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守住诗意里的清明

  • 作者: 范宇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9-06
  • 被阅读
  • 守住诗意里的清明
      清明前后的薄雾细雨,让乡间的山水有了害羞含媚的机会。

      雨洒窗帘,远山被腾腾的薄雾笼罩得悠远而飘渺。窗外的麻雀也安静下来,听一场细雨轻轻抚摸山花的悄声细语。傍晚的炊烟,沾染上细雨的心思,也懒得袅袅升起,像足了一条倦意的游龙。雨夜里的河流掀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恰若摇篮里的安魂曲,催眠了鱼虾的春梦。

      山飘飘,水渺渺,山水间的人们,终于有了闲暇的理由,也有了深眠一宿的“借口”。眉头舒展了,汗水风干了,心底舒畅了,不懂诗,也未诗,却在诗意的山水间一点一点沉醉。母亲可以陪姑姑拉拉家常,未眼花的祖母可以纳纳鞋底,嗜烟的祖父也可以躺在椅子上舒坦地吸上一口……

      诗意的清明,在诗意里行走,追寻我的根源。

      无论薄雾细雨如何让人慵懒,清明扫墓,却是乡间少不了的活动。或跟着祖父,或跟着大伯,带上黄纸香烛高粱酒,穿过细雨薄雾,一个一个寻找先祖的墓地。我弄不明白,清明的雨,清明的雾,是不是专为这寻根的人而生?雨为洗尘而来,雾为隔世而起,在通往灵魂的小路上,先洗干净尘世的种种污秽。在埋葬先祖肉体与灵魂的坟前,把最遥远而亲近的哀思一一吐露,敬上一杯最无法品味的高粱酒,泪水往往在烟雨里流下,滴进深黄色的土地里。昔日的故事被祖父或是大伯讲起,凝重了黄纸和香烛的火焰;火焰东飘一下,西飘一下,燃烧得如我的心一般不知所措。我不清楚先祖的模样,更已模糊先祖的名字,但终于我还清楚,我是从这里出发。

      这是清明烟雨里,一道美妙的风景,与山水一样融进远古的诗意。

      唐朝的杜牧,写下一首《清明》,早已在无意间给清明的诗意定下坐标。“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这是一个在路上无法回乡的诗人,在落寞,在迷茫,在为寻不到根源而失魂落魄。酒,酒,一醉解千愁的酒在哪里?薄雾细雨里的诗人寻觅不到,只好“借问酒家何处有”,终于等来了“牧童遥指杏花村”的回答。诗人在无法回乡的怅惘里,还能寻到有“酒家”的“杏花村”聊以自慰,而我们呢?

      乡间的山水被涂上越来越多现代冰冷的色彩,薄雾再也画不出一首诗般的清明。山花没了,炊烟没了,连夜里的梦也没了,我们不得不流浪,带着流血的记忆。我不知道,如果哪一天连“杏花村”也没有了,我们还能找一个什么样的地方,聊以自慰?

      清明的诗意,一代,两代,或许还有人能记起它的模样,可是三代,四代,更多代以后呢?当我们越来越模糊漂泊的起点,越来越找不到与先祖们沟通的地方,我们的子孙们还能想起他们漂泊的起点吗?

      清明的诗意在一个不太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