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原创文学优美散文
文章内容页

秋晕染一切生命归土

  • 作者: 林仑
  • 来源: 原创再发
  • 发表于2019-08-21
  • 被阅读
  • 秋晕染一切生命归土
      季节在奔突跳跃中,掠过了烂漫的春天和激情澎湃的夏天,一路的风景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突然就跌入了苍茫的秋天。抬眼望去,远远近近的群山已脱掉了翠绿色的外衣,换上了墨绿的老色服装,显得威严凛然起来。盘旋的云似乎也矜持了许多,举手抬足间有了稳重感,宁静,泰然,犹如已修炼成果得了道的仙人,飘逸,通透,随风舞动,到了某个节点,飒飒地筛上一阵子细细密密的雨水,清爽尘世间的万般浮躁。

      小雨濛濛,风在雨中翻腾着被濡湿的陈旧往事,不顾雨水此刻躬亲土地的情怀,一味地撺掇,房前屋后,柴草棚上,挂满果实的树间,还有秋庄稼萎缩了的秸秆,也进入到了耗尽生命举起谷穗的悲喜交加的难过里……

      叶片开始泛黄,由川道的平地上起步,一天一个颜色地向着秋季的深处走去,晕染的速度,经天纬地,穿过了山,越过了河,浩浩荡荡却安谧肃美,沁满季节的心怀。

      贪婪的时光,把万物的生死都紧抱于胸前,草开始枯萎,秸秆由黄变白,由硬朗变软塌;一条河流由淌动变枯竭,一口井把灵气也断然交给了时间……于是,村庄被寂寥的日子缠绕,丝毫没有挣扎的力量,散落在期间坍塌的废弃院落陡然成为一个村落的遗容。乡村曾经培植了葳蕤的农耕文化,而自己却一天天,一年年地在衰竭。

      秋风萧瑟,秋雨绵绵,铺排开来的揪心潮水一般漫上来,衬托出没有生机与活力的村子里留守的老人、孩童吃力收割庄稼的身影,在劳作中摇摆成无奈的雕像,深深地镌刻在秋风的历史石碑上。

      青壮劳力都去了远方寻找他们的幸福生活,腾空了村庄的生气,老人的叹息声被空旷举得很高,孤独落寞蔓延,爬满了内心。

      秋的凝重还在于笼罩在头顶的雾气,总是难以释怀的样子盘旋在高空,打湿了村子里几条漫无目的行走在街巷里蔫踏踏的狗,这些不谙人事的忠实动物,尾巴轻轻一摆,就丢失了先辈们奔跳活泼的野性,对于外来的气息失去了原本的兴趣,跟在老人后头,亦步亦趋。

      时间的寂静令人发指,季节默默地晕染着山头树林的每一片叶子,柿子树泛红了,红通通的果实像灯盏,照亮了土地忠实的坚守,却照不透人世的江湖水影。

      枫叶红了,生命的守护意义在枝枝丫丫间得到了诠释,一种笃定从千山万岭中弥漫,升腾,撞击,时代的胸口开始震动,疼痛……

      夜里,一片两片的叶子簌簌地离开了枝头,黄中带绿的生命陨落了,一圈圈的月色星辰,在空中旋出最美的时光,随落叶陪葬,在动与静的一刹那,顿悟出了轮回的禅意。

      秋的收获在撕裂中得到养命的欢快,万有的土地发出了对于空寂的村庄绝世的呐喊。守护是土地的初心,亦是对生命的敬畏。

      每一粒粮食在这个季节都怀揣一颗普度众生的慈善心,默默地等待着,等待着在外游子的归来……一年又一年,一月又一月,日日夜夜等白了老人头上添加一层层的霜雪,等得空旷的巷子口穿梭四季的风,等不来漂游人的心。

      昔日反刍苦难命运的老牛,于屠夫做着最后一声决绝的呐喊过后,从此老牛为之奋斗了一生的,生于斯,成长于斯,洒满了老牛悲喜和爱恨情仇的村子,再也听不到这牲口的声息了,轮回的道上,它归于流血流汗一辈子的土地,同泥土融为了一体。老牛没有坟茔,不会像人一样死后用或高或低的墓碑还证明他们曾经活着的辉煌,以此好在一些民俗祭奠的日子招来串串纸钱,好让灵魂随纸灰飘向高空。

      空中不分城市乡下,在那里,苦难的尘世生活同样显得缥缈且朦胧。

      空寂占领了村落,一座座无精打采的神情,挫伤了时间童年的回忆,村子犹如一个人,离自己越来越远。

      伴随着秋收的脚步,老人艰难困苦的日子朴塔塔地响起,每一杆秋作物的倒下,都让老人气喘吁吁声突起,一粒粒的谷豆无时不在述说着失去青壮劳力后的悲伤。

      咔咔咔的咳嗽声撕破了季节的沉寂,秋虫的嘶鸣将老人的咳嗽声扯得很远很高,凄苦在老人核桃皮一样的脸上爬动。茫然若失的眼睛望不到城市的繁荣,看不清村庄的希望和未来……

      牛到什么地方都逃脱不了被宰杀的命运,曾经星夜里的反刍,终也没能咀嚼出为牛的悲伤存在。

      老人最懂牛的生命哲学,与牛相比较,老人何尝不是村里守护土地的一头牛呢!

      只有逢年过节,老人才能期盼到一儿半女回还的身影,激动的心情总是在还没落下的时刻间,跟着节气淡去的日子,儿女们又急冲冲地离开了。个个都飘到陌生的城里,浮萍一般寻找自己无根的生活去了。

      空荡荡的屋子里,又一次被死寂淹没了,村庄沉进到旷野无边孤独又无助之中……

      太阳从云层挣扎着出来,阳光总是让一切灰暗的东西发亮,充满了美好的遐想。老人一抬眼,看到了庄前那株悄悄结了果实的柿子树,枝头的柿子,红嘟嘟的,恰似一盏盏引路的灯,极其美好地结坠在红黄相间的叶子丛里,甜丝丝地晕染得空气好像含了蜜糖,给时间也灌进了甘香之气。

      老人双眼放光,久违的笑在脸上灿烂开来。一树的红柿子如同活菩萨一样,捅开了郁结在老人心头的阴霾。阳光飞拂,落进老人的生命里,照耀得前前后后的日子红亮,明澈,甜美。

      秋的风月挂上了柿子树,时间,老人,一切季节里的生命,从柿子果实透明的彤红里得到了摆渡,万物回归土地,虔诚中满含希冀……

      秋天的泥土收纳,典藏,岁月在城乡的路途上,一抬眼,望穿了地老天荒。

      本文标题:秋晕染一切生命归土

      本文链接:http://www.wenxuewang.cn/wenxue/sanwen/248855.html

      +1
      100
      赞一下

      网友评论

      验证码
      • 评论
      0条评论
      • 最新评论

      深度阅读

      • 您也可以注册成为草根文学网的作者,发表您的原创作品、分享您的心情!

      发布者资料

      林仑 林仑
    • 会员等级:驻站作家
    • 发表文章:276篇
    • 获得积分:1319分
    • 访问Ta的个人空间
      给Ta留言 加为好友