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边

  • 作者: 荷塘青青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9-11
  • 被阅读
  • 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边
      或许,总有些人,总有些事,在我们一转身的刹那,他们就猝然离我们远去,而每天的太阳依旧升起,依旧落下。那些人,那些事却永久地湮灭在时光里。——题记

      天空灰濛,雨丝从薄薄的云层中蹑足而来。四月的云如同裂帛,盛载着积年的思念,零星地散落着。今年的春天比往年来得早,三月,就着春衫了。山腰上的杜鹃云蒸霞蔚,簇簇花朵似一条流动的河流,隐隐地传递着不可言喻的清愁。杜鹃鸟在花丛间声声啼唤,“一叫一回肠一断。”“惆怅多山人复稀,杜鹃啼处泪沾衣。”杜鹃绕林,清明的断魂雨霏霏而来。春梦夜夜犹能归,可怜夜深露水重,春风吹尽山河空。

      一大早,父亲带着我们一行数人上山祭祖。

      外公和外婆的坟墓就在屋后的桃花林。一排青翠的杉树,庄严地围绕着桃林,杉树的枝干,删繁就简,直入云霄。三月的桃花早已完成了开花的使命,在花蒂之处,结出了一个个小小的桃子。白色的绒毛,软软的。父亲摆上祭品,我们送上几束菊花,园子里顿时有了菊花浓郁的香气。墓碑上的字迹斑驳,往事宛然在嫣。

      我的外婆,在我三岁的时候,因为医疗事故,过早地离世。我是外公一手带大的。三岁起,我的吃住都随外公。或许是老年孤寂的缘故,外公把所有的爱都放在了我的身上。江南的冬夜,寒气侵人,外公从不让我先上床,他总是自己睡进冷冰冰的被窝帮我暖床,被窝暖和了,外公方叫我上床睡觉。自小,我的脚就怕冷,如同一个冰窟,外公怕我的脚长冻疮,每次我的脚刚刚伸进被窝,就被他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我。夏天的夜晚,外公摇着蒲扇,给我讲古老的神话故事,我熟睡了,外公还在打着哈欠,为我驱赶蚊虫。七岁的时候,我进了学校读书。每一个下雨天,外公担心雨水淋湿我,他都早早地接送我上学,放学。他撑着伞,替我遮风挡雨,自己的半边身子总是裸露在风雨中。印象最深的一次,六岁的我患了感冒,却不肯吃药。起初,外公和母亲软言细语地劝我,后来看我诱逼不行,外公就强行把我抱在他的膝上,他抓住我的手脚,母亲端着药等待着时机。苦涩的药灌进了我的嘴里,我气得哇哇大叫,跳着脚大骂外公。外公坐在板凳上,抽着黄烟,看着我,好像看一个跳梁小丑在表演,微笑着。脾气粗暴的外公,对谁都没有好性子,唯独对我总是一味地溺爱。

      外公喜欢养花和种树。桃林,就是外公生前辛勤劳作而建的。外公养花,源于美丽的外婆爱花。听母亲说,外婆在世,不管生活如何的困苦,她都喜欢在家里养些花草。外婆去世后,外公在门前院后,种了许许多多的花,一到开花的季节,院子里花团锦簇,暗香浮动。如今,外公和外婆定是踩着一路的花香团聚在天堂吧。每一年,桃林的收成都是丰盛的。满山的桃子长得饱满,水灵灵。果子要是家里人吃不完,母亲就挨家挨户地送给村人。每每村人提及外公,村人都和我们一样,满怀感激。桃林周遭的杉树,郁郁葱葱。“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在我们家最拮据之际,父亲砍了杉树,带着我们度过了难关。外公虽然死了,我们依然享受他留给我们的财富。

      风躲进了林间,阵阵风翼,吹动墓草,纸灰缭绕,浅浅的一砵黄土,致不尽我们深深的缅怀和哀悼。

      雨渐渐地住了,阳光钻出了云层,温暖地照耀着大地。“纵使埋骨成灰烬,难遣人间未了情。”在菊花花香里,在四月的阳光中,微细的心灵穿越时空。一捧馨香供奉,我遥见了外公和外婆展颜一笑。在光阴的两岸,外婆和外公分明就一直深植在我们的心里。

      山路崎岖,一条羊肠小路通向祖母的坟墓。路边,一些不知名的紫色花朵开得正烂漫。父亲和母亲相互搀扶着在前面开路,我们紧跟在后面。

      祖母安静地躺在丛林间。坟墓旁边的梧桐树,十几年的光阴在它的身上留下了印记。树干粗壮,梧桐花一边盛开如锦,一边不断地纷纷飘落。

      读小学的时候,祖母每天守在门前,等着目送我去学校。当我小小的身影出现在祖母对面的池塘边上,祖母就会大声叮嘱我:看着脚下的路,别滑进了池塘。我跳着站在祖母的面前,祖母微笑着递给我一个煮熟的鸡蛋。鸡蛋被祖母紧紧地攥在手心里,带着祖母身体的温度,暖暖的。为了我每天有鸡蛋吃,祖母省下自己的口粮,饲养了几只鸡。就因为这件事,伯母和祖母大吵了一次。可是,架吵完了,祖母依然执意每天煮一个鸡蛋给我。这样的情形一直延续到我中学毕业。每次放学回家,我最快乐的一件事,就是坐在祖母的身边,陪着她一起听戏。收音机里缓缓地唱着戏曲,祖母的水烟抽得咕噜噜作响。祖母打开抽屉,打开包了一层又一层的黄表纸,里面赫然藏着几块薄荷糖。薄荷糖是祖母生病的时候,姑姑买给祖母吃的。祖母舍不得自己吃,她用两根纤细的手指头轻轻地夹出薄荷糖,薄荷糖清凉的味道氤氲整个房间。我把糖送至祖母的嘴边,祖母佯装咬一口,又把糖递进了我的口中。

      祖母临死前的晚上,我躺在祖母的身边,守候着她。父亲和伯父堂兄们在厅堂烤火。自从祖母病了,瘦弱的她身体一忽儿如火,一忽儿如冰。她挣扎在两极的边缘,而我只能无助地守候着。她的颧骨深深地陷下去,像两个窟窿顶在脸颊。祖母睡在床上,几天滴水不进,祖母病得奄奄一息。她时而清醒,时而糊涂,到了晚上十一点,祖母突然清晰地叫唤我的名字,我睁开迷糊的眼睛,附在祖母的耳边,祖母喘着气:青儿,肚子饿了,桌子上有罐头记得吃了。我握住祖母的手,眼眶像一块洇水的海绵,泪水怎么也止不住。在祖母的心中,她永远记得的是我。祖母的气息愈来愈微弱,她的手死死地拽住着我,慢慢地,手缓缓地松开了我的手,我拉着祖母渐渐冰冷的手,默默地流着泪。

      梧桐花纷纷地落着,仿佛永远落不完似的。父亲扫尽坟墓旁的枯叶。我们一起对着祖母的墓碑跪拜。

      我们转身,怆然回顾,梧桐向我们挥手,一切往事都深藏在我们的山河岁月中。

      墓前的菊花化作了长长的相思,一点点地晕染了四月天。时光不在,外公,外婆,祖母,祖父,他们的爱凝结成一条洁净的长河,在我们的人生中静静地流淌着,使生命中的片刻得到了绵绵不尽的永恒。

      简祯说:四月的天空如果不肯裂帛,五月的袷衣如何起头?

      如何起头?于是,心里涌出了更多的暖意。

      本文标题:清明雨上,折菊寄到你身边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983.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荷塘青青 荷塘青青
    • 会员等级:优秀作者
    • 发表文章:57篇
    • 获得积分:34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