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灯笼划出夜的光

  • 作者: 王剑冰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9-09
  • 被阅读
  •   一

      水面的光波被夜一点点覆盖了,同吋覆盖的还有水上的船,船上的蓬,蓬边上的房屋以及房屋的瓦。

      瓦下边的灯笼一下子亮了。一个一个的灯笼跳跃着红的色,將夜染成一溜的红。

      灯笼的发明是一个奇迹。第一个挑起灯笼的,是为了照亮道路,即使后来,灯笼也依然具有这种作用。能挑着灯笼的出行,当是一种奢侈。挑在瓦下的灯笼,是一种奢侈的上升。那么,一排挑在瓦下的灯笼呢?

      灯笼给我们构筑一种景象,富足,喜庆、奢华。

      清园的夜告诉我们,当年的开封是多么的富有一种气质,那是东方大国的气质,让远远的大汉和大唐看着眨眼,更让远远的域外帝国看着懵懂。

      即使在唐朝盛世,晚间也要早早熄灯灭火,不许夜行,整个唐城,一片黑暗。而到了宋代,却推行夜火灿灯,百姓家家可以明火延夜,长欢久乐,构筑一个祥和欣泰之景。

      酒肆茶舍间,觥筹交错,吃喝正酣。深夜的喧声在空中飞扬,高墙厚窗里的仁宗睁着失眠的眼睛问宫人,哪里来的喧嚣?宫人说,是百姓在畅乐。仁宗不禁慨叹。

      也许那时,他登上皇城,会看到长达数十里的马行街夜巿勾连起一条河样的灯火。州桥、潘楼的夜巿也是人声鼎沸。他是否也想去夜巿间走一走呢?

      说真的,在有些方面,皇帝老儿还真没有平民百姓有乐子。所以就会有皇帝微服夜出,坐进酒肆品着皇宫里品不到的小吃,说一声好,出一身汗,而后悄悄遁走,那叫一个爽!

      大宋百姓的乐趣,让做过开封府尹的苏轼多少年后想起来,仍是感叹万分。这如何不让遥远的金人眯起妒忌的目光呢?

      凡遇节日,必全城张灯结彩。“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大概就是大大小小的灯笼的汇聚。那个时候没有电,不会是现今的电灯,那么,就可以想象诗人给我们留下的见证。

      那个时候,连河里的船,也要张灯结彩,映出满河烂熳。

      二

      小的时候,几乎每个人的家里都不会有灯笼。过年了,我有了一个很小很小的满足,灯笼是薄薄的红色油彩纸做的,里面是一只固定着的更小的红蜡烛,点着蜡烛,小小的火苗就将灯笼照亮了,散出红红的微光。一跃一跃地前去,就此划亮脚前的路面。

      我想古时候的灯笼就是这样的吧,只是比这种大而已。我和一群的小伙伴挑着自己的幸福跑,闹嚷嚷的快乐总要存在很长吋间。

      红灯笼,那是怎样的一种表达呢?

      在开封上学期间,中秋和正月十五的一年两度的灯会,至今记忆犹新。我竟几次被挤得产生恐惧感,因为我的双脚多次离地。人不由自主,大浪扑天盖地。

      那是人的浪,喧声的浪,灯笼的浪,红彩的浪。地上、天上,一片喧腾。

      这是开封的传统,其他地方再喧腾,也达不到开封的意义,这是皇家的意义,民族的意义,历史的意义。

      三

      走在清园里看灯笼,仍能感受到那种意义。

      你会走过一条长长的灯笼长廊,那条长廊红起来,将你整个身子都浸红了。

      那些灯笼是大宋时期的吗?显然不是。但在我的感觉里我仍看成是大宋的,我知道这是幻觉。这种幻觉让我喜欢融入这种夜色。

      那些灯笼像是被夜提着,引我到一条条宽街窄巷,引我到弯弯的桥上,最后引我到水边,上到水边的一条小船。

      小船上也挂着两只红灯笼,小船划动起来,灯笼将水面划出一道的光。同水两边的光映在一起,那是动与静的和谐,点与线的呼应。

      一条鱼跳上来,旋即消失了,水面的光慌乱了一阵,又恢复了常态。

      四

      水的光。灯的光。船在这样的光中迷离。

      本文标题:灯笼划出夜的光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970.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王剑冰 王剑冰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80篇
    • 获得积分:1223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