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琴声幽幽草堂深

  • 作者: 范宇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8-23
  • 被阅读
  • 琴声幽幽草堂深
      没想到,幽深,静谧,安闲,竟是我对杜甫草堂的第一感觉。吟诵过杜甫太多的诗作,很难不把他的茅屋旧舍和苦涩与厚重联系起来。反差如此大,着实让人吃惊。

      去杜甫草堂正是冬末春初,二月的成都还寒气十足。刚踏进草堂古色古香的大门,院落里盛开的粉红色小花便铺满了我俗世的双眼。突然,心生一个词汇——惊艳。我想,用惊艳来形容眼前这些小花再适合不过,庭院深深,与世无争,孤芳自赏。我几乎脱口而出:“多么惊艳的桃花!”同行的作家凌仕江也补了一句“没想到成都的桃花开得这么早!”可是谁也未曾料到,一株树腰身上挂着的牌子竟让我们脸热发红,无地自容。原来眼前这些粉色的花朵,不是桃花,而是凌寒而开的腊梅。凌仕江感叹到:“看尽人间妖娆,竟错把梅花当桃花!”这与我们洞察事物的粗心大意是分不开的,可说我们粗心大意,不如说杜甫草堂太容易让人迷幻。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竟如此多的出乎意料,让人如坠雾中?这里是杜甫的草堂无疑,突然心惊,这里是一代圣人的旧居,他的灵魂定然盘旋于此。迷幻,或许只是在提醒现代的我们放下那点不可一世的骄傲与自满。是的,面对一代圣人,思想的高地,我们怎能不谦卑一点?

      悄悄放低高傲的头颅,再把脚步放轻一点,耳边响起了古筝的旋律。古筝的旋律,幽深,典雅,缠绵,婉转,放佛要把人的灵魂带到一个与世无争的安闲世界。悠长的古筝声中,草堂庭院变得更加的幽深与神秘,直引人想一个脚印一个脚印地把这里走遍。古筝的旋律像是从七转八弯处的某个屋舍里传来,也像是从竹林深处的某个亭子里传来,让人浮想联翩,好似腾云驾雾。走在前面的凌仕江回过头说:“常会有人在这里弹古筝。”我的脚步随即跟着古筝的旋律挪动,忍不住想去幽深处寻个究竟。

      梅花尽头是一个大厅,色彩虽古朴凝重,努力复制者远古的气息,但高大的廊檐,怎么也让人觉得有些别扭。不过还好,大厅中间有一尊铜像,雕塑的正是我们伟岸的诗人杜甫。铜像的造型有些夸张,杜甫捻须低首,弯曲得像一抹残月。不过我倒觉得正好,弯曲似残,正把杜甫坎坷的一生解读得恰到好处,而低头捻须则正是杜甫对生活的思考与打磨。而我也相信,那些流传千古的诗句,就是杜甫在这低首弯腰间一句句苦吟出来的。这一低头,不太要紧,而要紧的是,这一吟,便吟出了半个盛唐。

      在这儿,我终于读到了一点远古时代接近于杜甫的苦涩与厚重!

      我把头埋得更深,把脚步放得更轻,继续往着古筝声处走。跨过一座拱形的小木桥,走过一丛清脆的竹子,再穿过一条幽深的小径,往左转,前进几步,有一个空旷的院子。凌仕江说:“这里常举办一些诗歌活动或是声乐活动。”我想,在这里举办诗歌活动是具有深远的意义的。让一代诗圣看看现代人对诗歌的热爱与虔诚,也看看现代人对诗歌的另类表达,也足以告慰他烙着诗印的灵魂。

      走进院中,四下打探,被一座恢弘典雅的殿堂吸引。高高的门楣上面,一块锃光瓦亮的牌匾上面写着三个气势非凡的大字——大雅堂。殿内,现代的灯光照得明晃晃的,好生刺眼,让人有点不舒服。不过总算还好,一个屋子里弥漫着的全是古香的文墨之气。屋子里散落着一些历代杰出文人的塑像,根据文人们不同的身世经历雕刻着不同姿态与面容。这不得不惊诧于雕刻这些塑像的作者的巧夺天工了:屈原悲壮而沉吟,李白浪漫而夸张,苏轼高昂而洒脱,李清照柔弱而凄丽……雕刻得惟妙惟肖,半点不多,半点不少,简直就是一种视觉与精神的双重享受。而屋子四周的墙壁上装着橱窗,橱窗里是文人们的画像和一些千古流芳的诗词。一个一个文人,挨着挨着地看过去,心里默默地背诵着那些诗词,就放佛在默念着大半个中国的文化史。不错的,是大半个中国,这些文人的脊梁足以撑起大半个中国的文化史。

      大雅堂的门外正中,安放着又一座诗圣杜甫的雕像。这座雕像显然没有先前那座夸张,而是多了一份吞吐天地的气度。诗人的额头微微向上,像是不屈,像是呐喊,而从容的脸颊更像是在招呼着大雅堂里的客人。这是一场穿越时空的盛会,在这里,杜甫是主人,大雅堂内的文人都是客人,杜甫完全有招呼他们的底气。

      又站在了院子里,古筝的旋律突然变得立体起来,前,后,左,右,都像有声音传来。我的脚开始分辨不清古筝的方向,只好什么也不管了,随着性子走。过得廊坊,深巷,亭子,小桥,三间低矮的草屋夺走我的眼球。我的直觉告诉我,一个真正的杜甫就在这几间茅草房里了。

      茅屋前的柴门早已把所有的秘密泄露,竟是杜甫的“柴门”为我领路!

      房内早已布满尘灰,显得有些幽暗,有些陈旧,像是被废弃的似的。而恰恰越像是被废弃的,越是能够找到最原始的味道。中间是堂屋,靠偏门处有一张矮矮的木桌,陈旧却完好,像是书桌,桌上端放着笔墨纸砚。谁能想到,这张小小的书桌竟吞吐着震惊后世的千古诗句?右边是厨房,灶头还在,房角处还有一件腐朽陈旧的蓑衣。心头有些酸楚,不知一千多年前从这里升起的炊烟裹挟着诗人多少的愁眉与苦叹?左边是卧室,有一张床榻却早已斑驳,像是抒写着拮据而满足的岁月。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些画面:诗人生火做饭,挑灯夜读,蜷缩入睡……

      我确信,这才是诗人真正的居所,这儿才是他灵魂时常盘旋的地方。

      退出茅屋,再回望,我放佛看见了受尽煎熬却高声呐喊的杜甫。一千多年前的这儿,到底积淀了诗人多少“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的无奈?重重叠叠的苦吟,反反复复的无奈,构成了一段让人追寻的时光。我们要万分感谢诗人的这些苦吟与无奈,正是这些难掩的苦吟与无奈,诗人才迸发出那个时代的最强音——“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这一呐喊,中国偌大的文化史再也无法迈过杜甫。

      时间不留人,依依惜别杜甫的茅屋,在草堂大门里的草坪角落,我终于揭开心中的疑问。原来,那些幽深的古筝旋律是从被青色水泥包住的喇叭里传出,而这样的喇叭遍布草堂的各个角落。

      真正要离开了,我的脑海里只有那三间茅屋越来越清晰,其它的似乎都因为太过于雕琢与不真实慢慢变得模糊。我向来不喜欢把历史雕琢得过于现代,把质朴粉饰得过于堂皇。

      当然,逐渐清晰的还有那不绝于耳的古筝旋律,我愿意把它称为琴声。琴声何来?我费了太多的心思。而最终却是心甘情愿,幽幽的琴声带我找到幽深的茅屋,找到一个超越时代的诗人。所以,最后我要用越来越厚重的笔尖写下这样的短句——

      琴声幽幽草堂深。

      本文标题:琴声幽幽草堂深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867.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范宇 范宇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189篇
    • 获得积分:748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