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深秋,露珠成殇

  • 作者: 林仑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9-16
  • 被阅读
  • 深秋,露珠成殇
      秋深了,一年当中的时间在变老的路上把沧桑提到了一定的高度,这时,风是老的,雨是老的,而我和露珠却又一次陷入到茫茫的追忆与思念的青嫩伤痛中。

      我在幻想着我父亲的模样,而新一年兴起的露水也锃亮了来时和去时的道路。

      因为在我童稚未脱的年月里,父亲就丢下我以及刚刚步入中年门槛的母亲和他在红尘里的一群儿女,走了。这一去,从此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再也没有父亲的身影了,他走得太过遥远,太过局促,连一声叮嘱的话都没给我留下,就永远地离开了。

      父亲究竟去了哪里,一直是个谜。我问过母亲,倍遭命运折磨的母亲表情淡定但声音却像在禅卷的高度上泄下的瀑布,说,他享福去了。

      至此,那能让人不顾一切去享福的地方,在我的心旷上,成为一个令活人望不到边,叫人痛心疾首的黑坑!

      每当秋季到来的时候,我就看到大婆、二婶与村里的老少爷们,人人望着成熟的庄稼喜笑颜开,咂吧着嘴,感叹,今年秋粮好收成,够吃了,享福了!

      从那以后,我就将父亲享福去的地方当做有秋粮丰收,有金子一样的玉米棒,有颗粒饱满的各类豆角摇晃在人们眼眸上的全部希望以及人不饿饭的季节,才有父亲的气息。

      所有的秋作物,都使我想念父亲的心情有了一定的海拔。一穗谷子,摇曳出前世的亲昵,恰似父亲的眉毛,从我的今生横着穿过,留给我丝丝入扣的贴心温情,脉脉地守护着我丢失了父亲呵护的日子;那黄灿灿的玉米,棒子上面结下的絮絮,记忆里,是父亲为了节省一些火柴,用玉米棒上的絮絮编成瓷实的辫子,长的有一米,短的也盈尺了,点燃,当做引火的火绳。一根这样的引火绳,只因干透了,被编得很瓷实,着起来只有火没有焰,日夜不熄,能够坚持数天。无论是父亲闲时一锅接一锅地引燃旱烟,还是烧火做饭,都用那叫做火眼的自制物。

      玉米絮絮制作成的火眼,在每一个秋季慢慢地燃烧,几乎看不到有烟,只闻股股清香沁人心脾,把父亲嘴里的烟锅,吧唧得遥远又贴近,黑了红了,着了灭了,引燃了尘世的风霜雨雪在一户质朴无华的家庭里,横冲直闯……

      火眼浸漫的秋季,我的幼年岁月在渐渐缩短,而父亲的生命也在不知不觉中燃烧,缩短。

      父亲的离世,终究是一场灾难,像乌云压顶,让人几近崩溃。

      随着时间的成长,茁壮起来的岁月并没能让我的思念瘦弱萎缩,而是跟着我的年龄,一天天,一年年地更加葳蕤旺盛。

      尽管父亲的模样在日升月落的日子里,晾晒得有些模糊不清,但父亲的概念却越来越深刻地烙印在我的心石上,且随着年龄的递增,逆流而上,被光阴打磨得有了更加鲜明的棱角。

      母亲口中享福的地方,一定是秋天走向深处时,玉米棒捧上血红干透的玉米絮絮的地方!

      虽然父亲不在的日子是个殇,幼年的记忆也逐渐地与我挥手告别,可远去了的父亲的身影,已然幻化成秋季的一穗谷子,一挺玉米,一串豆荚,一根长长的,永久不会熄灭的玉米絮絮制成的火眼子。

      秋深处的露珠已经完成了由一个季节走向另一个季节的涅槃时日,这些被花草树木庄稼视为精灵的水滴,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再由一小星点地酝酿成珠,在某一处的旮旯地域,至慢慢扩大,从一茎小细的叶子上开始,逐步到秆,到股,到树;再由一小片,绵延成满地,满村,满天,并贯穿整个秋天。

      殇痛是这个季节剥离的残酷现象,就如同人的离世,仿佛父亲的远行一样,留给你我他的日子,只有秋天玉米絮絮晕染的时光。

      露珠开始铺天盖地而来,这时候,人站在秋统治下的天地之间,看规模宏大的露水,在苍茫的原野里,在凸显沧桑的花草树木间,在老了岁月的空旷世界里,很磅礴,很气势,很阔远地晶晶发亮,如同映照着万物兴衰的来路与去路,映照着众生的活与死的千般道场和难过一样……

      露水是以豪迈的气象铺陈在人世间的,它们内外兼修,呈现于天地之间。光阴也很豪迈,灌进人耳鼓里的声响却很细软绵柔,哧哧呲呲,宛若成熟女人摇曳在梦中的笑。于是,花儿被笑落了,草籽老了,玉米收获到家了,土地顿时沦落成光秃秃一派凄凉景象,好似鳏夫,无奈地面对着无聊的上空,发呆。

      忽一夜风刮来,丝丝冷气夹在其中,露水珠子刹那了无踪影,像时间推出了父亲一样,季节把露珠湮灭了。

      残酷本就是现实最本真的存在,生离死别在天地之间制造着永恒的惨剧。在我心里,父亲就是一穗谷,一挺玉米,一根玉米絮絮的火眼子,给光阴燃香,给我烧出一条通往禅修的路。

      夜深,大地一片宁静,我蓦然抬头望天,星花灿烂,犹如朵朵青白的日子,在头顶绽放;更似一群含苞女孩轻移莲花步的香味飘散。

      哦,我明白了露水的去处,也看清了父亲去的地方。

      那是一个唯美的,只有岁月在飘香歌唱的地方。

      本文标题:深秋,露珠成殇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999.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林仑 林仑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89篇
    • 获得积分:131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