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那拉提草原的丹花

  • 作者: 王剑冰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9-09
  • 被阅读
  • 那拉提草原的丹花
      有人说,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国之大,不到伊犁,不知道新疆之美。伊犁河谷是上帝赐给人类的一片宝带,上面洒满了翠绿和金黄,那是大片的湿润的草场和富饶的土地。我来的时候,阳光刚刚洒满河谷,草原泛着一波一波的光,就像一把喷壶在喷水,喷到哪里,哪里就光鲜起来。无边无际的草原一直铺展到遥远的山边,不,那草又上到了山上,一直翻到山的那边去了。

      正愣神,一匹马踏踏地到了我的跟前。一个女孩翻身落马,一下子站到我的眼前。骑马吧!我来带你。我说,不用不用。女孩说,在那拉提不骑骑马,是要遗憾的。来吧,是管委安排我来的。

      我上了马,女孩并不松去缰绳,在一旁牵着马走。很快就进入了草原深处。 一丛丛的白色紫色的小花在马的前后摇荡。我说,这是什么花?马兰花呀。女孩的口气似乎是,连这都不知道?我说,好漂亮的花。女孩说,我们那拉提就不缺草和花,你看到处都是糙苏、羽衣草、小米草、婆婆纳、金莲花,还有芨芨草,可以做笤帚的。女孩如数家珍地随意说着。

      女孩显得热情而健谈,说,我给你讲讲那拉提吧,你知道那拉提是什么语吗?我说,维语。女孩说,不,是蒙古语。当年成吉思汗带领蒙古大军西征,由吐鲁番沿天山一路走来,正是夏天,却越走越冷,甚至风雪弥漫,这就极大地削弱了蒙古将士的士气,何况他们饥肠辘辘,失去了补给。岂料一过山岭,眼前出现了一马平川的伊犁草原,而且繁花怒放,流水潺潺。当时云散雾开,艳阳初照,仿佛到了另一个世界,人们不禁齐呼:“那拉提,那拉提!”。我说,我知道那拉提的意思了。女孩就笑,并不多说。走着时,一弯腰采了一朵黄色的小花举在手中,说,这你总该知道了吧?我说,蒲公英?女孩说,对了,中原这样的花最多。我说,你怎么知道我来自中原?女孩说,当然知道啦。

      女孩摇晃着缰绳,脚步轻盈地随着马走上一面缓坡。坡上有一群的树,使草原一下子高了起来。那是什么树?我又问了。女孩说,野苹果树呀。啊,长苹果吗?长呀。女孩在笑,笑我的无知吗?可我真的是不知道。这次女孩先说话了:你看那是什么树?

      在山的高峰处长着一种窜直窜直的树,有二三十米,有的达到了五十米。女孩说,那叫雪岭云杉,生长得很慢,一年只长一两厘米,那是那拉提的骄傲。随之女孩又说,看到那片植物了吧?她指着山坡上的一蓬蓬的野棵子。那是乌头草,毒性可大了,牛羊都不敢吃,吃了就涨肚,直至胀死。而且长得特别快,不管它渐渐地会吞没草场。我说,那怎么办?女孩仰头看了看我,说,所以得不断地铲除它,不让它长呗。我说,那要多大的功夫呀,那么多。女孩说,放心,人的力量总是大的。

      我觉得女孩很有意思,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导游呢。马随意地走着,沿着草原上走出的小路,小路曲曲弯弯,一会走上山坡,一会下到谷底,沿途就看到了好看的风光,低洼的地方,还有一道道的山溪,发出淙淙的声响。马走到那里,会低下头去饮水。女孩就说,你这家伙,又渴了,今天又没有累着你。

      说是说,可以看得出来,女孩对这匹枣红马很是有感情。她不时地会抚摸着马的身子,有时还会摸摸马的耳朵。马很知道她的意思,将头扭过来伸到她的脸前表示亲昵。

      我问女孩: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女孩说,丹花,不小了,二十三了。我说,这名字好,像草原的名字。你对草原很是熟悉啊。女孩说,时间长了,就熟悉了。

      我说,你是什么民族?丹花说,你猜?维族?丹花摇头,哈萨克族?柯尔克孜族?丹花还是摇头,说,跟你一样,汉族。汉族?那怎么能在这草原生根?丹花狡黠而神秘地笑。

      我说,你会唱歌吗?丹花说,好啊,唱一支草原歌曲吧,随之就亮开嗓子唱了起来:

      那拉提啊我的家,
      高高的雪山呦走珍珠,
      无边的草原呀开鲜花,
      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
      这里有那美丽的姑娘,
      和剽悍的骏马……

      丹花的嗓音很净,净得像一片原野,草在摇曳,鸟窜上了天空。

      我说,你的嗓子真好。丹花说,我还会唱河南民歌呢。是吗?一支《编花蓝》的小调悠扬地上到了南山上。

      我说,这支民歌是河南的代表曲子,你唱得很准。说明你对河南有所了解。丹花说,那当然,我还知道河南有大别山,伏牛山,太行山。我说都是大的山系。丹花说,还有啊,我还知道开封,洛阳,云台山,少林寺,对了,还有太昊陵。我笑了,都是中原的精典。丹花说,我还知道中原经济区,那可是国家战略。我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丹花说,网上啊,没事就上网看看。这是一个有心的女孩子,身在边疆,却关注着全国,也可能是出于导游的需要吧。

      远处散落着一座座蒙古包,那是牧民自在的家。我认出来丹花说的黄色的野油菜和紫色的勿忘我。丹花说,在草原的尽头,就会看到金黄的麦田和绿色的玉米了。丹花说,要是在中原,麦子早就收割了。对了,你看到薰衣草了吧,可多了,这里是薰衣草的故乡呢。丹花说,这里的人生活得无忧无虑,总以为那拉提就是天下的中心呢。一个大婶去了一趟北京,说,北京好是好,就是太偏了。嘿嘿嘿,咯咯咯,丹花笑弯了腰。似乎她总是藏着这个笑话开心。我也笑起来。

      丹花说,看你的姿态,你骑过马。我说我在西藏、内蒙都骑过马。丹花说,你想看看我的骑术吗?我刚刚翻身下来,丹花就像一条鱼样腾落到马背上,枣红马随之箭一般冲了出去,马蹄将一片草叶甩在了空中。女骑手先是猫腰塌背,让长发狂泻成风,后来就纵跃起来,马的四蹄像是安在她的身上,原野里飞舞成一个健影。那影子霎时返回到我的跟前,身体高高弹离马背,翩然在一则落下。我简直惊呆了,这么娇弱的一个女孩,直可用剽悍形容了。

      集合的时间快到了,和丹花告别。丹花说,再见老乡,欢迎再来那拉提。什么,你是河南人?当然。丹花一脸的认真。我吃惊了,这个黑黑的女孩子,完全像一个草原牧民,怎么会来自中原?

      丹花笑了,说,咱是地地道道的河南周口郸城人氏,在家老三。我想着丹花的丹,是否与郸城的郸有着某种感情的关联。遂笑着问,常回家吗?丹花说,不常。出来的时候家里穷,顾不住,不出来不行。还是我们中原好啊,到哪去都不偏。我三年没回家了,回去一回太远,坐一天火车才能到乌鲁木齐,再从乌鲁木齐坐两天一夜到郑州,坐得腿肿老粗。

      原来丹花是一个打工妹。丹花说,我出来得早,先到西安,河南人多嘛,后来又到哈密,到阿克苏,最后到伊犁,越来越远。为什么?肯定是有原因的啊。实话说吧,是为了情,跟着感情跑了,这世上,男男女女,不都脱不了那个情字?

      现在?还是独个一人。说不上怨谁,二十一世纪了,处得好就处,处不好就不处。怎么不难过啊,跟了这么远,难过肯定难过,但日子还得过。

      丹花顿了顿又说,我那时是导游,也愿意开开眼界,多见些世面。我说呢,她对什么都知道得详细,口才还好。丹花踩着石头跳过一条溪流,向阳的山坡上,又看见了蓬蓬棵。丹花说,我那时在昭苏,一气之下就辞了,来那拉提当骑手。我就这性格,我想打马撒欢,马狂奔起来,什么都忘了。初开始人家不接受,听了我的介绍,觉得我能讲,很快被他们认可了,一个女骑手还成了特点,来了重要人物,都让我出马。在这草原上,马是人最好的伙伴。

      真是个有个性的女孩。丹花说,那时在河南不好找工作,都往外跑,现在都往回跑了,家里的变化太大了。我天天上网,一上网就看河南,老想家啊!丹花说着眼圈一红,背过脸去。一会儿又转过脸说,我可想回去,我觉得凭我的努力,不愁找不到适合自己的工作。

      我说,能,你完全有这个能力。中原到处都发展旅游,清明上河园里就有马队,也有女骑手。当然,未必非要干这一行,中原经济区正在紧锣密鼓地加紧建设,很多方面都需要人,像你这样的,好学、上进还有见识,一定受欢迎。

      丹花笑了,说,你这一说,我现在就想回家了。我要去就去航空港区,我知道那是一个新区,富士康、综合保税区都在那里。

      远远地离去了,丹花还在扬手致意。天上有一只鹰在飞,旋着白色的云。丹花的性情,有着中原的淳厚,还带有了草原的狂放。我知道,她的心里一直有一个梦,是关于自己的,也是连带有家乡的,那个梦很大,很美。虽然她走到哪里都会爱到哪里,但中原人的家乡情结,仍然是深深地扎在她的内心深处。

      本文标题:那拉提草原的丹花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968.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王剑冰 王剑冰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80篇
    • 获得积分:1223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