看,员外的家丁在楼上先说话了,谁要是接到员外家小姐抛出的绣球,谁就成了王员外家的女婿。这可是天大的好事,真的就可以久住王员外家了。那么多人挤着叫着,小姐小姐,往这儿看。此小姐不是彼小姐,彼小姐已经不敢说了,成了一个时代的专有名词。此小姐是金枝玉叶呢,你看出来的那个人儿,水灵秀美如仙子,而且知书达理。生在家财万贯的王员外家,那可是千人想,万人求的。仙子高楼上这边看,那边瞧,哪边都有好后生。小姐的绣球举起来,要扔给谁呢?人群里骚动起来,有人跳着脚地喊,这里这里,我我我。小姐眼花缭乱了,最终那绣球像个炸弹抛了出去,在人群里炸开。人群那个乱,乱成了一锅粥。你也伸手,他也弯腰,到底也不知道谁抢到了那只喷喷香的心愿。但是转眼的功夫,人家上去了,被人一番打扮,穿戴一新地跟着小姐一同出现在了楼上。拜了天地拜了丈人夫妻对拜又拜了底下一干证人入洞房去了。虽是一场热闹,真实的场景或许也就这样。人们信,所以人们快活地像每个人都得到了那个意外的福利。

      而后有人挤到隔壁的木版年画店子里。有人在那里亲手印了一张钟馗捉鬼,笑盈盈地要带回家贴在门上。

      有人买了刀枪棍棒。最真格的,是有那么个铁匠铺子,正在烧着旺旺的炉火,打着明亮亮的宝刀。小锤响大锤砸,刀片越来越薄,越来越利,红红的伸到水里淬火,呲的一声蓝烟起,而后上刀柄,入刀鞘。你要是买去,千万当成摆设,这是大宋的家伙,进入历史的欣赏阶段了,不能出手的。

      亭子下面放着一架四轮车,全身都是木质的,只有轮子被箍了一层铁圈。一般的木轮车大都是两轮,四轮的鲜见并显华贵。它应该与两轮车一同走过了很长的时间。它上面的草棚顶是圆形的。草也是圆形的了,像一个清代官员的帽子。用一个厅棚来储存一架废弃的四轮车,庄重而有些奢华。

      汴河里的宋船呆呆地没有动,可能正在准备着一场水战,水里不止是一艘这样的船,小船在它的身旁划过,大船是可以起帆的快船。里面是什么样子,上不去,也看不到,但是完全是仿照当时的形状造出来的。那就等一会看水战吧。

      一对年轻人勾肩搭背地这里走那里看。元宵节完全成了年轻人的乐园。已经不是宋朝时候了。宋朝的时候,有情人拉手都是晚上偷偷的。又是一对儿,正走着,忽然站下一个热吻,吻得后面的人一脸尴尬。时代进步了。

      又一个场子打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堆在那里,外边的看不到里面在干什么,随着喝彩,一口大缸抛上了天,那缸没有掉在地上发出脆响,却是发出了阵阵掌声。

      接下来人们更是拥挤不堪,因为他们看到了喷火。一团火带着呼啸,从一个光身大汉口中熊熊喷出。喷火是这个汴京汉子的绝活,火焰冲天而起,似乎那人是一个装着一肚子火舌的神话魔王。喷出的火焰有一股煤油的味道,让人有一丝忧忧的担心,不是怕不留神烧了观众,而是怕此人长期表演受到感染,毕竟这是民间杂耍。那人是否将煤油吞在了肚里,也成为一种秘密。

      杂耍是民间艺术的主要项目,中国的杂技艺术由来已久,京师随处可见,尤其大相国寺,是集中展演的场地。在汴河两岸,一些规模较小的团体或者单个表演也会随地拉场子。

      对面的杂耍正在表演鞭技,甩鞭子的小伙子年纪轻轻,拿着纸张的像是一个新人,两手拿着一张薄纸,却是有些不大信任甩鞭的小伙子,当纸被鞭子撕开的一刹,他的一只手似乎是离开了纸的一端,纸被劈的越来越窄的时候,他的胆量也是越来越窄了。这倒是削弱了甩鞭小伙的自信,以致于鞭子甩得确实有些偏差,没有落在纸片的正中。

      下来是比鞭子更可怕的技耍,甩斧头。还是那个新人,站立在了五个横凸出来的木头桩子之间,五把斧头要在他的身体的四周落在木头桩子上。这下子那新人心里哆嗦,观众心里也要哆嗦了。一把斧头甩出去,新人的头会低一低,斧头落在了头顶的木桩上。还有要落在裆下的木桩上,小伙子的裆部也会提一下。引得观众发出尖锐的叫声。

      不大的一个女孩开始表演软功,身体蛇样的翻转腾挪,缩成一团了,头还在左右摆动。这种软功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有人说,她的功夫不比获什么奖的差,怎么在这里?那口气,似乎是亏大了。于是有人开始扔钱,不是施舍,是赞赏。赞赏想不出好的法子,除了鼓掌,只有扔钱。女孩就不停地接受赞赏。

      最大的饭店还是孙羊正店,宋时就是名店。里面的服务员也都是宋时打扮。年轻人大多去了小店,小店在一条小吃街上,多的是小吃,开封米粉、灌汤包子、鲤鱼焙面、马豫兴桶子鸡、。闪味胡辣汤 、三鲜莲花酥、开封套四宝、菊花火锅、双麻火烧、芝麻翅中翅、。白记羊蹄、聚朋扣碗 、延庆观炸鸡、驴肉烩面、稻香居锅贴 、两口烙馍麻叶儿、杞县红薯泥、羊肉串、黄闷鱼,应有尽有,不吃个滚瓜肚圆不拉倒,女孩子到这里都把减肥计划扔到汴河去了,只管吃得也同男人一样,摸着肚子走路。有的一边走手里还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吃的满嘴流油。

      前面要穿过一条灯笼的长廊了,那是成百上千个灯笼串起来的长廊,你就在里面走吧,走的红红火火,喜气洋洋,人家那叫“连年有余”,将一个个年连在一起了,哪一年都让你幸福的没有尽头。想起不知道在哪里看到一个大灯,是一匹马拉着一车高高的金元宝。今年是马年,这马真能耐,谁看了都觉得喜庆。前面还有大的福灯在闪亮,福字那么大,里面的灯亮起,照得眼睛都花了,一片的星星月亮,弄得你不知道往哪里挪脚。树也亮了,亮得条分缕析,真个是“万条垂下绿丝绦”。

      三

      烟火晚会开始了。在离得最近的看台上,能够看到烟花是怎么发出来的。话说不及,就听见了轰响,就见到了美丽的花朵开在了天上。一棵棵的花朵,一枝枝的花朵,一重重的花朵,菊花、牡丹花、凌霄花、雪花、鲁冰花,你想什么花就是什么花,那些花都会跟着来,红的、粉的、蓝的、紫的、白的、绿的,想有什么颜色就有什么颜色。朦胧的、迷离的、清晰的、夸张的,想它是什么就是什么。

      真的是烟花。烟的花。花的烟。

      据说今年的烟花带有环保性质,这可是科技产品。

      怎么中间出现了一座山?天上盛开着菊花,下面还有花的瀑布。

      这是什么烟花,像水珠子摇摇摆摆地上去了。上得一股子醉态,不情愿似的,被推着去表演了。那就不是什么花了,是水了,水比较重,上去就往下落,噼噼啪啪的,好新奇。

      还有的斜着上,像调皮的顽童,故意不走正道,斜腰拉胯地上去了。要是从上面往下看,就看出名堂来了,那就是顺着一条路歪着跑。

      有些直接在地上开花,像一丛丛剑兰,一串串串红,一根根彩条,那个高大,那个壮硕,那个悠扬,看的人心里开一样的花。

      别以为光会开花,光开花也没意思,那就不时地换花样吧。这会儿是带有着响炮的烟火,不是一个地方响,是多个地方同时震。你就跟着心里震吧,喜庆地震吧。即使那雷声落在了眼前,我想人们也认了,没有一个人动撼的,只是呆了又呆,完完全全的呆。

      有时你盯着头上宋代建筑的屋檐,感觉自己就像在一个大屋子里,那些烟花像窗花一样贴在玻璃样的天上。贴的什么样的都有。你已经产生了幻觉。你似回到了童年。

      烟花又出现了怪相,扭扭捏捏的,柔柔软软的,拉丝一般扯拉着,扯拉得一根一根的,像经过热处理的女孩子的头绳。头绳各种各样都有,色彩不一,你要哪一根?就像过去的货郎担,让女孩子看得挑得花了眼睛。

      几乎每个人都拿着手机拍照,手机屏幕明明晃晃一片。每个人都成了战地记者,将画面发在互联网上。

      四

      进入高潮了。像最后的总攻,所有的家伙都使用上了,你就听吧、看吧,闪成一团了,闪成一片了,闪成一个上甘岭了。山炮、加农炮、榴弹炮、火箭炮、高射炮,万炮齐发,震耳欲聋。

      该冲锋了,就见人们开始起身了,一股脑地往外冲,那可真是争先恐后,光怕冲的慢了立不上功劳。大队小伍潮水般地下坡,转弯,钻洞,过桥,喊着叫着,兴奋着,幸福着。

      这些彩色的人,就是清明上河园放出的烟花,一直放到大街上,同园子外面的人群汇聚在一起又四散而去,郑州的、安阳的、许昌的、南阳的、阜阳的、徐州的、菏泽的,高速公路上发生了烟花反应,一束束的窜成了一百码,将一场开封的元宵节加情人节扩而广之。

      本文标题:真实与幻觉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9330.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王剑冰 王剑冰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320篇
    • 获得积分:1223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