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乡愁,最是那腊月的味道

  • 作者: 林仑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9-16
  • 被阅读
  • 乡愁,最是那腊月的味道
      流年驻足在腊月的门口,张望屋子里在这个特殊月份下的所有动静,一切皆来自于年的味道。

      腊月里,袅娜升起在人们心头的气息,就是那浓得化不开的的乡愁。

      村子上空的柴烟,我最爱,那种善良,那种偏激,又听从于命运的无奈,总是让人留恋缱绻。

      腊月的炊烟,一袭清纯,直奔年的坡头,像青涩未熟的女子,多情且善感。

      孩子们手中的鞭炮声,到了腊月,就禁不住年的隔空相望,先是零零星星地炸响了一年来全部的翘盼,把顽童的心事一点,就爆开了一地的纸屑,华丽了孩子们对年的期盼。

      腊月的河流曼妙柔情,时刻牵引着游子的心。村落里家家户户外出的人,不管路途有多遥远,也无论谁在外干的事有多大,一律在腊月的某一日,都要顺着小河边的路赶回家。

      腊月沸腾了,平日寂寥的村庄在这个月份里热闹起来。老人核桃皮一样多皱的脸上挂满了亲人回归的喜悦,少了门牙的嘴笑成了一朵花;小孩子们则为和父母亲一年一月一遇的团圆场面而欢喜鼓舞,就连时常蔫里吧唧耷拉着耳朵那年迈的狗,在这时也欢势得有点返老还童的感觉,跟着娃娃们跑前窜后地凑着热闹。

      腊月的乡愁,让人们忘记了平日的小纠结和万般的不快,世上一切的烦恼都在这年到来的日子里冰消雪融了。相互的包容,相互的问候,一声声暖在人的心窝上,暖在腊月的共融里。

      往昔的劳苦烦愁,在时间一拐上腊月的道上时,全化作滴滴甘甜,洒在年跟前的祈福祝愿里,润了心苗,润了期盼。

      平常的日子过得再艰苦,到了年前的腊月,家家都会奢侈一把。所以,乡愁就是村道上那一包一捆买回的年货,花花彩彩的物品,一下子扮靓了朴素的村庄。

      腊月是一个能让贫瘠的村落变富态起来的月份。人们积攒了一年的激情,全在腊月间迸发出来。舍不得花的钱,给一家老小在腊月特别味道的诱惑下,哗哗地往外流,大方的心态令丝丝风儿心醉。

      “穷过日子,富过年”是挂在老百姓心头的俗话,这是家训,也是一个村落古老的文化延续;是民愿的抵达熏染,更是腊月间人们向往新一年有个好开局的祈愿。

      乡愁,也是腊月天气里三邻四舍间忘记恩怨,讲求和睦的月份。家人从外地回来,捎带了远方的特产,谁都会款款地分出一部分,打发孩子给三婶四婆送一些去。这时,家家户户的年货里,也山一程水一程地融汇了天南地北的滋味。

      平常骨感的生活,在腊月里就丰满起来。腊月不是独立的,但,一直独立存在于自己的村庄,存在于年前浓郁的气氛里。

      腊月的雪花最迷人,最惬意,一飘飞,就成为“瑞雪兆丰年”的温馨繁花,洁白了人的希冀,洁白了乡愁的灵魂。

      承载一直是腊月痴迷又执着的亘古氤氲,这份乡愁既深厚又深邃,有股子秉性的传承,豪迈中彰显大气。谁不在腊月的分分秒秒里,盼望着年关的平顺吉祥,以期带来一年又一年的梦想成真。

      一路的追寻,一年的奔波,无论经过的大大小小世事,全往腊月的肚里倒来。弥勒佛常笑不语的尊容,是乡愁酿出的酒,醉了佛缘,醒了俗情。

      深深浅浅的红尘,总是让人无语,出生到世上,明知道路很艰难,也不能停下。一年年的腊月在成长,也在成熟。太冗长的思念和追忆,让乡愁成为腊月的思考及叩问。年年的腊月,年年的年,长辈的老人们在一年的时间里,零星地从村庄隐匿的身影也变幻成人们记忆里一枚热气腾腾的伤痕,永久地刻在村庄对腊月的怀念里。

      当红丫丫的春联一贴上门楣,喜极乐极的腊月将乡愁染得通红似火,在年的额上,拓一坨嫣红,只将欢愉交给乡村,交给早春来到人间的第一绺小风。

      乡愁,就是年跟前,腊月那韵律深长,令人反复咀嚼不够的味道。

      这味道,一出世,就惊艳了时光,从不问生死。

      本文标题:乡愁,最是那腊月的味道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9001.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林仑 林仑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89篇
    • 获得积分:131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